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67章 四十八

第167章 四十八

佘七幺没说话,他往前踏了一步,地上、房上所有的蛇都停止游动,抬起头来盯着他。顶上那条蟒蛇又吐了一信子,有种威胁的意味。

廖天骄因为他那个当赤脚医生的爷爷,过去不算太怕蛇,认识了佘七幺以后,对蛇的观感还挺好的,不过此时看到这些蛇心里还是有点怵。这就跟人豢养猛兽当宠物那样,自己家的和野的,没恶意的和有恶意的,是能够轻易区分出来的。

佘七幺又往前踏了一步,所有的蛇都往后弓起了蛇颈,做出要攻击的姿势。佘七幺从左到右看了一遍,冷冷道:“滚!”

廖天骄期待着看那些蛇立马屁滚尿流地退开,结果一条蛇都没动。佘七幺皱了皱眉,化出一个蛇头:“咝~~~~~~~~~”

于是,除了房顶上那条蛇,所有的蛇都软了下来,慢慢地游开去了。廖天骄心想,原来是这样,必须要语言相通,外貌亲切才行。

佘七幺顶着他的蛇脑袋又看向房梁,那条蟒蛇与他对视了片刻,终于也心不甘情不愿地顺着房后溜开了,院子里很快恢复了平静。廖天骄松了口气,走到佘七幺身边说:“怎么会有那么多蛇?”

佘七幺把脑袋变了回来说:“守护蛇王。”

“啊?”

佘七幺说:“这里有条蛇最近要蛇蜕了,那些蛇来保护他。”

廖天骄问:“什么蛇?”随后想起来之前他们在老何铺子后头的杂草里看到过蛇蜕,那时候佘七幺说那是九君山嫡血才有的蛇蜕,还说可能是佘玄麟的……

佘七幺沉吟了片刻说:“不知道。进去看看再说。”他走到门边,抬头看向梁上。老何已经死了,脸色惨白,七窍流血,十分可怕,不过他应该是死后才被挂上去的,眼球没有暴突,舌头也没伸出来。

廖天骄说:“把老何放下来吧。”听说了冯衢的事情之后,廖天骄猜测老何过去可能确实是佘玄麟手下的妖,或许也经历了和冯衢一样的实验才变成了人?不过冯衢说妖协至今为止的成功试验品只有他一个,老何这些年来又都生活在钟表镇,很难说他的异变是妖协干的。既然不是妖协干的,也不像是修盟做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个幕后黑手。

佘七幺伸手将老何解了下来,放到院子里的板车上,当个简陋的停尸床。见老何睁着眼睛,廖天骄伸手想要替他合上,却被佘七幺拦住了。

“我来。”他伸手覆上了老何的眼睛,“尘归尘,土归土,望你回归天地大道。”

等做完这件事,两人才又看向老何祖屋的门。自从知道老何祖屋里的镜子是可以连通两个空间的“门”之后,他们便猜测前天晚上两人夜探老何祖屋的时候,那个幕后黑手很可能就躲在另一个空间之中窥伺。此时挂在横梁上的老何,想必也是那个人的杰作,或许是警告,或许是诱饵,但是不管怎样,他们总是要进去的。

廖天骄问:“你的神力回来了吗?”

佘七幺试了一下,发现神力虽然不像刚才那样被完全封得死死的,但也只能堪堪将乌银召唤出来而已。大概是封印松动后,佘玄麟备下的紧急预案启动了,于是进到这个空间里的人甭管多么厉害,都成了被拔了牙的老虎。这样也好,至少他们这边还有个力大无穷的廖天骄。想到这,佘七幺又有点纠结了,躲在媳妇背后是不是有点窝囊啊?

廖天骄倒没想那么多,活动了下手脚,准备要进去闯龙潭虎穴了。

两人推开那扇门,进到里面。

和前天晚上一样,屋子里初看还是没什么变化,正对门口的墙上依然贴着那幅佘玄麟像。廖天骄这次多留神看了几眼,结果还是觉得画上的佘玄麟看起来像团海带,画中人的眉目之间不知是弄脏了还是原本便是如此,几团如丝如缕的黑气一遮,什么也看不清了。

“嗒嗒嗒”的声音就从右手边的厢房里传来,那里是佘玄麟的灵堂,他们也曾经进去过。佘七幺冲廖天骄使了个眼色,廖天骄便躲在一侧,贴墙站着。佘七幺比手势:“三、二、一,行动!”乌银“嗖”地击破了大门,佘七幺跟着闪身入内,廖天骄则延后两秒,猛然一拳砸穿了墙壁,从前方跟着闪身入内。

灵堂内烛光闪烁,因着两人的进攻扬起了一堆碎屑粉尘,佘七幺和廖天骄在一片碎屑中寻找目标,然而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是……”

廖天骄和佘七幺面面相觑,不,应该说是想要面面相觑,但是却看不清彼此。灵堂已经变了,周围的一切都被淹没在一片灰白色的雾气之中,佘七幺飞快地闪身过来,与廖天骄两人背靠背,小心戒备着周围。

“小心雾气。”廖天骄还记得上次佘七幺似乎受了那雾气的影响,变得暴躁起来,此时知道了白雾可能是佘玄麟的阵法以后不由得有些奇怪,限制灵血髓的法阵为什么会对佘七幺也产生影响呢?

四周一片寂静,烛台上的白烛忽明忽灭,弄得周围也是时明时暗,“嗒嗒嗒嗒”的声音加快了速度,在这个距离听就像是电流脉冲一样。佘七幺凑到廖天骄耳边说:“过去看看。”两人向着那声音渐渐靠近。

小小的厢房此时仿佛变得无限大,两人感觉走了许久才看到了供桌和神主位,一双白烛已经点到了底,烛芯淹没在一堆蜡泪中“噼啪”跳动。“嗒嗒嗒嗒”的声音是从旁边的角落里传来的。

廖天骄轻声说:“镜子就在那个方位。”

佘七幺“嗯”了一声,将廖天骄拉到身后一点,一步步走过去。

“嗒嗒嗒嗒,嗒嗒嗒”,简直就像是嘲弄人一样,两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停!”佘七幺轻声说。

廖天骄跟着停下来:“怎么了。”

佘七幺蹲下了身子,廖天骄不明所以,也跟着蹲了下来。这灰白色的雾气虽然是法阵所引发的东西,却似乎仍然遵循着水蒸气液化形成的普通雾气的特点,主要是飘在上层,此时从下面看过去,能够看到更远的地方,也能看得更清晰。廖天骄get到了佘七幺的点,顺着他的动作一起看了出去。

在距离他们不到五米的距离,他看到了之前看到过的那面镜子。那原本是一面严重氧化了的黯淡无光的镜子,此刻不知怎么回事却变得光亮起来,廖天骄因此看到了镜中的景象……廖天骄捂住了嘴巴,一瞬间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如果他是个女孩子,也许现在已经尖叫出声,因为镜子里出现的东西实在太吓人了。

那面镜子里并未倒映出他和佘七幺两人中任何一个人的影子,也看不到灰白色的雾气,那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廖天骄看到了一间空空荡荡的屋子,屋子的墙上写满了朱砂的符咒,有一团人形的黑影正在里头扭来扭去。仔细看,那是一个……不,是一条人身蛇尾的蛇,他似乎正在蜕皮,所以在地上又滚又蹭,蛇皮已经蜕到了他的双腿部位,但是偏偏在他的小腿处箍着个方形的块状硬物,闪闪发光。这条蛇妖受到了这东西的禁锢,无论怎样都无法完成蜕变,随着他尾巴的甩动,那东西不停地撞击地面,似乎就是因此发出了“嗒嗒嗒”的声音。

“这谁?”廖天骄问。

佘七幺似乎也很迷惘:“不知道。”他不知道那是谁,那不是他的祖父,也不是他所认识的九君山嫡系的任何一个人。

廖天骄说:“佘……佘真人?”

佘七幺直起身来,走到那面镜子前去,镜子里的东西好像也发现了他们,猛地张开了大嘴,明明是人脸,但是嘴却咧到了腮帮子,露出了血盆大口。廖天骄打了个寒战,以前佘七幺也这么吓过他,但是佘七幺做那个动作就是可爱,这个蛇妖做起来怎么就那么恶心呢?

佘七幺若有所思,伸出手,试探着想要抚摸镜面,却被廖天骄拉住。

“用乌银。”

佘七幺点点头,掉转手,用乌银的柄试探着贴上镜面。下一刻,里面的蛇妖猛然张大嘴巴撞了过来,镜面阻止了他的袭击,但是那一下视觉冲击还是很大的,廖天骄被惊得整个人都跳了一跳。

“我去,怎么那么吓人!”佘七幺也忍不住抱怨。

镜面阻隔了两个世界,里面的出不来,外面的也进不去。

佘七幺彻底糊涂了,说:“到底怎么回事,佘真人不是我祖父吗?他不是在这里用三生石封印了灵血髓,然后不知道怎么被李岄封印了吗?”

廖天骄也觉得莫名其妙,合着他们查了半天,闹腾了半天也伤心了半天,最后被关在钟表镇下头的是个路人甲?简直就是欺骗感情嘛!

廖天骄说:“那个,会不会佘真人确实存在,三生石、灵血髓也存在,你祖父路过钟表镇,在封印地穴的时候,顺便和李岄一起干掉了这个……坏佘真人?”

佘七幺:“……好像有点道理。”其实两个人心里都在咆哮,这特么算什么事儿啊!

廖天骄说:“等等,佘七幺,你看那个东西后面是不是还躺着个人?”

佘七幺说:“哪里?我看到了,那是……是小姜?”

廖天骄急了:“真的是jsking,他怎么会在那里,他怎么了!我们得进去才行。”

可是,要怎么进去呢?这个镜子就譬如一个界门,只有找到合适的法子才能进去,而里面那间屋子显然是被封印起来的,那些朱砂符文肯定不是随便写写的,至于那是李岄的手笔还是佘玄麟的手笔这会就没人知道了?

佘七幺只思考了一下说:“只有一个法子了,破坏这个界门,硬闯。”

廖天骄说:“这对jsking会有影响吗?”

佘七幺说:“说不好,毕竟我们只能硬闯。”

廖天骄一愣,忽然道:“我们有那个啊,李岄墓里的东西!”

佘七幺:“嗯?”

廖天骄说:“你记得老何谜题和李岄碑上是怎么说的吗?李岄封印了佘真人,并将开阵的钥匙带离了钟表镇,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就是钥匙!”

佘七幺把手伸到怀里,动了一下又停下来:“但是,你不是说那里面很可能是克制三生石的东西吗,那真的会是开界门的钥匙?”

廖天骄也犹豫了,眼下他们分析得妥妥的形势又发生了意料外的变化,幕后黑手没看见,却多了个莫名其妙的“佘真人”,如果使用了匣子里的东西却解开了佘玄麟封印地穴的阵怎么办?可是姜世翀又耽搁不起。

廖天骄说:“要不还是硬闯看看?”

佘七幺说:“行。”

两人正商量着,忽然耳中听得“嗖”的一声,风声灌来,还好两人都十分机警,同时往旁边让开去。一支似乎蘸了毒的□□打中了镜框,发出了“当”的一声,火星溅了开来。

“谁!”佘七幺边问,手中的乌银已经疾如闪电般射了出去,一道人影在两人眼前一闪,又是“嗖嗖嗖”数箭,“什么人!”

对方不停地转移方位,同时对他们下手。佘七幺气得不行,此时他没有神力,手中的长鞭舞动起来,奔若迅雷地追向对方,一鞭又一鞭,可是对方却十分狡猾,总是不停腾挪游走,从不在一个固定位置待上超过一秒。

廖天骄也想帮佘七幺的忙,可惜他的眼力跟不上他的速度。在他眼里看来,此刻那东西就跟分子在做布朗运动似的,无规则地动得飞快。但是箭总有用完的时候吧,廖天骄抓了供桌上的一个盘子在手里,瞅准个时机“嗖”地飞了出去,盘子“当”地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那人发出“嗷”的一声。佘七幺趁机甩出乌银,将那个东西捆了起来,拖近一看,两人都莫名其妙。

“猴老头?”

猴老头被乌银捆成个茧,还封住了嘴,在地上扭来扭去,似乎想要破口大骂。廖天骄看向佘七幺,问:“怎么、怎么回事?”

佘七幺也大感头疼,他们还以为是幕后黑手出现了,怎么会是这个老头?廖天骄走过去,蹲下来问:“大爷,你怎么会在这里,干嘛袭击我们?”

猴老头:“唔唔唔……”急得不行。

廖天骄说:“要不给他把嘴松……佘七幺!”然而他这一声已经晚了,不知哪里出现的一只手猛然抓向了佘七幺的咽喉处,佘七幺之前一直紧绷着神经,已如强弩之末,此时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猴老头身上,还要防备有人袭击廖天骄,乌银也无法使用,猝不及防之下,虽然进行了闪躲,却还是被对方在脖子上抓出了五道伤痕。血在刹那间飙了出来,溅在镜面上形成了一道血雾,镜子里的“佘真人”立刻扑了上来,伸出长长的信子去舔舐佘七幺的热血。

佘七幺捂住脖子,咳起嗽来。

“老、老何……”廖天骄震惊不已,刚刚才被他们合目安息的老何此时竟然活生生地站在他们身后,但是他的脸孔已经完全扭曲,形容如同一只恶鬼。

猴老头好容易挣扎出来破口大骂:“快松开,我刚刚就是在打那个玩意!你们两个瓜娃子,你们上当了!”

然而,一切似乎已经晚了。佘七幺在闪躲的时候,怀里的匣子掉了出来,不知怎么落到了老何的手里。他用力打开匣子,那封印似乎对他有克制作用,随着匣子的打开,他的手指、手掌、手臂都被烧灼成灰,化成了一团团的黑气升到空中,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

廖天骄的石魄感应到了匣子里的东西,又开始排斥起来,他痛苦地坐倒在地上,佘七幺想去抢夺那匣子,却被一股大力弹了回来。结界?

“嗒嗒嗒嗒”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振聋发聩的钟声:“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钟声整整响了十二下。

天摇地动,整个空间都开始剧颤,廖天骄等人东倒西歪,只觉自己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大地震。板块互相挤压,山脊从低谷隆起,上升、上升、上升……原本坚硬无比的镜子似乎被那钟声的声波所影响,从第一声开始,中心处出现了一道裂纹,伴随着钟声不断敲响,裂纹越来越多,越裂越广,最后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砰”的一声,所有的镜片都化作了粉末,倾洒向空中。这一瞬间一股狂风袭来,灰白色的雾气整个被驱散,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寂静。

廖天骄被佘七幺护在身下,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不知什么时候,通天柱带着整个老何祖屋破开地面,升了上来,他们回到了地表,恰在钟表镇的中心,远近所有人和妖都看着他们,不明所以。

“镜子……”廖天骄说,回头看向那里,镜面已经没了,只剩下空当当的一个架子。“佘真人”趴在地上,见到廖天骄看他,“嘶”地吐了一信子,邪笑着想要爬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一柄匕首猛然扎进了他的七寸,“佘真人”发出一声尖叫,飞快地化为黑气消失了。

廖天骄看到了一双脚,穿着黑底绣银线的缎面鞋子,从那里头踏了出来。

“唔,真是久违了。”他看着这天这地,悠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