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7章 二十九

第一卷 第147章 二十九

青年将外头晾晒的被褥收回屋子里,接受了一天日光的照射,松软的被褥发出好闻的香味,既松又软,十分暖和。

“他一定会喜欢的吧。”他这么想着,推开房间门,却冷不丁对上了一双深绿色的眼睛。

有好几分钟的时间,他发不出一个音节,就连思维都陷入了空白之中,而后,脑子里那些零件才像是艰难地咬合到了一起似的,慢慢地归位,重又转动起来。

“你……你醒了……”他慌乱地将被褥抱到一旁自己的**,像是想要叠被子,却又怎么都叠不好,因此一会折拢,一会又摊开。

“这是哪里,我睡了多久了?”那个人问道,并且缓缓地坐起身来。

在听到玄武声音的那一刻,阿旭便跌坐在了床沿,他深深吸了好几口气,然后才能吐出带有颤音的话语:“是人界北方的一个小镇,这是我租的屋子,你已经睡了快一个月了。”

玄武长长出了口气,伸手覆上自己的脸孔,只是刹那之间,他脸上原本狰狞可怕的铜锈全部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白皙洁净的脸孔,他立起身来,原本覆盖了全身的铜锈如同潮水般退去,而少年的身形也在刹那蜕去,当他穿好衣服的时候,现出的已经完全是成年男子的体格,高挑、颀长,但还是有一点羸弱。

“是你把我救出来的?”他问。

阿旭犹豫着,点了点头。

玄武走过来,弯下腰看着他:“你不该这么做的。”

阿旭捏紧了拳头,一言不发。

玄武叹了口气:“你这个傻孩子……”属于他的气息忽而涌了过来,男人低头轻轻在阿旭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但是,谢谢你。”

或许是上天的意思,要让一切都归位到那一刻,让出错的人有机会去挽回错误。让他哪怕牺牲神体也要保留精魄之中最后几分神力的好友,是不是早在六百多年前就算到了什么呢?他站起身,猛然推开门,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让久不见天日的他不由得闭了闭眼睛。

冬日,晴天,世间太平。

隔壁的人家正在拍打晾晒的被褥,远处的街道上人声鼎沸,或许这正是他们这些妖神、人神之所以存在这世上的原因,他们和人类分属不同的种族,生活在不同的界域,他们的生命有长有短,能力有高有低,但他们谁不是这个世界的一分子?

“你要去哪里!”阿旭站起身来,像是想要冲过来拉住他,但却又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阻住了脚步,是以维持着一个僵硬的姿势,立在床边,没有迈出任何一步。

玄武叹了口气,转过身来:“阿旭,我知道你一直在寻找你哥哥阿翳的下落。”

阿旭的身体猛然震了一震,不敢置信地盯着玄武。在他已经做出抉择,在他违背良心遵从了自己的感情的时候,他没有想到玄武还会提到这个名字。

“我知道你一直认为阿翳的失踪与我有关,甚至,你认为阿翳……死在我手里。”玄武顿了顿说,“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他的下落。”

阿旭吃惊地张大了眼睛。

玄武说:“当年阿翳明面是妖协的人,接受了妖协的指令来抓捕我,其实他是我的亲信。我很信赖他,所以我当初曾经派给他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携带三生石五分之一的碎片逃避妖协和修盟的追查,躲起来。没多久后,我被玄麟抓获移交妖协处刑,与阿翳也失去了联系,关于他下落的最终消息,我是从玄麟嘴里听来。阿翳,你哥哥他,在六百年前就被妖协所抓获,至今仍在他们手里。”

“什么……”阿旭无措地说道,“我哥哥他在妖协?”

玄武点点头:“人是被妖协带走的,但后来如何,我并不知道。至于冯衢,他曾经是我的副手,但他野心太大,所以我并不信任他,当年我带走三生石时就特地避开了他,听说他后来投诚了妖协,也或许他原本就是妖协的人。”玄武说到这里顿了顿说,“你知道,妖协的人对我们这些旧妖神一直都颇为忌惮,安插几个眼线也不是稀奇的事,甚至,我听说阿翳被捕的背后也有冯衢活动的影子。”

“这不可能!”阿旭失声叫道,“次妖神冯衢早在六百年前就被妖协抓了,如果他是妖协的人,妖协又为什么要抓他?”

“是啊,为什么呢?”玄武看着眼前的空气,“或许是为了……灭口吧。”

仿佛一道霹雳划过脑海,阿旭愣愣地看着玄武,只觉得自己几百年来形成的思维定势在这寥寥几句话间就被粉碎了个彻底,“但是……但是……冯衢去年已经逃出来了……”

“我知道,灰夜公馆那件事中,买通小菊打伤你并来助我逃狱的恐怕就是他。”

“所以他为你服务!”

“他要是为我服务,我何必打伤他的使役,留在夜牢不走?”

阿旭看着玄武,脑子里已经彻底混乱了,他以为是凶手的,其实不是,他以为于自己有恩的,其实却抓了他的兄长……如果玄武说的是真的,那么他这几百年来在夜牢的苦苦看守,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三生石……到底是什么东西?”阿旭颤抖着声音问。

玄武的眼神投向远处,似乎是在回忆往事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

“是啊,是什么呢?我这次去,就是要弄清楚这件事!”他说完,广袖一甩,整个人便消失了个无影无踪。远远地,从空中似乎传来了他的声音,“别再管这些事了,忘了阿翳,忘了妖协,忘了我,找个地方,好好地活下去。”

风吹来,还未来得及收回的床单在院子里发出“扑啦啦”的声音,阿旭僵硬地收回了目光,胸中一团气血翻腾不止。怎么可能不管?怎么可能忘记!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浑身的妖力如同一柄锋利的剑,由内而外地释放出来,搞不清楚的,就去搞清楚,然后,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如同狂风过境,不过是片刻之后,原本温馨的小屋里已然空空荡荡。原本总是来讨要东西吃的流浪小三花,探头往屋里张了张,发出“喵”的一声,面对着空空荡荡的回声,失望地离开了……

这是哪里?

姜世翀疑惑地望向四周,他刚刚明明还在老何钟表修理铺地下那个神秘空间的荒芜大宅里守着凤皮皮,怎么现在……对了,凤皮皮!凤皮皮呢?!姜世翀慌张地到处搜寻,然而扑入他眼帘的只有绿。

满眼的绿。

绿树、绿草、绿色藤萝,阳光从头顶的枝叶缝隙间筛落下来,在地上投下一个又一个光斑,就连那些光斑都是绿色的,这个绿色的世界到底是哪里?

姜世翀忽而浑身一震,绿色?他看向自己的右手,原本只有手掌2/3才有颜色的手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难道他已经脱离了那个奇诡的灰白色世界?怎么会?当他发现那个护身符变成了匕首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远处传来了踩踏落叶的脚步声,姜世翀赶紧闪身到一棵树后,警惕地探出头去,不多会,从茂密的树林深处走来了两个人。

凤皮皮?!

姜世翀吃惊地看向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小小的人儿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光景,穿着华丽的金红色长袍,脖子上挂着金项圈,身上佩着许多羽毛装饰,一头金色的长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乖巧、可爱的贵族少年。尽管无论年纪和打扮都不对,就连相貌也和现在有所区别,但是姜世翀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凤皮皮。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看到幼年版的凤皮皮,在他身边的人又是谁?姜世翀立刻又把目光投向了牵着小凤皮皮的手的人身上,这一看却又是大吃一惊。银灰色的大氅,黑色的深衣,黑色的长发,冷峻的容颜,如果不是因为那张脸太过英俊,姜世翀一定会以为自己看到了佘七幺,然而,那显然并不是佘七幺。姜世翀思索着那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一大一小却已经冲着他走了过来。

在姜世翀犹豫着躲或是不躲的时候,那两人就像是看不到他似的,径直从姜世翀眼前走了过去。姜世翀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双手,然后又伸手去抚摸一旁的树木,奇怪的是,所有的东西都像是不存在一般,从他掌中穿了过去。这是一个幻境,姜世翀得出了结论,而这个幻境的主人并不是他,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凤皮皮!

姜世翀掉转身子,跟在那两人后头,要看看凤皮皮的幻境到底想告诉他什么。

小小的凤皮皮就那样跟着黑衣的男子静静走在林间,既不喊苦,也不喊累,乖巧得招人怜爱。走了一阵后,黑衣男子在一汪湖水边停下了脚步,摸了摸凤皮皮的头顶问:“小云累不累,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小凤皮皮却摇摇头说:“叔叔,我没关系的。”他说着,不好意思地仰起脸来问道,“叔叔,你真的能带我找到我的爹爹和娘亲吗?”

黑衣男子蹲下身,温柔地摸了摸小凤皮皮的脸蛋:“当然了,叔叔跟你爹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你走丢了以后,他们一直在到处找你,这次要是知道我找到了你,不知道该有多高兴!”

小凤皮皮稚嫩的脸蛋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仿佛有光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他高兴地问道:“真的吗?山里的小妖怪们都说我是没爹没娘的怪物,还有人说我是被爹娘扔掉的,原来不是这样的吗?”

“当然了。”黑衣男子轻轻抱了凤皮皮一下,“你是凤族,是我旧妖神一族中都极为罕见的珍贵后裔,你父母能够孕育出你想必花了不知多少心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把你扔掉呢?”

小凤皮皮高兴得泪汪汪的,他抽了两下鼻子说:“太好了,我终于也可以有爹爹娘亲了,我再也不用被那些坏妖怪们欺负了!”

黑衣男子笑了笑:“那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你已经走了很久了,肚子一定饿了吧。”

小凤皮皮赶紧说道:“叔叔我不饿……”话还没说完,肚子却“咕噜噜”连叫了几声,小风皮皮的小脸顿时变得通红。他可怜兮兮地低着头说,“叔叔,我不是故意撒谎的,我、我在来的路上偷偷抓过小虫虫吃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饿得这么快,我……我不是坏孩子。”

黑衣男子笑道:“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会饿很正常,何况那些小虫子哪里够你填饱肚子呢?来,叔叔给你点吃的。”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布包打开。布包里面是一堆奇异的坚果,个头饱满,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外壳上还有金色的花纹。

姜世翀在一旁吸了吸鼻子,只觉得那坚果的香气充满了诱惑,这不仅是种食物,恐怕还有对修为的加持作用,所以就连他这种不需要进食的身体都忍不住被其所诱惑,更不用说凤皮皮了。果然,小凤皮皮一看到那堆金灿灿的果实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大大的眼睛一个劲眨巴眨巴,眼神都移不开了。黑衣男子笑笑,捻起一颗坚果,捏破了外壳道:“来,尝尝看。”

小凤皮皮张开嘴,试着咬了一小口,嚼了嚼,马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好、好好吃哦!”

“那就多吃点,都给你了。”黑衣男子将坚果交到了凤皮皮手上。

“可是叔叔,我都吃了,你怎么办呢?”

“我不爱吃坚果,也还没饿,你不用担心我。”黑衣男子说着,站到一边,似乎在打量那汪湖水,“等你吃完了,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办。”

“哦!”凤皮皮乖巧地答应了,飞快地吃了起来。他年纪虽小,却很懂事,即便黑衣男子说自己不用吃,他还是没有把那些坚果全部吃完,反而留了一半下来。

“叔叔,我吃饱了。”小凤皮皮说着,乖巧地将布包重新叠好,交还给男子。

黑衣男子看了他一眼,说:“好,你现在闭上眼睛感受一下,是不是在你身体里有一团热腾腾的光团?”

小凤皮皮虽然不太理解,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过了会他睁开眼睛,惊喜地道:“我看到了,就在我的肚脐那里,是金色的一团,叔叔,那是什么?”

“那是你力量的源头。”黑衣男子说,“我刚刚给你吃的东西叫作金果,可以治愈你的内伤,并且激发你的力量。你出生的时候先天不足,根基有损,在此流浪期间受了不轻的伤,与人打架又不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因此伤患重叠,极大阻碍了你的成长。”

小凤皮皮似懂非懂地听着,只知道这个叔叔是为了他好,所以赶紧道:“谢谢叔叔。”

“不要说谢。”黑衣男子摸摸他的头,“既然我要带你去见你的父母,自然应当让他们看到你最好的样子,无论内外,免得他们担心不是?好了,小云,现在你能帮叔叔一个忙吗?”

“叔叔你说!”

“现在我要你到这湖中,慢慢引导那团光的力量到你的背部,并试着张开你的天羽。”

“天……羽?”

“凤族自古以来有三对翅膀,对应天、地、人三界,凡羽先生,后生幽羽,天羽最晚生出。这对羽翼标志着凤族的嫡系血统,唯有能张开天羽的凤族才是被认可的真正凤族,不然就是一些冒充的鸟族妖怪,如果你想认祖归宗,至少要有个证明。”

小凤皮皮听懂了,握着小拳头说:“我、我试试看!”说着,走到了水里。他闭上眼睛,渐渐地,一团金色的光芒从他的丹田之处隐隐现出,并逐渐扩大开来。金色的神力如同被引导着一般,从他的丹田之处向着四肢等身体各处传输开去,原本平静的湖面因此荡开了一波波的涟漪。

姜世翀一直在旁边焦急地盯着小凤皮皮看,因为太过担心,此时他甚至已经站到了黑衣男子的身边,因此格外清晰地看到了黑衣男子唇边渐渐浮现出的一抹冷冷的笑容。这个人有问题!姜世翀的心中警铃大作,却苦于无法将自己的声音传递过去,忽而,他想到了曾经看见过的成年凤皮皮的双翅,别说是三对翅膀,他根本只有一对畸形的,一边大、一边小的翅膀……

难道,这是凤皮皮曾经的记忆,难道,这里是凤皮皮的记忆世界?

金光扩散,那属于幼年凤族的清净的神力很快惊动了这片林子里妖妖怪怪们,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东西开始出没在这个湖的周围,浓重的妖气、鬼气惊扰了这一带,在空中堆叠成了浓厚的黑云。尽管知道这已经是过去的事,姜世翀却还是急得不行,眼看着有一只像是野猪的妖怪靠近了湖边,却见那黑衣男子一挥手,猛然一道黑光闪过,一条黑蛇遽然射出,缠住了那只野猪怪,三两下就把它绞死,吞吃到了肚子里。

黑衣男子跟着大手一挥,一股强劲的神力顿时以湖面为中心扩展开去,将这一带尽数笼罩。这是一个结界,这又不仅是一个结界,男子的神力将凤皮皮护在了中心,而来不及逃出去的妖怪一触碰到这结界,不是灰飞烟灭,就是被许许多多的小蛇缠上,咬啮至死。

姜世翀心惊肉跳地看着这一幕,当再看向那黑衣男子时,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背脊升了起来。黑衣、蛇使、妖神之力,佘玄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