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68章 四十九

第168章 四十九

因为想让大家一次性看个痛快,所以干脆一起写完一起发。本卷结束以后就要进入最终卷盆中世界了。

廖天骄已经见过了不少妖神,他见过气势迫人的朱雀,见过深不可测的玄武,见过阴险狠辣的冯衢,一心为主的次妖神赤当,当然还有佘七幺,他们都很厉害,他们都很强大,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像眼前这个人那样,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他浑身汗毛倒竖却连后退半步都无法做到。

老何祖屋的墙壁与屋顶都因为刚才的剧烈震动而垮塌,现在他们无遮无掩地袒露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无论是人是妖,不管是无名小卒还是妖协阁老、修盟长老,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人的身上。

他一身黑衣,眉目如画,面上甚至微微带着笑,他似一段松烟,一张古琴,一道半山将停未停的流云,一帘帐上将谢未谢的斜阳,一阕穿破时光而来的古老歌谣,他似一切美好的、神秘的、令人充满了遐想的事物,他的浑身上下丝毫不沾半分杀气,但是他立在那里,却令所有人从头到脚无不颤栗。他缓缓移动眼神,将面前的人一一看过,最后停留在了佘七幺和廖天骄的身上。

佘七幺喉中干涩,生平第一次立在一个人面前如同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祖……”他耗费半生勇气,用尽一身气力,最后只憋出了这一个字,便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人却含笑上下打量他道:“小七,你长大了。”

“小七小心!”突然有人断喝一声,凌空而降,随之一柄淬冰吐霜的巨斧猛然当空劈落。佘七幺犹自茫然不解,廖天骄一手抓住他往后狠狠一拉,两人顿时摔作一团。

“你们干什么?”佘七幺有些生气地爬起身来,那边两团身影已然战在了一处。

玄武执斧,为北冥之神,他两柄寒冰斧攻势凌厉,带出空中冰雪流水齐齐攻向对方。另一人却不知是来不及还是不愿唤出武器,在玄武的攻势下只是轻巧闪躲,并不还手。

“玄武为什么要攻击我祖父!”佘七幺急道,一甩乌银便要加入战阵帮忙,却被廖天骄死死拖住。

“他……他想杀你。”廖天骄说。刚刚那一瞬他看得分明无比,佘玄麟虽然并未出手,但是那一刻,他的眼神里有杀意。

“我祖父?”佘七幺愣了一愣,随后怒而拂袖道,“胡说!”

廖天骄见拉不住,干脆死死抱住佘七幺的腰:“你别过去,我觉得那个人不太对!他未必是你祖父!”

佘七幺半信半疑地听他说了,又举目去看场中两人。两大妖神交锋本该天崩地裂,然而因为其中一者只守不攻,场面便显得难看起来。玄武对阵冯衢之时英姿潇洒,此时他有武器而对方没有,本来应该更加游刃有余,但是从旁观者看来,反而是他艰险万分。

一旁忽有人道:“算我一个!”场中又跳入一个不人不妖不兽的怪物,与玄武以二敌一。

佘七幺又要动,廖天骄拼了老命地抱住他,怕拖不住,干脆把腿都盘了上去。

“不要去!有危险!”他说不出哪里不对,说不出哪里危险,但是自从那个疑似佘玄麟的人出现,他的太阳穴就“突突”跳个不停,如果可以,廖天骄真希望带着佘七幺一起转身逃跑。

玄武与冯衢本来是对手,此时却诡异地合作默契,两人一用斧一用爪,同时攻向佘玄麟。刚刚对阵玄武一人还游刃有余的佘玄麟此时一人要对阵两个妖神,谁都觉得他应该失去优势,可谁想到即便玄武和冯衢配合得天衣无缝,他仍能在两人的包围圈中腾挪转移,丝毫不受影响?

“小七,”佘玄麟一面应付两人一面还有余力与佘七幺聊天,“这些年来我留于你的书可都有看过了?我书房靠窗的抽屉里有本册子,里头是我写于你修习法术、锤炼神力的秘技法门,你可都有好好练习了?”

佘七幺牙关紧咬,看向廖天骄的眼神中已经有了血色:“他是我祖父!”

廖天骄脑子动得飞快,眼见得要拉佘七幺不住,干脆往地上一倒,捂住肚子呻吟起来:“唔,好疼……好疼好疼!”

佘七幺被他吓了一跳,赶紧弯下腰去看:“你怎么了,廖天骄?”

“我肚子好疼……”廖天骄装傻,“一定是那个,那个李岄墓里的东西跟我的石魄起反应了!”一面说一面偷偷留意佘七幺的表情,想要根据他的关心程度来调整病情。谁想到说病真来病,他竟然真地感觉到那股憋闷到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一瞬间又推了上来。这次廖天骄是真的痛苦了,他捂住喉咙,大口大口喘气。

“佘七幺,我……我好难受……”

佘七幺猛然立起身来,环视四周想要找到刚刚被尸鬼老何抢去的匣子去了何方。很快,他发现那匣子就落在佘玄麟刚刚走出来的镜框边。盒子盖已经翻开,露出了里头石青色巴掌大的一块东西,与王鹏飞之前持有的石片十分类似。

佘七幺想要将之快些隔离封印起来,便匆匆跑了过去,就在他即将拿到那东西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大喝:“蹲下!”

佘七幺下意识地往下一蹲,只听得“嗡嗡”声不绝于耳,再看时不由头皮发麻,一排灵血髓箭矢就打在他脚跟前半公分,此时箭矢已化为**,四溢开来,将地面深深腐蚀。佘七幺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他刚刚不是听到别人提醒及时闪避,此时恐怕早就被灵血髓箭矢射成了蜂窝,化为血水了。

回头看去,不远处戚十千背着昏迷不醒的方晴晚几个起落到了他跟前。

“取盒子里的东西!”佘七幺喊道。

戚十千手中长刀一伸,猛然自他手中激射而出,那刀身后头竟然多了一道锁链,便于脱手后控制。拔骨掠过佘七幺身侧,要将那口匣子挑了取回,却在这时一声属于神鸟的清音鸣声响起,声波荡漾,震得戚十千的拔骨骤然就失了准头。

“凤凰?”佘七幺惊讶,“凤皮皮?”然而再看时,却发现刚刚发出那凤鸣之声的并非凤皮皮,而是佘玄麟。

不知何时,围住佘玄麟的已不止玄武与冯衢两人,与朱雀同来的妖神苍龙也已现身。他一身重铠,手执方天画戟,威风凛凛。妖神性傲,通常总是王不见王,单打独斗,比试神力有之,数人一同围攻一人却是十分罕见,此时却已出三妖神围攻佘玄麟一人,可见局势凶险。

只见玄武单斧平斩,被佘玄麟架住,他趁机双手一推,一团寒冰从斧子上一路攀爬到佘玄麟手掌、手腕、手臂,将他一条胳膊冻住,同时冯衢铁黑钩爪抓向佘玄麟面门,苍龙画戟攻向佘玄麟的下盘,然而佘玄麟却借着玄武双斧为支点,单手撑斧高高翻起,他一掌按在苍龙头顶将他狠狠往下一挫、一推,苍龙的画戟不受控制地挑向了冯衢的咽喉,两人不得不收手闪避,与此同时一团凤凰灵火从佘玄麟手掌上腾出,将玄武的寒冰烧成了雪水,使他轻松抽出手来。玄武另一柄斧子及时追到,势大力沉的开山一击劈来,却只见佘玄麟轻松曲起食指拇指,轻轻一弹,发出“叮”的一声,宛如两位好友对饮碰杯,轻轻巧巧就将那千钧之力化为春风细雨。

这一番起落几多凶险转折却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完成,一刹那周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三位妖神穷尽全力,脸色难看,而佘玄麟却至今依然没有拿出武器。

佘玄麟立于寒风之中,既不嚣张也不轻狂,他就似是站在自家花园接待三、五好友一般,整了整衣袖道:“诸位旧识多时不见,身手却是有些退步了。”最后将目光投注在玄武身上道,“玄武老友,你我知交莫逆,怎的几百年未见,甫一见面却要与我动手?”

玄武看着眼前的人,过了好久才说了一句:“你真的是佘玄麟?”

风荡起佘玄麟的黑色发丝,他微微一笑,犹如天光初现:“九百年前我与你同闯百妖山封魔禁地,出生入死擒获血魔一只。八百八十年前,你于升龙湖畔遇见阴黎,第一个告诉的人是我。七百十一年前,你在此处托付我……”

玄武目光定定地看着佘玄麟:“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是佘玄麟?”

“是。”

玄武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那么,为什么你的身体里有三生石碎片?”

周围人皆是一惊,包括廖天骄和佘七幺。他们推测过佘玄麟用三生石碎片封印了此地的灵血髓地穴,却从没有想过那三生石碎片竟然在佘玄麟的身体中。

佘玄麟微微一怔,随后笑道:“是了,你曾持有三生石多年,多半也已被它力量影响,你现在也不是个妖神之身了吧,如果你听了我当初的规劝,此时你也不过就是余下妖神一魂二魄的一个魂身而已。”

玄武道:“你到底瞒着我做了什么?”

佘玄麟摇摇头:“我从未瞒过你什么。当初是你托付我照看三生石碎片去向,找出当年盗石之人,监督你的几个部下包括有巫族,以及寻到三生石中隐藏的秘密,直到一百八十年前的几百年间,我也一直都在做这些事,直到我发现三生石中的秘密。”

“三生石的秘密?”廖天骄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疼痛问。

佘玄麟用“慈爱”的眼光看着他:“廖天骄,我们曾经见过。”

“见过?”廖天骄吃惊。

佘玄麟一伸手,地上那口匣子便飞了起来,落到了他手中,他轻轻合上盒盖,廖天骄立时感到自己轻松了不少。

“在升龙湖畔,还有……”佘玄麟却没有说下去,转而道,“你是一个乖巧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按照我替你设想的路走得很好。”

“你替我设想的……路?”廖天骄吃惊地看着佘玄麟。

“不仅是你,小七也是一样,我在六百年前替你们规划了今天的人生路线,而你们也不负我所望地走到了今天。订亲、分开、重逢、历险,一路走到今天,拿到李岄墓里的钥匙,让我复生。”佘玄麟说,“这就是三生石的力量,也是三生石的秘密。”

所有人都呆住了,只觉得佘玄麟说的每一句话都能理解,但是拼在一起却反而显得云遮雾绕。廖天骄最先反应过来:“你是说……操控?三生石能够操控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命运,包括几百年后的?”

佘玄麟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笑容:“你很聪明,这是我在挑选你之前没能完全估算到的,你比我预想之中的更聪明,或许,还有一点危险。”

佘七幺声音喑哑地开口问:“祖父,你到底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那是克制三生石碎片的东西,你拿着那个……”

佘玄麟对佘七幺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佘七幺迷惘地摇了摇头,又点点头:“是克制三生石碎片的宝物。”重复了第二遍。

佘玄麟说:“你知道这东西是哪里来的吗?”

玄武道:“这是当初我交给有巫族的,东西当然是从黄泉之下,三生石所在的……”他说到这里忽然卡壳,未几,眼神中透露出迷惑,“是从三生石附近的……”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那段记忆明明是十分清楚、确凿的,为什么此时却像镜月水花,难以触碰?

佘玄麟道:“你说不出来,对吗?因为这并非是你的东西,而是我的。”

廖天骄忽如醍醐灌顶,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看到凤皮皮带过来的王鹏飞那枚克制三生石碎片的石片时候的感想,那就像是一片青色的……鳞片。

“那是你的、你的鳞?”

“没错,那是我的命鳞。”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廖天骄急道:“不对,这不科学,为什么你的命鳞能够克制三生石碎片?”

玄武也道:“不可能,那明明是我……我记得……”

佘玄麟说:“为什么就不说了,那可是我的秘密。”又对玄武道,“至于你,因为我用三生石改了你的记忆。”

佘七幺震惊无比,张着嘴结巴道:“可是……可是如果你想要得到三生石,为什么又要用三生石封印升龙湖的地穴和这里的地穴?”

“因为时机未到。”佘玄麟说着,忽而张开双手,抬起头来。众人只觉大地震动,眼前一片明亮。原本为夜幕所笼罩的钟表镇上空中骤然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夜色如同被龙卷风卷走的灰尘扭曲着一圈一圈消失,正午的太阳从空中射下,照在空中的灵血髓图腾上,图腾上的符文挨个亮起,投下的光芒又唤起地上灵血髓图腾的光芒,上下相交,顿时一片光辉灿烂,将佘玄麟整个笼罩其中,宛如神迹。

廖天骄遮住眼睛,紧紧靠在佘七幺的身边,抓住他的手。佘七幺的手掌冰冷潮湿,竟是出了一手的汗。

“三生石的力量太过强大,然而最强大的并非三生石本身,而是石壳中的一颗结晶,三生石壳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它而存在,三生石壳的力量也是感结晶力量所生。然而,这颗结晶太过强大,以至于除去三生石壳后,便会将接触它的一切外物化为乌有,世上根本无人可以驾驭它的力量。我也是研究许久后才发现,只有使用天命所归的强大神力与合适的魂器将之融合才能够慢慢收敛其外露的杀机,此后又需经过出生入死的磨砺,使魂器、神力与结晶完全融合,方能使之脱茧而出,成为真正的宝物,这就如同蚌之于珍珠,泥土之于琥珀。只有这颗被雕琢过的结晶才能够消去自己天生自带的‘毒’,只有它才是真正通彻古今,驾驭宇宙的神物,而这颗结晶现在在哪里,我想你最清楚。”

廖天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天命所归的……神力……”佘七幺轻声道,“你说的……是我吗?”

“佘七幺……”

佘七幺慢慢地走到佘玄麟面前,抬起双眼通红的脸孔:“你说的是我吗?”

佘玄麟点点头:“你本该在七百年前出生,但是那样一来,你的神力在成熟之前或许就已经被三生石魄吞吃,所以我用三生石壳的力量改变了你的命运,推迟了你出生的时间,但是三生石魄已经对我产生了影响,所以我不得不经历化为乌有的过程,哪怕只是形体的销毁,所以我留下了线索,留下了希望,期待六百年后,一切时机成熟,你们能将我唤醒。”

随着“嘭”的一声,佘玄麟背后伸出三对洁白羽翅。

“凤皮皮……”佘七幺喃喃道。

“对。凤族有死而复生的天赋,但它们向往光明的习性对于我复生是个阻碍,所以我设计取了他绝望的心;僵尸王是不在三界中的异物,他们强大的生命力是我所需要的,但是我不能做一个死物,生活于鲜血与黑暗之中,那样我就太脆弱了,所以我培养他生出因光明和希望凝结的心;因为这两样东西,我现在能够站在这里,但是这还不够。”佘玄麟一指指向空中,上下图腾骤然迸射光芒,光芒汇聚于他指尖,逼得周围无人能够睁开眼睛。

“神血引路!”他念道。从他的指尖骤然一分而出三团光芒,分别照向三个地方。近处、远处同时发生了**,最近的则在冯衢身上。他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从脚开始往上化为黑气消失,他手足无措,慌不择路,想要逃跑却毫无办法,他看着自己死亡,无痛无感,但是那冰冷的刽子手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掠夺他的一切,他的身体、他的力量、他的希望、他的生命!

一团光芒骤然飞出,停在了佘玄麟指尖,又一团光芒、再一团光芒,三团光芒不顾无数人和妖的法术、结界、法宝的阻拦,冲破一切阻碍,汇聚在佘玄麟的指尖,凝成了一个不全的球体。

“哦,忘了,这里还有一块。”佘玄麟单手剑指,从丹田往上,最后从嘴里吐出了一块闪烁的晶莹碎片。

“我们都被你利用了吗?”佘七幺还在问。

佘玄麟道:“利用?或许吧。只是当你发现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你的苦、你的痛、你的哀伤、你的喜悦,你的家人、你的情人、你的那些无可挽回的生离死别都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所摆布的时候,你会怎么想?怎么办?”

佘七幺嘴巴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他的眼神哀伤无比。

佘玄麟说道:“比起我所做的,三生石的制造者才是真正的可怕。”

佘七幺低下头,然后又抬起来:“但这不是你做这些事的理由,你没有权利玩弄我们!”乌银骤然出手,这一刻佘七幺浑身的神力蓬勃而出,那股力量强大到整个钟表镇内都刮起了一股飓风,黑与银的光焰交织在一起,直冲天宇。

“天蛇的力量,”佘玄麟道,“你终于成熟了!”单手一拂,从四面四根灵血髓柱子中齐齐冲出四条灵血髓血龙,咆哮着冲向佘七幺。一条黑底银鳞天蛇自天宇之上游弋而下,将四条灵血髓血龙转眼冲击得七零八落。

“不错。”佘玄麟道,“再看看这个。”上下图腾同时开始旋转,光束齐齐落下,如同激光扫射,打向天蛇。佘七幺昂起头颅,发出轻越吟声,犹如黄钟大吕,他加快了速度,在光束之中穿梭,蛇尾卷向佘玄麟。

佘玄麟摊开掌心,一支长不过五十厘米的墨笛骤然出现,他轻执短笛,送到唇边,吹出一片天音。狂风起兮,天蛇被天音所困,在镇中四处撞击。当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看着这一场九君山最强的妖神交锋之时,忽然有人大喝了一声:“杀!”

无数的人和妖的法力、妖力在刹那间汇聚成虹彩一般的云团罩向佘玄麟。不知何时,妖协与修盟达成了协议,一起将佘玄麟列做了头号敌人,趁着佘七幺牵引了他的注意力,要将两人一同置于死地。

“不要!”廖天骄大喊,如此多的法术妖力的洪流,哪怕是玄武、苍龙也不由得在面上露出了惊慌的神色。戚十千想要带走廖天骄,廖天骄却先他一步扑向佘七幺,想要把他拉回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如同扔下了一颗术力的原子弹,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杀机在刹那相撞、交融,碰撞出惊天火花,将佘玄麟与佘七幺所笼罩,当硝烟尽散,地面已经千疮百孔,宛如生生割出了一座孤岛。孤岛的上头,佘玄麟站着,而佘七幺……

“佘七幺!”廖天骄嘶吼着扑上前去,他爬过那些疮痍遍布的地面,爬到佘七幺身边。佘七幺已经恢复了人形,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躺在血泊之中,睁着眼睛,气息微弱,而佘玄麟却完好无损。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廖天骄慌得不能自已,想要把佘七幺抱起来,轻轻一碰却看到更多的血从佘七幺的七窍“汩汩”地流出来,他被打折了全身的骨头,瘫软在地。

“命……”佘七幺无神地呢喃着。

“命鳞。”佘玄麟说,“对,让廖天骄遇险,从而在血咒空间中取了你命鳞的人正是我,因为我的命鳞已经被李岄动了手脚,不能再用了。小七,你真是我的乖孙子。”

佘七幺的眼睛里慢慢地涌上了绝望,似乎失去了最后一点求生的意愿,他合上眼睛,晕死了过去。廖天骄捏紧拳头,愤怒地站起身来,看向佘玄麟。他想杀了这个人!第一次,那么恨一个人,连陈斌都没有让他那么的生气。拔骨突然砍落,戚十千将廖天骄一把护在身后。

“戚古?”佘玄麟道,“我的计划之中并没有你,你便不要急着来找死了。”

戚十千二话不说,拔刀就砍,然而从来没有结界砍不破的拔骨却被佘玄麟单掌轻轻挡住。佘玄麟眸中杀机一闪,拔骨在他一指一戳一拳间发出“锵”的一声,竟然崩为两段。拔骨本就是戚十千本体所化,拔骨既断,戚十千不由“蹬蹬蹬”倒退数步,跌往地上。他强撑着单膝跪地,吐出一口淋漓鲜血,不过转眼间,便败于佘玄麟之手。

“好了,现在我要来取回属于我的石魄了。”

“慢着!你想要拿走石魄,我们妖协七大阁老及所有属妖,修盟四大长老、三大世家及所有弟子可决不答应!”

佘玄麟没有收回手,他只是微微抬起眼角,使了个眼色,下一秒,几声惨叫从人群中发出,周围顿时一片混乱。

“周忠信你……”

“西陵!”

妖协和修盟的人群犹如摩西分开红海,一半的人走出阵列,站到了佘玄麟那一边,周忠信与西陵对看一眼,同时恭敬拱手道:“参见蛇君。”

佘玄麟只是“唔”了一声,谁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已然招兵买马,招到了如此多的手下。廖天骄看向一旁垂手而立的周理:“你也是他的人?”

周理看了他一眼:“正是。”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廖天骄咬牙切齿地说出当初周理曾对他说过的话,那时周理还让他小心佘七幺。

周理微微一笑道:“所以,我们是同类。”他举起手来,捋起袖子。廖天骄惊讶地发现在他的臂膀上竟然镶嵌着一道深红色的晶石图腾,正与钟表镇上下两个灵血髓图腾一模一样。跟着,他身边的周柔、王非凡几个举起手来,竟是一模一样,最后一个举起手来给廖天骄看的,是查理朱。

时局至此,廖天骄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生机。他站在佘七幺身前,将他牢牢护在身后:“玄武、苍龙二位前辈,麻烦你们带佘七幺走,等他……恢复,让他替我报仇!”

玄武眉头紧紧皱起,最后还是弯腰抱起佘七幺。

佘玄麟说:“不用麻烦了,今天你们谁都走不了,等我拿到了石魄,再挨个亲自送你们上路。”说着,他将手伸向廖天骄的丹田之中。

廖天骄仗着自己力气大,还想着临死反击,至少要让佘玄麟受点伤,却没想到他还没抬起手来,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无形地压制住了。如同被装进了泥塑的封壳里,他眼睁睁地看着佘玄麟的手伸向自己的腹中,就如同过去冯衢做过的一般。

“石魄已经与你的魂魄融合在一起,取出来的时候或许会有点疼,但只是一下而已,你忍一下就好。”佘玄麟说,那口气就像是劝说小朋友吃药的和蔼可亲的医生。

廖天骄感到尖锐的异物刺入他的魂魄,难以名状的痛苦如狂风暴雨席卷而来,那是远甚于当初冯衢取石魄的更庞大的痛苦。佘玄麟依照他的需求重塑了他的肉身,使得他如今备受折磨。

“啊啊……”廖天骄忍不住呻丨吟,他想要有骨气点,不吭声,但是实在太疼、太疼了!佘玄麟的手准确地握住了廖天骄生命的中枢,然而就在这一刻,突然有一道青光从天边逼射而来。青光所过之处,归属佘玄麟的几只小妖怪刹那灰飞烟灭。

“是谁!”西陵本想拦住那团青光,眼角瞥见周忠信没有动,心念一转,虽然抬手却故意慢了半拍,堪堪放过了那团青光。于是,青光直直冲向了佘玄麟。佘玄麟不得不收回手,一掌对去,但听“咔嚓”一道惊雷般的震响,所有人都被震飞出去。

佘玄麟在那巨声中连退数步,一直撞塌了一栋房屋才停住了脚步。他那始终不变的面色终于起了变化,青光落地,化出了小翠的身形。

“三生石守护灵,”佘玄麟道,“你居然还活着!”

小翠冷冷地看向佘玄麟,不发一言。两人对视了片刻,最后佘玄麟张开翅膀,冷冷道:“那么,后会有期!”他并不恋战,带头离去,于是跟随他的那些妖怪、修行者也都掉头离去,最后离开的查理朱深深望了廖天骄与佘七幺一眼,离开。

小翠转过身:“廖……天骄……”她说,“小翠来……帮你……”她说着,猛然一顿,倒在了地上。

正午的阳光一片灿烂,而钟表镇内,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