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4章 六密码

第174章六密码

“2622621,6191315,28。”好好的一座古色古香小楼,被挂上了这么一堆数字的对联加匾额,看起来就跟马路上无证摊贩刷的小广告似的,办丨证请找xxxx,老军医花柳必治请打xxxx,减肥就拨……真是一点格调都没了!

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个人仰着头呆呆地看了这奇特的装修半晌,最后还是佘七幺先反应过来说:“不管了,先进去再说。”他们可不是来游玩的,而是来找线索的,这个属于佘玄麟的空间结界也不知道能够能够保护他们多久。

廖天骄“哦”了一声,赶紧跟着佘七幺一同踏入小楼之中。刚一踏入,两个人便不由得同时“哇”地叫出声来。从外面看这只是一座中规中矩的藏书小楼,可一旦进入其中便能立刻感受到里面的玄妙!

整栋小楼的进深至少超过三百米,内部的层高则达到了将近十五米的高度,这样宽敞的空间竟然完完全全地被各种书籍所塞满。从龟壳、石板、竹简、帛书、羊皮卷到今日的纸质书籍,从先秦诸子学说、四书五经、名家手稿到近代大家文选、自然科学、机械技术应有尽有,当然更少不了修行者、妖族、妖神才会涉猎的关于修行、炼丹、卜筮、制作法宝等方面的“专业”参考书。书架并不都是摆在地上的,也有不少挂在天花板上,仿佛那里另有一个世界,在某个区域里有许多药材,在另一个区域里则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制作器械、工作台……

廖天骄随便翻开一本书,立刻就看到了里头潇洒俊逸的批注。书是《聊斋志异》,廖天骄翻到的是卷一中一个叫《蛇癖》的故事。说得是有个叫王蒲令的人,他的仆人吕奉宁是个特别喜欢吃蛇的人,喜欢到看到小蛇就像吃葱一样吞下,遇见大蛇就把它切成一寸一寸的,常常吃得血流满腮,而且他还有个看家本领,隔着墙都能闻到蛇的香味,找到蛇的踪影。批注说蒲松龄记下来的这个吕奉宁多半不是人,而是一只蛇獴妖,蛇獴的天性就是吃蛇,而且这种东西的鼻子十分灵,这是优点也是缺点,比如假使当时有懂行的趁着这个吕奉宁午睡的时候,用加了醋的开水烫蒜瓣熏他,他恐怕就会现出原形,说不定还会被熏晕在地。

廖天骄又去看旁边一本书,是日本的《妖怪百物语》,这本里的批注就比较简短,对于里头的妖怪大致都是一个结论,叫“地狭气亏,修法从权,入歧路而形多狰狞”,就是说日本的这些妖因当地的风水啊、灵场等等不够,所以修炼走了一条本土化的适应性道路,但是修行这种事是一点都马虎不得的,所以这种情况下修成妖的妖怪不是外形很吓人,就是脑子有问题,所以日本恐怖故事里的妖怪大多鬼鬼祟祟地不干正事,不是在深夜的路上吓人,就是在阴暗的走廊上走过来走过去吓人,反正从我们本土妖族看来就是个笑话。

身为一个人类,廖天骄当然看过志怪小说,但是从妖怪的眼里来看人类的志怪小说,那又是另一种感觉,十分新鲜。比如人类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批注人眼里就显得十分简单,但是对于人类由这些问题而衍生出的天马行空的想法,批注人就表示了一定的惊讶,他写道“人类真是一种得天独厚、富有灵性却浪费了灵性的物种”,同时对于人类那些不断进步的科学技术,他则十分推崇,认为非常了不起。这个批注人显然就是佘玄麟,廖天骄想,假使他没有在一百八十年前被关起来的话,这个藏书阁的内容会必然随着现代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多出好几倍来,也不知道这位佘祖父对于如今的核技术、高分子科技之类会给出什么样的批注。

廖天骄一路看过去,越看越觉得佘玄麟真的是个很了不得人物,他不仅实力超群,涉猎广泛,没有种族、门户的狭隘眼限,还有一颗似乎没有尽头的“童心”。在他的眼里,这个世界是如此宽广,每一个族群都有他们存在的意义和特点,他的批注旁征博引、深入简出,文笔虽朴实,见地却十分高明,并且口吻往往诙谐幽默,令人看了爱不释卷。廖天骄一不留神就看了好一会,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跑偏了。

“佘……”廖天骄噤声,他发现佘七幺正坐在窗口一个书架边的地上看着什么。廖天骄走过去的时候,佘七幺还沉浸在书中,因此没有抬头。

廖天骄便坐到他身边,看他面前的那些书。这个书架上所装的尽是历史书籍,包括妖族发展的历史、一些修行方法的沿袭改进过程、出名的大妖神专题书籍,以及知名法宝的由来等等。廖天骄凑过去看佘七幺手里那本书,书是线装本的,显然不是近代书籍。

廖天骄问:“你有什么发现吗?”

“没、没有。”佘七幺似乎吓了一跳,马上合拢书,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微微有些红。

廖天骄本想问他怎么了,佘七幺大概也发现自己失态了,赶紧咳嗽了一声,装作不经意地眨了眨眼说:“这里好久没打开过了,书有些霉味,很呛人。”廖天骄瞥到那本书的封面,写的是《四海游记》,笔迹与他之前看到的佘玄麟的批注一模一样,想来这是一本记录佘玄麟年轻时候四海闯荡的个人记事本。

“哦。”廖天骄把话题引开道,“我们现在要在这些书里找什么线索,三生石的历史吗?”

佘七幺想了想说:“七百年前玄武事发后,我祖父曾经有一百年的时间没有外出,据外界说他是因为亲手抓了挚友,所以精神上受了打击,但是之前冯衢又跟你提过,他发现我祖父在那段时间其实是在研究三生石,并且已经发现了什么。在那之后,我祖父出门,直到一百八十年前被封印在钟表镇。所以我想,他一定在这里留下过一些关于三生石的研究结果,这是第一。”

“第二,”佘七幺说,“老何谜题的第三个谜题至今没有解开。假使设计这三个谜题的人等于幕后黑手等于我祖父,目的是为了聚拢三生石碎片,夺取石魄,那么这第三个谜题就显得有些多余,因为前两个谜题就可以达到这个结果了,如果说我祖父只是随便凑了三个谜题出来,这从逻辑上肯定说不通,更何况……”

“何况这栋楼居然还用了那串数字做对联牌匾,简直就像是怕我们忽视了这个谜题一样。”廖天骄接口道,“所以这串数字肯定也是一个重要线索。”

“对。”佘七幺说,“还有第三点,李岄住的断头村那场无名大火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答案,这十分奇怪,但是在这里估计不一定能找到线索,所以我们就先解决上面两个问题再说了。另外,我二叔他们在找老何留下的工作日记。”

“咦?”这件事廖天骄还是头一次听说,“怎么回事,那本笔记里有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老何笔记我已经看过许多次了,都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一开始我也没不知道他们在找这个,后来有一晚被伤口痛醒,发现有人在我房里翻找东西,才上了心。”佘七幺说着,伸手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一团光晕从佘七幺的皮肤里浮了出来,到了他手上后迅速变大,成了被一块黄色的薄纱包裹住的本子。

“怕被他们发现,所以我把老何的笔记放到了身体里随身带着。”佘七幺说,看到廖天骄担忧的神色又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我偷拿了我三哥不少法宝,这个对身体无害的。”

廖天骄这才放下心来,接过那本工作日记说:“那我们现在要找的统共就是三个线索,一是三生石的由来,二是第三个老何谜题的谜底,三是老何笔记被重视的原因。”

“嗯,第一个也许会好找点。”佘七幺说,又从面前的书架上抽下一本书来,感慨道,“我还以为我已经将我祖父的藏书看了个七七八八,没想到接触到的不过是他所有藏书中的极小一部分而已,这里才是他真正的读书场所。以前我碰到什么事,都能在他的书斋里找到只言片语的提示,说不定在这里也有,就是不知道在哪本书里。”

廖天骄突然道:“佘七幺,我记得你说过你当初会到s市来是因为三个原因,第一是为了我……”

佘七幺的脸红了一下,想他媳妇真是越来越彪悍了,不过还是说:“嗯。”

“第二是因为在s市发生了赝品三生石事件,所以妖协委托你去调查。”

“这是第三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我祖父让我去灰夜公馆走一趟。”佘七幺纠正道。

廖天骄看向他,眼中精光闪烁:“你刚刚那句话就是你祖父留给你的所有提示?”

“嗯?”

“你祖父没有交代你去灰夜公馆做什么,也没有提过你到了那里会发生什么,更没有提到过……三生石的事情?”

佘七幺似乎有点明白廖天骄在说什么了,他仔细回想了很久,摇摇头:“没有。”佘玄麟给他留下了不少的提示,不论是关于修行的(这帮助他从零到有积攒了神力)、关于念书的(选择校、系),关于治家与跟妖协相处的,但是却从来没有对他讲过三生石的事情。

“我所有关于三生石和七百年前事情的认知都是从别的地方、别的妖怪口中打听来的。”佘七幺意识到了这一点后也不由得疑惑起来,奇怪,如果佘玄麟研究三生石发现了什么,为什么一点也不告诉他呢?他完全可以用一种更直白的方式来引导佘七幺和廖天骄早日将石魄熔炼进灵魂,让他更早地复活,为什么他反而以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隐于幕后不发呢?

“为什么?”佘七幺忍不住问。

“因为他说不了。”廖天骄说,他这才来得及把小翠消失的事情跟佘七幺说了一遍,“小翠掌握着三生石的秘密,但是她不能说,关键的信息一点也没法透露。”

“天机不可泄露。”佘七幺说,“不只是不能说,恐怕也不能写。”这样一来就能解释佘玄麟为何从未给自己的孙子留下关于三生石的只言片语,因为他说不了。

“这可怎么办,这样一来岂不是根本没法从这里得到任何线索?”

“不会,如果真的什么线索都没法留下,佘前辈怎么会引导我们到这里?”廖天骄不知不觉地改了口,这证明佘玄麟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在慢慢地变化了。

“问题在于该怎么找?”

是啊,该怎么找呢?廖天骄漫无目的地想着,不能说、不能写,失去了一切载体,这样的信息要怎么留下来?他无意识地翻动着手中的老何笔记,纸张在他的手中一页页地翻过,佘七幺突然大喊一声:“别动!”

廖天骄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本子都扔掉了:“怎么了?”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手里的本子,廖天骄也看,翻到的那一页是非常普通的一页,不过是工作笔记罢了,今天修了什么,明天修了什么之类。而且老何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或者不太擅长用圆珠笔,有时候写着写着走神就划了一道出去,弄得本子上乱七八糟的。

佘七幺从廖天骄手里小心翼翼地抽过那本笔记本,先看了这一页,又往前翻,再往前翻……廖天骄莫名其妙地靠过去说:“你发现什么了?”他低头看去,发现佘七幺连续翻到的几页都有划出来的杠杠。

“怎么?”

佘七幺看了几页后明白了,他说:“你看!”他将整本笔记本卷拢,依次对上那几页。

“啊,这是!”那些单页上看毫无意义的杠杠,当以整本笔记为单位来看的时候就能发现,其实是跨页写了一个字。

“戚?”廖天骄茫然道,“戚是什么意思?”

佘七幺挠了挠脸,他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你再给我看看!”廖天骄从佘七幺的手里抢过本子,突然,一张纸飘飘悠悠地从笔记本里飘了出来,正好落到了两人中间。

“咦,这是老何当初寄给我们的纸?”廖天骄有点疑惑地问。

佘七幺也愣住了说:“好像是吧。”

“但是当初他寄给我们的纸上明明没有字啊。”

眼前这张纸上却分明写着几个字“丨3一4游”。佘七幺猛然站起身来,他在这藏书阁里飞快地寻找着什么,廖天骄赶紧跟过去问:“怎么回事?”

“是老何留给我们的线索。之前没有,现在出来了。”佘七幺说,“你记得小方说过的话吗,喝了灵血髓饮料的人都变了,那就是夺生。我们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个老何应该已经是一个被夺生的老何,真正的老何早就没了。”

“啊,所以他才会变成了一个人类?”

“对。我们可以这么假设,因为真正的老何没有了,所以他就被能够记录和预测三生的三生石抹去了痕迹,他留给我们的信息也就没了,成了一张白纸,但是后来三生石封印结界解除,另一个老何死了,我祖父复生,所以老何的状况也就跟着被还原了,就像小姜那样。”

提到姜世翀,廖天骄神情不由得一暗。姜世翀在结界破后也出现在了钟表镇的废墟上,但已经没了声息,他的身体至今还被保留在九君山,生死难断。

“所以他留给我们的信息重新又出现了?”

“对。”佘七幺一面说一面飞快地扫视着这些书架,每一个书架都有一个名目,或历史、或文学、或科技等等。游?是游戏、游猎、游学还是……

“是游记!”廖天骄说,“四海游记!”他指着刚刚佘七幺抽出书的地方,那个空当刚好在书架上竖着第三行,横着第四本。

佘七幺吃惊极了,没想到世界竟有这样的巧合。他将那本游记重新又取出来,对着那个“戚”字冥思苦想。廖天骄看着那个戚字,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我懂了!”

佘七幺猛然抬起头来:“你说。”

“关于三生石的信息是无法当面说出来或是记载下来的,”廖天骄说,“这违背了规则,但是任何规则的运行一定会有漏洞存在,这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规则。”

“所以?”

“完整的信息无法留下,但是当这些信息成为零散的内容时,就能顺利通过规则的筛选,这就像网站的敏感词一样,或者通过同音不同字,或者通过间隔区分的方式来达到表达的目的,比如这个‘戚’字就是拼凑起来的。”

佘七幺猛然站起来,抱了廖天骄一下,这热情的举动把廖天骄都吓到了。

“你说得对,我终于知道老何提示我们的这个‘戚’是什么了。”

“是什么?”

“戚家军,反切口令!”佘七幺说,“老何的三个谜题其实都是遵循的一套密码体系。第一套谜题是通过将正常诗句与他改编过的诗句对比,得出这个钟表镇中的宝物经过一定时间会异变的内容;第二套谜题是通过将李岄碑上的故事与老何谜题中的故事对比来得出一百八十年前曾经发生过的事的真相;这套体系都是需要两两组合、对比才能得到结论。第三套谜题显然也是,戚家军的反切口令就是通过编制两套基础声母、韵母代号,一般是诗句或者短句,然后再用数字来传达信息,所以……”

“2622621619131528。”廖天骄飞快地报出了一串数字。

佘七幺把它写下来,并且做好间隔:“应当三位一份,分好的三位数,第一个数字代表声母,第二个是韵母,第三个是读音,所以就是262,262,161,913,152,8。”

“多了一个8。”廖天骄说。

“不是标点符号就是单韵母。”佘七幺说:“关键在于构成声母、韵母的口令在哪里。”他翻动着那本游记,过了会,指着某两页说,“你看是不是这里?”

廖天骄凑过去,那两页也是游记,初看与其他游记并无不同,巧的是,这两页的游记都写得特别短,此外,写游记的空间也比较窄,很像是后来补进去的那样。

廖天骄跟着佘七幺一起拼写那则短消息,最后得到的是五个字。

“从从开始查?”廖天骄茫然。

佘七幺说:“八,那个八是个变码,是为了区分前面两个一样的字的,因为8倒过来还是8,所以应该是要倒着看。”

廖天骄重新拼了一遍,这次明确了,是“从头开始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