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7章 3.16

第177章 3.16

能够让一个人崩溃的方式有很多,其中十分好用的一种,叫孤独。

佘七幺默默地行走在这片一望无际、毫无变化的冰原之上,除了前方那枚天蛇卵,找不到任何别的参照物。一开始,他担心周围有陷阱和埋伏,走得既慢又小心翼翼,过了一阵子后,他因为时间开始焦虑,因此走得冒冒失失起来,又过了一阵子,他告诫自己不可如此粗心大意,按捺着重新慢下了脚步并开始试图寻找突破点,再过了一阵子后,他开始嘀嘀咕咕地跟自己说话,试图让自己不要灰心丧气,再再过了一阵子后,他终于开始沉默,一路沉默到了现在。

由于没有参照物也没有除了风声以外的别的声音,佘七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丧失了方向感和时间感,他所能做到的只有机械地迈着步子,一步一步向前走而已。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走了多远,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经历什么,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死了,他猜测自己可能因为擅闯某个关卡终于付出了生命,所以魂魄陷入了这样的境地之中,如同自杀者永远徘徊于死亡的那一刻,但是他很快想到了廖天骄。如果他真的死了,廖天骄不会没有反应,他可能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但他的记忆中一定不会没有廖天骄留下的痕迹,所以他还没死。他还没死,廖天骄就还在等他,他就不能被打垮!于是佘七幺重新振作精神,小心戒备着,继续在这片孤寂的冰原上行走。

风“呼呼”地吹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前方的天蛇卵忽然不再动了。佘七幺一开始并没发现,等到走了几步,发现离那枚被包裹在光芒中的卵已经近在咫尺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这算什么意思?佘七幺反而有点迟疑了,他沿着天蛇卵的前后左右转了一圈,确定周围并没有什么异状后仍然未放松戒备,反而更加警惕地等了一会。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枚天蛇卵就浮在他前方,与之前拼命试图逃跑的时候相比,现在看起来真是乖乖的、萌萌的。

算了,既然是试炼,迟早要来的!佘七幺靠近那枚天蛇卵,伸手一摘,天蛇卵便躺到了他的掌心。那东西摸着也像是水晶果冻,软软凉凉的,但却能感觉到从里头传来的细微的震动,似乎是那条蜷曲着的小蛇的心跳。

佘七幺有点为难,他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该干什么。蛇固然是卵生,但是佘家的人身为妖神,当然不会有孵蛋这种行为,每一名佘家后裔虽然出生的时候外头有壳,但只要接受日月精华,在佘家的灵地呆足七七四十九天便会自然破壳,历史上大概也就只有佘七幺这么一条蛇是足足花了七百年才出生的,还是因为那个“佘真人”。佘七幺想到这里不由得神情一暗,但他有很快振作起来,眼下他要烦的事太多、太多了,实在没空去考虑过去的事。那么回到刚才的问题,他究竟该怎么处理这枚天蛇卵。孵出来?打破它?还是要带着这条天蛇去什么地方?

佘七幺皱着眉头冥思苦想,这条“呼呼”睡着的天蛇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会不会这就是他自己呢?可是他明明就在这儿啊。正当佘七幺愁眉不展的时候,整片冰原忽然颤动了一下。佘七幺趔趄了一下,立刻警惕地看向四周,冰原又上下颤动了一下,跟着开始剧烈波动起来,冰面破裂,无数的裂口在这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骤然出现并向着四面八方迅速延伸开去。佘七幺此时已经失去了力量,无法飞行,他只能蹲下丨身子,将自己的重心尽可能减低,避免落入那些裂口之中,等到观察清楚了,再作行动。

海浪奔涌的声音传来。佘七幺看到从那些裂缝中有冰蓝色的海水迅速涌了出来,冰原裂开成为了一片片的冰块,如同大洋上的舢板,互相撞击、推挤。佘七幺觉得自己就像是身处在远古时期的人界,经历着令许多物种灭绝的大灾难。

大灾难?佘七幺抬起头来,原先灰茫茫的天空就像是被撕开了阴翳,露出了无比深邃的蓝。那种蓝色就如同是深不见底的幽谷,当佘七幺抬头仰望的时候,顿时生出了晕眩的感觉,他用力甩了甩头,下一刻,无数的火流星突兀地出现在空中,密集地从上方砸向这片冰原,辉煌的光芒映红了整片天空!

佘七幺登时看傻眼了,不是吧,说大灾变就真的大灾变?他焦虑地环顾四周,自己所在的冰块已经被推挤着漂浮到了周围冰块相对比较稀疏的地区,此时满眼望去周围都是碎裂的小冰块漂浮在深深的大海上,别说是逃跑,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佘七幺是想过这个关卡会很难,能让神力从无到有还要一下子精进怎么可能简简单单,禁术也有禁术的自尊不是,但是他没想到,那本笔记给他搞了这么个东西出来。

恐龙都会灭绝的大灾变什么的……

“爷爷,你是有多看得起我啊!”佘七幺无语,此时他似乎只剩下跳到冰凉的海里这一个办法了。就在佘七幺匆匆热了身打算跳下去的时候,海中又起了变化。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就在距离佘七幺不远的地方蓦然出现了一个涡眼,无数的碎冰打着旋如同被抽水马桶吸走那样向着那个深渊栽落。佘七幺再也顾不得其他,将天蛇卵含到嘴里,撒开腿就开始跑。

“呜呜咕……”佘七幺在心里骂,跟兔子一样从这块冰蹦跶到那块冰。变成蛇形的话,一般情况下速度会更快,但是显然不限于冰面上,跳到水里又恐怕被吸走,所以尽管人形的他腿短速度慢,他还是只能用人形。

海水剧烈动荡,那些冰块本来就悬浮在水中踩不踏实,更何况佘七幺此时在拼命蹦,火流星还不断地砸到水里。于是佘七幺常常一脚踩下去湿了半条裤管,赶紧又蹦跶到另一边,再湿半条裤管,再躲个火流星,半身都湿了……

佘七幺狼狈无比,他的耳朵里不断传来冰块撞击的清脆声响和火流星坠落的“嗖嗖”声,很快,又清晰地感觉到了从后方传来的杀气,当他连滚带爬地跑到离最初的位置足有三公里以上的地方时,海中终于发出“哗”的一声巨大声响,跟着从里头钻出了一头怪物。

“妈呀!”佘七幺呆呆地看着那条从水里钻出的家伙,头颅扁平,嘴裂到腮,眼似铜铃,有鳞有须,身上颜色五彩斑斓却一点都不好看,整体不像龙倒更像蛇,但是这蛇显然跟佘七幺不是一家的,光是那一嘴锐利的尖牙还有杀气腾腾的气质就证明了这东西的恐怖。佘七幺忍不住“咕嘟”咽了口口水,然后……

“啊……啊啊啊!”佘七幺拼命卡着自己的脖子抠喉咙,什么也顾不上了。天蛇卵,他把天蛇卵吞下去了!!!佘七幺简直要绝望了,他跟着这枚天蛇卵走了这么久不是为了吞掉它的啊!就算要吃也要好好地做个牛奶糖心水煮蛋什么的再吃啊啊!

那条凶狠的大蛇轻易发现了佘七幺的位置,它似乎对佘七幺十分地感兴趣,下一刻,轻轻往前一蹿就冲过了佘七幺与它之间三分之二的距离。佘七幺被吓了一跳,转身就跑。大蛇目中凶光闪现,它猛然跃起,在空中划出一条弯弧,张开大嘴直冲向佘七幺。

对蛇的攻击动作,佘七幺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他几乎是同时就有了应对。将乌银甩出,佘七幺整个人也跟着跃了起来。此时他虽然失去了神力,但是乌银毕竟是天蛇蜕皮所化,拥有无比坚固又无比柔韧的特性。佘七幺的乌银出手得正是时候,黑底银筋的鞭子在那条大蛇的牙齿上打了个旋,刚好吃到摩擦力把佘七幺带得飞了出去,佘七幺在空中缩起脚,与那张血盆大口擦肩而过,只觉一股股腥气从侧面逼来,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别看佘七幺的神力不高,他的原型其实也挺大的,好歹他是天蛇胚,但是在这条大蛇面前,就算他化出原形估计也就是灌木对上大树的感觉,更何况是人形呢?吃了他简直就跟吃块蚊子肉差不多啊,所以为什么那条大蛇会死死盯着他不放呢?佘七幺一落地,立刻踩着一块冰块滑行出去,就跟冲浪一样。他一面逃一面想,一个结论跳了出来,因为那枚天蛇卵。

佘七幺飞快地在脑子里过滤着那些信息,天蛇卵与他息息相关,这家伙似乎对天蛇卵志在必得,这家伙虽然是蛇,但是却吃蛇……佘七幺脑子里“叮”的一声,是虺!南朝《述异记》中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意思是虺也是一种蛇,后世有认为虺是一种毒蛇,也有说是蜥蜴的,但是不管是蛇还是蜥蜴,这种东西可不是善类,它喜欢吃蛇,尤其喜欢吃妖族中的蛇族。虺吃了灵蛇,便攫取了他们的力量,然后就可以飞快地得道升仙,简而言之就是个打劫的。

在佘七幺生活的这个时代已经很少看到虺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一只,看那一身五彩斑斓的鳞片,还有长脖子后面伸出的一对已经有了雏形的骨翅,佘七幺深深觉得自己应该是遇到了一只远古大虺。

“啊啊啊啊啊!”佘七幺在心里惨叫。其实很多时候面对那些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的时候,他都很想惨叫的,不过因为有廖天骄在,他就不能叫,否则就太掉份了,还会让廖天骄担心,不过现在就他一个人,是不是可以叫啊?

“嗷嗷嗷呜——”这不是佘七幺叫,而是那只虺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随着它的咆哮,海水再度剧烈翻腾起来,佘七幺原本乘坐的冰块顿时飞快地向后滑去,佘七幺吓得叫不出了,他赶紧飞身跳到另外一块冰块上去逃命,结果那股气流太过强大,他人还跃在空中,已经被吸得往后倒蹿了一大截。佘七幺赶紧回过头去看,这才发现那只虺正张大了嘴在吸水。佘七幺再度甩出乌银,想要故技重施,结果这次乌银也抵御不了那股吸力,被吹得一下子失去了准头,狠狠打在了虺的牙**,虺停了一下,下一瞬更加张大了嘴快吸起来。佘七幺只觉得自己像是坐上了加速火箭,飞一般地冲向那张血盆大口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如果能控制那些火流星就好了,如果能控制海水就好了,如果能控制那些风就好了,如果能控制……如果能……都说天地万物,人性最灵,可人类的力量、妖神的力量,哪怕是仙的力量其实都来自于天地之中,是金木水火土也好,是地水火风也罢,所有的一切都成于天地,长于天地,也归于天地……

佘七幺脑子里像是出现了一道霹雳,那道雷光电闪撕开了重重迷雾,将一个清晰的答案狠狠烙在了他的心上!在肖家村升龙湖的时候,他曾经短暂发挥出了天蛇的力量,后来他祖父佘玄麟的残影曾托廖天骄告诉过他,他的力量其实从来没有被取走。他一直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在那之后,他也一直都没有再发挥出天蛇的力量直到在钟表镇遇到了那个“佘真人”,但是那种感觉还是不一样!当时他想要保护廖天骄的迫切心情,以及因为被最信赖崇拜的偶像背叛的悲愤心情使得他爆发出了力量,但那却是一种虽然强大却不自然的力量,在使用那种力量的时候他时刻都感觉到一种如同被撕裂般的违和感,丝毫没有水到渠成的畅快,所以他很快败了下来。现在他明白了,并非是敌人太强大,而是他根本没有用对方法。

是了,天蛇并不是普通的灵蛇一族,他成于天地,长于天地,与这片天地的每一块土、每一滴水、每一段风、每一星火、每一寸呼与吸、每一场生与死、每一个生灵的喜与怒、哀与乐、坚定与迷惘、勇敢与退却、强盛与毁灭都息息相关,他的力量从未离开他,因为他的力量就是天地,就是这天地中的一切、一切!

原来他吞下去的并不是什么天蛇卵,他吞下去的是他在出生的时候便遗落了的属于他自己的真正的天蛇种。

想通了这一切的一瞬,佘七幺的浑身上下顿时迸射出一团无比强烈的光芒,强光刺痛了虺的眼睛,它发出一声哀嚎,丢开佘七幺就往水里扎去。

“分!”佘七幺轻盈地漂浮在空中,风拂动他的长发,托起了他的身体,随着他的口令,深深的海水刹那翻滚着分为两半,露出了如同深壑一般的底部。正在仓皇逃窜的虺失去了水的浮力,一下子狠狠坠落下去,赶紧又扑腾着小翅膀努力飞起来。

“落!”无数的火流星密密麻麻地砸向虺,把这东西砸得晕头转向,仓皇不知何处是出路。

“聚!”佘七幺又道,那些碎裂的冰块骤然化作流水,重新聚集到一起,旋转着形成了一个水球,随着佘七幺的手指所向,水球直冲向虺,将它牢牢困在其中。原本凶神恶煞的庞然大物此时竟像是一只无比弱小的热锅上的蚂蚁,在水球里冲来冲去却徒劳无功,只能露出祈求的神情。

“变!”乌银从尾部开始虚化又重铸,很快在佘七幺手中出现了一柄黑底银纹的长剑,佘七幺举起长剑,跟劈西瓜一样劈向那只水球。

“且慢!”突然有人朗声喊道,随之一团金光撞向了佘七幺手中的剑,又有一团白色的光芒将那只水球飞快地抱走,避开了佘七幺的攻势。

“谁!”佘七幺迅速转身,当他看清眼前两人的样子时,不由得愣了一愣。

这熟悉的打扮、这熟悉的相貌、这熟悉的身段……唔唔……是谁呢?好眼熟啊,可就是想不起来。正在他冥思苦想的时候,突然在这广阔天地之间有段旋律响了起来:“等等等噔——等等等哒——等等等噔噔、噔等——”中间还夹杂着“嘿哈”的声音,然后是个柔美的女声唱了起来,“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啊~~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啊啊~~”

佘七幺手忙脚乱地从衣服里摸出一个小手机说:“喂!”

那头立刻传来了廖天骄的声音,气喘吁吁道:“佘七幺,快出来啊,我要顶不住啦,你大哥他喵的杀进来了,嗷!别打脸!”

佘七幺心里一惊,与此同时,两个名字骤然浮了出来:“你们、你们是许仙和白素贞?”

作者有话要说:还记得以前查理朱同佘七幺辩论白素贞和许仙的故事吗,他们不止是路人n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