蛇亲

第139章 二十二

第139章二十二

“哇!”李辉小心翼翼地倒退着打量四周,结果踩到了姜世翀的脚,自己先喊了起来。一回头看到是姜世翀,他拍着胸脯苦叫道,“姜哥,你吓死我了,干嘛突然停下来啊!”

他们在不久前进入老何钟表修理铺,出人意料的是,这外表看来小小的一间门面,里面却大有文章。先是姜世翀在一间偏房里发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隧道,随后他们便沿着隧道进入了一个如同迷宫一般的地下世界,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在他们眼前又出现了一栋宅子,当然也是灰白色的。姜世翀执意要进去查探,李辉只好也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结果才进门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姜世翀指了指前面,言简意赅地说:“镜子。”

“镜子?”李辉看向前方,先是注意到这居然是一间空空荡荡的屋子,随后便发现在这空荡荡的屋子正中央居然竖着一块脏兮兮的长条状的东西,似乎是一面氧化过度的铜镜。

“镜子怎么了?”李辉疑惑地举了举蜡烛,试图看清楚点,话说到一半却忽然整个人都僵住了,“这、这面镜子有……有……”这面镜子居然是有颜色的!

姜世翀点点头:“对,有颜色。”他说着,向前走了一步,微微转了转视角,左右打量起那面镜子来。

李辉说:“姜哥,这面镜子有什么玄妙吗?”

姜世翀说:“镜子里,刚刚出现过人。”

李辉说:“哦……”话音还没收完,猛然就跳了起来,“啊,人?!”

姜世翀说:“是。”他想了想,走到那面铜镜面前,近距离地端详起来。

李辉在后头结结巴巴地问:“人……是什么人?我们俩吗?”惊慌的语气显然表明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果然姜世翀头也不摇地驳回道:“不是,你刚才背对着我,镜子里的两个人都是正面,而且身高也和你我不同。”他想了想说,“那两个人可能是廖天骄和佘七幺。”

“谁?”李辉问。

姜世翀说:“我两个朋友。”

李辉“哦”了一声,跟着又猛然抬起头来:“姜、姜哥,你朋友叫廖天骄?”

姜世翀说:“是啊。”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左手够向镜面。然而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姜世翀发现自己的左手丝毫没有遇到阻碍,就像是穿过了一片虚空那样,穿透了镜子,在镜子的后方很快出现了他灰白色的左手指尖。

李辉抖着声音说:“姜、姜哥,你这朋友名字好……好耳熟哦……呵呵。”

姜世翀握了握自己还有半个手掌是有颜色的右手,这次换右手伸向镜面,然而这一次他却发觉自己的手指遇到了阻碍,有一种好似凝固胶水一般的东西阻住了他的去路。姜世翀皱了皱眉头,浑然不顾李辉在后面“嗷嗷”乱叫地说着廖天骄好像就是他送快递遇到的那个鬼女的名字,而是用了点力气试图穿越那层阻碍。凝固的胶水向四周缓慢地挤开了,姜世翀的手渐渐地没入了镜面之中。李辉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终于不乱喊乱叫了,而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姜世翀的动作。

姜世翀的半个手掌已经完全伸进了镜面之中,然而奇怪的是无论他之后再怎么努力,就是没办法将手伸进去更多。姜世翀看去,赫然发现那根禁锢的分界线正正好好卡在他手掌颜色的分界线处。

“就像是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区分。”姜世翀想,被压抑下去的焦虑再次浮上心头。姜世翀又有了想要破坏的冲动,而且比起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更为激烈!他不要被困在这个世界,他要……

忽然,姜世翀感到自己的手上仿佛被烫了一下,他吃惊地看向自己的手掌,就从那面仿佛无可逾越的镜子里,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忽然凭空伸了出来,牢牢抓住了他。李辉在旁边惊叫:“姜哥!”

他话还没说完,姜世翀只感到一股冲击力袭来,一团影子抓着他的手腕从镜中钻出,然后重重跌入了他的怀里。李辉在旁边着急地乱叫:“姜哥,有敌人!”然后满地乱转着找可以攻击的武器,而姜世翀只感觉到自己闻到了一鼻子的血腥味。

在这个世界是没有颜色的,所以即便是闻到了血腥味,姜世翀眼中所能看到的也只是白色的淋漓的**而已。这个人伤得很重!姜世翀正想着,却忽然身体一僵。在血腥味的当中,他竟然还闻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难道……姜世翀猛然看向怀中的人,乱发遮住了对方的相貌,而李辉也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一根棍子,挥舞着砸了下来。

“啪”的一声,姜世翀抬手挡住了李辉的一击,那根棍子当场就飞了出去,把李辉看得目瞪口呆。姜世翀着急地伸手撩开怀中人的乱发,露出了底下一张虚弱而熟悉的脸孔。

“凤凌云!”姜世翀失声喊道,“凤凌云你怎么会来这儿,你怎么了?”

被他喊了几声后,凤皮皮在姜世翀的怀里发出了低低的一声□□,他还没死,但是他伤得很重,重到无法保持自己的神智。凤皮皮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姜世翀,但那双金色的眼瞳却是没有焦距的,随后他便又虚弱地闭上眼睛,昏死了过去。

佘七幺一进入自己神力结界变换出的屋子,便下了结论道:“整件事情都很清楚了。”

廖天骄有点措手不及说:“什么?”

佘七幺说:“整件事,从开始到现在。”他的语气虽然比之前看到佘玄麟神主位的时候沉稳点,但廖天骄觉得他还处在十分激动的情绪状态中。廖天骄担心着佘七幺,但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他,便默默地听他说话。

佘七幺说:“首先是老何,如同我先前所猜测的,老何不是人,而是与我祖父一样的妖,他在这个镇子里看守着一块至关重要的三生石,不久前他遇害了。害他的人从时间上看不太可能是冯衢,但我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所以暂且叫他a。这个a使用某种方式,让老何变成了一个失智的普通人,就像冯衢也变成了普通人那样,我想冯衢或许也是被a害了,但是冯衢至少还保留了元神,可能是逃过了一劫,而老何,彻底被抹去了。”

廖天骄迟疑着点了点头。佘七幺说道:“我会这么说不是没有根据的,那间屋子里摆放着我祖父的神主位,神主位前供奉的水果糕点都已经发霉了,显然放了一段时间,但是看品种的话都是现代食品,所以绝不可能是放了许多年的,更不可能从一百八十年前放到现在,所以这说明,这些年来一直有个人在暗中守护我祖父的神主位,并且祭奠他,而这个人在不久前出了事,所以没能来得及继续供奉祭品。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老何。”

廖天骄忍不住说:“但是那间屋子是属于吴某人的,在传说中吴某人等于和李岄联手害了你祖父,老何怎么会把祭奠你祖父的神主位特意供奉在吴某人的屋子里?何况传说里也说道吴某人一家后来背井离乡,改姓何,所以老何也有可能不是妖,而是吴某人的后裔。”

佘七幺说:“那么背井离乡的吴氏后裔为什么要回来?”

因为诅咒。廖天骄动了动嘴,不敢说。

佘七幺看了他一眼:“没关系,你想说的我知道。因为诅咒是吗?背井离乡后又遇到了各种怪事,不得不回到祖居地,用供奉我祖父的方式来平息他……神魂的怒气?”

廖天骄犹豫着点了点头:“佘七幺你别生气。”

佘七幺说:“我不生气,但是廖天骄,那块神主位上写的可是挚友佘玄麟之神位。吴某人怎么可能称呼我祖父为挚友?”

廖天骄确实没法解释这一点。

佘七幺说:“你看你也发现这一点不符合传说中的说法对不对?”他又接着说道,“你可别忘了,老何被害前还特地寄了东西给我们,一只坏了的怀表,一张可能写过字的白纸,现在怀表经过那间屋子一行后又重新动了起来,这证明这只怀表从一开始或许就没坏。”

“只有我们进过那间屋子,触动了某种禁制,怀表才会动起来?”廖天骄思索着,禁制是什么呢?是进入那间屋子,还是看到那面镜中的两个人?当时光线太昏暗,他看得不太清楚,而且镜中只有两团人形的白影,对了,这么细想起来,那两团人影似乎在两处有着颜色,是哪里呢?对,是一只手掌和一副嘴唇。他果然没有眼花,但那到底会是什么呢?

佘七幺说:“老何寄给我们的东西不会是没有意义的,包括那张白纸,虽然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廖天骄说:“你觉得那只怀表的作用是?”

佘七幺说:“我问你,怀表是做什么用的?”

“计时。”廖天骄不假思索,随后却顿了一顿,“计时?”他的声音里出现了疑惑,随后是某种猜度,“计什么时?”

佘七幺轻声道:“劝君惜取金缕衣,劝君当惜少年时。爆竹声中一岁除,年年岁岁花不同。”

“老何谜题!”廖天骄惊呼。

“对,老何谜题。”

“等等,那么就是说,我们剩下的时间或许并不是二十多天,三生石发生变化的时间也未必是指今年除夕夜?”廖天骄心道糟糕,但是从那只怀表上又能看出什么来呢?怀表总是一圈一圈地轮回走着,不会像老黄历翻过一页便是一天,除非……

廖天骄说:“怀表呢,再给我看看。”佘七幺从怀里掏出绒布包重新递了过去,廖天骄打开来看了一阵,恍然大悟,“佘七幺,这个表在倒着走。”

“什么?”佘七幺之前也没发现这一点,赶紧凑过去看。小小的表盘上,秒针果然正在往后慢慢地移动,但是移动的幅度很小,看起来就像在震颤一般,可那“滴答滴答”的声音却大得吵人,现在怀表上指示的时间是11点51分多。

佘七幺问:“你还记得刚刚我们看的时候怀表指的是几点?”

当时事发突然,无论是廖天骄和佘七幺都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们都将更多地关注点放在了怀表动了起来,为什么动了上,没有人发现怀表在倒走,也没有人记得当时确切的指示时间。廖天骄想了会说:“记不清了,好像也差不多?”

佘七幺闭上嘴,开始兀自看那只怀表,廖天骄不敢打扰他,过了大概有十分钟,佘七幺突然问道:“现在几点?”

廖天骄愣了一下,马上看了手机说:“晚上九点十分。”

佘七幺说:“我们现在无法判断这只怀表真正开始动起来的时间,因为我们先前在那间屋子里注意力太过集中,但是我记得我们到达那间工厂是晚上七点一刻左右,后来我们在地面上耽搁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那么就是七点三十五分左右下的地下室。”

廖天骄有点明白佘七幺的意图了,也回想着说:“地下室里面因为比较黑暗,所以我们对时间的感觉可能不太准,但是我们从那里出来到现在应该有二十……不,加上你刚才看怀表的时间,应该有三十分钟了,所以我们在地下待的时间段就是晚间七点三十五到八点四十,总计65分钟,我觉得我们在那间有神主位的屋子里怎么的也得呆了至少该有三十分钟吧。”

佘七幺说:“我刚刚看了这只怀表的倒走速度,我们这边十分钟,这只表只走了两分三十秒多一点。”

廖天骄惊讶道:“这比例?”

“一个小时有60分钟,怀表一个轮回12个小时就有720分钟,所以如果这只怀表是从整12点开始倒走完12小时重新回到零点,那就需要我们这里的时间……”

“2880分钟。”廖天骄按着手机计算器,得出答案。

“也就是2天。”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叹了口气说:“媳妇,属于我们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距离宝藏发生变化或者姜世翀永远消失,他们的时间只剩下两天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