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9章 三十一

第149章 三十一

如同迷宫一般的线条世界里,黑蛇探路,佘七幺则负责清除障碍,廖天骄一路看着他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处理掉,有时候是个巨大的旋转着的“卍”字,有时候是一只镇守的线条兽,有时候又是一些古怪的符咒,佘七幺不能与它们硬碰硬,所以处理的时候多少花了点时间,但危险还不止这点,他们还时不时地需要从类似电网一样的东西当中哆嗦着挤过去,或是从类似术墙的缝隙底下滑过去,这个时候平板的纸片身材就显得格外有用了。两人活像是杂耍演员,一路做着高难度的动作,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重重危机,直到最后一步。最后一步,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火焰沟壑,沟壑的另一边,隐约似乎是个海市蜃楼般的窗型出口。

“朱雀的真火结界。”佘七幺道,黑蛇也停下了移动,昂起脑袋,不敢逾越这道防线。

“是不是很难过去?”廖天骄问佘七幺,虽然他们现在都做不出太复杂的表情,但是听佘七幺的口气就知道这最后一道防线十分棘手。

“朱雀是南明之神,掌管火、光、生,所以但凡是有生气的东西通过它的结界,都会引发警报,哪怕我们只是一片纸,而真火结界又是她的结界中灵敏度最高的一种结界。”佘七幺说着再次伸手一指,黑蛇慢慢地往前游了游。廖天骄看着它试探着探出头去,没动静,再游一点,探一探头,“轰”的一道火苗突然就从沟底升起,吓得黑蛇赶紧缩了回来。

廖天骄惊道:“这么灵敏?你的蛇离崖边明明还有半米吧。”

佘七幺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显然没想到这真火结界比他预料的更难对付。

廖天骄转动身体,看向四周问:“这个结界能绕过去吗?”

“恐怕不能。”

那该怎么办才好呢?廖天骄问:“有没有一种结界,或者类似的东西,能够把我们包裹在其中,彻底屏蔽我们的气息来避过真火结界的探测?”

“除非小姜在这里,或许还能一试,否则任何术法的结界都是由生者的法力或神力构成,必然带有生的讯息,这样,真火结界就一定会被触动。”

廖天骄心想,那不是无路可走了?他问佘七幺:“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佘七幺想了会也没想到解决办法,最后放弃说:“硬闯算了,大不了趁他们来不及行动前,我们赶紧跑,跑完了再考虑其他的!”

廖天骄觉得这个主意的可行性并不高,眼下这不平山附近到处都是人,妖协修盟还有一大堆的大牛在,怎么跑,可是他们又似乎的确没有别的路可走了。等一等!廖天骄问:“你所说的结界触动,是以火苗发动还是以火苗触及作为警铃成功触发的信号?”

佘七幺说:“火苗触及,否则我们刚才就已经惊动朱雀了。”

廖天骄说:“那我们有没有办法靠快速闪避来躲过那些火苗,我记得你挺灵活的。”言下之意是要跟血咒空间那样,让佘七幺带他过去。

佘七幺无奈道:“如果我变出原形,在这个空间里,就会是一根线,没法驮你。”地上的黑蛇很配合地适时摆了摆扁平的身体。

沉默升起,过了5秒,廖天骄说:“那你变成线,我带你过去。”

佘七幺:“啊?”

廖天骄说:“我带你过去。”

“你怎么过去?”

廖天骄探出身体看了看,一道火苗“轰”地窜上来,他赶紧缩回来说:“我跳过去。”

佘七幺用一种“你还好吧”的眼神看了看廖天骄,又看了看那至少有五十米宽的火焰沟,问他:“你开玩笑?”

“当真的。”廖天骄开始活动起筋骨,虽然他活动的样子多少有点怪,那扑腾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海底摇曳得十分多娇的海带。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就感到更不好了,问他:“你大学体育考试助跑跳远跳了多少?”

“呃……3米3吧……”

“那不就是不及格嘛咝!”佘七幺怒吼道。

“现在的我又不是以前的我。”廖天骄回答得信心满满,“你忘了刚刚在钟表厂我的表现了吗?”

还真是忘不了……佘七幺被这句话瞬间勾起了痛苦的回忆,一想到自己几小时前才被炮弹廖天骄顶了肺的感觉,那真是不堪回首!

廖天骄说:“所以你放心吧,我行的,大不了我们碰到火苗的话,再执行你的第一个计划,咱们跑就是了!”

佘七幺说:“好吧,那我变了哦。”

翡翠之塔吧

廖天骄说:“嗯,变吧,变得柔软点。”

佘七幺看了他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化身成了一条线蛇,抬起头,刚好搭到廖天骄的手上。廖天骄仔细看了看线蛇佘七幺,似乎不放心,又用小纸片手撸了撸,佘七幺顿时一个哆嗦,蛇头一摆说:“你干什么咝!”

廖天骄说:“我试试柔韧度哈。”

佘七幺:“……”

佘七幺:“你妹,佘爷是上面那个!上面那个!你试佘爷的柔韧度干什么,你反了你咝咝咝咝咝!”不知道从哪里把蛇信子吐了出来。

廖天骄把脑袋轻飘飘地往后一倒,避开了那根蛇信子说:“我现在就是个纸片人,哪来的口袋揣着你,所以只能把你挂在脖子上,你懂吗?”

佘七幺:“……”

廖天骄把线蛇往自己脖子上甩了两圈,佘七幺不知道是生着闷气还是大局为重,所以倒是任凭他摆布。

“好了,我要准备跳了,你千万盘紧了别掉下去。”

佘七幺虽然不怎么高兴,闻言还是郁闷地盘紧了身体。廖天骄往后退开了将近百来米的距离,然后蹲下身子:“预备,冲!”说着飞快地加速,因为他现在只能两个腿一起用,所以跑步的样子其实十分滑稽,然而,滑稽并不代表无用。

廖天骄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十分惊人的程度,百米的距离几乎是在转瞬间就被他跑完,最后三步,当他重重踩踏在地上的时候,几乎是一步两坑,这让教导他的佘七幺都颇感惊讶。反作用力已足够,距离也已卡好,廖天骄瞅准时机猛然起跳,这次他不是炮弹而是宛如一只轻灵的小鸟,高高升到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轰轰轰轰”!声音从下方密集地传来,真火结界捕捉到了生人的气息即刻发动,许多的火苗从沟壑之中蹿起,意图击中廖天骄,但是廖天骄的身形却十分灵活,他不仅有弹跳力,更有制空力,在空中居然还能变换身形。矮身、偏转、平挪,眼看这五十多米的距离就要被他们跳过,突然整个沟壑底部都沸腾了,同一时间,无数的火苗同时蹿了上来,织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罗网。廖天骄的身形不由为之一滞,他想要弯腰钻过面前的网眼,却发觉这整张火力网几乎密得连苍蝇都过不去。

这下完了……廖天骄也顾不上现在说话会不会让憋着的那口气散了,大喊道:“佘七幺,准备第一手计划。”

佘七幺也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那张网落下来的瞬间,却突然有一道光芒一闪,廖天骄只觉得有道锋利的金戈之气从他的身体之中猛然激射而出,刹那就撕开了一个网格,他趁势猫腰一钻,从那里逃了出去。此时距离对岸已经只有七米了,对平常的廖天骄来说可能不在话下,但是现在他跑跳的那点惯性已经用完,余势已尽,廖天骄感到自己正在往下掉。难道要功亏一篑?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脖子上一松,跟着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手臂迅速爬了上去,那东西紧紧缠绕在他的手腕上,形成了一股向上的力量,于是他整个人在往下掉了一掉后,忽然就停住了,跟着反而慢慢地往上升去。

“怎么回事?”廖天骄想,等他上了岸才发现原来刚刚缠住自己的正是佘七幺,他见两人马上要掉下去,立刻发挥身材优势,把自己变成了个螺旋桨,在空中拼了老命地转动才把两人都带上了岸。

虽然廖天骄很想就此事感谢佘七幺几句再夸奖几句,但是佘七幺本人看来对这件事并不高兴,所以他很识相地改口问:“刚刚那道光是什么?”

“大概是你身体里……身体里的石魄和佘爷的力量……”佘七幺边说边在原地莫名其妙地转了五个圈,然后摇晃着说:“先……先出去再说。”说着,拉着廖天骄,往那个窗口一般的光矩内一跳。“咚”,佘七幺拍墙上了。

廖天骄看明白了,佘七幺这是转晕了,但是他不敢说,只好拼命憋住笑。

佘七幺后退两步,自己咳嗽了一声恼怒地说:“刚刚只是实验、实验咝咝。”说完,拉着廖天骄再次一跳,这回廖天骄只觉得耳朵“嗡”的响了一下,整个人的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像是干瘪的植物吸饱了水,每一个部位都饱满起来,他们从平面的线条人又变回了正常人。

“咦,这儿是哪?”廖天骄问,此时他们正位处在一片树林之中,要不是因为这里的山林更密,树木更壮实,他差点以为他们忙活了半天,结果又回到了不平山呢。

佘七幺掏出怀里的怀表看了一眼,说:“岚州葬月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