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9章 3.16

第179章 3.16

佘七幺借了风的力量才截住了飞出去的自己,由此可见经过这三日两夜的特训,有了长进的不只他一个,廖天骄他……力气更大了!!!不仅力气更大了,感觉还有了格斗技巧了,这一手传球……传蛇……不,传“妖神”功夫真是使得炉火纯青,颇有大家风范!

佘七幺好容易才落到地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结果就听他大哥喊了这么一句,四面顿时传来“砰砰砰砰”不绝于耳的声音,那声音从四面八方由近及远传出去,很快在山谷之中汇集成了宏大磅礴的交响,犹如几百条瀑布从天坠落,声势浩荡,振聋发聩。喜欢网就上。

廖天骄或许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佘七幺自然知道,这是九君山沿八卦方位八条山路上七十七道山门在一道道飞快地落下。这可不只是凡俗意义上的关门,山门落、山路阻、灵场闭、灵守生,七十七个灵守各居其位,整座九君山此时便被完全地封闭了起来,便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这其实是九君山面临重大事件、强大敌人之时才会采取的守势,灵场是经由九君山天然灵场的力量加上九君山历代山主的不断加固、改善形成,整个封闭的灵场足以保证九君山在面临几十个妖神同时同点不间断攻击的情况下抵挡十天半个月。灵守则由历代山主寂灭后的贴身武器化为精怪而成,几乎拥有等同历代山主的力量。妖神本就稀少,更何况要同时汇聚到一起对准同一点不间断采取攻击,再加上那些灵守,虽然目前能够唤醒的灵守未必达到最大数目,但是这个灵场就目前情势来看几乎还是万无一失。

佘七幺有点发晕,他觉得他大哥太疯狂了,不就是要拦住他和廖天骄吗,用得着这样大费周折、伤筋动骨?没错,九君山的灵场十分强大,那么使用这样强大的灵场自然不会是轻轻松松不用付出代价的。历朝历代的积累、不断的加固才使得这个灵场积聚了足够维系自身启动的能量,而其后维持这个能量场、使唤灵守都离不开守阵之人。守阵之人需要始终值守阵眼,随时观察灵场运行情况并进行调度、修补,当灵场有所损毁时,守阵之人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倘使守阵之人重伤而没有其他人及时替补,灵场便会崩溃,而这个灵场本身只能放不能收,唯有等守阵之人油尽灯枯,才会逐渐消失,到那时,守阵者自然也由于抽干了力量而元气大伤,需要休养很久才能恢复。

佘七幺觉得像他大哥这种聪明狡猾的蛇绝对不会丧失理智,更何况他还放出了九君山豢养的为数不多的环狗。环狗其实不是狗,而是兽人,《山海经·海内北经》说:“环狗,其为人兽首人身。一曰蝟状如狗,黄色。”环狗们身手灵敏、速度奇快,并且拥有只有远古妖族才有的出色的洞察意识,是十分难缠的对手,但繁衍极难,所以在远古时期已经几乎灭绝,偏偏有一小撮活了下来,后来被九君山某任山主收留,因此成了这里的一支精锐护卫队,佘家从来不轻易派出他们。

佘七幺终于觉得事情不对了,因为环狗并不是用来对付他们的,他看向佘元初,佘元初对他点了点头。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廖天骄也反应过来了,赶忙跑到佘七幺身边,戒备地问。

佘七幺说:“有外敌。”他看向佘元初,“是哪里的敌人?佘真人?”

“妖协和修盟。”佘元初道,“应该也有那个人的手下混在里面,他们终于按捺不住想要来抢夺廖天骄了。”

佘七幺说:“先前不是还好好的?”

佘元初把眉毛一挑道:“那是因为之前你们还在妖协和修盟的监视之下,那个人也还没动手。你以为你们进去多久了,不只是一个晚上,已经一天一夜了,你居然连浮生莲的时间折算都能算错,你这个数学白痴!”佘元初说到这又长长叹了口气,“何况九君山并非铁桶,我们里头有内贼。”

佘七幺尴尬了一下,随后马上想到了那个监视他和在他房里摸索的人:“是二叔?”

佘元初轻蔑道:“他?应该不止他一个。”

廖天骄插嘴问:“佘真人在外头干什么了?”

佘元初道:“你们出去看了会比我更清楚,我只知道一夜间妖协和修盟的人已经又被他拔去了一半,所以剩下的另一半才急了,再加上有人挑拨离间,那帮愚蠢的人类加妖怪就开始想入非非,攻击所谓最‘弱’的我们了”他看向佘七幺,面色严肃道,“小七,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咱们的爹娘、你二姐、三姐、四哥、五姐、你六哥,还有你朋友戚十千、方晴晚、姜世翀……如今天下苍生的命都不得不交给你了,这里由我顶着,你这个小怪物赶紧麻溜地给我滚出去把事情解决掉,解决不了你就别回来了,这座山的山主从此以后就是你大哥我了!”

佘七幺愣了一愣道:“大哥你过去不是很讨厌我吗?”

佘元初道:“不是过去,大哥到现在也还很讨厌你,谢谢。”

佘七幺:“……”

佘元初深吸了一口气骂道:“你个死小孩蠢王八蛋从小就长得丑还一点都不可爱,最好玩的时候都不肯给大哥玩,被说了一句丑就记恨在心往我**一三五扔猫头鹰二四六扔蛇獴双休日还带洒胶水图钉鸟粪,廖天骄小时候过来玩,大哥就捏了他一把脸你就往我辛辛苦苦酿好的酒里扔泥巴撒尿,还有你八岁的时候过生日……”

廖天骄听得目瞪口呆,这个、这个看起来很凶、很厉害、很狡猾、很讨厌的大哥怎么一下子就感觉不是坏人了呢?他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十分想要跟年幼的弟弟一起玩结果被弟弟嫌弃了,于是丢了面子伤了心,干脆开始破罐子破摔耍弟弟玩的傻大哥好不好!佘元初的性格原来是这样的吗?廖天骄心想,好吧,他跟佘七幺还真是亲兄弟,这种死要面子臭傲娇的性格真是一样一样的。

佘七幺的脸都被说红了,最后在佘元初说到给在他十二岁那年给他穿女孩子水手服梳麻花辫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吼道:“不许说了!”

佘元初静了下来,看向佘七幺。天色已黑,四面八方都传来“轰轰轰”的声音,随之九君山的地面也在发出微微的震响,显然正有人在攻打山门。佘家两兄弟同时看向外头,原本已经暗下的天色此时却亮堂堂的,无数术法组成的火弹正从空中连珠炮般地坠下,砸在九君山的灵场之上,被灵场所吸收后在空中炸开了一朵朵盛放的火莲花,犹如电影一般的“绚烂”。

佘七幺吸了口气,回过头来说:“那我们走了,其他人就请大哥代为照顾。”

佘元初把眉毛一挑,意思是:“还不快滚!”

佘七幺却突然走上去,伸出手一把搂住了佘元初:“这里交给你了,大哥。”

佘元初轻轻一笑:“废话。”

佘七幺很快直起身来,拉住廖天骄:“我们走!”一阵大风吹过,两人如同御风而行,飞快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等到佘七幺和廖天骄离开后,佘元初的脸上才露出了肃穆的神色,现在该是他真正出马的时候了。佘元初轻轻一击掌,伴随着那清脆的掌声,水轩里蓦然亮起了七道金光,金光消失后,他的面前便站了七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

“乾坤巽离坎兑艮,为我手眼,到七大山门值守,务必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违者格杀勿论。”七道金光再起,奔赴七个不同方位。震位,便是阵眼所在,要由他亲自看守,那个位置恰巧在九君山前山正道,本该是最危险的地方,但是佘元初就偏偏要去那里镇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身为代山主,如果他不能站在最前面挫一挫敌人的锐气,立下威信,怎么能统驭全山无数妖族,令他们身先士卒,一心杀敌?

佘元初刚刚走出佘宅大门,远远地却见有道纤弱的身影立在那处,因为天冷,正在对着手呵气。听到脚步声,佘麓阆转过身来,对着佘元初挥挥手,喊了声:“大哥。”口气平常,一如往日里他们一同在议事厅处理事务又或是在春光灿烂里把臂出门游玩,没有慌张、没有波澜,有的是智慧、信心和完全托付的信任。

佘元初走过去,笑着拱了拱手:“有劳小阆为我守法。”

佘麓阆点点头,将斗篷取下,叠好放到一边,随后站至山道之前,他凝神一阵,忽地就地一滚,化作一条巨大的雪青色灵蛇。灵蛇对着空中发出无声的邀约,天空顿时电闪雷鸣,下一瞬,千万道雷电齐齐从空中劈落,落在九君山正门山道之上,一瞬间织成密不透风的荆棘网。

“代山主,请。”

“请。”

佘七幺背着廖天骄飞快地通过后山第五山门飞奔下山,虽然此处相对偏僻,但一路上也并不安稳。九君山不停地在震动,各种各样法术、法宝亮相交锋的声音响彻天宇,或许是被逼急了,这次妖协和修盟虽然人数不多,却祭出了最强法宝,这一波攻势绝对猛过半个月前的钟表镇一役。

佘七幺边飞边喊说:“我……你……”

廖天骄被风刮得脸疼,扯了个围脖围住脸说:“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佘七幺说:“廖天骄,你怎么又特么重了!!!”

廖天骄:“靠!不是小爷我重了,是我身上带的法宝重!”

佘七幺:“什么?你还拿了法宝?什么法宝?多少法宝?”

廖天骄大喊:“不多不多,一共三件。”

廖天骄:“不过里面有一件是乾坤大葫芦,里头装了大概三百多件的法宝和两百多瓶的药还有两三百斤药材原料和几百本书。”

佘七幺踉跄了一下,只觉得要内伤吐血。乾坤大葫芦这宝贝可是不得了的储物法宝,据说把整条黄河长江三山五岳全放进去都没问题,但就是不太实用,因为,沉……结果廖天骄还往里面放了这么多东西。佘七幺觉得自己果然是变厉害了,居然连这都能背起来。

廖天骄却忽然伸了个手过来说:“吃。”

佘七幺没听清他说什么,下意识地张开嘴要问,结果嘴里顿时被塞入了一颗不知什么东西,他一惊,脚下一个颠簸,一骨碌就吞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

“我做的药。”廖天骄吼。

“你给我吃药?!”佘七幺也吼。

“帮你培元固本!”廖天骄大吼,“怕你累趴下!”

佘七幺心中有了猜测,廖天骄想必是看到了那本笔记本,知道了他恢复神力的方法对身体、寿元有损,不过目前来看,除了莫名其妙地遇到了白素贞和许仙,他还真没什么内伤的感觉啊,是不是自己比较幸运呢?佘七幺忍不住想。

廖天骄忽然道:“小心!”

只见前方猛然撞过来一只大鹰,那鹰足有三米多高,双翅展开有十二米上下,喙尖爪利,十分凶残,正在与佘家一群妖怪打斗。它半个身体已经扎进灵场,四处肆虐,把一群小妖怪打得简直没有还手之力。

“抓好了。”佘七幺说,然后大吼道,“让开!”

他纵起身形,也如同一只大鸟掠向前方,与那只鹰所不同的是,佘七幺的身形更轻盈,姿态更轻松,底下的小妖怪看到自家山主出现,不由得发出一片欢呼声,杀敌的动作重又变得利索起来。那只大鹰看到佘七幺逼近,出于对蛇的天敌敏感性,立刻感觉到了佘七幺的强大,因此微微退了一退,然而它并没有自主的权力,原来这是一只□□控的使役,于是它只是往后退了一寸,便被迫又开始向前突进。

“破!”佘七幺靠近大鹰,伸手一扬,乌银变作长鞭狠狠戳向对方胸口,大鹰被这凌厉杀气逼退,佘七幺趁机从那口中一钻而出,回身一推,一团神力自他掌心扑向灵场,将那个洞口临时补上,佘七幺相信,佘元初一定已经看到了这里的情况,他会很快修补好此处的灵场结界。

大鹰刚刚受挫又见敌人冲出,不由分外凶狠地嘶吼着冲向佘七幺,一对巨翅掀起了螺旋气流,如同风刀般绞向佘七幺。佘七幺不慌不忙,在空中灵活地躲闪着那些气流的盘绞,食、中二指并拢后轻轻一抬:“穿!”地下突然蹿出无数尖利的藤条,如同钢针一簇簇、飞快地刺向空中的大鹰。大鹰一开始还能及时闪躲,但是那些藤条出现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它一个不注意,翅膀就被戳了个窟窿,发出了凄厉的尖叫,顿时眼睛都红了。

廖天骄突然对佘七幺说:“你先打着!”然后还没等佘七幺反应过来,已经从他背上跃下。

大鹰由于疼痛而失去了理智,此时连它的主人都似乎控制不住它了,它不停地扇动翅膀,于是各种螺旋风刀在空中来回乱窜,这一带的上空简直如同变成了一架真空绞肉机,普通人一旦闯入其中就只有被绞成肉糜的下场。

佘七幺吓坏了,大喊道:“廖天骄!”

廖天骄却不知怎么做的,只见他东一团,西一扭,南边转个身,北边下个腰,以一种十分古怪却又十分灵巧的姿势莫名其妙地就穿过了那个危险地带,整串动作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只……一只……

“一只小猴子……”佘七幺默默地想,自己是不是给廖天骄拿错教科书了呢,本来萌萌哒媳妇儿变成一只猴子了……

廖天骄并不知道佘七幺在想什么,他只是根据那只大鹰的动向判断出了它的操控者在哪里。这个操控者并不高明,高明的操控者可以完全掌控使役的一切,自然可以借由大鹰的眼睛来做出攻击闪躲的判断,但是从刚才大鹰翅膀被戳中的那一下来看,这个人还没达到这个高度,也可能他是把更多的心力集中到了提高大鹰的攻击力上,所以不得不忽略了这一部分,这就导致了他还是只能使用自己的五感来控制大鹰,于是,有了视觉死角!

“找到你了!”廖天骄发现了对方的一刻,顿时如同猛虎下山般扑了过去。那个操控者是个道士,被他吓了一跳,想要举剑来迎又不敢放下重新控制大鹰这件事,仓促之间丢出了一件法宝。那件法宝携带着五彩光华,仿佛十分厉害,结果廖天骄看也不看,伸手从背后的葫芦里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说,“收!”那玩意就“当”地落廖天骄手里了。

佘七幺在与大鹰相斗的空闲里看了那里一眼,心情十分复杂,他媳妇儿这是又变成葫芦娃了的节奏啊……

道士眼看着廖天骄越扑越近,一急之下居然生吞了一瓶符水,跟着浑身灵力大增。佘七幺本来已经算计好了要斩落大鹰的位置,他手中的乌银这次化为了□□,直刺向大鹰的心脏,然而大鹰却因为被重新控制,在距离枪尖一公分的地方愣是掉了个头转而扑向了廖天骄。佘七幺一惊,却见廖天骄毫不含糊地跨前一步,先是一个扭身只用左手就将那个道士就着领子揪起来狠狠掼在地上,力量之大甚至连人砸出了一个大坑,跟着又用右手回手一抽,从葫芦里拿出个什么东西,伴随着身体的转动行云流水一般地让过大鹰,砸在了大鹰头上。又是伴随着“当”的一声,大鹰也落入了坑中,跟它主人凑一块去了。

佘七幺:“……”

廖天骄把一口类似平底锅的东西往葫芦里一塞说:“咱们走,别浪费时间。”佘七幺不由得再次默默流泪,他好像真的、真的给廖天骄找错教科书了……

两人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九君山,半天后终于抵达了印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