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8章 3.16

第178章 3.16

白素贞这三个字在人界几乎家喻户晓,知名度不亚于任何一个当红巨星,但是人类并不知道,对于妖族来说,这同样也是一个传奇的名字。这并不是因为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故事有多么的独一无二和惊天动地,其实因为和人类谈恋爱而被迫分手啦、吃牢饭啦、自杀啦、做出莫名其妙举动的妖怪历年来算算可真不少,这才逼得后来妖协呕心沥血出台了一部《妖族跨种族婚恋管理相关条例(草案)》,扯远了,总之白素贞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她那段轰轰烈烈的恋爱,而是因为她销声匿迹得莫名其妙。

对于人类来说,目前对白素贞结局的认识普遍有两种,一种相信她被法海压于雷锋塔下,直到1924年雷峰塔忽然倒塌才得脱出,当时还有目击者声称曾经在雷峰塔倒后看到一条白蛇入水,此后关于白素贞的传说就没了后续;还有一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团圆,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新白娘子传奇》中演绎的版本。据说白素贞的儿子许仕林考上了状元后回乡扫塔祭母,孝心感动上天,加上白素贞在雷锋塔监狱服刑期间表现良好,于是予以提前释放,然后那个跑上金山寺的许仙也毫无心理障碍地跑了回来,自此一家三口团圆美满,和乐融融。这个结局更其实像是一种世俗意义上寄托了美好希望的创作,不能太当真。那么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呢?事实上,对于寿命远比人类长的妖族来说,他们对白素贞的结局或是白素贞本人的认识也是一笔糊涂账,白素贞不仅销声匿迹得离奇,其实妖怪们普遍对于白素贞究竟是哪里来的也一直没摸到头脑。

白素贞是哪里冒出来的?据她自己说是青城山,但青城山的妖怪们一概表示不知。不过这没什么,毕竟天下妖族太多太多了,而且大部分都潜伏在犄角旮旯的地方,不是山底的缝隙里就是河底的沙坑里,尤其修炼需要吸取日月精华找福地宝地什么的,所以白素贞如果找到了一个好地方偷偷窝起来修炼这也是说得通的。

白素贞师承何人?据她自己说是师从骊山老母,这就比较微妙了。因为众所周知,骊山老母是道教里头的女神仙,地位十分崇高,一个妖怪拜一个人类神仙做老师,这多少有点叛逆和不合情理吧,尤其是那个年头,人类和妖怪之间的关系还是挺水火不容的。然后骊山老母自己也是个履历不甚清晰的神仙,据说她的姓氏与来历不详,只是因为久居骊山才被称为骊山老母,也有说她是天地正气还有智慧的化身,总之十分神秘。

再然后,白素贞当年和许仙、法海之间的恩怨纠葛究竟是怎么回事,佘七幺这种晚辈自然是不清楚,有趣的是,那些与白素贞同时代的老妖怪们也表示不怎么清楚。他们只知道白素贞“轰”地出现了,“轰”地下凡了,“轰轰轰”地跟一个凡人谈恋爱了、成亲了、怀孕了,然后好像来了个法海说她祸害许仙,“乒乒乓乓”打了一场,害得镇江遭了水灾死了好多人,再后来听说白素贞似乎是被收了被压了,奇怪的是,那个时期的妖协并没有就此与人类进行过交涉或者办理过罪犯的引渡手续,这么看来好像白素贞又没被关起来,那么她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呢?还真没人知道,至于许仙就更加没人有功夫去过问了。

那么,白素贞的人物形象又是哪里来的呢?据考,白素贞的故事起于北宋,随后在明朝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有了记载,但是那个故事里白素贞对许仙并没有感情,她被描写为一个很坏的女妖,完全就是来祸害许仙的,结果这个故事被妖怪们看到了,就有妖不服气了,在清朝时终于重新写了《义妖传》,把白娘子大大美化了一番,再加上民间口耳相传才有了今天人们普遍认可的医术高超、法术高明、恩怨分明、贤惠能干的白娘子形象,所以,白素贞还真就是个独特的、家喻户晓,其实却无人真实清楚底细的人物。

不过,佘七幺对于白素贞的认识却比其他人要略多一点,虽然也只多一点,那是因为他祖父佘玄麟似乎与白素贞是认识的,并且还有交情。佘玄麟曾经在冯梦龙《警世通言》一书中《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一篇点评道:“此文谬误殊多,白氏非如文中所述,其之不凡,望后来人慎思、详查。”这才使得佘七幺对于白素贞的感情从一个二次元传说人物略偏向了三次元真实人物,这也是之前他与查理朱争辩的由来。

查理朱不知从哪里调查出白素贞水漫金山寺是动用了沾染了三生石灵气的灵石的力量,目的不仅是要逼出许仙,还是为了改变因果,除掉许仙命中注定的婚配对象,并用镇江人民的命作为债金来偿还自己擅自动用三生石欠下的债。佘七幺当时没能完全反驳回去,因为他并没有证据来反驳,但是现在白素贞与许仙却意外出现在了这个佘祖父留下的试炼空间之中,并且还使用了《新白娘子传奇》中的人物造型,呃,不对,连脸都是一样的……

佘七幺囧了,对着两张明星脸,尤其许仙的扮演者可是位女演员,可真是出戏啊。不过他现在可没空理这些,廖天骄那边情况危急得不得了,他就算心里再好奇也没工夫去追究这些。于是他含糊地说了声:“再见。”就想要闯出这个世界去,结果一回身却看到白素贞挡在了他跟前,佘七幺眉头一皱,飞快地往后倒退,白素贞没动,他定了定神,往侧面一动,结果许仙出现在了他眼前。这……

佘七幺不得不停下来,恭敬地行了一礼道:“白前辈、许前辈,晚辈的伴侣现在遇到了危机,正等着晚辈前去营救,能否请您们让开?”

许仙笑吟吟道:“他没事,我们不多耽误你时间,只要一会就好。”

佘七幺有点动怒了,什么叫他没事,横竖不是你媳妇你就没事对吧。想着,索性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划,底下的海水中就浮起了一片水浪,海水如同拥有自主意识,在空中飞快地聚合,形成了一条透明的小水龙,盘旋在佘七幺身后,摇头摆尾,很有声势。

佘七幺说:“两位前辈,如果你们再不让开,可别怪晚辈得罪了!”说着,屈指一弹,水龙便张开大嘴冲着近在前方的许仙冲了过去,佘七幺原本只是想要吓吓那两人,所以挑了许仙动手。他想着他看到危险总该躲开吧,谁想到许仙竟然不躲不让,等到佘七幺发现想要收手时已经来不及了。他也是刚刚才弄懂了天蛇之力的由来,刚刚对上虺能够取胜本是有点运气在里头,这个时候就凸显了他技能掌握的不娴熟,本该随着他握拳的动作粉碎的水龙竟然反而披上了一身冰霜,变成了一条冰龙用力撞向了许仙。

“小心!”佘七幺刚刚喊完,却只见那条冰龙在许仙跟前一毫米都不到的地方突然间虚化,再度变为水流后,穿过许仙落入了海中,而许仙不仅完全没移动过,甚至连身上都没沾到一滴水。

佘七幺惊呆了,没听说过许仙也会法术啊。于是,他又试探着使用了风的力量。佘七幺没敢试用真空风刀之类的东西,怕误伤,而是使用龙卷风想要将白素贞和许仙都卷走,这一次许仙让了让,白素贞飞上前来,她就如同一只白鹤在空中轻盈地飘飞,气势汹汹的龙卷风到了她的身边后竟如同春风化雨,不费吹灰之力就丝丝缕缕地散开了。之后佘七幺又试验了火,火流星变成了萤火;土,山峰隆起又被看不见的手压了下去。佘七幺不敢相信,他以为自己现在虽然称不上天下第一,但是实力早已跟其他大妖神并驾齐驱,对付那个“佘真人”也应该有得一打,谁能想到连“佘真人”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两个长着赵雅芝、叶童脸的人给打趴下了?这很让人绝望好不好!

佘七幺一焦虑,动作就乱了,属于天地自然的力量顿时涣散了四处逃逸,抓也抓不住。佘七幺急得都快疯了,只得勉强收敛了心神,低声下气道:“两位前辈,能不能麻烦你们高抬贵手,刚刚是晚辈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前辈,晚辈甘愿受罚,但是晚辈的伴侣现在真的十分危急,你们能不能等晚辈救了他再来领受处罚?”

白素贞和许仙对望了一眼,还是由白素贞道:“你这小娃儿,还真是佘玄麟的子嗣,脾气跟他年轻时一模一样,都说了你媳妇没事,你怎么就不信呢?”

佘七幺急道:“我……”

白素贞伸手在空中轻轻一抹,就像佘七幺刚才操控海水的力量那样,空中再度浮出一团海水,海水自动变成了一个椭圆形的镜框,圈起了一个空间,然后里面居然出现了外面的样子。外头约莫是下午的光景,佘元初正坐在水榭里用优雅的动作慢吞吞地喝着茶,廖天骄憋屈地坐在一旁,旁边的桌上也放着一盏茶,但是没动,他的眼神一直飘啊飘啊,似乎在寻找逃跑的办法。廖天骄的确没怎么受伤(除了眼睛上大概挨了一拳有了个熊猫眼),他没被捆绑,身后甚至连个侍卫都没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佘元初在招待他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当佘七幺看过去的时候,廖天骄飘忽的眼神刚好也对了上来:“佘……”佘七幺刚看到他的嘴型,然后海水就又“哗啦啦”地落下去了。

“如何,没骗你吧。”白素贞说。

佘七幺只好拱了拱手道:“是,但是前辈,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留在这里?”

“因为我们是你要过的关卡啊。”许仙很轻松地说,“你不知道吗?”

佘七幺睁大了眼睛:“什么?这一关的关卡不是虺吗?”

“哦,那个是我们养的宠物而已。”

佘七幺:“……”

佘七幺知道自己横竖是绕不过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前辈了,只得忍耐着道:“那个,你们一直都长这样吗,跟电视剧明星一样。”

白素贞摸了摸脸说:“这张脸蛮好看的呀,而且这样你们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们俩是谁。”

佘七幺心道:“这果然不是你们的本来面貌啊。”

“当然不是了。”白素贞像是知道佘七幺在想什么似地说,“这是赵雅芝的脸,你不知道啊?”

佘七幺:“……我知道。”算了,谁管你们到底长啥样啊,他问,“请问两位前辈接着要怎么考校晚辈?”言下之意是能不能快点来,佘爷还要赶着出去呢!

白素贞与许仙默契地对望了一眼说:“先给你看看我们真实的样貌吧。”

佘七幺一个“别”字还没出口,就见眼前两人同时转身一圈同时换了个模样,这模样、这身段、这造型也好眼熟啊……

佘七幺抓狂:“拜托,这是吴奇隆和杨采妮版本的梁祝好不好!”

白素贞想了会说:“哦对,sorry啊,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太好了。”

不是,佘七幺想,你们怎么会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子啊!!!下一刻,佘七幺就愣了一愣,他似乎在这个瞬间摸到了什么。《白蛇传》、《梁祝》并列中国的四大民间传说,另外两部则是《牛郎织女》和《孟姜女哭倒长城》,虽然是四大传说,但是细看之下就会发现《白蛇传》和《梁祝》十分相似,同样是一对被拆开的情侣,同样是悲剧的走向,但是在最后却有一个十分传奇的结局,虽然一对是人妖之恋,一对是人人之恋,而且他们似乎都表现出了一种叫做……叫做因果宿命的东西。

“因果?规律?三生石……”佘七幺不由得喃念出声,下一刻,周围突然天旋地转,佘七幺差点以为自己又晕眩了,后来才发现在转动的真的是这个世界。海水干枯,山峰隆起,冰川融化,植被披盖,天穹上布满了星子,天穹下虫鸣鸟叫,生机勃勃。这是……九君山?

“考验通过!”白素贞和许仙不再是任何一个电视剧明星的样子,他们的容貌都模糊了,只有两团光晕包裹着他们,但是佘七幺却觉得自己到这时才仿佛完全看清了他们的样子。不是很好形容那种感觉,他想了片刻才想起来应该怎么去比喻,就像是昼与夜,像古与今,像过去与未来,像大气氤氲山岚蔼蔼,像天地万物,像……不知道为什么,他还在这两个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祖父的身影。

“祖父。”佘七幺不由得轻声念道。

柔和的女声响起在他的耳边:“佘七幺,这是我们俩在回归前应你祖父佘玄麟的请求留下的最后的影像,只为了有朝一日如果你能来到这里,给予你最后的提示和帮助。”

“什么提示?什么帮助?什么是……回归?”佘七幺忍不住问。

柔和的男声接着响起:“我们能够看到你的过去,知道半妖朱海晏曾经对你说过的话,请你仔细地想一想他的话,再想一想我们,不仅是白素贞和许仙,梁山伯和祝英台,还有许许多多类似的人和故事,甚至是玄武和阴黎,你和廖天骄,仔细想一想,你会得到一个答案。”

佘七幺说:“我不知道,是关于什么的答案?三生石的秘密和力量?你们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三生石石魄要怎么才能使用,三生石的力量究竟能不能改变过去和未来,能不能……”

男声和女声在这一刻融为了一体:“慎思、详查,道路就在你的眼前,你能走好这条路,和廖天骄一起。”声音渐渐变大了,但却不清晰起来,犹如渐渐远上天穹,有着巨大的回声与混响。

佘七幺在心里骂了句粗口,高人们怎么都爱这样说两句故弄玄虚的话就消失无踪!他赶紧飞起来,追着那声音而去道:“你们别走,给我把话说清楚!”已经急得顾不上礼貌了。

那声音还在传来,但已经失去了性别的概念,仿佛是山川河流花草树木晨昏星月在开口说话:“终始未定而天地有情,水东流、日升落、草荣枯、花开败,从来处来,往去处去,亘古方为恒常……”佘七幺甩出乌银,想要捆住那团正要消失的光芒,但听得“哗啦啦”一片声响,天幕仿佛被他击碎,深蓝色的夜空如同碎琉璃纷纷落下,无数个星子托着长长的尾巴“嗖嗖嗖”地坠落,佘七幺产生了错觉,明明他还飞在空中却彷如跌入了银河之中,在一片绚烂之中旋转、旋转,然后重重往下一沉,“嗡”——鸟叫声传入了佘七幺的耳中,他晃了晃脑袋,发现自己正躺在冰凉的木地板上,还没等他来得及爬起来,就感到自己被什么人揪着领子拎起来,粗鲁地往外一丢。

“佘七幺!”廖天骄大吼道,“你快走!我来替你挡住你大哥!!!”

佘七幺:“……”

佘元初放下茶盏,立起身来,轻吐四字:“关门,放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