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6章 二十八

第146章二十八

啊,这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朱雀?!

廖天骄吃惊地望着眼前一身性感红色皮衣的长波浪卷发女子,她看起来约莫人类二十七、八的年纪,穿着打扮都没法让人与传说中的神祇联系到一起,怎么看都像是下一瞬会掏出手枪,气势逼人地胁迫人的美国谍战大片女明星。

似乎是注意到了廖天骄的目光,朱雀转过脸来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这一笑就像是千万朵春花一齐开放,千万座冰山在刹那融化,廖天骄简直看得眼睛都直了。艾玛,漂亮,太漂亮了!然后廖天骄后脑勺就挨了一下。

“你干嘛啊!”

“擦擦你的口水咝咝咝咝咝!”佘七幺一上来就是咝咝五连发,显然已经气愤至极了。

廖天骄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失态了,赶紧咳了一声,拿袖子抹抹嘴巴。

“根本没口水嘛,混蛋,还真以为流出来了呢!”廖天骄气愤地回瞪了佘七幺一眼,随后发现佘七幺脸上的神情并不轻松。看来朱雀,不是自己人。

意识到这一点,廖天骄的心也慢慢沉了下来。

如今他们眼前有许多的敌人,还有一个不是自己人的妖神,如果说刚刚廖天骄还对他们取胜抱有一丝希望,那么现在他已经放弃做这种无谓的想象,很显然,不论是妖协还是修盟的头面人物此刻都已经要出现了,不过对他们来说,比较好的结果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三足鼎立之势也就代表着暂时不会有大规模的纷争——好吧,他们九君山这条腿目前确实是细了点啦。——这会廖天骄已经十分自觉地把自己划进九君山派了。

果然,没过多久,就见一群群的人赶了过来,什么修盟的四大长老三大世家(莫刘昆看到两人的时候还打了个招呼,猴老头瞪了他们一眼,方家则是没到),妖协的妖神双尊次妖神双卫和八大阁老,还有什么修盟特别部队、妖怪精英组、世家嫡系子弟之类的,名头怎么大怎么来,“哗哗哗”地把块地迅速围了个水泄不通,顿时各种皮笑肉不笑,听似礼貌实则暗藏机锋的见礼回礼寒暄吹捧之声便你来我往地响了起来。

廖天骄站在这场地中心,只觉得周围的气温都一下子拔高了十度,热得都快出汗了,结果回头一看,周理不知什么时候找了堆树枝,居然生了火自顾自地烤起肉来了。

“我去,你这哪来的?”

“包里带的。”周理说着,手一扬,扔了个罐子到廖天骄手里,廖天骄定睛一看,居然是个调味罐。

“多洒点孜然。”

“佘爷要辣椒粉咝。”佘七幺不知什么时候也蹲了过来。

周理还真翻了一罐辣椒粉出来,伸手递给佘七幺,佘七幺却嫌弃地对周理说:“给他。意思是给廖天骄,接着又道,“给佘爷来五十串羊肉串咝。”

周理翻了个白眼说:“大爷,我只带了一点夜宵而已,没那么多。”

“你怎么那么没用,那就……二十串好了咝。”佘七幺肉痛地说。

廖天骄边洒着孜然辣椒粉,边观察另一边的动静,眼下两大势力忙着打哈哈,所以没人有工夫来管他们,不过要说那两边没有分注意力到他们这儿来,那就是自欺欺人了,怎么看,眼下都是两大黑帮谈判分肉,他们前途叵测的样子。

“焦了!”佘七幺重重拍了廖天骄的肩膀一下,伸手就把他手里那一大堆羊肉串顺势接了过来,熟练地剔除焦肉翻烤起来,边烤还边埋怨,“要不要这么蠢萌,连个肉串都不会烤,将来怎么做佘爷媳妇哦。喏,尝尝看。”

廖天骄接过佘七幺递给他的肉串尝了一口,立刻眼睛一亮,大拇指大拇指再加32个大拇指!

周理在旁边看得抓耳挠腮说:“真有那么好吃吗,我也要吃!”伸手过来就抢了一串,刚要往嘴里塞,却被一个威严的声音喊住:“小理,过来。”他只好悻悻地放下肉串,不情不愿地起身,挪了过去。

廖天骄叹了口气说:“哎,没成功。”

佘七幺看了他一眼说:“你真以为我在肉串里下了毒念了咒啊?”

“不是吗?”

佘七幺说:“这儿这么多头面人物,周理就算在周家是块宝,在其他人面前也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晚辈,靠挟持他来脱出重围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那也比毫无倚仗的好啊。”廖天骄心不甘情不愿地嚼着肉串,“咱们九君山眼下就咱俩,他们都是一大伙一大伙的,怎么打?”

佘七幺却自顾自地伸手到背后一掏,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了一把牛板筋来说:“咱们的优势不在人多,在手里有货。”

“货?”廖天骄歪着脑袋想了想,“你不是说我吧?咱俩不是订了娃娃亲么,你要拿我当筹码?”

佘七幺停下手:“你觉得呢?”

廖天骄说:“觉得挺好……”话没说完,又挨了佘七幺一下子,急叫道,“喂你怎么老打我啊,会变笨的!”

佘七幺没好气地说:“佘爷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个形象啊咝咝!”

廖天骄笑笑,他当然不是真的这么想佘七幺,只是逗逗他而已。他说:“我是说真的,我要有这个价值就不会有生命危险,还能在那里头捣捣糨糊,你要有了这段时间就可以用来想办法,这是最好的分工。”

佘七幺却刷了一把浆汁说:“别想了,要说筹码的话,你和我都是。”

“咦?”

“你不是知道你身体里的石魄是被我的先天神力封印起来的吗?”佘七幺说,“最近我想明白了,你的身体会被石魄重组并不是因为三生石魄突破了我的神力的禁制,严格来说,那是因为石魄的力量和我的力量融合到一起了。”

“啊?!!”廖天骄惊叫出声,看到所有人都盯着他看了,赶紧咬了一大口牛板筋说,“这他妈也太太太好吃了吧!佘七幺,你将来考虑一下开个烤肉店怎么样!”

周理在那头咽了口口水,一副很想冲过来抢几串吃的样子。

那头似乎终于完成了商谈,几堆人鬼鬼祟祟地聚在一起说了会话,然后便有几人冲着廖天骄和佘七幺走了过来。

佘七幺说:“你别说话,我来应付。”

“九君山主,多时不见了。”一个白胡子的年纪看起来有佘七幺好几倍大的老头走到两人跟前,冲着佘七幺行了一礼,这让廖天骄真切感受到了什么叫身份,什么叫地位。

妖协那边就要稍微放松点,毕竟同为妖,在另外两名妖神在场的情况下,他们对佘七幺的态度就有一种刻意拉拢的亲近。

“未知蛇君现在有没有空,不如咱们把事情合计一下怎样?”

佘七幺慢条斯理地烤完了手里一把鸡翅和馒头,递给廖天骄后,才拍拍衣服站起身来说:“想要合计什么?”

“下一步怎么做,毕竟这事与贵山前山主有关。”

“哦?”佘七幺说,“我到这儿来以后,就见到你们左一堆人右一堆妖地拦在我跟前,不让我进去不让我多看不让我了解更不让我参与,我还真以为这山头是你们的呢,所以打算吃完宵夜就跟我媳妇回去了。”

廖天骄被冷不丁提到,赶紧一伸脖子,把嘴里的肉全咽下去,对着几位耆老挥了挥油腻腻的手说:“hi。”

几名头面人物都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显然对廖天骄的态度十分不满。廖天骄心想,谁管你们,赶紧多吃点,吃完了才有力气打架,再说要是被抓了下一顿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不过,廖天骄也发觉,也许是石魄的力量进一步影响到了他,自己最近的食欲似乎变得越来越大了。哎,不对啊,明明在家的时候他还不是这样的,是不是这变化是发生在来到这里以后啊?廖天骄陷入了沉思。

白胡子老头,也就是修盟长老之一的白印真人看了一眼妖协的阁老东仓之后道:“蛇君,兹事体大,刚才我的下属如有办事不周之处,小老儿在这替他们向您道歉,还望您以天下苍生为大,莫要与他们计较。”说着深深一揖到底。

朱雀也吸了口烟道:“小七啊,这次的事情还真不是小事,修盟也好,妖协也罢,还有我们这些旧妖神恐怕都不能置身事外。我知道你们佘家对妖协和我们这些人都有意见,但是眼下不是分山头占地块算旧日恩怨的时候,大家都把事情说说开,只有共享情报,才能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

佘七幺皱着眉头看了众人一圈道:“事态,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朱雀看了眼东仓,见他首肯后才对佘七幺道:“你刚才也看到了,他们……”她指了指白印,“他们在这里发现了大量的骨骸,有人骨,也有妖骨。”

佘七幺说:“那又如何?”

朱雀说:“这些骨头都是在这山的地底下发现的,所有骨头都碎得很厉害,仿佛是被外力碾压过一样……”

廖天骄已经不再吃肉串,左手鸡翅右手馒头地想着自己和佘七幺手里那一块,那是老何特地寄给他们的骨片,小小的一块,似乎是被什么外力击碎了,完全看不出是从哪里掉下来的。难道说这块骨头既不是佘玄麟的,也不是老何自己的,而是来自……来自这座山中?

见佘七幺不开口说话,朱雀又说了下去道:“这些骨头被混杂堆积在一起,掩埋在这座山中十分深的一条沟状地坑中,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条沟十分宽、深,不仅如此,还十分长,也就是说,谁也说不好,这里面到底有多少骨头,又有多少亡灵!”

佘七幺猛然抬起头来,目光烁烁,盯着朱雀问:“沟有多长?”

“不知道。”朱雀将烟蒂掐灭在手中,明火丝毫对她没有影响,“依照目前的发掘进度来看,至少是贯穿了整座山的腹部。”

佘七幺问:“这么多骨头,这么多死者,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会不知道?”

朱雀摇摇头:“我们可以说不知道,但也可以说知道,在来之前我们不知道,但是来了之后,我们就知道了,甚至是你,其实原本也是知道的。”

“什么知道不知道,我又知道什么?”佘七幺被朱雀这句绕口令一样的话弄糊涂了,忍不住问道。

朱雀说:“知道这些骨头属于谁,是哪里来的。”

佘七幺彻底糊涂了,说:“你到底说什么,我不明白。”他在这人世出生其实不过短短二十七年,在他的认知里根本没有这样大的一桩战事或是惨案的记录……等一下,或许并不是没有的。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廖天骄也在看他。

七百年前。他看到廖天骄的嘴型。

七百年前,妖神玄武背叛妖族,私盗三生石出逃,导致黄泉水倒灌,生灵涂炭,而他还接着杀了许多的妖神和妖族,因为他说他们被“污染”了。之后佘玄麟受妖协所托,亲自出山,带领八部妖众与玄武一族战至最后只剩自己一个才终于将其捉拿归案。

这里,难道是当年那两位好友之间大战的最后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