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60章 四十一

第160章 四十一

“朱雀大人,这边请。”

朱雀下到那栋民宅的地窖里,一股积存陈年杂物的霉味便混着各种怪异的物品气味传了过来,惹得她不由打了个喷嚏。

“阿嚏——”前方剑拔弩张的两派人马顿时同时看向她。

“朱雀君,你来了。”妖协的阁老东仓开口招呼道,另一名阁老南昀跟着点了点头。

“有劳朱雀大人了。”修盟长老中的少壮派代表韩钧代表人类这边打了声招呼,四大世家中的周、莫两家主事者也在现场,见到朱雀拱了拱手。

几人的后头是一堵墙,墙上露出一个豁口,可能已经被拓宽过了,所以此时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豁口刚好对上了一条密道。密道斜向下延伸,黑黢黢的不知多长,冷风从黑暗尽头送出来,夹杂着一股潮湿的水汽。

是地下河。朱雀也看过老何谜题,记得里头说到李岄斩杀佘玄麟后,他的头颅化作了不平山,永远瞪视着更漏镇上的人,而他的蛇身则盘做了镇底下的地下暗河流道,永远将镇子缠绕其中。真是见了鬼,佘玄麟那种老妖怪才不会配合那种毫无创意的古老传说!朱雀想,但是地下河确实存在,那个传说一定提示着别的什么。

“韩钧长老,既然朱雀君到了,我们是否可以继续商谈下去了?”

韩钧看似笑容可掬地道:“修盟还是老意见,这个洞穴就不要分谁先发现谁后发现了嘛,你我两人各带几个小的一起进去查探一下就好了,毕竟咱们谁也不知道那里头有什么,说句难听点的话,可能里头有三生石,也可能只是个陷阱,贵协会在什么都还没看到前就先担心我们修盟会不会抢东西,这也未免有点……太杞人忧天了吧。”

东仓冷冷道:“韩长老倒是说得好听,这道暗门可是我们妖协先发现的,按理,你们修盟根本没有进去查探的资格。”

韩钧继续笑道:“东仓阁老这可不是说笑么?明明是我们的人先发现此处地窖中有灵气漫出,才下来查探,要不是他急着回禀给我,又怎么会被你们的人钻了空子,抢了先机啊?”

妖协在现场的另一名阁老南昀皮笑肉不笑地道:“韩长老可真是会说话,这不,两张嘴皮子上下一碰,你们说先发现就先发现了?刚刚我带着手下赶到这里的时候,可是连贵协会的一个鬼影子都没瞧见啊!”

莫刘昆清了清嗓子道:“几位,此时计较这些是否不太妥当,钟表镇在转动,也许下一刻这个洞口对着的就不是密道而是一堵墙了。”

妖协和修盟两边因为这句话同时静了片刻。

朱雀趁机插画道:“正是这样,莫家主说得有理,与其在这里争吵谁下去谁不下去,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就像韩长老说的,同舟共济吧。”

东仓眼珠子转了转说:“朱雀君,话可不是这么说,一起进,怎么叫一起进?比如说各出一半人手,他们那儿的人可都是各家家主,人手也多,我们这儿眼下就只有我和南昀两个老家伙,余下的还都是些小毛孩,万一我走了,这里剩下的人动起手来,南昀一个人怕也是独臂难支,到时候我就算在里头没出什么意外,出来以后恐怕也……”

韩钧说:“那就请东仓阁老回去调集人手后再作打算嘛。”

东仓说:“怪了,我怎么知道你这不是声东击西之计?”

周家家主周忠信一捋白胡子道:“笑话,你妖协人手不足莫非还要上我修盟来借调不成?倘是我们进去的人多了,你是不是又要说担心我们在里头动手,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朱雀说:“行了,这样吧,你们要是信得过我,上面就各留对等资历、能力、数量的人,其余人一律下去。我也和你们一起进,如果有谁敢轻举妄动,我第一个不饶,怎么样?”朱雀看向东仓,东仓与南昀交换了个眼神,点点头,随后她又看向韩钧。

韩钧征询了一下周、莫两人的意见,转回头来说:“那就看在朱雀大人的面子上,走这一遭。”于是双方调整好人手,妖协这边是东仓下去,带着两个小妖怪,剩下南昀和三个小妖怪在上面,修盟这边是韩钧、莫刘昆一起下去,带七个徒弟,周忠信留在上面领三个徒弟。

朱雀仔细打量了一番两边的人马,开口道:“在进去之前,我想最后确认一下……”两边同时看向她,东仓、南昀、韩钧、周忠信皆是一脸淡然平静,只有莫刘昆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皱起眉头。

朱雀眼神犀利,说道:“此去风险不小,谁也不知道将遇到什么,所以必须两方竭诚合作才行,否则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

两方都点点头,东仓说:“自然。”韩钧也道:“明白。”

朱雀心想你们要是真晓得、真明白就好了,不过她在面上还是只能说:“行,那我最后确认一下,你们此刻身上没有带着什么会引起‘纷争’的‘危险’的东西吧。”“纷争”和“危险”两个词都咬得极重,显然意有所指。

东仓笑了笑:“朱雀君多虑了。”

韩钧也笑道:“和谐社会嘛,放心放心。”

朱雀在心底叹了口气,已经知道此去恐怕会有麻烦,但还是说了声:“走吧。”然后一马当先地钻进了那个窟窿之内。

朱雀进去后,韩钧朝东仓比了个“请”的手势,东仓一捋胡子,冷笑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人走了下去,韩钧冲着周忠信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眉毛,也跟着钻了进去,然后才是莫刘昆和一起的修行者,整支队伍由妖协打头阵,修盟队尾压阵,一前一后,泾渭分明。

当所有人都离去后,周忠信伸手到裤袋里的手机上,敲快捷键,拨了一个电话。

平静的水面发出“哗啦”一声,从两边自动分开,佘七幺从里头走上来,抹了把脸。廖天骄赶紧把干净衣物递给他,问:“怎么样?”

佘七幺摇摇头。涂川底部也有藏骨坑,他本来想从那里找个突破口,但是那雾气的结界居然连水底也不放过,真是无懈可击。廖天骄叹了口气,心想蛇爷爷你也太厉害了点,可是这样搞得我们很被动耶。

佘七幺说:“除非我们能够在结界上开个口子,否则只能等,等里面的人出来。”但是到了那时候,不论里面发生什么异动,想要挽救都迟了。

廖天骄一面“啪啪啪”地徒手劈柴,生起一团火,一面给佘七幺烤衣服,说:“破除结界……破除结界其实也不是完全做不到,如果我们能够找到戚十千戚前辈的话。”

佘七幺一屁股坐下来说:“话是这么说,可是方晴晚放了戚古自由后他就不见了,一时半会上哪儿找他去。”

旁边一个声音□□来说:“你们找我?”

佘七幺:“……”

廖天骄:“……”

廖天骄跳起来,绕着眼前那个穿了套脏兮兮的迷彩服,拄着拐,看起来挺像个硬汉民工的高大的平头男人转了好几圈后问:“你……你谁啊?”

“戚十千。”男人平静地回答。

廖天骄看佘七幺,佘七幺也看廖天骄。

“证据呢?”

男人不声不响地把手里拄着的“拐”拿起来,用衣服把上面的泥擦干净,不一会那“拐”就变成了一柄寒芒逼人的长刀。

廖天骄:“=口=……”

佘七幺把那一刀一人看了又看,才压低声音对廖天骄说:“真的是戚古,原来他本人长这样啊,还挺硬汉的。不对,他怎么在这里,还打扮成这样,他刚才是……在用拔骨玩泥巴?”

戚十千

重生将门嫡女帖吧

说:“我听得到,你直接问我就好。”

佘七幺:“……”

戚十千说:“我没有玩泥巴,离开方家后我找了份工作,给你们人类的考古队打工,挖挖皇帝的坟什么的,工作量不大。”他说,“待遇也不错,包吃住,一个月一千五,发烟发酒,我不要黑驴蹄子,他们还给我每月多发五十块。”

廖天骄捂住半边脸,觉得真是无法直视戚十千的用语,那叫发掘古迹,不叫挖坟,还有黑驴蹄子什么的,他到底混的是不是考古队啊!!

佘七幺说:“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在附近挖个坟,感到这里出了问题。”戚十千看向那圈灰白色的雾气,目光似乎穿透了层层奇异的水汽,直抵核心,“小晚也在里边。”

“什么?”廖天骄惊讶,“小方也来了?”

戚十千伸手一指,一根琥珀色的细线便荡荡悠悠地出现在他的掌心,颤巍巍地穿越雾气,通向另一边。廖天骄看傻了,心想这不是山鬼事件时佘七幺来找他时候用的那一招么,怎么戚十千和小方也……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戚十千再把拳头一捏,那根线就不见了。

“小晚在里面。”他再次重复。

佘七幺说:“那正好,我们也想进去,你能帮我们吗?”

戚十千二话不说,单手横刀,另一手在胸前划了个繁复而漂亮的印,跟着指尖抹过刀刃,随之,一片朱红□□刹那间喷薄而出,拔骨变作了一柄璀璨的光刃。

廖天骄看呆了,说:“好帅!”

戚十千的动作比武器更帅,恢复自由后,他的力量似乎也跟着恢复了不少,此时只见他挥舞着长刀,干脆利落地一刀斩下。拔骨带出烈烈刀风,气势凌厉,眼看着就要将那些讨厌死人的雾气一刀劈开,他忽然就停了手。

廖天骄吊着一口气在那看,被这一停差点憋死,赶紧咳了两声问:“怎、怎么了?”

戚十千说:“不知道结界后头是什么,怕这一刀下去破坏古迹,伤到人。”

廖天骄:“……”

佘七幺说:“那就从水里进吧。”他不怕这一刀劈坏了花花草草,但是他不想引人注意,最好里面的人还以为他和廖天骄在虚宅之中。

戚十千点点头。于是廖天骄只好把刚刚才烘干的佘七幺的衣服又还给他,几人顶着冬日的寒气一起扎进了水里。

方晴晚正在安慰几个嘤嘤哭泣的女游客。

莫名其妙被困在这里,还见到了一堆神神怪怪,普通人都会感到害怕,但是方晴晚也没有办法。她只能给这些人调点安神定心的粉剂,让她们喝下去压压惊。

“方家主。”方晴晚出门的时候,左右两个修盟的中年侍卫冲着她毕恭毕敬地行礼,方晴晚还不是很习惯这些礼数,拘谨地点了点头。

作为方家的代家主,方晴晚在前日接到修盟的加急邀请函后本来是不太想蹚这趟浑水的。他们方家虽然如今还是修盟四大世家之一,但由于人丁凋敝已经处于弱势,经不起更多动荡,更何况她这阵子一直忙着交接她二叔留下来的事务,准备接掌家主之位的仪式,还要或安抚或压制各分家的异动,忙得不行,但是修盟这封邀请函发过来,她又不能不来。

四大世家、五大长老,这批人不仅是修盟的顶层、招牌,也是修盟的最高战力,在这种时候倘使后退,就等于露怯、等于背叛,接着就只有被其他家鲸吞蚕食一个结果。方晴晚知道,现在多的是人盯着她的家主之位,盯着他们方家的世家地位,大家都想看看,这么个刚至而立之年的年轻女子到底有多少的能耐。

方晴晚微微握拳,如果可以,她并不想接这个位子,但是局势既然推她到这一步,她就一定会将方家扛起来,还有,要帮廖天骄。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和三生石有关,所以廖天骄和佘七幺也一定会被卷进来,她知道九君山此时处境微妙,因此希望自己那一点点力量可以多少帮到她的朋友们。

方晴晚绕过镇中心,往北面去,听说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人此刻就在那一带的一栋虚宅之中,她想去打个招呼。经过镇子西北角的一片民宅时,方晴晚忽然听到了几声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憋在喉咙里的□□声,但是只响了两声就被掐灭了。方晴晚立刻警觉起来。

目前妖协和修盟虽然划地对峙,但这镇子里还是有不少空白区。刚才一通蛇雨搅得两边大乱,两边都不得不调集大批人手来处理,眼下群蛇是处理掉了,但是两边也都有点没缓过来,警备显得比较散乱。

方晴晚觉得,那场蛇雨不是莫名其妙出现的,谁会在这个时候恶作剧呢?所以此时略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令她不敢掉以轻心。方晴晚慢慢靠近那栋宅子,正想着找个僻静的地方翻墙进去,宅子的大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火光下探出来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

看到她,那人行了个礼道:“见过方家主。”

方晴晚想了会才想起来眼前这道士是凌虚派一个叫做扶摇子的,于是也行了个礼道:“扶摇子道长。”

扶摇子说:“刚刚有人禀报此地还有一群蛇,所以贫道带了人过来清理一下,可是惊扰到方家主了?”

方晴晚忙道:“没有,我只是路过。”她看了看不远处闪烁着光芒的分界线道,“此处已接近妖协与我修盟的楚河汉界,如今局势不明,几位在此走动还请多加小心。”

扶摇子肃容道:“承蒙方家主提点,贫道谨记在心。”

方晴晚走了两步,又问:“敢问九君山山主目前人在何处?”

扶摇子道:“便在前方不平山半山腰上,朱老他们此时也应该还在那里。”

方晴晚道了声谢,往前走。转过个路口后,迅速闪身到一旁的屋子后,取了一面八卦镜伸出手去。镜中映出扶摇子的样子,只见他左右看了看,像是在确认有无路人经过,随后他再次打开门,跟着陆续有几个人从刚才的宅子里出来。那些人皆掩了面,手上还提着装了东西的马夹袋,里头好像装着吃、用的东西。看完他们跟着扶摇子行色匆匆地离去,方晴晚才收起八卦镜,往回走。

扶摇子不太对劲。

方晴晚过去虽然与此人不熟但多少打过照面,刚刚扶摇子说话、神态都没什么异常,但是方晴晚还是觉得不对。方、莫、袁、周,莫家驭鬼,袁家强算,周家擅咒,方家修灵,观气又是修灵的基础,方晴晚觉得扶摇子的气不对。她绕到刚刚那栋宅子的后门,翻墙而入,落地后却不由大惊失色,只见院中横七竖八躺了数具死尸,其中不乏她认识的面孔。

“霄云道长!”方晴晚快步上前,被摆成打坐姿势的霄云显然已经归西,不仅如此,他的魂魄也不见了。方晴晚又快速查看了其他几具尸体,发现都是同样的情况,而且这些死者中不仅有修行者,竟然还有妖怪。这是怎么回事?方晴晚直起身来,只觉得这沉沉夜色下的钟表镇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阴暗的面纱。

这里即将发生什么吗?

突然,方晴晚感到晕了一下,刚开始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很快发现不是,就像是儿童乐园中的大转盘转动起来的感觉,方晴晚发现这整座院落,不,应该说是整座钟表镇都开始飞快地转动起来了。怎么搞的,为什么镇子会转?

“方家主。”

方晴晚猛然回头:“谁……”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后脑勺挨了重重一下,便人事不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