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57章 三十八

第一卷 第157章 三十八

与此同时,阿旭正气喘吁吁地站在一扇密合的黑色大门前。他的身后已经躺了一地的妖怪,其中一个尚有神智,趴在地上艰难地说道:“阿……阿旭,你别以为你今天做的事没人……没人会知道,妖协不会放……”他的话在一声骨骼碎裂的声响后停止,阿旭擦掉脸上溅上的血,面无表情地直起身来。

黑色的大门看起来朴实无华,不比人间任何一户人家的大门看起来更显眼,甚至连这个深深藏匿于湖底的基地,也是直到今时今日,阿旭才将之与七百年前的事联系到一起。

七百年前,玄武带着三生石叛逃,妖协派出大批人手追缉,其中就有阿旭的兄长阿翳,然而他这一去就没再回来。几百年来,阿旭一直认为阿翳死在玄武的手里,因而对玄武存着又爱又恨的复杂感情,因为这份感情,他在妖协夜牢自愿看守玄武数百年,然而就在昨天下午,病入膏肓的玄武突然苏醒,告诉他,阿翳曾经是他的手下,他的失踪与妖协有关。

阿旭颤抖着手摸到了黑门上,刹那之间,一道紫色的光华乍起,仿佛被一道看不见的鞭子狠狠抽了一下那样,他凌空飞了出去。

“咳咳……”阿旭扶着破碎的墙体,艰难地爬起身来。擅闯妖协禁地已经使得他伤痕累累,这还是因为今天看守禁地的人比以往都要少上许多,实力也不如以前才使得他还能有机可乘,来到此处。

原本的看守都离开了,他们去了哪里?阿旭想到了玄武说的话,他说他要回到七百年前事件的始发地,去弄清三生石的秘密,去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事。

七百年前,更漏镇。

阿旭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匕首,再次尝试凝聚妖力。锋锐的匕首散发出了丝丝寒光,与他的妖力相互呼应。这是当初小菊刺杀他的时候所使用的刑天匕,听闻是由昔年天帝斩杀刑天后,以刑天血浇淋过的矿石所锻冶而成,也算是一柄不错的神器。阿旭的妖力丝丝缕缕灌注入刑天匕之中,再由刑天匕加持,形成了一股强悍的妖力气场。

“开!”阿旭怒吼一声,在匕首上灌注了浑身妖力,匕首便如同一枚子弹出膛,“嗖”地飞了出去。随着“突”的一声,黑色的大门上瞬间被洞穿了一个窟窿,与此同时阿旭也吐出一大口血来,显然受了极重的内伤。然而,他却没空疗伤,他只是按捺下胸中翻涌不息的气血,趁着那小小的窟窿尚未来得及被修复的时刻,摇身化作一缕烟尘,从中钻了进去。

“这是……”阿旭惊呆了,他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才来到这处基地,因为从妖协管理中枢的档案库中可见,妖协只有这处基地是最不起眼也是最新兴建的。从表面来看,这里丝毫不重要,只是个妖怪种族资料库,然而再钻下去却会发现,这里的权限十分之高,档案加密中还设置了诸多陷阱,可是他并没有想到这里的秘密竟然是这样的。

此时阿旭站在一条深邃的通道口,通道不知有多长又通往何方,而在通道两侧居然整整齐齐排列了一路的实验舱,每一个实验舱内都有一个浸泡在不明**中的生物,有的是妖,有的是人,有精怪、魍魉这样不起眼的东西,还有完全不属于任何种类的奇怪生物。当阿旭看到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的时候,心脏不由得重重一跳。

“华……华镜……”阿旭记得那是一支接受了妖协任务在多年前出去采集标本的探险队,队伍里面的其他几只妖并不是十分强大,但是其中的领头人物华镜却有着接近次妖神的实力,然而现在,华镜居然出现在这些小小的实验舱中,紧闭着双眼,毫无声息。

阿旭颤抖着手抚上那个实验舱,透明舱壁上立刻跳出了几行字符:“111号试验品:华镜。类别:准·次妖神。能力:分析、计算。入库日期:19xx年3月21日。”阿旭记得,那正是华镜带队出发一个星期后。

他开始疯狂地在这狭长的隧道之中奔跑,不停地触碰那些实验舱,每一个实验舱在他碰触之后都会燃起亮光,跳出数据,次妖神、妖、修行者、普通人类、动物、魑魅魍魉、山精树怪……不论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什么种族,在这里,他们统统只是实验体、标本。阿旭跑得一身是汗,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冷汗还是热汗,直到隧道到了头,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用光幔围起来的小小的方形空间。

阿旭停下脚步,在这一刻,他感到了没来由的害怕,他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那个小小的光幔围起的世界在召唤他:“来呀,来打开我,来看最后的谜底。”然而他的情感却在抗拒,不要过去,不要……

阿旭走过去,伸出手。光幔在他的指尖发生折射,几缕光束交织到一起,自动交汇起来形成了一个圆,随后它们发出“咻”的一声,整片光幔都往后退开了几公分,阿旭就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轻轻推着那样进入到了核心部分。核心部分,在他的眼前摆放着两口水晶棺材,其中一口已经空了。

阿旭压抑着不祥的直觉,颤抖着指尖碰触那口空的棺木,“嘀嘀”两声后,几行字迹显现出来:“2号试验品:冯衢。类别:次妖神。能力:吸收、再生、变异。入库日期:1914年1月1日。备注:2013年5月27日出逃。”阿旭捏了捏拳头,深呼吸,随后看向另一口棺木,那里头躺着一个人,**着身体,从脸来看的话是冯衢,但是在他的身体中似乎还重叠着另一个若有似无的幻影。

阿旭静静地看着那具毫无声息的躯体好一阵子——他以为自己看了好一阵子,其实也只是几秒之间,然后他伸出手去。“嘀嘀”,棺木上再次出现字符:“1号试验品:闻翳。类别:准·妖神。提示:曾长期直接接触三生石碎片。能力:……”阿旭已经看不下去了,泪水在刹那模糊了他的视野。

“哥哥……”他轻声唤道,跪坐下去。那个残影浮现出来,木然地看着阿旭。

“不行!”廖天骄落到地上,大口喘着气对佘七幺道,“我们根本进不去。”

他们刚刚回到钟表镇便发现这里发生了异变,接天连地的灰白色雾气将整座镇子团团包围,无论他们使用何种方式就是无法突破那好似轻薄绵软毫无杀伤力却又无坚可摧的雾气。

佘七幺焦虑地捏了捏拳头说:“让开,我再试试!”浑身笼起黑色的神光,破坏力再一次向胸口汇聚。

“别!”廖天骄一把抓住他,“硬闯的方式我们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没有用,只会伤到你!”

佘七幺说:“那是因为我还没把所有的力量发挥出来,你松手!”

廖天骄却紧紧抓着佘七幺的手说:“你别乱来,你已经受伤了!”

佘七幺说:“你松开!”

“佘七幺!”

“放手!”

廖天骄把手松开,拦到佘七幺面前说:“行啊,你再试,你想再试就先把我干掉再说!”

佘七幺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但是面对廖天骄,终于没有再做进一步的动作。

“我知道你很急,”廖天骄说,“我也急,小姜很可能出事了,可是急也要找到办法啊,毫无头绪地乱闯只会事倍功半。”

佘七幺把手一摊说:“什么办法,你说。”

廖天骄也没有办法,他此刻的心情并不比佘七幺好多少。佘七幺乱了,他知道,因为这件事牵涉到七百年前佘玄麟的过往,佘家的英雄,佘七幺憧憬的长辈,他能够保持冷静到现在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了,但是廖天骄也没办法。

啊啊啊啊,真该死!廖天骄好想抱头大叫,为什么他们才离开了这么一会,这里就变成了这样。对了,首先要找到原因!

“我们要找到这个阵的名堂才是,是谁布的阵,什么阵,什么原理!”廖天骄说。

“灰白雾气,围绕钟表镇,我祖父当年布的阵。”佘七幺却清晰地回答。

“咦,”廖天骄愣了一下,琢磨了一下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你知道?”

“知道也没法破解。”佘七幺说,“别以为我彻底丧失理智了,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进去。”

廖天骄说:“你祖父当年在钟表镇布置结界不是为了隔绝外界灵血髓对钟表镇中人的影响吗,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外头好好的,这个阵却又启动了,到底是谁搞的鬼?”

佘七幺却说:“如果我们之前错了呢,你倒过来想一想。”

廖天骄:“倒过来?”他猛然一愣,“你的意思是,这个阵并不是为了保护钟表镇中的人反而是为了保护钟表镇外的人?”

佘七幺点点头:“对,这样才更说得通。当初外界传言更漏镇被蛇妖所占据,所以周围无人敢靠近,但是我祖父本身是没问题的,然而他又在更漏镇附近下了禁制,把阵眼放在了更漏镇中,亲自坐镇,使得镇中无人得以外出,可见真正有问题的不是镇外的人,反而是镇内的人,不然,有蛇妖传言的必然不止更漏镇一个地方。至于那些传说中吴某遇到的所谓丧尸,恐怕就是受到了灵血髓波及的尸体。”

廖天骄说:“不对啊,那些修盟的人不是说过这里曾经是你祖父和玄武七百年前最后一站的地方?”

“对,最后一站,三生石就是在这里被分割开来,石魄交给了我祖父,所以我祖父在几百年后选择来这里开阵其实是重返故地,我想他一定有他的原因。”

重返故地?廖天骄眼睛一亮:“比如说跟单宁那里一样,过去压制过的灵血髓又失控了?”

佘七幺点头。

廖天骄说:“好吧,我有点清楚又有点糊涂了,那么李岄又是怎么回事?”

是啊,李岄又是怎么回事?他与佘玄麟到底有何关系,真的是他杀了佘玄麟吗,他坟墓之中又怎么会埋藏着克制三生石力量的东西,他在三生石事件中又是个什么角色?

廖天骄说:“啊啊,先不想这个了。我们还是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既然现在这个阵开了,肯定不是误打误撞造成的,一定有个由头。”

“由头?”佘七幺忽而顿了顿。

廖天骄说:“对啊,刚刚不是说了吗,也许这里的灵骨井灵血髓又出了问题。”

佘七幺一愣说:“你刚刚说什么?”

廖天骄说:“灵血髓?”

“灵骨井。”佘七幺说,“那些骨坑!!!”

廖天骄:“啊……”

谁也没说过,灵骨井就是一口井,谁会想到那些骨坑也是灵骨井的一种形式?

佘七幺说:“我知道了,一定是妖协修盟那群白痴把我祖父的阵给挖坏了。”

廖天骄说:“别急,如果阵全坏了,灵血髓早就奔涌而出,现在阵启动了,说明你祖父的力量还在发挥作用,何况这镇里有妖协的人也有修盟的人,都厉害得很,他们应该应付得来吧。”

佘七幺本来平静下来的神情却又突的一变说:“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廖天骄茫然极了,心想佘七幺今天怎么老是让他重复。他说:“我说这镇里……”

“有妖协的人也有修盟的人,还都是头面人物。”佘七幺思索着,眉头紧蹙,“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都是为了老何谜题而来。”

廖天骄说:“老何谜题不是他们搞出来的吗?”

佘七幺摇摇头:“不像,如果是他们中任一者搞出来的,他们就不会联合起来发掘骨坑了,虽然他们彼此估计也在猜疑对方是幕后黑手。”

廖天骄也有所觉了,说:“老何谜题是第三者搞出来的,是冯衢吗?不对,冯衢也不知道,他还派了凤皮皮来找老何抢三生石碎片呢。”

“所以老何谜题是除了妖协、修盟、冯衢以及我们以外的第五方想出来的。”

“就是那个杀了老何的人?”

“对。”

“目的呢?”

“目的……”佘七幺看向那灰白色的雾气里面,再次重复,“除了我们,现在所有与三生石有关的重要人物都在这更漏镇里了。”

明明是刚刚也曾说过的话,这一次却让廖天骄的心不由得“咯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