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5章 二十七

第一卷 第145章 二十七

姜世翀一下子愣住了,凤皮皮金色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一种不知该说是尴尬还是紧张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无形地弥漫开来,直到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忽然又响起了“嗒、嗒、嗒”的声音。凤皮皮终于将目光移开,转向传来声音的方向,冷风从黑漆漆的门后吹了过来,像是一只冰冷的看不见的手在玩弄人心。

“那是什么声音?”凤皮皮问,因为嗓音沙哑的程度,似乎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姜世翀也看向门开的方向,自从疑似佘玄麟的妖消失后,他就没有再挪动过半分,一直在这里看着凤皮皮,期间那种“嗒嗒”的声音也响起过数次,他却从来没有去理睬,而那声音也十分奇怪地并未进来,只是兀自响了一阵子后就渐渐远去,过一阵子又重新来过,期间并无规律可寻。

“怎么?”

察觉到凤皮皮不悦的目光,姜世翀赶紧摇摇头:“我不知道,那声音出现过几次,但我没有出去看过。”

凤皮皮在姜世翀的怀里动了一下,这一下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说:“你扶我坐起来。”

姜世翀说:“你伤得很重,最好不要乱动。”

“这与你无关。”凤皮皮冷冷地说完,发现姜世翀脸上出现了沮丧的神色,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啧”了一声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有数,我就是想要坐起来给自己疗伤。”见姜世翀脸上露出了释然的表情,凤皮皮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松了口气,随后又对这样的自己生气起来。搞什么,又不是朋友又不是家人,干嘛要在意这只僵尸的想法!

姜世翀没有察觉到凤皮皮的心思,只是轻手轻脚地抱着凤皮皮将他慢慢扶坐起来,等凤皮皮坐稳了却还不放心似地不肯松手,直到被凤皮皮瞪了一眼,才悻悻地收回手,蹲到一边去了,嘴里却还说着:“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舒服,记得喊我。”

凤皮皮看了姜世翀一眼,微微叹了口气,而后便将双掌合拢置于身前,闭上了眼睛,开始引导自己体内的神力疗伤。一开始他的脑子里一团纷乱,许多画面在眼前闪过,医院里的诡异火光,老何痴呆的样子,他被一群从没见过的似妖非妖、似人非人的东西袭击的场景,一片血光,再然后……记忆忽而如同纷飞的雪片在他眼前骤然爆发,不仅是最近的记忆,去年的、前年的、几年前的、十几年前的,原本只是慢慢移动的画面也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像是电影中使用的加速手法一样,凤皮皮很快陷入了一片过速引起的记忆混乱之中。他甚至错觉自己正站在一片狂风暴雨的大海之中,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不停地敲打着他,就算他用尽全力也难以立稳脚跟。

“这样不对……”凤皮皮想,然而这时候他已经无法控制情势,他就像是一页破旧的舢板在大风暴中身不由己地一下被推高,一下又被甩到谷底,直到仿佛新星爆发般的一阵猛烈战栗,仿佛有滔天的海浪对着他的面门直直拍了过来,凤皮皮想要喊叫,但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伴随着“哗”的一声,他整个人沉入了一片彻底的空茫之中。

姜世翀疑惑地盯着凤皮皮,他已经维持坐姿不动有几个小时了,一开始还能看到他有些微的神态变化,但是没多久之后,他便进入了仿佛老僧入定的状态。姜世翀不知道凤皮皮是怎么给自己疗伤,因此也判断不出他现在这个状态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只是……姜世翀的目光投向了一旁地上放着的老何风灯,原本稳定的火苗自从凤皮皮醒来后便似乎开始趋于变化起来,火苗一跳一跳的,让人担心着会不会下一刻就要熄灭。

姜世翀走过去,轻轻拿起那盏风灯抱到怀中,做了这个动作后,风灯的火苗好像略微安定了点,姜世翀这才放了点心,他总觉得这盏灯是不能灭的,否则就要发生极不好的事情。他就这样抱着灯,在距离凤皮皮极近的距离蹲下身子,面对面地看着他。

凤皮皮长得是很好的,这一点就算姜世翀这样不是很懂审美的人也知道,但凤皮皮引起他的注意却大概是跟美这种东西无关的。姜世翀还记得在方家看到凤皮皮时候的那一幕,阳光透过玻璃格子门打在走廊上,他一个人蹲在那,抱着口高压锅懒洋洋地吃爆米花,爆米花金灿灿的、甜甜的,凤皮皮看起来也是金灿灿的……甜甜的……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这整个世界都是那样闪亮和香甜。姜世翀那时就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充满“生”这种感觉的一个人呢,凤皮皮简直比他过去养过的任何一只小鸟儿小猫儿小狗儿都要可爱和无忧无虑,那简直就是姜世翀一直在追求的所谓“活着”的真正意义!然而,当跟随着佘七幺与凤皮皮接触得越来越多,当事态不断深化,他才知道凤皮皮一点都不无忧无虑,相反,在他光的一面背后有着十分沉重和黑暗的影子,但这却更激发了姜世翀想要帮助凤皮皮的欲望。

姜世翀细细打量着一动不动的凤皮皮,自从在肖家村跟着冯衢走后,他似乎瘦了一些,加上受了伤的缘故,看起来十分憔悴。姜世翀忽然就有了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在自己左胸的部位有那么一些不对,他愣了好一阵子,才渐渐意识到这种不对的、奇怪的感觉好像是叫做“心疼”,这还是他第一次有这种类似活人才有的感情。姜世翀疑惑地伸出手去,按到了自己的左胸口上,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然而渐渐地,他便发现从自己的身体里传来了一种规律的震动感。

“扑通——扑通——扑通——”姜世翀茫然地松开手,那种震颤感便没了,他再按上去,“扑通扑通”的震颤感便又传了过来。姜世翀猛然站起身来,这不可能!他想,他……他怎么会有心跳?他是死的啊!

忽然,一道璀璨的光华亮起在这昏暗的室内。姜世翀猛然转过身去,发现刚刚被他放在地上的护身符忽然变成了一柄锋利的匕首,匕首上闪耀着明亮的符文,似乎感到了什么威胁而释放出了锋锐的杀气。姜世翀立刻警惕地环视了四周一圈,却并没有任何发现,他疑惑地走过去,弯腰捡起那柄匕首,当他忙于仔细查看那柄匕首时,却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已经多了个人。

一团黑影出现在姜世翀的身后,如同一个不详的影子,他静静地看着姜世翀,尔后忽而张开大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没错,是骨头。”周理拿下望远镜道,“而且很多,非常、非常、非常多。”

“我过去看看。”佘七幺扔下这句话,就如同疾风一般冲了出去。

“等!”廖天骄连话都来不及说完,就见他已经瞬间放倒了好几个外围的警员。

场内的人觉察到了不对,警备人员迅速拔出了手枪,然而在佘七幺的面前,这些普通人比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还脆弱,佘七幺的步伐根本就没有停顿,他的身影如入无人之境,眼看着就要闯到核心区域,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场中的形势发生了变化,第一次有人拦下了佘七幺。

佘七幺往后退了一步,站定身子,跟着除了刚刚拦住他的人以外,陆陆续续又有七个人站了过来。廖天骄发现这些人虽然也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衣服,但是他们在他的眼里看起来是不一样的,这些人的身周仿佛都有一层看不清的气场笼罩着,显然,他们不是普通人。

“完了,我叔也来了。”周理在一旁叹了口气说:“修盟的特别部队都出动了,看来我得溜……”那个溜字都还没说完,却又不知怎地改了口,他拍拍廖天骄说,“呃,我们也出去好了。”

“啊?”廖天骄本想说王非凡他们怎么办,回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几个一起来的大学生都已经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地上,仿佛是睡着了,只有周柔还站着。她冲着廖天骄笑了笑,然后比了个“请”的手势。好吧,特征很明显了,既然也是姓周,那么是周家人的概率当然要大得多。

廖天骄跟在周理的后面,迈出了阴影。佘七幺站在场中心,周围满是倒地的横七竖八的警卫,面前是一排人墙,再过去才是那些清理骨头的人。

“佘七幺。”廖天骄走过去。

佘七幺将廖天骄拉到自己身边,随后严厉地瞥了周理一眼。

周理却举起手来,苦笑着说:“不是我安排的,我没必要搞这个。”

周柔则笑道:“是的,跟少爷没有关系。”

周理无奈道:“你倒是藏得好,我都没发现你是周家人。”

周柔不置可否,她走到修盟特别部队那边,竟然是归队了。

廖天骄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佘七幺的声音,那似乎是用了法术传递出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如果修盟有不善的举动,我会挡着,我挡不住的时候会送你出去,你到九君山去找我家里人,他们会保护你。”

廖天骄想说什么,却看到佘七幺微微地摇了摇头。

佘七幺说:“我要进去,你们主事的呢?”

那个最先拦住佘七幺的人上前一步,抱拳道:“见过九君山少主,在下周乾,受修盟长老会之命暂时在此主持保卫工作,此次发现事关重大,在勘察工作未完成前,谁也不得进入。”

佘七幺竖起眉头道:“修盟是修盟,与我九君山何关!”一声呵斥后,他的身周刹那腾起一股强劲的气流,气流中代表神力的一头黑色长发轰然落下,全身衣服也已化作了本尊的原来模样。

周乾身边的八个人立时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阵型,个个戒备地对着佘七幺,是准备动手了。

廖天骄捏起拳头,背靠佘七幺,也摆出了要打架的姿势。他跟着佘七幺学习控制自己的浑身蛮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算是小有所成,正愁没地方试验,这次就权当是他的试炼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却有声音远远传来:“修盟真是好大的面子,怎么发现了我妖族子弟的遗骸连知会都不知会一声不说,还有拦住吾族的神族不给入内的道理吗?”伴随着这清脆悦耳的声音,一道赤红色的身影仿佛是刹那之间便出现在了几人的眼前。

佘七幺微微眯了眯眼睛,并不是很情愿地行了一礼道:“朱雀君,许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