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29章 四 九君山的月(二)

第172九章 四 九君山的月(二)

或许是因为酒喝多了,或许是因为许许多多不顺利的事憋了太久,廖天骄决定干脆直来直往。彩虹,一路有你!?? ca他紧紧按着佘七幺,不让他有任何逃避的机会,并且打定了主意,如果这家伙敢说什么他更适合你或者顾左右而言他的话,就先动手把他揍一顿再说。——当然,他肯定下不了狠手,但至少也要向佘七幺清楚地表达出自己的愤怒和失望。 廖天骄能够理解佘七幺被伤害的感情,从小视为英雄的祖父不仅是个大反派还将他利用了个彻底,他所走出的每一步,他至今为止的所有“蛇”生,都在他祖父的股掌之间操控,他就如同一个傀儡,跌跌撞撞、用尽全力才走到今天,自以为自己主宰着自己的“蛇”生,却不知道在自己身后的阴影里还有一个操线的傀儡师,而他所受到的一切不公和挫折竟然都只是为了满足那个操控者的私欲。换做是廖天骄,他也会受到打击,也会伤心,但是除了被打击、被伤害,他一定还有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我的人生要被你操控!凭什么,凭什么你伤害了我却能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如果不把这笔债讨回来,我就算死也不会甘心!

廖天骄觉得自己的脾气已经算够温顺了,在公司里通常都是温和好说话的那个,如果连他都能因此憋出火起来,以佘七幺那样骄傲的性格,他怎么可能忍得了?!何况虽然事情至此似乎已经十分清楚,廖天骄却不知怎么还是觉得有些什么地方模模糊糊,不太对劲,或许是因为未解开的第三个老何谜题,或许是因为葬月村的那场无名大火,甚至或许只是因为他的直觉,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并非到此为止了,因此,绝不能在这里就放弃!

佘七幺被廖天骄紧紧按着,一开始似乎想逃避,最后还是不得不对上他闪亮的眼眸。那双眸子里倒映出了九君山的山月与漫山遍野的萤火,映出了廖天骄的决心,也映出了佘七幺此时的样子,颓废、潦倒、困顿,以及,丑!那种因怯懦而生的丑!

廖天骄说:“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需不需要我再重复一遍?你大哥……”

“听到了。”佘七幺猛然打断他,声音虽轻,语气里却隐隐有着怒意,“我听到了,你不用重复第二遍!”

廖天骄在心里笑了,他知道佘七幺的怒火被他激出来了,比起确认自己在佘七幺心目中的地位,他更高兴的是佘七幺并没有因为那些连续的打击完全迷失自我,他还是那个佘七幺,骄傲的、了不起的佘七幺!

廖天骄是听九君山的妖们私下说起才知道,佘七幺在刚出生的时候其实是一点神力也没有的,他的先天力量似乎完全被佘玄麟拿去封印三生石魄,加上他长得不好看,又是一出生就被抬上了九君山下任山主的位置(就连他的父亲佘清岩都没能拿到这个名号,佘七幺之前的上一任山主还是佘玄麟),所以他这二十多年活得着实无比艰辛。

想也知道,谁会服这么一个没能力的小鬼?指指点点的小妖怪,不服他的老妖怪,追捧他其他兄弟的妖怪群体,妖协的各种试探与陷阱,还有理所当然的来自望子成龙的父母的严苛教育,他就是这样在夹缝中依靠自己,艰难地、一点一点地走过来,也是靠他自己的后天努力,才慢慢地将他那微薄的神力提高到后来能够在灰夜公馆被玄武评价为尚可的程度。妖怪修行本来就比人类修行更为不易,何况佘七幺是妖神后裔,门槛比普通妖怪又要更高,但他还是一步步踏着荆棘走过来了,所以说佘七幺了不起,这并非溢美之词,而是现实,他或许没有强大的神力,但是理当有足够强大的心性!

廖天骄说:“好,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你的想法。”

佘七幺仰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廖天骄,而廖天骄也毫不退让,同样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过了片刻,佘七幺终于发出声音,他说:“我大哥佘元初是一个很有手腕,实力也非常强大的妖神,许多人都曾经说过他或许将成为继……佘玄麟之后,我们九君山一脉的第二个伟大人物……”

廖天骄看着佘七幺,手下不由得加了点劲。佘七幺一开口居然就是夸佘元初的话,这让他有点心寒,他不知道佘七幺下一句话会不会是说,所以现在比起我,他更能保护你的安全。

“所以现在比起我,他更能保护你的安全。”佘七幺在这一刻居然吐出了与廖天骄心底所想完全一样的话,廖天骄只觉得自己心里刚刚燃烧起的那一点火星随着那句话瞬间就黯淡了下去,就像老何修理铺那盏风灯一样,只余下了半死不死的一点焰心,还在试图苟延残喘。

但毕竟还是,下不了手……

“我懂了。”廖天骄说,他想松开手,却忽然觉得手上一紧。他惊讶地低头看去,佘七幺在这一刻居然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大哥佘

元初的确有能力保护你的安全,”佘七幺说,“是的,妖协、修盟、九君山,现在这里头的每个人都在觊觎你身体里的石魄,从理智的角度看,依靠佘元初是最佳选择。”

廖天骄忍不住想要抽出手离开,佘七幺却更牢地抓住他,他细细的眼睛里,红色光芒咄咄逼人:“因为你是与九君山山主订亲的人,所以佘元初哪怕只是出于对九君山和他代山主名誉的考虑,也一定会想办法保住你,而三方势力的平衡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会解体,到那时候,你就有脱身的机会……”

廖天骄沉下声音:“放手,别逼我揍你!”

“是你问我意见,”佘七幺说,脸上挂上了一个无赖的笑容,他凑到他的耳边轻慢道,“是你问我意见,我也给了你一个最客观、中肯的意见,可你却……”

“咚”的一声,佘七幺被廖天骄一拳击中,顿时捂着肚子倒在地上。伤口崩裂,血从他的指尖漏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他却在难看地笑。

廖天骄蹲下丨身去,一把揪住佘七幺的衣领,几乎贴着他的鼻尖怒道:“算我看错你,你这个,懦夫!”佘七幺的嘴唇动了动,却似乎什么话也没说出来,最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苍凉,回荡在山谷之中。

廖天骄转身走了,佘七幺独自坐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阵,他拆开一包鸭脖子慢慢地吃了起来。在夜色里,佘七幺一个人吃着鸭脖子,发出孤寂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廖天骄并没有回自己的卧室,而是转身来到了另一侧的客房,那里寄住着小翠、方晴晚和戚十千。钟表镇事件中,方晴晚中了周理的陷阱,被灌了含有灵血髓的饮料,虽然没有立刻死亡,却常常无缘无故陷入昏迷,一旦醒来,又往往安生不了多久就痛得满头大汗,现在全靠戚十千用损耗自己妖神之力的方式吊着一息。

然而,方晴晚这一睡,本就蠢蠢欲动的方家子弟却趁机兴风作浪起来,要在她无法继任家主之位的这个好时机,推选出新的家主,取而代之。明明局势如此紧张,方家家门里依然闹腾得十分厉害,以至于方国栋情愿将女儿留在九君山,托付廖天骄代为照看。虽说盛极必衰,然而一个兴盛之家变成如今这样,当年故去的方琳琅如若泉下有知,也不知作何感想,至于小翠……

廖天骄刚刚进到院子里,便听到了喊他名字的声音。

“廖天骄。”

廖天骄仔细找了很久,才终于在夜色里找到了不起眼的小翠。曾经是女鬼,曾经慢慢变做人,一身白衣的小翠现在却如同一个幽灵,无声无息地飘过来。是幽灵而不是鬼,因为她已经从头到脚都变成了半透明状,廖天骄甚至可以透过她的身体看到后面的花草景物。

“小翠你……”廖天骄说不出口,也许是因为被佘玄麟伤到,小翠也曾经昏迷了许久,直到前天她才醒了过来,然而她却开始迅速失去形体,变得透明起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正在走向消亡。

小翠凑过来,廖天骄才看到她的脸上依然还是挂着笑。他还记得小翠在电梯里流着血冲他说“明天见”的样子,她好像永远都不担忧任何事,哪怕情况再糟糕,也依然保持着乐观。

“我正想来找你,但是他们在门口封了封印,我不敢乱闯,怕给你添麻烦。”小翠说。

暴露了身份以后,小翠理所当然也成了焦点人物,但是她既不属人也不属妖,什么法术都对她无效,以至于妖协、修盟、九君山都拿她没办法,最后只能依靠九君山的一个结界法宝勉强困住她,以修养之名行“软禁”之实。

廖天骄感到很难过,他很想摸摸小翠的头,就像以前那样,但是他已经摸不到她了。

“我想我就要消失啦。”她第一次清晰地说出这个结论。

“……什么时候?”廖天骄努力压下了情绪问。

“很快,也许……今天,也许明天,最多不超过后天。”小翠说,“你不要伤心,我本来在711年前就该消失的,已经多活了很久啦。”她说,“廖天骄,我有些话想同你说。”

廖天骄微微一顿:“那我们到屋里说。”举步走进戚古和小方的房间。

房间里,小方又在沉睡了,戚十千守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她,像个木头人一样,就连廖天骄和小翠进去都不知道。

小翠看了方晴晚一要死了。”戚十千闻言,背脊不由得一僵。

廖天骄对小翠知道未来并不感到惊讶,但是他仍然无法接受,为什么

么他所有的朋友甚至他喜欢的人,都要遭受那么多的磨难?

“还有挽回的余地吗?”这几天里,他终于第一次忍不住问。其实他想知道的事情很多,却又害怕得不到好的答案。

果然,小翠摇了摇头:“没有。”

戚十千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过了很久,他捏紧拳头,重重坐到地上,继续默默守着方晴晚。

“她不该死的,但是她的命被改变了,”小翠说,“你们,所有人的命都被改变了。”

廖天骄反应很快,说:“因为711年前的事?”

小翠点点头,就这一会的功夫,她看着似乎又透明了一些。

“711年前,那个人把我彻底打散了,但是我的一缕灵息混在三生石魄里,被玄武带了出来。后来在九君山,我得到了供养,再后来,又在你的魂魄里得到了力量,然后才慢慢有了这个身体,但是我忘记了所有的事,直到你的身体被三生石魄重铸,我才能慢慢找回自己。”小翠说,“廖天骄,你不用为我伤心,我想我之所以没有在711年前离开就是为了在那一天、在那个时刻替你们挡住佘玄麟,那是我的任务,现在任务完成了,我就该走了。”

“但是我们的处境很糟糕,”廖天骄说,“佘玄麟的事情、三生石的事情都还没能够解决,佘七幺又失去了力量,我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小翠,你能告诉我吗?”

小翠的嘴巴张了张,却无法发出声音,最后她说:“不能。这是不被允许说出的、违反规则的东西,我受到了制约。”

“来自什么的制约?”

“规则。”小翠说。

“谁制定的规则?”

小翠摇了摇头。

廖天骄无法完全理解小翠的话,但是他马上又想到了办法:“如果我问你是非题,你来回答正确与否可以吗?”

小翠依然摇了摇头:“很遗憾,不行。”

廖天骄说:“那什么是能说的?三生石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要怎样才能利用石魄的力量,我们要怎样才能打败佘玄麟,711年前的人是谁,小……”

小翠忽然完全地变作了透明,分离的时刻居然来得那么快!金色的光团一点一点地松散勾勒着她的轮廓线条,她的声音显得虚无缥缈起来:“你们能找到答案的,和佘七幺一起,你们可以,一切……没有注定,三生石……”后面是不能发出的信息。“不能!”小翠说,“三生石,不能!你们,能!……相信!”随后那团光发出无声的“轰”的一下,四散飞走了。

廖天骄呆呆地看着刚刚还飘着小翠的地方,戚十千只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回过头去,伸手紧紧握住了方晴晚冰凉的手。

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他们原本就没有一手好牌,现在更是七零八落,几乎什么也不剩下了,但是廖天骄仍然要坚持,他想到了佘七幺刚刚在他耳边说的话:“有叛徒,监视者。”还有最后一句,“我不答应!”

佘元初能够保护你,依靠他是最好选择,但是,我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