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3章 二十五

第143章二十五

在老何谜题的第二个谜题中曾经提到佘真人当年的住宅。故事说,佘真人感念更漏镇镇民的盛情,答应留在镇上,但却拒绝了镇长想要接他去自己家里住的意见。他在吴家住了七日,每一日皆是早出晚归,说是去查探那些行尸由来,七日后,却从镇外界碑开始,以足为尺,以眼为规,步罡斗,行四方,最终在镇里定了个点,伸手一指,平地化出了一座宅子来。由此可见,一百八十年前佘真人建造宅邸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有一定的目的。那么如果解开他选址的标准,是否就能知道他的目的呢?

佘七幺思索了片刻道:“阵眼。”

廖天骄“咦”了一声:“你是指……灵骨井?”

他们俩在到达钟表镇之前早已经有过猜测,认为钟表镇附近应该另有一口类似肖家村中的灵骨井甚至是地穴,而佘玄麟会来到更漏镇就是为了用三生石碎片来封印那一个地穴,他们还推断更漏镇当年发生的瘟疫和地穴中的灵血髓有关。假使姜世翀的被抹去和此地的三生石碎片有关,那么,恐怕只有找到这里的三生石才能寻到答案和解决的办法。

然而,只要一想到当时在肖家村那一役,无论是佘七幺还是廖天骄都忍不住在心里微微打了个突。当时要不是有佘玄麟留下的言灵指引,又有人类修行者联盟诸多世家子弟的合力支援,还有单宁留下的山神本体,或许凭他们俩要封印那口地穴根本不可能成功,可即便当时他们成功了,两人的身体也是缓了一阵才恢复过来,而到了钟表镇这儿呢?现在他们既没有佘玄麟留下的指引、没有单宁的帮忙,更糟糕的是,就连佘玄麟本人,搞不好也是折在这里的。

廖天骄不禁进一步有了种事态严重性的实感,如果连佘玄麟这样一个光是其存在本身就能给人形成无形压力的大妖神都折在这里,那么就他和佘七幺两个人岂不是飞蛾扑火?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拼命摇头,不不不,不能这么想,车到山前必有路,万事总有办法应付过去,何况就算为了姜世翀这个兄弟,他们俩也是顶在杠头,不得不上。

佘七幺说:“这里与肖家村的情形显然不同,在肖家村我祖父只逗留了很短的时间,就连封印这件事,恐怕也多半是单宁为主在做,我猜测我祖父当时之所以会出现在那,更准确地来说,目标应该是阴黎。”

说到这里,佘七幺忽而顿了顿,一段模糊不清的记忆骤然浮现在他的脑海。这段记忆的模糊并非因为时间久远,而是因为佘七幺当时看到的景象就是模糊不清的。

廖天骄问:“佘七幺,你在想什么?”

佘七幺拉回思绪道:“你还记得我在元旦那天昏倒的事情吗?”

廖天骄马上道:“记得!当然记得!你把我吓得差点把动物园的电话给打爆了……呃……”

想到廖天骄当时傻乎乎地给自己做人工呼吸时的样子,佘七幺的唇边忍不住浮出了一抹笑意,于是决定把动物园什么的事情先放一边好了,不过他的表情很快又严肃下来说:“我一直没跟你说,我那时候并非无缘无故地晕倒,我想我是被拖入了单宁留在山神杖里的某段记忆之中。”

“记忆?什么记忆?”廖天骄吃惊地问。

佘七幺沉吟了片刻道:“那段记忆非常模糊,记忆中出现了两个人,他们都在我家里,其中一个听声音是单宁,还有一个,我怀疑是我的祖父。”

佘七幺说:“根据我的判断,他们俩当时正在讨论的就是被玄武一分为‘五加一’的三生石碎片的事,当时单宁还曾表示过对玄武的怀疑,但是我祖父选择了相信玄武,并决定去办一件重要的事。这件事想必十分凶险,因此他在临走前特地托付给了单宁‘某些事’,他还提到了敌在暗,我在明。”

敌在暗,我在明。

廖天骄在心里反复咀嚼着这句话,似乎历史总是不断重演,六百多年过去了,佘玄麟云鹤不知归处,而现在他们居然困于和当年的佘玄麟一样的境地之中。那个暗处的敌人,究竟会是谁呢?

“此外,我祖父还提到……”佘七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提到什么?”

“哦,没什么。”佘七幺想到佘玄麟当时那欲言又止的半句话,他对单宁说“你也知道我家……”后半句虽然没说完,但这句话恰恰是接在佘玄麟的嘱托之后的,其后还有个“只可惜”,究竟是什么令佘玄麟都感到棘手,佘家当年难道曾发生过什么变故吗?为什么他身边的佘家人从来没有提起过?

廖天骄狐疑地望着佘七幺,佘七幺赶紧道:“真的没什么,只是他提到玄武可能被瞒在鼓里,挺可怜的什么的,应该是说阴黎的事情吧。”

“哦。”既然佘七幺这么说了,廖天骄便也不再追问。佘七幺已经慢慢把他当作可以并肩战斗的队友看待,该告诉他的都会告诉他,那么他不想说的应该就是他自己都不确定或者和他没有直接关系的事吧。

佘七幺说:“我现在回想起来,这段记忆会不会就发生在我祖父来到更漏镇之前呢?”

廖天骄也觉得有这个可能,他说:“二百多年前单宁和你祖父一起封印了阴黎,一百八十年前,你祖父来到这里,时间上是说得通的……等等!”廖天骄突然一愣说,“这不对啊,佘七幺,你说他们俩当时都在你家中?”

佘七幺也猛然愣住了,如果佘玄麟曾在一百八十年前回到九君山,那么为什么每个人都告诉他佘玄麟消失了六百多年?佘玄麟和佘家,究竟曾发生过什么?

姜世翀静静地守在凤皮皮身边,一旁的地上摆着那盏老何修理铺门口的风灯,再过去一点则是那面铜镜。刚刚佘玄麟消失的门还开着,不时有冷风吹出来,间或还有“嗒嗒嗒”好像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传出,而他只是坐在地上,看着手里的那件小小的挂饰。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护身符。

姜世翀想,尽管这个护身符此刻的样子只是一枚小小的不知什么动物的獠牙,尽管他还不知道怎么让这枚护身符变回本该有的样子,甚至他都不记得这枚护身符是因为什么、因为谁到了他的手里,但是他就是记得这是一枚护身符,一枚恐怕很重要的护身符。

这枚护身符到底是谁的,又有何作用呢?

凤皮皮忽而发出低低的一声□□,微微动弹了一下。姜世翀赶紧俯身去看,在仅有一点橘色焰芯的黯淡灯光下,凤皮皮的脸孔显得格外苍白,姜世翀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那热度几乎让一直冷冰冰的他都感到自己快要化了。姜世翀不知道凤凰会不会跟人一样发烧,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凤凰治病,所以刚才只是病急乱投医地给凤皮皮包扎了一下,止住了他的血而已,此时,凤皮皮却似乎是在昏沉中感觉到了姜世翀的体温很舒服一般,自动自发地靠了过来。

“凤凌云?”姜世翀对忽而贴近自己的凤皮皮有些手足无措,后者就像个恐惧噩梦的孩童一般,紧皱着眉头,蜷起身体,以一种十分不自然的姿势牢牢贴住姜世翀的双腿,这是姜世翀过去想也没想过的事。

姜世翀犹豫了半晌,伸出手去摸了摸凤皮皮的脸颊,凤皮皮立刻自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嘟哝,更紧地靠过来些。

“凤……皮皮……”姜世翀试探地喊了一声,见凤皮皮没有反应,咬了咬牙,终于伸手将凤皮皮抱了起来,搂进自己的怀里。高温不退的凤皮皮虽然一开始不满意有人将他从冰冷的地面上抱走,但当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清凉源头后,立刻自动自发地选择了个舒服的姿势,乖乖窝进了姜世翀的怀里。

姜世翀怀抱着凤皮皮,只觉得自己那颗从来不跳的心莫名地乱得厉害,因此他不得不在心里默默把《警察手册》上的警察守则正过来倒过去地背了又背,当发现这样无效后,他又开始背口号,但当他背到“人民警察为人民,人民警察爱人民”的时候,却慢慢地停了下来。

爱……

姜世翀疑惑地歪了歪头,爱是什么呢?作为一个没有心也没有生命的僵尸,他理应是没有爱的,但他确实在过去的岁月里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会了爱,那是一份很大、很大的爱!他爱所有的生命,爱一切活在阳光下的生物,所以他选择了警察这份职业,兢兢业业守护着那些脆弱的也是强大的、狡猾的也是笨拙的人类,他以为他已经懂得了爱,但或许,对凤皮皮的爱与那份很大、很大的爱并不相同。

姜世翀困惑地低头看向凤皮皮,这一看却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凤皮皮已经醒了过来,正睁着那双金色的眼睛静静地望着他。

“砰咚——”在这一刻,沉寂的僵尸王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鲜活的东西醒了过来。

冯衢坐在既深且大的座椅之中,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他的身旁燃着篝火,火焰明亮,带来热度,却不会灼伤他,次妖神赤当正在一旁忠心耿耿地看守着那团火。

“报,凤凌云被人打伤,目前下落不明,老何失踪,我们派去监视的妖也死了。”一个小妖怪急匆匆跑进来,送上一连串的坏消息。他才初到冯衢麾下不久,对这个明明是个人类却拥有驾驭次妖神实力的头儿的脾气还无法摸准,因而神情颇有不安,生怕会因此受到责罚。

冯衢却似乎并不惊讶,只微微抬了抬手指:“知道了,下去吧。”

小妖怪还愣在那儿,赤当在一旁大喝一声:“冯衢大人叫你下去,还不快滚下去!”

小妖怪吓坏了,赶紧应了一声,急匆匆地跑走了。与人类不同,妖族之中实力相差一个等级,造成的威压都是十分可怕的,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妖类,却被一个接近于妖神的次妖神呵斥,怎能不吓得心惊胆战?不过,小妖怪在仓皇奔逃的时候却也不由得想到了那些传闻,听说赤当原来也只是个小妖怪,是受了老大冯衢的赐予才能成为次妖神……那个冯衢,真的有这么厉害吗?会不会有一天,他也能得到成为次妖神的机会呢?然而,一想到刚刚见到的人类冯衢病怏怏的样子,小妖怪又不由得瘪了瘪嘴。别说是赐予普通妖怪成为次妖神的神通了,那个冯衢到底能活多久还是个未知数呢!小妖怪不由得感到自己的莽撞,也许不该听大哥的话,投到这个人麾下的……

另一边的大殿里,赤当走上前,忠心耿耿地替冯衢拉好了毛毯,又将火焰烧得更旺了些。明亮的火光映照着冯衢的侧脸,使得他的神情显得变幻莫测,捉摸不透。小菊默默地出现在暗处,她已经恢复了人形的样貌,但还不是十分稳定,动不动就会像黑烟一般波动,而她的嗓音也依旧维持着那种无机质的粗哑。

没有人说话,大殿里静寂无声,就连火苗都没有给这里添加一点声音。

赤当终究没能沉住气,低声试探道:“主人,您觉得这次的事是妖协做的,还是人类修行者联盟做的,我们要不要……”

过了片刻,冯衢方才慢悠悠地说道:“当年仅存的半块三生石被一分为五,如今一份被我毁去,剩下三份除了我们,修盟、妖协各执一份,打开三生石秘密的钥匙则在九君山的人手里,但他们似乎并不知道它的真正功用,所以除了他们,谁都有可能是这次事情的主事者。”

赤当愣了一下,道:“主人的意思是?”

冯衢忽而道:“宋,你在吗?”

从大殿深黑的某个角落,一个人影浮现了出来,如果廖天骄他们此刻也在现场想必会大吃一惊,因为那人正是他们苦寻不着的宋一杰。

“冯衢大人。”宋一杰的打扮并未改变,气质却与姜世翀当日见到的完全不同,整个人都透出一种飘忽不定的邪气。

“我让你办的事办得怎样了?”

“回大人,都调查清楚了,钟表镇目前已经到了修盟三大家嫡系弟子五十七人,五大长老到了四个,周边还有埋伏的一百八十人,更远处就不清楚了;妖协的人大多埋伏在暗处,初步判断有三百多人,妖神来了几个目前还不清楚,但看守卫森严程度,绝不会少。修盟已经发现他们了,虽然目前双方还未发生冲突,但这只是迟早的事。还有……”宋一杰顿了顿道,“依属下之间,袭击我们的人应当是修盟的人。”

“哦,说说看。”冯衢轻声道。

“凤凌云本来就是妖协的棋子,只不过被大人您棋高一着控制了而已,老何又是修盟之前控制在手里的,与三生石的秘密息息相关,修盟肯定不允许别人抢走老何,又想知道妖协的暗中作为,所以才不顾一切出手袭击两人。”

“说得好。”冯衢似是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这样精明能干的人,怎么会叛出修盟投到我这儿来呢?”

宋一杰目光一闪,立刻低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好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啊。”冯衢忽然道,“小菊。”话音刚落,小菊瞬间化作一团黑雾兜头罩向了宋一杰。

“大……”宋一杰大吃一惊,想要避开已是晚了,黑雾瞬间就将他吞没。他在黑雾之中挣扎,却苦于那些雾气既无形又有形,无形使得宋一杰无法抓住它,有形却如同坚固的锁链,将宋一杰整个牢牢捆缚并不断收紧,很快,骨骼被无情折断的声音响起在大殿之中。

“大人,你……为……”

“宋一杰,我问你,你一个修盟的弟子如何知道凤凌云原先是妖协的棋子,那可是连佘七幺和他本人都不清楚的事。”

“大人,我曾经是修盟的人,我们也在调查这件事啊!如今谁不知道佘家少主和他情人的重要性!”

“那么你又是怎么得知老何与三生石的秘密息息相关?”

宋一杰被黑雾勒得满脸通红,咳着嗽道:“老何……咳咳……老何是佘玄麟留在人间的……最后的手下,修盟早已……早已知道……老何谜题就是……就是修盟的手笔,目的是要引……引出佘玄麟……”

宋一杰话说到这里,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冯衢却仿佛没有看到他求救的眼神一般,只是兀自沉默着不说话。过了没多久,宋一杰便无声无息地软了下来。

赤当看了那具尸体一眼,道:“小菊,拿出去丢了。”

小菊重又变回了人形,默然无语地倒拖着那具尸体走了出去。

“修盟、妖协、九君山、我们……”冯衢低低叹了一声,“这局已经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