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62章 四十三

第162章四十三

佘七幺与赤当同时发动,小菊见状想要上去帮忙,莫刘昆立刻拔枪反击,天上天下,双方人马同时交锋。

廖天骄戒备地看着冯衢,冯衢和他一样是个人类,但又不是个普通的人类,虽然廖天骄今时不同往日,虽然冯衢上次栽在他手里重伤未愈,但是他并没有把握自己这次一定能够对付得了。冯衢也看着他,暂时没有动静,脸色很差。

佘七幺与赤当在空中已经交手数个回合,互有损伤。赤当的实力是次妖神的实力,佘七幺身为妖神,神力却被封印了大半,但是经过数次出生入死,他的神力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也有了长进,两人势均力敌,在空中斗作一团。

冯衢忽而把目光投向下方道:“我输了。”

廖天骄皱起眉头,没有接话,他不知道冯衢打的什么主意,也不敢随便掉开目光。

“不,应该说我们都输了,你、我、妖协、修盟,赢的人是佘玄麟。”他说。

“佘爷爷已经过世了。”

“死?不……”冯衢笑起来,“他没死,他还在,就在这座镇子里,看着我们自相残杀,成为灵血髓的供养。”

廖天骄不悦,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不远处,佘七幺与赤当互相缠住,两片三生石碎片竟然无人有暇顾及,“扑扑”两声,分别落到了两个地方。一人、一妖捡起了碎片,人只是个年轻的修行者,妖也只是个小妖怪,不同的吼声从两个方向的阵营内同时传来:“小心妖怪(人类),快把三生石碎片带回来!”

两人互看了一眼,突然彼此同时向前走了一步,人将三生石碎片封入心口,妖将三生石碎片一口吞入,转瞬之间,两个人都发生了变化,巨大的力量似乎充盈了他们的体内,人和妖的外形都变了,下一秒,他们没有互相争夺,反而交错跑入了对方的阵地。两边顿时同时混乱起来,修行者们大喊着:“抓住林宇!”妖怪们也大喊着:“抓住长夷!”两支队伍交汇到一起,顿了顿,又忽然都改口道:“杀!”

腥风血雨。

“就一个贪字,”冯衢看着下方,眉目间无悲无喜,林宇和长夷原本的同袍兄弟此时都成了追杀者,他们分别追在这一人一妖身后要夺回三生石碎片,两者彼此间又互相残杀,“三生石真是个有魔性的东西啊。”他悠然道。

“你不也一样?”廖天骄反唇相讥。

冯衢摇摇头又点点头:“不完全是,我收集三生石碎片最开始只是想要恢复自己原本的面貌和力量,后来才是为了寻求更高的力量,因为我要报仇。”

“本来面貌?报仇?”廖天骄不解。

“对,向妖协复仇!”冯衢沉下声音道,“七百年前,妖协抓了闻旭的哥哥闻翳,取得了他手中的三生石碎片,他们觊觎碎片的力量,想要找到其中的秘密,因此暗地里抓了很多妖和人当作试验品。几百年来,他们不断试验,踏着这些人的枯骨终于成功发现和掌握了三生石碎片的其中一种力量——将活物的魂魄、力量、属性转移,我就是那个唯一成功的试验品。”

廖天骄震惊道:“夺舍?”

“不,夺生。”冯衢说,“就像你在肖家村遇到过的那样。”

廖天骄忆起自己在肖家村中曾莫名其妙地被逼出自己的身体,有另一个东西占据了他的躯壳,听佘七幺说,那东西本来号称吃掉了他的魂魄,但他明明还活得好好的,他们当时以为是那个东西在胡扯,现在看来或许是因为三生石魄才使得他平安活了下来。

“夺生……”廖天骄轻轻咀嚼这个词语。

“是的,但是比你遇到的那种更彻底,比如闻翳,”冯衢说,“妖协想知道接触过三生石碎片的人会如何受其影响,所以他们拿闻翳做了格外多的实验,最后直接用三生石碎片将他的次妖神之身转化成人身,剥夺了他的力量。那次试验是成功的,他们因此发现了三生石碎片的转移属性,但也是失败的,因为闻翳在试验中成为了植物人,他的魂魄因此彻底崩毁了。我知道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所以事先做了点小手脚,实验结束后,我得到了闻翳人类的身体,他的力量被我所吃掉,但是以我这副人类的躯体根本承受不住两种不同属性的巨大神力,它们之间产生了强烈的排斥现象,于是妖协只得又将我的神力紧急转移给赤当。赤当,你知道的,他以前只是个很普通、很弱小的小妖怪,妖协选中他做实验是因为他在那个基地干活并且老实胆小,但他们却不知道赤当是我的人,在赤当得到力量后,他就帮助我逃了出来,这就是事情的始末。”

廖天骄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看着不远处与佘七幺平分秋色的赤当,心情复杂。

冯衢说:“再告诉你个秘密好了,我是东仓的大徒弟。”

廖天骄大惊:“你?”

冯衢笑笑:“对,我。妖协一直忌惮玄武、佘玄麟这些人,我是被东仓派到玄武身边去的,玄武偷盗三生石,就是我告的密。”他说着摇了摇头,“玄武以为妖协与他之间有误会,其实不是,妖协早就想除掉他,只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而已,不过他们谁也没想到三生石竟然藏有那么大的威力,也没想到玄武竟然铁了心要带着三生石走,结果妖协派出去的追杀者死了一批又一批。在那之前,大家对三生石都没有实感,只知道那是一块神奇的石头,一个小孩子总是要被火烫过才知道火是碰不得的对不对?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晚了。”

“三生石到底是什么?”廖天骄越发想不通了,“你知道很多接触过三生石的人在三生石上都被抹去了痕迹,再也看不到前尘和将来了吗?你知道玄武就是因为这个才会杀了那些被‘污染’了的人吗,他觉得三生石有问题,还有当年真正想要偷盗三生石的人也不是他,他是被冤枉的!”

“‘污染’,”冯衢说,“严格来说,我不知道三生石是什么,也无法定义‘污染’的确切意义,我只知道三生石碎片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不仅是转移属性、交换身体、改变能力、预测未来,甚至或许可以颠倒阴阳,改天换地,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导出那种力量的方法。而‘污染’了的三生石碎片,比如肖家村灵骨井中封印阴黎最早的那一片,就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并且对使用者有毒,沾染了那种碎片的人比如戚佳妍、单宁、陈斌,他们最终的结果就是……”他指了指那些灵血髓地脉,“彻底的死亡,成为灵血髓的供养,其他的,如果今天我们能够见到佘玄麟,你倒不妨直接问问他。”

“问佘爷爷?”

“对。如果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对三生石的秘密了解得最为透彻的,那只会是佘玄麟。当年玄武被捕后,他闭门一百年不出,表面上看是在借酒浇愁,其实不然。我那时还有自由,所以偷偷跟踪过他一阵子,我发现他在研究三生石的历史,并且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可惜他太警觉,我很快就被他发现了,再后来我被妖协传召回去羁押起来,听说他也从九君山消失了,我想他一定是找到了更深的秘密。”冯衢说,“他是个天才,也是个可怕的人,我不相信你没感觉。你不如试着回想看看,你们从三生石碎片的赝品事件跟踪起,直到今天把妖协和修盟的秘密都摸出来的这一路上,难道不曾感到佘玄麟在里头的存在感?”

这句话令廖天骄不由得浑身战栗,对于佘玄麟难以形容的强大的不良反应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但这一次他似乎无法再用佘玄麟是佘七幺的祖父,所以是他们这一国的理由来简单说服自己脱离恐惧。

冯衢说得是对的,他甚至一言道出了廖天骄自己都一直未曾系统整理过的思绪:佘玄麟简直无处不在!三合一情人事件中,委托佘七幺调查的虽然是妖协,但是吩咐佘七幺来s市的却是佘玄麟,偏偏那么巧,假碎片就发生在s市,发生在廖天骄身边;同学会事件中,是佘玄麟要求佘七幺去灰夜公馆打工,而被关在那里的玄武因为他的到来直接醒来;山鬼事件中,单宁是佘玄麟直接安排在肖家村看守灵骨井的守井人,至于戚佳妍,虽然她与佘玄麟没有直接接触,但是影响佘七幺择校择系的那个人还是佘玄麟;地穴事件中,佘玄麟甚至曾经留下言灵,亲自指导他和佘七幺封印灵血髓地穴,更不用说这一次的钟表镇事件……他们两人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竟然无时无刻没有离开过佘玄麟这个站在背后的人。

廖天骄忍不住发抖,忍不住想回头看,他有一种错觉,他甚至觉得佘玄麟此刻就站在他们的身后,站在阴影中,超脱却也冷漠地看着被他一百八十年前设下的结界孤立的这个小镇中的腥风血雨,看着他与佘七幺在这样的险局中拼死求生。他既恐慌,又害怕……

冯衢看着廖天骄,眼神微微变化,像一只待啮人的野兽。他说:“你也感觉到了对吗?在肖家村你对我念的咒语,是启动三生石转移力量的咒语,那不是你自己悟出来的不是吗?是佘玄麟,是他在两百年前就留下了那个陷阱,我们都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他是一个真正可怕的敌人,这样一个人,你相信他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天师封印在这样一座毫无名气的小镇中整整一百八十年无声无息吗?”

不远处传来“轰”的一声,佘七幺从空中掉落,砸穿了一户人家的屋顶,但是下一刻他又从那里面猛然蹿上了半空,甩手狠狠一鞭将赤当抽得倒飞出去。

廖天骄微微闭了闭眼睛,深呼吸,冯衢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但是他还没有马上动,他继续用那种平淡的语调说道:“至于七百年前真正偷盗三生石陷害玄武的人,谁在乎呢,哦对了,玄武在乎,他也挺可怜的,唯一喜欢的那个……阴黎是吧,其实就是为了三生石接近他的,他却至今都不知……”冯衢突然一顿,他的神色瞬间大变,眼睛直直地盯着某个方向。

怎么了?廖天骄警觉地回过头去,就在这一刹那,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冯衢的杀气在瞬间就逼到了他的面前,想要再躲闪根本已经来不及,然而下一秒,只听“当”的一声,冯衢手里的刀飞了出去。佘七幺出现在冯衢的面前。

“佘七幺!”冯衢气得大吼。

佘七幺的身形在空中微微晃了晃,他的上半身十分清晰,但是下半身却是飘着的,这不是真正的佘七幺,真正的佘七幺还在不远处与赤当战斗,这是他的分呀身,如同在肖家村中一样,佘七幺悄悄使用自己的阳鳞,分出了力量来守护廖天骄。

佘七幺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虽然他事先布下的守卫起了作用,糟糕的是他也感到了冯衢的力量超过了他的预估,但是赤当缠得实在太紧,他无暇分呀身!

“廖天骄!”佘七幺大喊,“跑!人群!”他的□或许敌不过冯衢,但是要在底下混乱的人群中保护廖天骄应该还能做到。

廖天骄其实本心里是想和冯衢斗一下的,后者自己也承认了,他大半的力量已经没了,还是个人类躯壳,更受伤未愈,如果能够拿下冯衢,连佘七幺那边的围都可以解决!廖天骄只微微犹豫了一下,冯衢已经扑了过来,廖天骄知道自己不用再考虑了,他不躲不让,挥手就是一拳。冯衢没想到他会来硬的,虽然偏了下头,还是被这一拳砸中了眉骨,倒飞出去。

小菊发出高分贝的尖叫,顿时黑雾滚动,气势汹汹地朝廖天骄冲来,想要保护主人。

“鬼狩·魂击!”莫刘昆高声朗喝,随着他的声音,从他的影子里突然间拔地而起一个高大的黑影,黑影犹如西方小说里描写的死神,挥舞着镰刀斩向小菊。小菊本来仗着自己没有实体,没把这一下放在眼里,谁想到这黑影的镰刀竟然与凡兵俗铁不同,一下将她劈为两段,黑雾第一次如同有了实体和重量,小菊重重摔到一家人的屋顶上,变回了人形,分为了两段。但是莫刘昆自己也已是强弩之末,他虽然很想上前帮廖天骄,但是根本已经站都站不起来,鲜血不断从他身上的伤口、从他七窍之中流出,样子十分可怖。

“莫家主!”廖天骄想去帮他,却被一股力量抓住了肩膀,重重一掀,翻倒在地。

冯衢满脸疯狂,一股气浪在他身周腾起,这是属于次妖神的力量,然而他却是人类的身体,并且,这是一具植物人的身体,所以根本吃不起那些神力的发挥,廖天骄看着他的肉身在神力的波动中扭曲一下、恢复过来,又扭曲一下、又勉强恢复过来,廖天骄觉得冯衢快要被他自己撕碎了,但是他毕竟还没有碎。

冯衢伸出右手,他的手掌不可思议的长和大,手骨修长,颜色苍白,最吓人的是,每根手指头上都有一根长长的带钩指爪,每根手指间还有蹼。冯衢是水生妖吗,廖天骄在这危急关头想,水生妖的弱点是火吧,可是这个时候他要上哪去弄火?!

“结束了,你的时间到了。”冯衢冷冷地说。

“廖天骄!”佘七幺硬是吃了赤当一拳,他在空中踉跄了一下,往下掉了掉又稳住身形向他冲过来,“天地为体,山河为锋,以我血为引……”乌银随着咒语,在他手中化作一团灵光,又变为万千光针,铺天盖地地射向冯衢,然而这个时候,原本委顿在地的小菊发出了惊人的尖叫声,再度化为一团黑雾阻挡了过来。

“廖……”佘七幺看不到前方的景象了,后有赤当,前有小菊,四面八方还有灵血髓的血箭以及不时从底下人群中放出的冷箭,他实在无法脱身。

“扑”的一声,紧跟着是一股温热的血液飚射出来,空气中带上了新鲜的人类的血味。

“廖天骄!”佘七幺杀红了眼,光针将小菊戳成了个筛子,赤当也被他逼得往后退了数步。黑雾散去,冯衢跪在地上,胸口被洞穿,一只手慢慢地收回来。

“哗——”粘稠的血液大把大把地从他口中、心口流出,冯衢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到了一张已经数百年未曾见过的脸孔。

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神色平静:“七百年前你背叛我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一天,我来收这笔账。”

冯衢摔倒在地,进气少,出气多,身体一个劲地抽搐。赤当愤怒地咆哮着冲上前来,他挥舞双拳,以如同雷霆崩毁般的气势砸向眼前这名身着盔甲的瘦削男子,而后者只伸出了一只手。一只手,光华一闪,一堵冰墙拔地而起彻底封住了赤当的攻势,这是不折不扣的差距,这是无数的次妖神拼尽毕生心血也未必能够逾越的最后壁垒。

是一道鸿沟!

是一道天堑!

这是属于真正妖神的力量!

妖神玄武,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