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6章 3.16

第176章 3.16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久等了,今天去看了《帕丁顿熊》,还不错吧,萌萌哒小熊。从这章开始,我们慢慢地把金手指开起来,骄骄,快,给大家表演一个胸口碎大石。骄骄:“嚯!”

廖天骄自从离开学校就没这么拼命学习过了,但是他也很快发现自己并不完全适合学习佘七幺所推荐的几本书,四本书之中药学对他来说是最难的,其次是法术,然后是宝器操纵,最容易上手的则是格斗。

“好吧,我就当自己是个近战dps好了。”廖天骄适时地给自己作了明确定位,从一个二次元圣光牧师变成了一个三次元长得不咋健壮的狂暴战士。

佘七幺推荐的教材是《格斗妖王修道者》,这不仅是本教科书,其实也是一本很有意思的自传小说。书的作者也就是主角,是妖族中的一个异类,明明拥有妖法,却更热衷于用格斗来与人分胜负。当然他的格斗术并不是人类意义上的格斗术,怎么说他仍然是个妖,拥有妖的许多先天优势,比如体格健壮度、速度、反应能力等,其中又有一项是他的种族特性——敏捷。这位其实是一只猱,也就是一种古猴,所以他的格斗术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项就是轻盈的身形,同时,他又会使用妖术,能使得双拳坚硬及力大无比,换言之,他格斗的技巧就在于飞速近身,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一击不成,就快速撤退,也就是杀得了杀,杀不了跑!

“好吧,我应该是个刺客……呃,狂暴刺客型dps。”廖天骄纠正了自己的定位。

这只叫作捷飞的猱妖在很长时间里都是妖族格斗界稳稳的第一妖(兴许其他妖族对这种作战方式并不太感冒),他不仅挑战妖族格斗者,也挑战修道者,后者所占的比率还更高,并且胜多败少,所以,如果能学会他的格斗精髓,对于廖天骄来说就等于学会了应付修盟那群人的致胜法宝。这样厉害的教材,他当然要拼尽全力啃下来!

廖天骄当即撩起袖管,伏案猛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从个人的感觉来说,廖天骄和佘七幺正在经历正常的三天三夜,但是从实际上来说,他们又只是在度过一个时辰,因此廖天骄哪怕经过了两天一夜也根本不觉得饿。当他在石板的演练世界里历尽艰辛,终于击败了中级**oss,鼻青脸肿地险过中级关,回到外部世界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经历了白昼、黑夜、白昼,重新到了傍晚。

夕阳西沉,此时结界之中挂着一轮又大又红的日头,感觉十分逼真。距离两人离开这个藏书结界只剩下一日两夜的时间,当然,这是在外部结界未破的情况下。廖天骄抹了把脸,忍不住想要把自己学有所成的喜讯告诉佘七幺,然而当他看到佘七幺的样子时,却不由得放轻了声音。自从昨天在角落端坐下来之后,佘七幺便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没有改变过,廖天骄在学习和练习的间隙至少还会出来喝口茶、上个厕所什么的,佘七幺却仿佛根本没有动弹过。他到底在修习什么呢,会不会身体吃不消啊?

想到佘七幺根本是重伤未愈,前天晚上还被他在肚子上狠狠揍了一拳,廖天骄就有些担心起来。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想要叫佘七幺又不敢叫,生怕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惹他走火入魔。当注意到佘七幺膝头上放着的那本笔记掉下来了时,廖天骄犹豫了一下,决定给他捡起来,结果手刚刚伸过去,还没碰到书就已经感到一股寒意猛地冲了上来。

“呀……”廖天骄才发出短促的叫声便马上闭嘴。他生怕打扰到佘七幺,只能捂着嘴甩自己的右手。他收回来的手竟然已经整个冻得僵硬,手指尖甚至覆盖上了一层冰霜,想必是佘七幺结界的力量所引起。

好霸道的结界!廖天骄又反复看了佘七幺一阵,确定他的面色没有问题,呼吸也十分平稳,便放下心来,重新投入自己的学习之中,殊不知佘七幺此时正处在十分危险的境地。

在佘七幺的眼前,横亘着一大片冰原。他已经在这片冰原上行走了很久很久,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这是他正要度过的一道难关。

一开始,佘七幺依照笔记中所说,打坐、静心、抱元守一,排除一切杂念,随后以内视法查检自己身体内的状况。在这一刻,他的身体宛如一个水晶果冻,皮囊仍然存在,但身体中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楚楚,心、肝、脾、肺、肾……佘七幺清楚地看到自己内脏所受的伤还没完全好,然后看到自己的丹田之中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这似乎正说明了如今他的妖神之力已经荡然无存,但是随后他就发现了特殊的地方,虽然他的丹田之中什么力量都没有,但是在他的身体各处,却有一些看不清的棉絮一般的东西忽隐忽现,上下沉浮。他试着想要将那些东西看得更清楚一些,于是加倍地集中精力,结果不仅没看清那些东西,或许是意识到他正在“看”,那些东西反而统统消失了。

就像是淘气的孩子藏起了身影,明明刚才还到处都是的棉絮一下子失去了踪影。这就不好办了。笔记中说到,一个妖神要重新拾回消失的或被打散的或被废掉的力量就必须要追溯到他体内的“触”,随后是“管”,然后才是“核”,换言之就是个从点找到线,再顺着线顺藤摸瓜,最后抵达核心的过程,而这些棉絮一般的东西很可能就是所谓的“触”,所以,如果他连“触”都看不清的话,就更不用说顺着“触”找寻到“核”,想办法令其重新恢复生机了。

佘七幺一下子急得不行,现在外界局势那么紧张,处处都有陷阱危机,他失去了能力就等于失去了一切,他不能保护廖天骄,不能保护九君山,更不能查出他祖父被害的真相,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更何况分秒如金,他们哪来的精力在这里干耗?!结果他越是急,就越是找不到“触”,那些东西简直像是有心眼一般,故意地折腾玩弄他。就在佘七幺急得快发疯的时候,突然间,他发现有一个“触”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那个“触”或者叫那团“触”和它的其他兄弟都不同,它就像是一团小小的蒲公英,顺着佘七幺的身体内部小周天缓缓地运动。佘七幺下意识地就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那一点上,那团“触”立刻察觉到了。

“它想逃跑!不能让它就这么逃了!”在这个时候,佘七幺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想要捕捉到那团“触”的迫切心理,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执念,这次那团“触”没有消失,它就像是被什么捆住了一样,隐匿了几次却又被迫现形,几次之后,它开始试图就这么逃跑。

“别跑!”佘七幺这么想着,忽然发现自己身体变轻了,他感觉到自己在这一刻仿佛脱离了躯壳的存在,而后以灵魂的方式进入了自己的体内空间。

这是一片无比广阔却又障碍物极多、地形崎岖的空间,天上烧着十个日头,地上喷发出烈焰腾腾,岩浆四处流淌,一不小心就会撞上突然喷发的蒸汽柱。佘七幺立刻明白自己现在面临的正是修行之中常见的十魔九难。

昔日施肩吾撰《钟吕传道记》中借用钟离权与吕岩师徒问答的形式,论述了内丹术要义,其书共18卷,其中《魔难》一卷讲述的便是修行人在修行中会遇到的“十魔九难”,如六贼魔、六情魔、刀兵魔等等,这是每一个欲要得道飞升的人和妖都必会经历的过程,佘七幺身为妖神后裔,虽然也要修行,但过去的门径却与之不太相同,眼下发现自己竟然要经历这么一关,不由得也有些纳闷,但是随即却又想通。多半是因为此时他已身无半点妖神之力,妖神之体又与普通妖族不同,所以取了一条人类修行者的道路。昔日女娲抟土造人已注定人为万物之灵,所以比之妖,人其实更接近于神,对于失去了力量的妖神而言,或许这的确是一条折中的道路。

定下心来后,佘七幺便开始闯这十魔九难。不得不说,即使失去了神力,妖神后裔仍然是妖神后裔,对于普通修行者来说最难过的那些富魔、贵魔、女乐魔、女色魔,佘七幺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富什么贵什么,佘家有的是钱,没钱佘爷可以自己赚佘爷还有媳妇养咝咝,至于女乐魔、女色魔……佘七幺觉得根本就没有自己家媳妇好看好嘛咝!不过佘七幺也有遇到差点难倒他的关卡,比如六贼魔中舌好甘味这一魔,当发现眼前是满山满谷的麻辣鸭脖子、巧克力威化、猪肉脯、牛肉干、鱿鱼丝等等等等等的时候,佘七幺还是很花了一点自制力才让自己闯过去的。六情魔与爱魔之中,廖天骄自然隆重登场,不过佘七幺把握得很准,看起来太柔弱、太娇媚、太会诱惑的那都不是自己媳妇,太聪明、太贤惠、太能干的当然也不是,太愚蠢、太弱智、太死板的更不是了!总之,佘七幺觉得廖天骄这个人的度是很难把握的,他一直在逗比、二和聪明、神来一笔之间摇摆不定,蠢起来蠢死人,聪明起来又能把他佘七幺都比下去,佘七幺觉得自己媳妇真的很特别。

这样小惊无险地通过了十魔九难只花了佘七幺一天的时间,然而这之后一天一夜的时间,他就都被困在了这片冰原之上。

一望无际、白雪皑皑、寒冷、杳无人烟。佘七幺不知道这到底算个什么关,因此对于如何通过这一关也毫无头绪。那团“触”始终在他前方不远不近的地方漂浮着,起先还偶尔挣扎几下,但是似乎在发现挣扎无用,尤其是当佘七幺通过了“十魔九难”关后,便安生了下来。现在佘七幺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团“触”上缠绕上了一根细线,线的另一头正在他的身体里,而那团“触”的真面目他也已经能看清了。那并不是什么蒲公英,他曾经以为是绒毛的其实是光晕,在光晕的中央依稀可以看到一条弯弯的、蜷起来的曲线,那是一条小蛇。

所以,那是一枚蛇卵,里头有一条未出壳的天蛇。

难道那就是他自己?佘七幺有点疑惑,笔记上不是说要先搜集“触”,然后再跟着“触”找到“管”,再经由“管”到达“核”吗,难道自己运气这么好,一上来就碰到“核”了?佘七幺不明所以,他试着靠近那条天蛇,但是就像月亮一样,他走,小蛇也往前,他停,小蛇就静静地漂浮在那团光晕之中等着他。

多半还是要继续闯关了,佘七幺想。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这一关到底是个什么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