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0章 二十三

第140章二十三

廖天骄霍地站了起来,佘七幺说:“你干嘛?”

廖天骄把刚刚脱下来的外套又穿上说:“出去,再找线索!”

佘七幺拉住他:“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好好歇着了,饭也没吃地跟着我东奔西走,你不是我,就算身体变了,你还是个人,所以现在你在这里休息,我出去找。”

廖天骄摇摇头:“不,我跟你一起去,jsking是我的朋友,这不是因为我把你牵扯进来之类的理由,而是如果这两天我不能尽力,事后我一定会后悔!”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廖天骄也回看着他,眼神坚定,没有一丝动摇。

过了会,佘七幺叹了口气说:“好吧,不过至少休息个半小时,你今天还没好好吃过东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廖天骄赶紧喊:“别买太贵的!”虽然目前的情势不太对,但是佘七幺当年那张酒店八百三十七元五毛四的外卖单实在给了廖天骄太大震撼了,以至于他现在一听佘七幺要去弄吃的,不论什么状况第一反应就是头皮发麻,哪怕花的未必是他的钱。

佘七幺回头看了他一眼说:“我去给你做吃的。”

廖天骄眨了眨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佘七幺却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过了会,廖天骄听到从一块帘子后面传出的炒菜的声音。

他们俩现在住的并不是钟表镇的旅店,因为老何谜题的网络反响太大的缘故,正如同周理等人所说,整间钟表镇的旅店甚至是民居都已经住满了人,不过这时候就能看出有法术的好处了,佘七幺只是随便找了张纸折了折,又拿手指点了几下,等廖天骄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栋独门独户的小屋子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眼前。不过,这间屋子好像是不带厨房的吧,廖天骄记得。

不一会,佘七幺一掀门帘走了进来,把四个碗依次放在了桌上,其中一个碗里是炒得金灿灿的蛋炒饭,另一个碗里是一份颜色鲜艳的炒时蔬,再有一个碗里是一份炖得深红熟烂的羊肉,外加一碗热腾腾的萝卜排骨汤。几个菜在桌上散发着香气热气,把廖天骄看得一愣一愣的。

佘七幺说:“看什么,还不快吃?”

廖天骄还是傻了半晌才问:“这……什么?”

佘七幺道:“什么什么,饭啊菜啊汤啊咝!”

廖天骄看了佘七幺一眼,犹豫着靠过去,先像个小动物一样用鼻子嗅了嗅,然后又看了看,最后伸出手指,似乎是想要戳一戳。

佘七幺简直无语了,他坐下来,变出两副碗筷,分了一半蛋炒饭出来,自己先吃了起来。廖天骄看佘七幺吃了几筷子才小心翼翼地问:“好、好吃吗?”

佘七幺:“……你说呢?”

廖天骄又问:“这个,到底是哪里来的啊?”

佘七幺:“做的啊。”

廖天骄:“谁做的?”

佘七幺在脑子里不停说服了自己二十遍媳妇是要用来疼的,这才勉强把自己想要劈开廖天骄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什么构造的冲动压了下去,他深深吸了口气说:“蛋炒饭、炒什锦、红烧羊肉、白萝卜小排汤,全是佘爷做的。”

廖天骄问:“不是外卖?”

“不是。”

廖天骄想了想又问:“那……也不是什么癞□□烂树叶水沟里的淤泥羊粪蛋变的?”

佘七幺终于明白廖天骄在想什么了,他说:“不是!是做的,佘爷做的,佘爷用新鲜的食材用手做的,不是法术变的!”

廖天骄小声问:“那你哪来的食材啊?”

佘七幺又念了二十遍,耐心地解释:“佘爷直接用法术去镇上菜场里扔了钱买回来手工做的。”

廖天骄半信半疑地坐下来,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佘七幺把碗筷递给他,他接过了,拿起筷子,在桌面上犹豫了半晌,最后夹了一个炒什锦里头的草菇,慢慢地放到嘴里又慢慢地咬了几口,跟着,猛地眼睛一亮:“好好吃哦!”他飞快地又夹了一大块羊肉吃,然后扒拉了一大口蛋炒饭,喝了一口汤,脸上幸福的表情简直要溢出来。

“佘七幺,你、你居然有这么好的手艺!”廖天骄简直快感动哭了。

佘七幺这才得意道:“当然了,你也不看看这菜是谁做的,佘爷认真起来,手艺可不比你们那些大酒店的大厨差。”

廖天骄一边扒拉饭菜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那你怎么以前从来不做啊!”

佘七幺往廖天骄碗里又夹了一块羊肉道:“佘爷这么尊贵的身份,能随便出手嘛!”

廖天骄说:“艾玛,好吃,太好吃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菜啊,我还以为你们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都不会做家务的呢!”

佘七幺高贵冷艳道:“本来是这样的,要不是因为……”他说到这却忽然顿了一顿,见廖天骄没发现才改口说道,“总之,佘爷是不一样的,佘爷那么厉害,这世上就没什么事是难得倒佘爷的咝!”

廖天骄吃得忙不过来,一片“兵荒马乱”中勉强伸出一个手指比了一下,意思是“点赞”。他不知道佘七幺此时在心里却是默默地在想,好险好险,差点就把真相给说出来了。大户人家的子弟从来都是“君子远庖厨”的,莫说是男的就连佘七幺家里那几个姐姐都不会亲自下厨,佘七幺之所以会厨艺,还是因为他娘的一句话。

当年佘七幺才刚从蛋里出来没多久,人话都还没能说得顺溜的时候,他娘就把他领进厨房了,她说:“小七啊,你呢,长这么丑,就算你祖父给你订了亲,将来搞不好还是要黄的。唉,所以你一定要把厨艺练练好啊,这样,你媳妇才可能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乖。”

廖天骄吃了顿好的,整个人都觉得精神抖擞起来。佘七幺挑的食材大多是补气的,吃完饭又给他泡了壶茶,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茶叶,饮来但觉口齿生香,倦意疲惫一扫而空,总之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倍儿棒!廖天骄真心觉得能够捡到佘七幺这么个未婚夫,太走运了!

佘七幺见他恢复了精神,便站起身来道:“那么出去了?”

廖天骄先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一点,距离佘七幺说休息过去了四十五分钟,有点超标,本着节约时间的原理说:“嗯,要出去,不过接着去哪里,咱把目标地点弄清楚了再走。”

佘七幺说:“这要看第三个谜题怎么说。”

前两个谜题两人已经解开了,第一个谜题暗示了到某个时间节点,三生石和姜世翀都会发生变化;第二个谜题将他们带到了传说中吴某人的屋子里,发现了佘玄麟的牌位还有一面奇怪的铜镜,证明了传说可能另有内情,同时倒计时正式开始。所以总的来说,第一个谜题是时间限制项,第二个谜题是内容提示项,第三个谜题大概就是解谜的关键项了。

廖天骄这时候却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恼的神情来,说:“第三个谜题,我不知道是什么。”

佘七幺说:“嗯?”对廖天骄的脑子,佘七幺还是有点信心的,如果廖天骄露出这种为难的神情,这第三个谜题恐怕是不太好解开。

廖天骄说:“嗯,我想不出来。”他说着,掏出笔记本给佘七幺看,“第一个谜题是一首诗,第二个谜题是一则故事,第三个谜题却是……一串数字。”

姜世翀俯下身去看蜡烛光下凤皮皮的情况。

从他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但是凤皮皮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此地,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从镜中出现,更不知道到底是谁伤他那么重,姜世翀只知道当他看到凤皮皮那样虚弱地倒在自己面前,他那颗应该死了的心的某个地方忽然抽痛了一下。

没有什么比一个充满活力的生命变为一个虚弱得似乎马上就要归于寂静的生命更令人心痛的事了,但是姜世翀对此却无能为力。他不知道该怎么帮凤皮皮,在这个古怪的灰白色的空间里,他也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李辉拿着棍子站在一边,一会警惕地打量四周,一会又回头看看姜世翀和凤皮皮两个人,这个寂静的、虚无的空间曾经给了他压力又被姜世翀打破,现在,那种压力又悄无声息地回来了。见姜世翀始终缄默不语,李辉终于有些顶不住那种压抑感了,忍不住开口问道:“姜哥,这是谁啊?”

“是我一个……”姜世翀原本想说朋友,随后又意识到凤皮皮和廖天骄、佘七幺都是不同的,凤皮皮可能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做朋友。在肖家村,是凤皮皮暗算了他,可从另一方面来讲,又是凤皮皮亲自放过他一马,他才能活到现在。姜世翀有些犹豫,他和凤皮皮之间到底算是个什么关系呢。

“他是我一个……恩人。”混乱中,姜世翀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哦。”李辉说,“那恩人先生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啊?”

姜世翀摇摇头,如果他能够知道就好了,现在只有等凤皮皮醒来,亲口问了他或许才能知道谜底。两个醒着的和一个昏迷的再度陷入了沉默。

李辉清了清嗓子说:“姜哥,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是啊,下一步该怎么做?他们被从正常的世界剥离出来,丢入了这个死一般的灰白的世界,随后被引导进入了钟表镇,现在又来到了这个地下空间之中,他们的每一步都是自己走的,但却走得并不由心,姜世翀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或许他们至今为止走过的每一步都有一只黑手在暗中引导,那么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姜世翀抬眼看向不远处那面铜镜。带着幽暗色泽的镜子矗立在空旷的空间之中,不声不响,谁也不知道那是面什么镜子,而刚刚镜子里出现的两个人影如果真的是佘七幺和廖天骄,那又说明了什么呢?是不是在他们所在的那个正常的世界里,也有着一面镜子,而当时他们也刚巧来到了镜子前,所以才会被他看到?

姜世翀浑身一震,不由目光犀利地投向那面铜镜。李辉注意到了他的异常,小心翼翼地问:“姜大哥,怎么了?”

姜世翀说:“你过来看着他。”他将凤皮皮小心翼翼地托付给李辉,然后自己直起身来。

铜镜在他身前十米开外,这个地下宅邸太大了,但是与它的大所相反的是,这栋宅邸又实在太空了,空到这么大一间屋子里,居然就只有一面镜子放在那里。到底是谁,为了什么,在这里放置了这样一面镜子?那镜子是照妖镜?是镇尸镜?还是……

姜世翀捏了捏拳头,再次向那面铜镜走过去。

黑暗仿佛吞噬了一切,这十来米的路,姜世翀却不得不耗费极大地心力去应对,走得如履薄冰。就在他即将靠近那面镜子的时候,突然李辉在背后惊叫了一声,姜世翀马上转过头去:“怎么了!”

李辉已经吓坏了,他哆嗦着指着某个方向,整个人筛糠一样地抖。姜世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在这屋子的黑暗的一个角落,不知什么出现了一个人形的黑影,一动不动地看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