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69章 一时局

第169章一时局

大门被推开,带进来一阵寒风,几片落叶跟着吹了进来,打着旋落在地上。一只穿着皮靴的脚无情地踩在了那片落叶上,发出了“嚓”的一声。门又被关闭了,来人快步走到围坐了数人的会议桌前,朗声打了个招呼:“出门之时被一些俗事耽搁,晚到了片刻,还请诸位多多见谅。”

“九君山代当家不必介怀,请坐。”

“请。”

“请。”

人们寒暄完毕,各自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廖天骄坐在一旁最不起眼的位置,盯着石砌壁炉中燃烧的木柴看。暗红色燃烧着的焰心,让他不知不觉又像是回到了那天,看到那张总是充满生机的脸孔遍布伤痕,看到那双永远无所畏惧的骄傲眼眸渐渐绝望……

“廖天骄。”

廖天骄转过头去,对上了一张充满了男人味的俊朗的脸孔:“你有什么意见吗?”

廖天骄看了周围一圈,轻声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分两侧坐着的妖与人的头脑中有几个微微摇了摇头,妖协阁老数一开口道:“我们刚刚在讨论接下去的策略,佘玄麟那方此时虽然暂未大肆进攻,但如今世间局势对同盟来说已是危如累卵。”随着他的话语,有人打开了会议室正前方的巨大荧屏,屏幕上正在播放各地新闻,主持人眼窝发青,脸色憔悴,似乎已经许久没有休息。

“据前方记者消息,大兴安岭北麓一带林区出现不明迷雾封山,截至今日已有43人失联,其中包括昨日10时前往出发救援的三支队伍,中央对此高度重视,已指派沈阳军区抽调兵力深入林区寻找失踪者下落。有当地居民表示……”

换一个台。

“今晨9点,本市xx县与xx县交界地区突发3级地震,震中距离昆明市区约30公里,昆明主城区震感明显,暂无人伤亡。根据现场传回来的照片显示,震后当地马路上余留一个长约7米,最宽处达15米的坑洞,坑洞中有不明红色**渗出……”

再换一个。

“敦煌市昨夜突现奇观,据多名目击者称,当晚11时许,莫高窟中突然出现大范围不明强光,强光中有兵马之声传出,颇似古战场两军交锋,持续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据专家分析……”

一连又换了数个台,每个台的主持人都显得那么疲惫,各种各样的天灾、奇观从他们嘴中不间断地报出,就像是大家都约好了一样,虽然除了个别的新闻中出现了可能伤及性命的措辞,其余的新闻看起来都像是综艺节目里专门忽悠人的猎奇新闻,好似人畜无害,相信许多普通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但这显然不包括此时正坐在这间会议室里的任何一个人。

“佘玄麟一定在暗中筹划什么,这些地点……”人类修行者联盟的长老之一李密道,“相信随着这些地点暴露得越来越多,一定能找出其规律性和背后目的,所以我认为我们此时应当提高戒备,静观局势变化方为稳妥之举。”

“在下却不以为然。”妖协的阁老之二北冥道,“在下以为即便佘玄麟到底在做什么目前我们尚无头绪,也不该消极等待,反而应当积极出击,不然待到他万事俱备,前来发动进攻之时再去迎战便就迟了。”

“迟?请恕我们修盟无法认同北冥阁老的高见。”修盟长老之二清玄冷冷开口道,“俗话说得好,谋定而后动,知己知彼方得长胜。佘玄麟诡计多端,如今你我盟会之中又都有一群叛徒在为他出谋划策,他对我们了解太深,与其此时贸然出击倒不如看清了局势再作打算为妙!”

“清玄长老此言差矣。佘玄麟重回人间虽是带走了一批叛徒,可别忘了,他并未完全动摇到你我根基,在人数上你我两方联手仍然占了优势。你们人类有句话叫,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如果不趁着佘玄麟此时根基未稳、羽翼未丰、政令未通之时将其铲除,日后想要再抓他恐怕难上加难。在下真不知道修盟迟迟不肯出击,究竟是要求稳还是不敢动呢?”

“荒唐!我修盟子弟个个皆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区区一个佘玄麟,岂会畏战!也不知是哪个一下子被对方带走大半高手,而今只余下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喽啰和几个残兵败将,却还要叫嚣着先下手为强,莫不是想要靠着我们修盟的功劳簿来讨便宜吧。”

“你!”但听“砰”的一声,厚厚的桌子被拍为两段,妖协众妖全都站了起来,另一侧只听“当啷”一声,长剑出鞘,修盟一侧也是全数站起,双方隔着窄窄的桌面恶狠狠地瞪视,大有下一秒就要把对方撕碎了吞吃进肚的架势。

“咳咳。”坐在首位的男人先清了清嗓子,随后敲了敲桌面道,“几位且听佘某一句,如今佘玄麟在暗而我们在明,钟表镇一战,既有灵血髓伤人在先,又有叛徒作乱在后,大家都多少伤了元气,此时盟中难免人心不稳,倘使仓促出战,恐怕无法发挥你我全部实力,尽歼佘玄麟一党,倘使纵虎归山,反而贻下无数祸害……”他说着逐个看向那些站起来的人,妖协如今最老的阁老数一做了个手势,妖协众妖全都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另一边始终不发一言的白印真人也做了个手势,修盟的人也坐了下来。

男子见两方皆克制住了感情,方才道:“以在下拙见,既不能贸然出击亦不可消极等候,佘玄麟如今动向必与其下一步计划息息相关,因此我九君山已派出人去侦察,相信不日就会有消息传回……”

“恕老朽不才,佘玄麟一党高手如云,不知代山主派出的人是否……”

“此事是我二叔佘清原亲自出手调查,白印长老大可放心。”

众人一听佘家既然派出了嫡系子弟前去,还是向来办事可靠并在妖协有次任阁老之名的佘清泉出去,便都放下心来。

“虽则目前尚不知道佘玄麟在做什么,但我们也并非无事可做,除却练兵、修营、处理人界求助这些事情以外,诸位可别忘了,我们手头还有一张底牌。”随着他的话,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到了廖天骄身上。廖天骄微微皱了皱眉头,装作没看到那些“热情”的眼神。

“佘玄麟一切异动无非都是为了取得天骄魂魄之中的石魄,而我们恰恰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一点,灌输一些假消息来影响他的行动。”他说着,微微一笑,“我也不怕透漏给诸位知道,跟随佘玄麟走的人之中,此时尚有我九君山的细作。”

在座众人皆是面面相觑,随后感叹道:“代山主真是英雄出少年。”却不管这九君山佘家的代山主虽然看起来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其实已有好几百岁的年纪。

一场矛盾暂时消弭,随后众人便又就其他一些事情的细节诸如修建基地、编制剩余兵力、互相划定职责和权限等等进行了商讨,自然也不乏讨论如何利用廖天骄的价值来影响佘玄麟的,不管廖天骄就坐在那儿,个个都说得唾沫横飞、慷慨激昂,全程只有重伤未曾痊愈的莫刘昆不发一言地擦拭着自己的枪,偶尔廖天骄看过去,觉得他似乎比自己都更像一个局外人。

会议一开又是一天,大清早地进来,等到开完会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了。廖天骄跟在男人的后头,走到门口。大门一打开,又是一股冷风刮来,这位于深山腹地的秘密基地在今晨下了一场春雪,经了一天的日晒正是化雪之时,因此格外寒冷。廖天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阿嚏——”

一袭毛皮大衣随之被披到了他身上,廖天骄本想拒绝,后来想想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便也随他去了,只在对方想要替他拉好衣领的时候,后退了半步。

“佘先生,我自己会拉。”

男人似乎觉得他这样的反应十分有意思,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道:“天骄……”

“我姓廖,我们没那么熟。”

男人不以为忤,反而更加放柔了声调道:“你这几天都没好好吃过饭吧,我们今日便先不回九君山,我带你去城里吃顿好的,你是想吃川菜还是湘菜,又或者……”

“不用了,现在就回九君山吧。”廖天骄说着迈开步子往前走去,经过对方身边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

“小心。”男人伸出手“适时”地接住廖天骄,于是两人就上演了一出古装偶像电视剧里才有的镜头,廖天骄身体往后仰,一只脚翘在空中,男人则维持着一个潇洒的pose,半弯了身体,托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扶在他的肩膀上,似乎下一刻就要摸到他的脸上去。其他人早识相地走开了,此时夕照之中只余下了廖天骄和男人两个人。

“天骄……”男人放低了声线,如同故意魅惑人一般,他伸手想要抚上廖天骄的脸,下一刻却猛然往后一退,敏捷地躲开了廖天骄狠狠撞过来的脑袋。结果他手一松,廖天骄就这样结结实实地摔倒了雪地里,掉了一脸的冰渣渣。

“唉你……”男人倒是没有生气,反而显得有点无奈,他伸手又想要来扶廖天骄,却看廖天骄躺在雪地里对他扬了扬拳头。男人站住了,看着倒在雪地里一动不动的廖天骄。

其实廖天骄摔得并不重,但是在刚刚那一刻,当他摔倒在雪堆里,看向布满了晚霞的夜空,他突然就有种不想起来的冲动,他想着,是不是他不起来,等会就会有人来推他,唬他说:“佘爷饿了,快起来给佘爷做早饭吃,你这个愚蠢的巧克力威化脑壳里装满了烤鱼干的人类咝~”是不是就会有个人生气地把零食袋子丢过来说:“你这个水性杨花的人类,佘爷不吃你的零食了咝咝咝~~”会不会就有人说,“你怎么连走路都不会啊咝!”然后把他扶起来,背在背上背着他走很远、很远……

廖天骄眨了眨眼睛,终于还是自己爬了起来。因为一切都不是梦,佘玄麟复生,查理朱、周理等众人叛离妖协修盟,灵血髓喷涌,姜世翀凤皮皮生死未断,小翠重伤,而佘七幺……廖天骄深深吸了口气,转头对佘元初一拱手道:“还请佘……还请大哥现在带我回九君山,我还有要事要与佘七幺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