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0章 二许多变化

第170章二许多变化

佘元初按下云头,葱翠美景顿时扑入眼帘。

九君山位于j省境内,山川秀丽多奇却并不为人知,盖因有佘氏一族镇守此地,九君山境平日都被封于灵境之中,因此寻常人并无机会进入。

廖天骄不等佘元初落到地面,便从半空中跳了下去。佘元初则在落地后回身微微一礼:“有劳几位护送,今日还是老样子,请几位送到此处即可。”

那几名跟着佘元初、廖天骄两人的妖协、修盟精英虽然并不甘愿,因着他们的顶头上司都曾交代他们要想法进入九君山探知一、二,无奈佘元初从不答应,因此还是只能回了一礼道:“谨遵代山主的意思,我等就此别过,明日一早再来护送二位。”

“请。”

“请。”

廖天骄懒得听那些近日已经听了许多遍的客套话,自己一个人就先往前走了。

此时正是晚间七点多,九君山中流萤团团飞舞,虫鸣唧唧,山泉淙淙,正是十分热闹之时。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山路蜿蜒向上,直达云海深处,琉璃灯笼高悬空中,放出明亮光芒,四野繁花遍地,远处飞瀑高悬,偶尔还有一、二瑞兽祥鸟路过,端得是一派仙境景象。

换做不久之前,廖天骄如果能够来到这样一个仙境一定是兴奋无比,但是现在他根本没有余暇去欣赏景色,他只想着快点到达山顶,好摆脱佘元初。

自从钟表镇一役后,妖协、修盟、九君山都发生了极大变化。一方面是两盟人员的大量流失。昔日妖协有八大阁老数一、复二、执三、横四、东仓、南昀、西陵、北冥,一二三四掌管教习、管理、工事、后勤等事务,东南西北则负责外联、律法、战事、考核等政务,八人均以东仓为首。钟表镇一事后,东仓与修盟韩钧一同中计战死,南昀被周忠信暗算致重伤昏迷不醒,西陵背叛,东南西北四大阁老如今竟是只余下了北冥一个,而一二三四皆上了年纪,往日里又不司战事,因此只得提拔了一批往日里较为出色,实力接近次妖神的妖怪,例如先前负责挖掘藏骨坑的唐律,但也终归是实力大减。加上妖神苍龙与朱雀都在战役中受了不轻的伤,目前暂在休养之中,所以之前的争吵中北冥说妖怪们只余下老弱残兵并未说错。再看修盟,原本的五大长老白印、清玄、韩钧、党世、额尔德木图中的韩钧已死,四大世家方、莫、周、袁中的方家次任家主方晴晚受了奇伤,病情反复,莫家家主莫刘昆也受了重伤,虽然有行动能力,战力却大减,周家满门背叛,至于袁家……除了那个不知什么时候溜之大吉的猴老头,竟然谁也没能再看到他们家的人出现。所以此时两边都面临着大量的人员调度、整顿工作要做,加上为了对付佘玄麟,斗了数千年的两方不得不结盟,需要协调的地方就更多了起来。

另一方面,则是九君山这一方两人的处境变化,这当然说的是廖天骄和佘七幺。廖天骄方面,自从知道他魂魄里藏着个无比厉害的三生石石魄后,无论是妖协还是修盟都把他当成了“宝贝”。他们小心地“保护”他,“守卫”他,给他派了很多人让他吃好、穿好、用好,让他参与各种重大会议,每次议事还都不忘像模像样地听听他的意见,但另一方面却也在暗地里谋划着利用他、实验他乃至瓜分他、独占他。而佘七幺呢,钟表镇战役中他因为命鳞被佘玄麟夺去,替他承受了来自妖协、修盟两方的伤害,当时差一点就救不回来了,历经整整十五天后,虽然现在是醒了过来,但却似乎因为受了极大打击,整个人至今处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哪怕是廖天骄去跟他说话也难以得到回应。这样一来,便引起了另一种深层次的异动。

石魄拥有极大的力量,廖天骄拥有石魄,拥有廖天骄就等于拥有了极大的力量,原本与廖天骄订亲的佘七幺如今已不堪大用,那么这个时候,把他换掉似乎就成了所有人的共识。经过几番或明或暗或荒唐或激烈的扯皮谈判,目前到底还是九君山的人因为始终更名正言顺一些,便折中得到了两方的支持,于是佘七幺那位从他出生之前就被剥夺了继承权的大哥佘元初就因势而为,取代了佘七幺,成了九君山的代山主,并且似乎开始对廖天骄感起兴趣来……

廖天骄一路默不作声地往上爬,佘元初则不悠不急地走在廖天骄身后,虽然自始至终未发一言,却也始终让廖天骄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

客观来说,佘元初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妖神。他实力强大,长相远胜于佘七幺,表面来看,性格还是那种大家子弟中的长子典范,谦和有礼、进退有据、手腕出色,但是廖天骄却十分地讨厌他、讨厌他、讨厌他!

背后的目光令廖天骄如芒在背,他忍耐着,终于爬到了山顶。当看到九君山佘家的大门时,终于微微松了一口气,由于一直挺直了背脊的关系,竟然连腰都隐隐作疼起来。佘元初走上前,替他打开门说:“厨房已经做好了饭菜,我还有些事要忙,今天就不陪你了。”

廖天骄不由吃惊地看向佘元初,意外他今天怎么如此识相,不似往日紧跟不放,佘元初却轻轻一笑,忽而伸手捏住廖天骄的下巴说:“当然,只是今天而已。”

廖天骄下意识地就想打开佘元初的手,却发现自己突然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显然是佘元初使了什么法术。眼睁睁地看着佘元初那张好看的脸低下来、低下来,鼻尖几乎就要蹭到他的鼻尖,廖天骄不由得涨红了脸道:“佘元初,你就是这样对你的弟媳妇!”

佘元初扬起唇角,手指摩挲着廖天骄的下巴,就像在逗一只猫那样,说:“天骄,你这话可就说错了,你现时还没进我家的门,自然不能算是我弟媳。何况就算你真的已经与七弟拜了天地,如果是我佘元初看中的人,可决计不会放手……”说着,竟是轻轻照着廖天骄的唇就要吻下去。

“啪”的一声,廖天骄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能动了,因此在这千钧一发的时机给了佘元初狠狠一个耳光,跟着还想要再补上一脚,不过被佘元初给让了过去。

“王八蛋!”廖天骄怒骂,虽然并未被他亲到,却还是觉得浑身难受,忍不住用手背拼命擦自己的嘴唇和鼻子,“死王八蛋,你再接近我半步,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你们拿到石魄!”说着,把佘元初给他的大衣扔到地上,气冲冲地就朝屋子里冲了进去。

廖天骄走后,有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

“哥。”来人正是佘七幺的六哥佘麓阆,他与佘元初长得并不太像。佘元初长得像他们的父亲,十足十的威严男子气,他却像他们的母亲蔺锦屏,秀气美丽,只是这长相放到男人身上就未免有些阴柔了,而且他的脸色不太好,像是先天不足的病弱。

佘元初朝他摆摆手,有些无奈道:“你怎么来了,倒叫你看了笑话。”说着捡起地上的大衣,拍了拍,转而给佘麓阆围上,“天寒地冻的,你身体差,小心别冻着了。”

佘麓阆拽着那犹有廖天骄体温的衣服却也并不生气,只是忧心忡忡道:“大哥,我刚刚见到七弟他……”

佘元初望向廖天骄消失的远处,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而那只是一瞬,随后他便又换上了那副万事皆胸有成竹的表情道:“不用担心,凡事都有大哥在呢,七弟……自有他该走的路要走,天命如此,他想逃也逃不了的。”说着,长臂一舒,将佘麓阆搂了过来说,“走,大哥今早交代了三德给你煮好药汤,此时应该差不多了,大哥替你用神力治病。”说着,两人相扶着离开了。

“王八蛋!”廖天骄边走边骂,只觉得心里一股无名火“蹭蹭”地往上蹿。佘元初怎么这么混蛋,连自己亲弟弟的媳妇都要抢,还特么不管男女!

“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廖天骄跺着脚骂,每走一步都踩碎一块砖,好在佘府的一切东西都有神力笼罩,被他踩碎没多久后,那些石砖便都又迅速修复,恢复了原状。

走到饭厅,里头果然已经摆满了一桌琳琅满目的菜肴,菜品都还腾腾冒着热气,两个小妖怪守候在一侧,等待廖天骄入席,这一桌菜都是给他一个人吃的。

“廖公子,请坐。”一个小妖怪给廖天骄拉开椅子。廖天骄坐下来,另一个给他布好了碗筷,盛了一碗汤,两人朝他行了个礼,便退下去了。廖天骄不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佣人在旁边看着,他们也已经都习惯了这个规矩。

看着面前各式各样的精美菜肴,廖天骄拿起筷子踌躇了半晌,最后还是“啪”的一声放下了。气饱了也累过头了,他什么也吃不下。

廖天骄喊了一声:“来福、来喜。”刚刚两个小妖怪立刻“嗖”地一声又从地里冒了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廖天骄还被这两只妖怪吓过一跳,现在倒也习以为常了。

“佘七幺吃过晚饭了没有?”

两只好像眼镜猴的小妖怪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看了一眼,其中一只可怜兮兮地道:“回廖公子的话,山主他还……还没有……用晚膳……”

“不、不是,”另一只急得补充道,“晚膳我们早就送过去啦,只是山主他……他自己……”

廖天骄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微微叹了口气,对两只妖怪道:“麻烦你们帮我把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几个菜装起来,我带去给他。”

“哦哦!”两只小妖怪如蒙大赦,立刻快手快脚地收拾起来,不久,廖天骄手里就多了一只五层的红漆食盒。廖天骄看了一下里头的菜,麻辣鸭脖、烤兔腿、红烧肉、五彩牛柳、翡翠菜心、蟹粉小笼、佛跳墙,还是有不少佘七幺喜欢吃的,再加上他今早托人下山买的光明巧克力威化和两包肉脯,觉得准备充足了,廖天骄才往佘七幺住的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