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8章 三十

第148章 三十

佘七幺抱着胳膊看着那些修盟和妖协的工作人员进行挖掘工作,随着时间的过去,骨坑越挖越深、越挖越长,挖出来的骨头也越来越多。三只眼的颅骨、带骨刃的股骨、带翅的蝴蝶骨、长角的额骨……各种各样的碎骨头被挖出,又在那些人的手里被仔细筛选、分类,而后进行重新拼凑,没过多久,在他们眼前的地上就摆出了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种族骨骸,数量之巨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太惨烈了!廖天骄看着这一场面,脑海里不由浮现出711年前那最后一战的场面,怕是尸横遍野,流血漂橹也不足以形容。

“不对。”佘七幺忽而轻声道。

“嗯?”廖天骄看向他。

佘七幺说:“为什么会有人骨?”

廖天骄想了一下,711年前,佘玄麟带八部妖兵追拿叛变的玄武,两方的人马确实应该以妖、次妖神居多。“但是玄武在人间不是还有嫡系部队吗?”他说。

“有。”佘七幺说,“但没有那么多。”

“那这些人骨是哪里来的?”

佘七幺慢慢看向廖天骄,声音送入他的耳中:“一百八十年前。”

“一百八十年前?更漏镇瘟疫?这和你祖父与玄武的最后一战有什么关系?”

佘七幺说:“我还没想明白。”

现场每个人都在忙碌,当达成了合作协议之后,不论是妖协还是修盟,虽然彼此心底依然互相戒备着,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个阵营的了,但是九君山还是不一样的。廖天骄手上握有三生石石魄的事已经差不多暴露,佘玄麟当年的失踪似乎也佐证了他与玄武是一伙的,只不过因为有冯衢的事,所以眼下九君山还能站在这个阵营当中。那些人很客气地说着“九君山主,如今我们应当同仇敌忾”,其实握有佘七幺和廖天骄,还是为了有所倚仗,他们或许不知道佘玄麟已经死了,或许知道却假装不知,总之他们想要找到佘玄麟留下的线索、找到剩下的三生石,再将冯衢消灭,然后,才会是这个阵营覆灭的时候。现在还不。

廖天骄说:“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佘七幺说:“别站在这了,我们休息一下。”说着走到一边。他这一动,妖协和修盟的人都跟着动了一动,廖天骄不满地看着那几个明着保卫,暗着跟梢的人一眼,有点想上去跟人家打一架,却反而被佘七幺拉住了。

“让他们跟。”佘七幺说,伸手轻轻在空中从上到下一抹,两人眼前便出现了一扇门,“进来。”佘七幺打开门,拉着廖天骄往里一闪,后面那几个人还想跟进去,结果那门“砰”的一关,就把他们拦在了门外。

修盟和妖协的主事者同时往那扇门那里看了一眼,朱雀冲东仓摇了摇头:“不碍事,只是个神力空间罢了,我在这附近布了结界,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没有我的允许也出不去。”修盟那边的人想必也是做了同样的事情,因此以韩乾为首,那一队保镖很快就地分散开来,站岗的站岗,放哨的放哨。周理看着场中情景,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脸上露出个暧昧的笑意,不知道在暗搓搓地打什么算盘。

进到门内,廖天骄便发现他们又回到了佘七幺之前变出的屋子中,光是站在那个小院子里,他就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他知道他们并没有离开妖协和修盟的监视范围,至少不用看着那些人烦心。

佘七幺进入房内,他们离开前放在桌上的两杯茶和一个茶壶还在,佘七幺手一挥,茶壶自动给他们续上了新茶。廖天骄坐下来喝了一口,感受着暖流从喉口进入身体深处的惬意感,紧绷的神经慢慢地放松下来一点。

佘七幺却没喝茶,反而忙碌着从不知什么地方找出了一截木头两块布,还有一副文房四宝,然后就着灯光开始雕刻起来。廖天骄疑惑地看着佘七幺在那儿忙活,不多会就见他雕出了两个面目模糊的粗糙小人。这算……搞创作平复心情?

廖天骄正想着要不要违心地夸两句他雕得好,却见佘七幺一边将布缠到那两个小人的身上,一边却对廖天骄说:“伸手。”

廖天骄:“啊?”傻傻地伸出手去问,“哪只?”下一秒却“啊”地叫了一声,结果被佘七幺瞪了一眼,赶紧压低声音嘟嘟哝哝道,“你干嘛?”

佘七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破了廖天骄的手指,挤出了七滴血,分别点在了小木人缠着布的额头、心口、四肢和丹田。血水飞快地渗入白布,渐渐地在小人上化出了五官、掌纹、流通全身的红色经脉,伴随着佘七幺的念念有声,一道白光过后,廖天骄吃惊地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出现在了屋子里。

“这是……”

另一个廖天骄大大咧咧地坐下来,一把抄起茶壶,就往廖天骄

帝女有毒吧

跟前的杯子里倒了一杯茶,然后拿起来就想喝。又一道白光闪过,另一个佘七幺出现在屋内,一脸拽拽的神情,一把抢过那个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放说:“喝个毛啊咝,你不能沾水,否则法术就破了懂不懂啊咝咝咝!”

另一个廖天骄好像吓了一跳,不怎么情愿地“哦”了一声,乖乖地放下杯子坐好了。

廖天骄看得目瞪口呆,转头问佘七幺:“这是什么?替身术?”

佘七幺说:“对。”

廖天骄纠结了半天,忍不住说:“你……你那个……怎么把我做得那么二?”

他这一问,两个佘七幺居然同时皮笑肉不笑地转过脸来回答说:“十指连心懂不懂,这是靠你的心头血化出来的□□,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你这个朱古力脑壳的愚蠢的人类咝~~~~”

廖天骄刹那间就被击沉,一个佘七幺的毒舌攻击就够他受了,两个佘七幺同时吐槽他简直不是人干事!于是两个廖天骄同时痛苦地把脑袋低了下去。

“好了,别耽搁了。”佘七幺说着,把廖天骄为了逃避佘氏吐槽二连发堵住耳朵的手拿下来。

“我们要去哪?”廖天骄问。

“去朱海晏通知我们的地方。”

“咦,”廖天骄想了想,“山风起,尘埃落定之处?”

“聪明。”

佘七幺正面对住廖天骄,边说着边抓住他的两手,低下头来。廖天骄吓了一跳说:“你干嘛?”人都跟着往后退了半步。

佘七幺顿时尴尬了一脸,羞恼道:“咱们俩都订了亲了,你干嘛这么防着我?”

“哦,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廖天骄赶紧辩解,“我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佘七幺?”见佘七幺生气了,廖天骄只好自己凑上前,把他脑袋按下来说,“说吧说吧,接下来要干嘛,你你……你是要亲我吗?那我闭上眼睛哦……”

佘七幺低头“砰”地撞了廖天骄一下说:“美死你算了咝,谁要亲你咝。”这么说着却将他的额头与廖天骄的额头抵在一起,双手的掌心也相合到一起,佘七幺说,“跟着我呼吸的节奏,我们要保持同步,然后我才能带你出去。”

“哦。”虽然有点遗憾,廖天骄还是赶紧收敛了那些心猿意马,闭上眼,静下心来。很快,伴随着呼吸的统一,两人额头与手掌相合的地方,两种心跳节奏也渐渐趋于同步。

“呼吸放慢,放空思维。对,现在把眼睛睁开。”佘七幺说,那声音并不是从他口中传出,而像是就在廖天骄的身体里回响。廖天骄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所小屋里,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黑白线条的世界,就像是动画片里常常见到的那种二维画面,而就连他们自身都已经变成了一个好像虚拟的平面线条人。

“这是妖协修盟在不平山一带布置的结界空间,现在我要带着你从结界的缝隙里钻出去。这个结界很密并且包罗了各家所长,机关重重,所以为了尽量降低我们的存在感,减少被发现的风险,我对我们的生气进行了处理,并且改变了我们的体型,等会你必须跟紧我的步伐,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否则一旦触动禁制,你我就都完了。”佘七幺没有张嘴巴,却将声音传递了过来。

廖天骄听懂了,他想做个点头的动作,结果一点头整个脑袋就折了下来,碰到了他自己的胸。

“艾玛。”他惊叫一声,赶紧抬头,结果因为身体太过柔软,始终不能成功。咦,原来他没张嘴,也能说话?

佘七幺“啧”了一声,伸手将廖天骄扶起来说:“蠢死了咝,你现在不是正常人的体型,你要把自己当成海带懂不懂?给你5分钟习惯一下自己的身体。”

廖天骄“哦”了一声,心想我哪知道海带是什么样的啊,又不是人人都是条蛇?随后一想,哎,比起海带,当成蛇的感觉不是更容易把握么?他抱着这个想法,赶紧重复试验了几次,很快把握住了操控那柔软却又韧性的身体的窍门,等做了几个劈叉、360度大回旋的动作后,更加觉得兴味盎然,不由得在原地乱扭起来。

廖天骄想:“原来蛇跟海带差不多啊……”

佘七幺说:“你干嘛?”

廖天骄:“……”

廖天骄:“没干什么,练习练习呵呵。”心道刚刚他心里想的东西该不会直接具现成语言了吧。还好这事并没有发生。

佘七幺说:“没事就走了。”只见他对着前方伸手一指,一条黑色的海带……哦不,线条蛇便灵活地游了出来,当先而去。

佘七幺说:“跟上。”轻飘飘地飘了出去,廖天骄赶紧也一跳一跳地跟住佘七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