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58章 三十九

第158章三十九

灰白色的雾气团团包围了整座钟表镇,此时钟表镇上有普通人,有妖协,有修盟,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不论是妖协还是修盟手头都有一枚三生石碎片,同时,认为钟表镇上另有一枚三生石碎片。

谁都知道,三生石碎片拥有强大的力量,过去的平衡也是因为四方彼此手中都有砝码的缘故,而钟表镇上的这枚三生石碎片恰恰是足以打破这种脆弱平衡的重要棋子。不论是妖协、修盟还是冯衢都应该知道这一点,所以哪怕钟表镇明摆着是个陷阱,他们也一定会来闯一闯。同时,他们又在彼此猜忌着,因此当他们闯入钟表镇的时候,为了防止后院失火,为了在这个特殊的地点、特殊的时刻不至于落于下风,他们又都会将自己的砝码带在身边,因此现在的情势就是……

“三块……不,或许是四块三生石碎片都齐集在这钟表镇上了。”廖天骄颤抖着声音道,隐隐约约地,他感觉到了在整起事件背后若隐若现的黑手,恐怕这才是老何谜题现世的真正目的!

“是,除了我们。”佘七幺说,“如果有人在打三生石碎片的主意,这是最好的机会。只要那个人能够拿到哪怕只比别人多一片的碎片,他就可以克制住剩下两方。至于我们,单独来看,本来就是实力最弱的一方,根本不足为惧,加上三生石魄的力量不明,所以对方怕的应该只是我们和其他任何一方联手而已。”所以才会把他们调出钟表镇吗?

“可是那个人又怎么知道钟表镇里的其他几方不会结盟呢?”

佘七幺摇摇头:“很难。妖协和修盟数千年来都是敌对方,至于冯衢,如果他也在镇上,作为三者中实力相对而言最弱的一方,恐怕此时正成为众矢之的。又或者,就算妖协、修盟、冯衢想结盟,那个人也会想办法让他们分崩离析。”佘七幺说着,微眯了他细长的眸子,似乎试图透过那些灰白色的雾气看到此时钟表镇内的情景,然而那些浓稠的水汽却层层阻拦,不肯将内中景象宣之于众。

钟表镇内,此时也正如佘七幺与廖天骄所推测的,正在继续发生着变化。

明明外头天已经亮了一个多小时了,钟表镇却还笼罩在黑夜之中,仿佛此地已被时间所遗忘。不久前镇上雪上加霜地突然断电,人们只得点起许多的火把来驱散恐慌,在黑暗的角落里,属于妖类的眼睛闪闪发光。妖协和修盟飞快地划分了地盘,目前正呈东北、西南两角对峙之中,暂时还没有人知道冯衢去了哪里。

周理手中举着一支火把,带着几个人似乎正在巡逻。

“来者何人?”一名道士打扮的男子大声喝问,手中青锋剑散发出丝丝灵气。

“周家嫡系子弟周理见过霄云道长。”

“原来是周小公子。”霄云道士收敛起戒备的神色道,“你怎么过来了,这里危险得很。”

“受长老会所托,来给大家送点补给品。”周理说着,示意身后的人上前。王非凡等几人走上前来,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个塑料袋,里头装满了水、面包等食物,另外还有符箓、朱砂、符水等道具和毛巾、枕头之类的日用品。

“有劳周小公子了。”霄云伸手取了一块毛巾擦了擦被烟熏黑了的脸道,“刚刚我们才把这一带的蛇打扫干净,身上难闻得很,小心别熏着几位了。哎,这几位是……普通人吧?”

“哦,他们是我的同学,刚好也在镇上,反正人手不够,就带过来一起帮帮忙。”

“道长,您喝点水吧。”杨晓宇走上前,拧开一瓶饮料递给霄云。

“谢谢姑娘。”霄云接过来,一下子灌进去半瓶。

蛇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但是人对于蛇的恐惧却是与生俱来的,不管有毒无毒,大部分人面对蛇都会有种下意识的恐慌,而一大群的蛇汇聚到一起造成的杀伤力又是倍增的,哪怕是修盟的修行者,经过刚刚的蛇雨也多少有些惊魂初定。

“这是什么饮料?”霄云借着火光看了看瓶身,瓶子没有标签,里头是清澈的如同红酒一般的**。

“是乌梅汁。”杨晓宇说,冲着霄云笑了笑,又去给其他人送水,“几位大哥都休息一下吧,来,喝口水吃点东西。”

周理说:“镇上一共就一个超市,里面的东西都被抢空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拿到了一部分,眼下是还好,但是如果长久出不去,情况怕是要不妙了。”

霄云做了个噤声的姿势,钟表镇目前被孤立了的事知道的人还不多,为了防止引起恐慌,不论是妖协还是修盟对外的说辞都是为了防止危险人物出逃,因此人为封闭了钟表镇。只不过这样一来,那些在镇上的消息封闭的普通人自然就牢骚满腹起来,尤其是发现连报警都不管用,又见到了许多妖怪之后,恐慌不可避免地蔓延开来,修盟不得已之下,只能将那些普通人都集中到一处,通过法术使他们陷入暂时的半睡半醒状态。

“周小公子,上面现在怎么说?”霄云带着周理绕到一处屋后的隐蔽处问道。

周理看了看左右,轻声道:“长老们怀疑是妖协在捣鬼,正在进行交涉。”

“妖协?”霄云却摇摇头,“贫道觉得不像,妖协的人此刻也十分慌乱,适才我们在路上也遇见过几批。”

“妖,都是狡诈的。”周理轻声说,手里把玩着一串珠串,珠串的下方缠着一个布包,里面放的似乎是个护身符。

霄云显然并不赞同周理的意见,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说:“那就麻烦周小公子多多担待了,如果上面有什么动向,还请提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也好早做准备。”

周理笑笑:“那是自然的。”他收起地上的空瓶道,“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还有其他兄弟们等着补给呢。”

“有劳。”霄云拱了拱手,目送周理的离去。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灯火之中后,霄云方才皱了皱眉头。这个周家的小公子似乎有什么地方让人觉得十分之不舒服,虽然他言行举止都十分正常和礼貌。

也许是多想了吧。

霄云想着,回到岗位:“诸位师兄师弟……”他的话猛然卡在了喉咙里,刚刚还精神抖擞的盟友们此刻居然横的横,竖的竖地躺在地上,许多人紧紧掐着自己的咽喉部位,无声地痛苦着。

“清一、灵心……冲和、冲虚……”霄云伸手抚上其中一人的额头,顿时打了一个哆嗦。手下竟然一片冰寒。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趁着他和周理讲话的时候,有水属性的妖物来袭?霄云顿时提起戒备,仔细辨别起空中的灵场,然而这一辨别却是大吃一惊,附近一带并没有妖气,反而是修道人的灵气四处蔓延,胡冲乱撞着纠缠到了一起。这是怎么回事?这种紊乱的灵场往往只有一个修道人走火入魔之时才会发生,可这么多人一起走火入魔……

“水……水……”霄云怀中的人发出呻吟,手指颤抖着似乎想要指向某处。

“扶摇子、扶摇子,你怎么了?”霄云凝聚一腔灵力想要注入扶摇子的丹田之中,然而他的灵力一旦触及扶摇子的丹田却像是被一口看不见的海眼打着旋吞没了那样,不仅瞬间消失不见还差点反过来吞噬了他的本源。

怎么回事?霄云道士震惊地看向自己的怀中,扶摇子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漆黑。不仅是脸部,凡是他**在外头的皮肤此时都开始变黑,丝丝缕缕的烟气从他的身体四处升腾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他体内着了火一样。蛇毒?不对,蛇毒不可能有这种效果。这是……邪气?哪里来的邪气?哪里来这么多的邪气?

扶摇子已然没了声息,他浑身颤抖着,只有一只左手笔直前伸,指向某处,霄云顺着那只僵直的手看过去,不远处的地上尚余着一只空塑料瓶,瓶口处流出了一滩红色的**。刚刚看起来还是澄澈的红酒一般的**,此时却变作了纯黑色,连质地也变得黏腻无比,就像石油一样。

是水!水里有问题!

霄云大惊,他猛然站起身来,然而还没等他迈开脚步,便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煮沸般的滚动,一股寒气由内而外、自下而上地逼了上来,直直堵在了他的咽喉口。

“呜……”霄云抓住自己的咽喉,他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却已经没有力气。难以形容的彻骨的寒冷顷刻间席卷了他,使得他骤然倒了下去。霄云在地上抽搐,情急之中,他抓了一把金符不管不顾地塞到了嘴里,才勉强止住了那种从内而外被冻僵的感觉,然而紧跟着却是剧痛袭击了他。霄云觉得自己的肚子里,不,应该是三魂七魄的深处,仿佛有一只犀牛正在疯狂地顶撞,每一寸柔软的内脏都像是被尖利的牙齿撕了开来。

“呜……”霄云疼得一身冷汗。

黑烟一丝一缕,一团一团地从周围倒着的人身上升了起来,在空中滚做一团,随后又分散开来,它们在空中组成了各种各样奇怪的脸孔,用空洞却充满邪恶的眼睛注视着地上的霄云。霄云忍受着那强大的痛苦,惊恐地望着那些他从未见过的东西。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啊!

黑烟脸孔只漂浮了一会,便如同倒放镜头一般,又各自分散成几缕,向那些倒着的人的七窍中注入进去,没入他们的丹田之中,没过多久,刚刚还倒在地上的人便逐一爬了起来,但是他们,似乎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他们了。霄云看到自己刚刚才救助过的扶摇子走了过来,那本来是一个内敛、含蓄,再正派不过的修行者,此时脸上却挂着戏谑的笑容。

“这里有一个同化不了的。”他的声音也是扶摇子的声音,语调却全然不同。

“那就杀了吧。”有人捡起了霄云的青锋剑。

三尺青锋常怀天下,斩妖除魔……刻着铭文的青锋剑在下一秒狠狠扎入了霄云的胸口,剑起,血花溅射。

“怎么了?”

“哦,没事,大家辛苦了,喝点水吧。”周理笑着拧开瓶盖,递给一旁的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