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5章 3.16

第175章 3.16

2、作者是猪,算术不好,现在修正了密码bug,改“从头开始查”为“从头重新查”;

3、密码中8的含义不是把第二组密码口令“262”改为“292”,而是代表着将声母表和韵母表倒过来看,取倒数第二个字的声母和倒数第六个字的韵母;

4、本来想偷懒不编声母韵母表了,还是补一下吧,因为是佘爷爷的游记,所以有点观赏风景的意思:

声母表:传此有奇山,问道入香林。喜欢网就上。坡宽吉风阻,织女梦缟丝。便天寒。

韵母表:今梦娲女来,弄月夜鹿呦。畦青云浪滚,雷闹岸鸥回。卧尔人乐。

希望没错了。

从头重新查,就是这么简单的五个字,却费劲了两个人的心血。从几百年前佘玄麟在四海游记里留下的看似不经意却实则伪装过的内容,到单宁用生命留给他们的藤杖,到老何千辛万苦快递过来以命换来的纸条,到他们从老何修理铺里找到的工作笔记,到佘七幺以佘家山主佘玄麟之孙的血来解开封印,如此大费周折,最终只得到了这五个似乎并不重要的字——从、头、重、新、查,可能吗?

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个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整座藏书楼里静悄悄的,只有外头似有游鱼戏水,偶尔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可能!”佘七幺首先得出了结论。

“可能!”廖天骄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或者说更进一层,他认为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五个字,不仅为他们指出了下一步行动的方向,同时也告诉了他们另一件事,一件十分重要却也十分令人难以接受的事。

廖天骄看向佘七幺,他紧紧地抿着嘴唇,过了许久才吐出话来:“我祖父被夺生了。”

正如廖天骄之前分析过的,关于三生石的信息既无法被说出也无法被写下,但是一旦将信息分解之后,便可以通过搜集断片、重新组合的方式来间接获取,比如佘玄麟留下了反切密码的声母韵母表和获取密码的指令,老何留下了声母韵母表的书本地址和密码类型、单宁则留下了藏书阁的地点提示,以上三者只要缺乏其中任何一个都无法解答出佘玄麟留下的信息,所以看起来佘玄麟似乎根本不需要再故弄玄虚地写上“从头重新查”这样语焉不详的话,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本可以写得更明确一些、清楚一些,但是他没有,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因为我祖父被夺生了,现在复活的这个并不是我祖父,所以我祖父没法写明任何东西给我们。夺生的东西占据了他的躯壳,吞吃了他的……”佘七幺说到这里顿了顿,深深吸了口气才道,“可能吞吃了他的魂魄,于是他也就拥有了我祖父所有的力量、学识以及记忆。”

没错,正是记忆。因为拥有了佘玄麟的记忆,所以自然也就知道佘玄麟曾经做过什么、说过什么,留下过什么讯息。正是因此,佘玄麟没有办法将他所调查到的关于三生石的资料明确地留给七百年后的后辈,因为一旦曝露了内容,这些资料必然就会被现在这个“佘玄麟”所夺走或毁去,为此,他或许曾经对自己的记忆动过手脚,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九君山还能好好地存在着的原因。因为那个“佘玄麟”觉得这些信息并、不、重、要!

那么,这五个字的信息真的并不重要吗?

“显然不是。”佘七幺说,“我祖父既然让我们从头重新查,就一定是做好了布置。”

“但是这种布置又是能够不被那个夺生的家伙所发现的,要怎么做到呢?”廖天骄现在终于能够明白老何谜题第二题背后的真相。李岄和佘玄麟的确曾是朋友,但是在探查三生石的过程中,佘玄麟被夺生了、污染了,因此他不得不将佘玄麟封印在钟表镇地下,或许当时他所封印的那个就已经不是佘七幺的祖父佘玄麟,因此才会有了故事中李岄发现“佘真人”(另一个佘玄麟)与自己的朋友佘玄麟一模一样的情节。

佘七幺想了一会,沉下声音道:“死后的布置。”

“死?你是指亡魂?可是那种夺生方式不是会吞吃……呃,那个吗……”廖天骄觉得这话实在太戳心窝子了,有点不敢说,但是佘七幺却显得很平静,或许对于他来说,接受祖父作为一个英雄死去远比接受祖父作为一个反派活着要更容易。

“单宁。”佘七幺说,“你曾经也接触过单宁死后的残影,他和我祖父一定想到了一种方式,能够令自己的残影存在一定的空间、时间中等待后人的到来。”佘七幺说到这里顿了顿,他想到了在山鬼事件中,那个曾经在戚佳妍三生石血咒碑林中指引他的黑衣人。那个人从头至尾只出现过了这么一次,难道那就是他祖父的残影?也许,正如同在书籍中留下只言片语,恰到好处地来引导幼年的他一样,他的祖父佘玄麟或许也已经为成年的他留下了一路的指引,只是他一直没发现而已。

从头重新查!

廖天骄说:“从头重新查这个从头是从哪里开始?peter哥那件事?还是711年前?我觉得711年前的可能性会大一点,不过我们应当先想办法找到玄武前辈再说。”钟表镇事件之后,玄武就失踪了,他毕竟还是妖协的通缉犯,身份特殊,而他本人想必也对妖协颇有看法,所以趁着众人忙乱毫无头绪的时候,他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佘七幺想了一下,摇摇头:“都不是。”

“咦?”廖天骄说,“那是什么时候?戚佳妍出事的时候?还是另有别的三生石赝品案?”

“1216年,南宋宁宗嘉定九年。”佘七幺清晰地吐出了一个年份。

廖天骄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什么?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佘七幺说:“你还记得印山地质公园吗?就是肖家村附近那个,那里有一片碑林,还有……”

“升龙湖!”廖天骄想起来了,“这是升龙湖形成的时间!”那个时候廖天骄还是廖萌萌,佘七幺每天吵着要吃这个那个,姜世翀还能随手摸出一沓□□丢给出租车司机,小方虽然身处险境却在她二叔的庇佑下终究化险为夷,结果,一晃已如隔世。

似乎是看出了廖天骄在想什么,佘七幺伸手轻轻搂了他一把:“没事,我们能把一切都改过来的,三生石不是很厉害吗,我们可有石魄呢!”

“对哦。”廖天骄挠着脸皮,不好意思地想,都说三生石有操控未来、颠倒乾坤的能力,也许还能把过去也一起改变。小翠不是说了么,小方本来不该生命垂危,是因为她的命被改了,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还有姜世翀、老何、单宁、玄武乃至钟表镇那些无辜的人类和妖族,他们或许都不该死,只是多年之前的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才导致了今天这样的暴风效应。

也许真的一切都能改过来!廖天骄想,那些电视剧啊小说啊不都这么演么,叉汉子里人都死光了还能reloading呢,他们一定也可以的!这么一想,不由得顿时精神抖擞起来。

廖天骄说:“那我们现在就去那个升龙湖调查吧!”

佘七幺却拉住了已经跃跃欲试的廖天骄:“先别忙,眼下外头到处都是敌人,每个人都在觊觎你身体里的石魄,那个佘……佘真人又在到处兴风作浪,我又有没有了神力,就这么出去会很危险。”

廖天骄又泄了点气,说得也是,现在外头哪一个不是称爷称大人,拎出来就够他们喝三壶的,他是跟着佘七幺学了点皮毛,也空有一身蛮力,但是这些显然完全不够。该怎么办呢?

“有没有法术速成班啊?”廖天骄忍不住问。

佘七幺立起身来,环顾这汗牛充栋的屋子,无数的书本在他的眼前掠过,丹术、术数、卜筮、练气、锻兵、医术、药学、神通……他快步走到一排书架前,抬头看了一会,忽然伸出手,下一刻,蓦然有根银线从屋顶上垂了下来,佘七幺伸手一拉那根银线,但听“叮”的一声,整个屋子刹那间就颠倒了过来。

“哇!”廖天骄发出惊叫,随后发现自己居然黏在天花板上并没有掉下去,佘七幺却一松手,跳到了原先的天花板如今的地板上,然后从本来挂在顶上的书架中抽出了一本书来。

“找到了。”佘七幺说。

廖天骄喊他:“哎,这怎么搞的,你把屋子倒过来吧,我觉得好奇怪啊。”

佘七幺说:“只是空间重叠而已,你不要被视觉所蒙蔽,你的方位还是正的,你闭上眼感觉看看。”

廖天骄听言闭上眼睛,排除了视线的干扰以后,确实是并没有头下脚上的晕眩感,但是一睁开眼还是有点不习惯。

佘七幺说:“要不你躺下来吧,躺着可能好点。”

廖天骄说:“要、要不我到你那儿去吧。”

佘七幺又到一旁抽了几本书,然后一伸手,这次拉了根黑色的线,整个空间又“叮”的一声,恢复了原样。廖天骄晃了晃脑袋,只觉得这书屋简直跟《哈利·波特》里的图书馆一般神奇,就是对晕车的人估计有点不友善。

佘七幺说:“我祖父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东西。”他将手中的几本书递给廖天骄,自己则留下了一本厚厚的黑皮手抄本,也不知道那里头是什么。

廖天骄有点莫名其妙说:“你要看书?”佘七幺递给他的五本书和一份石板,一本《宝器操纵说明手册》、一本《术药调配使用须知》、一本《基础实战法术二十例教学》、一本《格斗妖王修道者》,廖天骄越看眼睛越亮,看到最后一本不由得愣了一愣,脸有点抽搐。

“这什么?”

“哦,先留着,以后也许用得着。”佘七幺头也不抬,压根不看廖天骄手里那本《教你如何做出令丈夫满意的家常好菜》。

廖天骄随手把那本书扔到后面去,书本发出“啪”的一声,佘七幺立刻抬起头来,廖天骄眨了眨眼睛决定装傻。佘七幺最后没奈何地说:“好吧,这个以后再说。那块石板是法宝,你可以通过按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区域进入演练空间。”

廖天骄手里拿了一堆速成教材说:“东西是很好,可是我们有时间吗?”

佘七幺将手中的笔记又翻过了一页说:“有。”他指着之前他们进来时曾经看到过的机械台,只见那个台子角上放着一盏水晶莲花灯,廖天骄凑近了看发现那朵莲花开得正好,但是他记得他们刚进来的时候这朵莲花好像还是含苞待放状的。

“那是晨昏钟,能将这个结界中的时间与外界的时间错开,使内部时间快于或慢于外部时间,用作晨昏钟的浮生莲十分难得且一朵浮生莲只能使用一次,从我们刚刚进来开始,它就开始计时了。”

廖天骄感叹:“好厉害!”又问,“那我们这里的时间跟外面差多少啊?”他们最近似乎一直在和时间竞赛,从钟表镇开始就是这样。

佘七幺说:“不会很久,依照我过去从书里读到的,差不多是外面的一个时辰等于这里的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啊。”廖天骄有点失望,他本以为可以有个几个月时间的,随后又马上振作起来。能够在这个佘祖父留给他们的结界里休息三天三夜已经非常难得了,或许这点时间根本不够他学习多少东西,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那我开始学习啦!”廖天骄急急道。

“好,那边的机械台上有法宝,药理台上有巫药仙药等等,你可以对照着学习,有什么不懂的……”佘七幺顿了顿,“最好自己开悟。”

廖天骄以为佘七幺是信赖他的能力,赶紧答应下来。

佘七幺微笑着深深看了廖天骄一眼,随后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面前的本子上。这本纯黑封皮的手抄本并未写明给谁,佘七幺却认为那正是佘玄麟通过未卜先知留给他的东西,那是一种禁术,通过透支生命来快速提高修行者的神力,常用于一些面临重大战事却受了重伤,丧失能力的妖族,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成者百之一、二,败者或死或疯,便成者,亦寿不足矣,并损本元。”

看着那行提醒的字眼,佘七幺在心里暗暗道:“祖父,谢谢您!”照着书上所说,他辟了一处结界,钻入其中,盘腿,虚合掌心,闭上眼睛。

廖天骄,希望我还能有再次睁开眼睛的机会。

希望我能够和你一起度过这次难关!

然后,和你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