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61章 四十二

第161章四十二

“什么?”廖天骄疑惑地看佘七幺,他好像看了看手里的什么,然后朝他做了个手势。在水里没法讲话,廖天骄的游泳技术又是山鬼事件后恶补的,所以并不精通。觉得佘七幺好像是在招呼他过去,廖天骄便靠了过去,结果被他一把拽住了手腕。

“跳!”身后还被重重推了一下,廖天骄连“啊啊啊”的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被佘七幺拖着钻进了一个漩涡里,天旋地转,就跟在洗衣机里滚了三十圈似的,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钻出了水面。

“呜哇——”廖天骄拼命咳嗽,吐出好几口水,“晕、晕死了……”他想看看佘七幺怎么样了,结果一看更加忍不了,说,“佘七幺,你……你别转,我晕死了!”

佘七幺说:“不是我在转,是钟表镇在转,而且速度又加快了。”

戚十千也从水里冒了出来,光刃一收,又恢复了之前古朴短刀的样子。

“在转。”似乎是表示附和,随后他的脸色却一变,“小晚出事了!”说着,飞快地朝着钟表镇内掠去。

“戚……”廖天骄还在晕,抓着佘七幺说,“快追……追……”但是整个人都在晃个不停。

佘七幺在他眉心画了个字,又用两手封住他双耳几秒,松开手,廖天骄终于不晕了。廖天骄一恢复正常就道:“我们快追……”然而还没跑两步又停了下来,“等等,灵……灵血髓!”

佘七幺一惊,问:“在哪?”话音方落,就听“砰砰砰砰”数声巨响,从钟表镇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突然间有四股水柱突破地面冲上天空,喷洒出来酒红色的**。刹那间水雾弥漫,一股奇怪的芳香也随之泛滥开来。

“别闻。”佘七幺最先警觉,他迅速封闭了自己和廖天骄的嗅觉感官,不放心还扯了两块布给两人围上。

廖天骄说:“是灵血髓!”

佘七幺也认为那是灵血髓,但是觉得很奇怪,因为之前他们所见过的灵血髓是黑色的、石油状的,可是这里的却像红酒一样,还有气味。就在他们这么短短几语交流的时候,又是一片声响,这次不是刚刚那种仿佛放炮仗一样的巨声,而是细碎的好像硬物脆裂的声音。廖天骄侧耳听了听说:“佘七幺,上天!”

佘七幺将廖天骄背到背上,飞到空中,两人往下看去,不由大吃一惊。只见整个钟表镇的地面都像是皴裂了一般密布裂痕,刚刚的声音正是因此传出。裂痕不断绵延,互相交融,随后连接到一起,如同血管,而酒红色的灵血髓就仿佛血液一般,飞快地注入那些裂痕之中,很快,在整个钟表镇的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古怪的图腾。

“是阵!”佘七幺低低骂道,“我们分析错了。”

“地下暗道。”廖天骄也想通了。老何谜题说佘真人死后,身体化作盘曲在钟表镇下的地下暗河,原来说的是灵血髓。藏骨坑不是灵骨井的全部,它只是灵骨井的边际,此地真正的灵骨井就在钟表镇下方,原来这整个镇都盖在灵血髓上,原来这整个镇都是灵骨井!

妈的,这要怎么封?

廖天骄看了看地形,指着一处屋顶对佘七幺说:“我们下去!”

佘七幺几个起落,落到那处屋檐上,两人一起往下看。由于刚刚数声巨响,如今整个钟表镇都被惊动了,人类、妖怪、修行者,大家都冲到了街道上,显得十分慌乱。普通人在乱跑,修盟试图维护秩序,妖怪们也在跑,也在维护秩序,但是同时又在戒备修盟。廖天骄看到有几个人在人潮中逆流而上,正是周理、杨非凡几个。

“他们在干吗?”

廖天骄话还没说完,一个人类似乎是脚底绊了一下,猛然就摔倒在地,因此沾了一身的灵血髓,下一瞬,廖天骄发现他迅速地小了下去,就像砂糖遇了水,黄油遇着热,一个三维的人就这样飞快地变小、融化,几乎是几秒钟之内就化成了一滩血水。

“啊啊!啊啊啊!”目睹了这一幕的人发出惨叫,又掉头往回跑,人们互相碰撞,更多的人摔在地上,飞快地融化。这一带的灵血髓开始隐隐约约地发出光芒。

“灵血髓在吸收人的骨肉魂魄。”廖天骄说。他记得老肖家村的灵血髓也同样做过这种事,但是动静远比钟表镇的要大得多,那个时候叫剥皮,现在这种简直就是消化……太可怕了!

有人发现了佘七幺和廖天骄站在房檐上,大声喊道:“上去,那些东西不能碰,都到上面去!”于是不论男女老少,全部都开始扒着窗户房檐往屋顶上翻。有一个似乎是登山家的人飞快地上到了房顶,他刚刚松了口气,下一瞬却猛然身体一僵,跟着大睁着眼睛又从房顶栽了下去。

四根灵血柱中的一根就在刚才喷射出了如同箭矢一般的灵血髓射穿了登山家的胸膛,终结了他的生机。这显然不会是孤立一支,下一刻,无数的灵血髓箭矢从四面八方呈扇面射出,那些尚在努力攀爬的人毫无躲避机会,纷纷被击落,发出惨叫。佘七幺和廖天骄站立的屋檐也在打击范围内。

“抱紧我!”佘七幺说,带着廖天骄飞快地在灵血髓箭网之中穿梭。脚底下不断有人摔落,通常都来不及发出太长的惨叫,往往只是伴随着短促的“啊”的一声,一滩滩尸水便铺满了地上,然后被灵血髓吞没,灵血髓地脉中的光芒愈加兴盛起来。

“求求你们,救救我们!”有人在大声哀求。

一个修行者甩出一块蓝底粗布,口中念念有词:“归元幡,展!”

蓝底粗布在空中旋转着化为巨大的一块,险险接住了从空中掉下来的几个人。那些人劫后余生,惊慌未定地趴在蓝布上,然而没等那种庆幸延续多久,那块蓝布却骤然翻腾起来。上面的人发出惨叫,被蓝布“哗啦啦”地甩落,沾了一身的灵血髓,逃不掉奔向死亡的命运。蓝布掉到地上,变回原形,修行者不敢置信地回头,是一只妖爪刺穿了他的胸膛。

“妖……小心!”他发出痛呼,一声尖锐的示警鸣声贯穿天际。

同一时刻,另一处的一只妖倒在了地上,临死之际同样发出警告:“小心,修盟趁乱杀妖!”

两方的警报从两个对角迅速蔓延开去,呈现几何级数的复杂变化。局势混乱程度不断提升。妖协和修盟在逃生之外展开了互相厮杀,你有捆妖绳我有妖灵火,你有斩妖剑我有杀人爪,普通人则四处逃窜,完全不辨天日,不是被灵血髓消化就是被妖协和修盟误杀,短短十来分钟,钟表镇已然如同人间炼狱。

廖天骄从未见过如此场面,只觉得眼皮突突乱跳,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爬上他的喉头,逼得他想要大声喊叫。佘七幺抓着廖天骄落在钟表镇最高的楼房顶上,看着底下的混乱。

“镇定。”他说,“有人在捣乱。”

“是的,确实有人在捣乱。”廖天骄想,有人趁着灵血髓奔涌的混乱挑起妖协、修盟两方厮杀,喂饱灵血髓地脉,“是那个幕后黑手!”

“轰隆隆——”

“哗啦啦——”

各种法宝神器飞上天空,钟表镇内飞沙走石,电闪雷鸣,不断有修行者死去,不断有妖怪消逝,那些独特的魂魄之火化作五彩缤纷的光团飞向空中,在半空某然一滞,如同被网兜住。四根灵血髓柱子顶天立地,形成巨大的立体包围网,特殊的魂魄被吸纳入天顶,天空中飞快地出现了第二个图腾。天上一个,地上一个,交相辉映,如同一个密封罐头,没有一个魂魄可以逃脱。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佘七幺抓着廖天骄的肩膀:“镇定,廖天骄!我们现在管不了下面的局势,光凭我们两个也封不住这么大的灵骨井!我们应当找到妖协和修盟的带头人,集合手头所有的三生石碎片,一同封印钟表镇!”

廖天骄点头,勉强将恐慌压下心头说:“我懂了。”

佘七幺说:“闭上眼睛,深呼吸,现在感觉一下其他的三生石碎片在哪里?”

廖天骄听言闭上眼睛,未几,睁开眼睛:“我感到有两片在动!”

“在动?”

“他们在地下,离得很近,正沿着灵血髓的脉络在动!”廖天骄说,“那里!”

“抓紧我!”佘七幺飞身掠下,在空中幻出乌银长鞭,黑底银筋鞭身在空中带出璀璨火花,猛然击打向一点。“啪”的一声巨响,碎石飞溅,地上现出一个不小的窟窿,下一刻,有个人从里面爬了出来。

“是莫刘昆!”佘七幺足尖点地,一把提住他,拉上房梁问,“怎么回事?”

莫刘昆满身血污,显然受了重伤,咳嗽着说:“打起来了!”

“谁?”

“东仓和韩钧,妖协和修盟……”他不停咳嗽,呛出一大滩血来,“底下是个陷阱,我们上了当!”

“你慢点说。”佘七幺用神力替莫刘昆匆忙止了血,发现他是真的伤得很重。

莫刘昆说:“一小时前,我们的人在一户民居下方发现了一个地下暗门……”

佘七幺和廖天骄忍不住对看一眼。

莫刘昆道:“韩钧、周忠信他们怀疑三生石碎片在里面,想下去查看,结果在门口遇到了妖协的东仓和南昀。经过商议,东仓和韩钧、我一起带了三生石碎片和人下去,结果下去没多久我们就遇险了,地下全是那种东西,我们的手下全被吞了,东仓和韩钧都认为是对方设下的陷阱,发疯一样地动用三生石碎片打了起来,朱雀也受了重伤!”

“什么!”佘七幺和廖天骄都惊呆了。

好似是在呼应莫刘昆的话,一声龙吟咆哮响起在钟表镇地底,伴随着巨大的破土之声,不远处一幢房屋整个从地底崩毁,一条青龙驮着一个人升上半空,正是韩钧。另一边伴随着咆哮之声,东仓幻出豹头虎身狮尾的妖兽原形也从地底冒了出来,两人皆是满头满身的血,完全是以命相搏的架势!

“他们疯了吗?”廖天骄问。

“就是疯了。”佘七幺说,“跟肖家村的人一样。”

廖天骄:“他们被灵血髓控制了?”

佘七幺点点头。

莫刘昆说:“我去找其他长老!”

“没有用了,”佘七幺说,“下面已经打成一锅粥了,双方都死伤了不少,谁也控制不了局势,幕后黑手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整座钟表镇都在尖叫、在流血、在颤抖,不论人、妖都陷入了疯狂的境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杀杀杀杀!血水横流,汇入灵血髓,芳香浓重,四处弥漫,灵血髓地脉闪闪发光,如同天河滚滚,伴随着这座飞转着失去控制的小镇,如同一个失序的荒诞的梦。

莫刘昆深深叹了口气,问:“下一步做什么,有什么我能做的?”

佘七幺说:“廖天骄,另一片三生石碎片在哪里?”只要再找到一片三生石碎片,他们或许就有足够的实力去压制其他人,将乱局导顺,然后……然后再做再下一步的打算。

廖天骄闭上眼睛,突然一惊:“在后面!”

话才说完,背后风声虎虎,佘七幺抱住他猛地往前一跃,莫刘昆回头就是一枪,灵力子弹擦过了对方的耳朵。赤当抹去耳边的血迹,将冯衢轻轻放到地上。

“冯衢,是你捣的鬼?”莫刘昆怒道。

冯衢看了眼莫刘昆,转向廖天骄:“把石魄交出来。”

佘七幺上前挡在廖天骄身前:“休想。”

冯衢喊道:“赤当!”

“等等!”廖天骄说,“这个局如果是你布的,你就不会那么狼狈!”

冯衢的脸色微微一变。

廖天骄说:“我说对了是不是?你们也被困在了这个镇上,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联手把幕后黑手揪出来才是,内讧对谁都没好处。”

冯衢说:“你们只要把石魄交出来就行,这个局我来收。”

“不行!”莫刘昆说,“你居心不轨,石魄交给你不会有好结果!”

冯衢轻蔑地看了莫刘昆一眼:“你以为石魄留在九君山手上就有好结果?这个局,就是佘玄麟在两百年前……不,或许是六百年前就已经布下。”

“你说什么!”佘七幺愤怒不已,乌银破空而出,赤当冲上前,双拳交叉,发出一声吼叫,硬生生接下了这一鞭。

大地震动,另一方的神兽、妖兽发出咆哮,互相撞击,青龙一口咬穿了妖兽的脖颈,妖兽一爪穿透了青龙的身体,下一秒,炽烈的光芒激射而出,仿佛要将天地都穿透,那光芒只是一瞬,很快黯淡下来,青龙、妖兽统统消失不见,半空中两个人影重重跌落下地。

“东仓阁老!”

“韩钧长老!”

妖协和修盟的人同时叫出声,各有一人跃上半空前去接人,结果在空中相遇便打斗起来。

“三生石碎片!”廖天骄惊呼。东仓和韩钧的身体在半空骤然瓦解,化作粉末四散飘飞,从他们的身体中有两片闪亮的东西落了下来。

佘七幺与赤当同时发动,跃向空中,要去接从两者体内掉出来的三生石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