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0章 3.21

第180章 3.21

事隔差不多两个月再次来到印山市,佘七幺和廖天骄所感觉到的都不是怀念,而是惊诧。

“这里,好像不怎么对。”小心地落在印山市内,廖天骄打量着周围的行人轻声道。

印山市虽然只是一个国内的二线城市,但是由于旅游业比较发达,因此也带动了服务业、餐饮业等支柱产业,是一个不算繁华却比较宜居的城市。廖天骄记得这里的居民大多有种天生的慵懒劲头,由于自古以来就不愁吃穿,生活节奏缓慢,所以这里的人就连走在路上的步子都是悠闲的、慢吞吞的,但是此时落在印山市内,廖天骄却明显地感觉到了一种焦躁的氛围。很难形容,但是感觉得到。

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争吵声,廖天骄和佘七幺同时看过去。只见一名赶路的老人和一名行色匆匆的妙龄女子撞了个正着,于是妙龄女子拿在手里当做早饭的面包就这么掉到了地上,弄脏了。两人迅速地吵了起来,廖天骄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却能感觉到两人言辞的激烈。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都言辞激烈。很快,妙龄女子伸手打了老人一巴掌,跟着老人拄起拐杖就冲着妙龄女子的头上砸了过去,厚厚的木杖敲在女子头上,登时砸开一个不小的窟窿,鲜血飞快地淌了女子满脸。女子“哇哇”地叫着,老人却还不肯放过她,举着木杖拼了命地在她身后追打。

周围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劝阻,就连不远处站着的交警和协管也只是冷漠地看了这里一眼就别开了头,仿佛对这种事情早已习以为常。

“住……”

佘七幺一把拉住廖天骄:“别过去。”他说,“这些人恐怕都受了灵血髓的影响。”

廖天骄吃惊地看向佘七幺:“一个市?全部?”

“恐怕是。”

在两人交谈的期间,一辆车高鸣着喇叭飞快地闯红灯穿过马路中央,伴随着沉闷的“咚”的一声,一个男人被撞飞,直接甩到了旁边的人行道上,司机看也不看,开着车就大摇大摆地走了。有个中年男子跑到被撞伤的男人身边看了看,但不是救他,而是伸手开始摸男人身上的钱包。随后又有三个人也过来了,有买菜的大妈、上班的白领和捡垃圾的乞丐,他们看到第一个男人拿走了钱包,马上围过来狠揍那个男人,想要从他手里把钱包抢走。男人不肯松手,大妈就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男人的皮肉被一口撕了下来,嘴里顿时发出难听的类似野兽一样的嘶吼声,疯狂地拳打脚踢,几人彻底撕打在了一起。

廖天骄直看得一身冷汗,这些人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比当年肖家村的村民还要可怕,难道说两个月前他和佘七幺费尽心力设下的封界术已经失灵了?难道单宁用生命为代价留下的封界藤也已经毁损了?

佘七幺却说:“先找个地方吃早饭。”

廖天骄急道:“啊,吃饭?现在没时间啊。”

佘七幺说:“不忙,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我们才从九君山出来,还没弄清楚这外面发生了什么,必须先得通过人类的渠道了解一下才行。”

廖天骄这才明白了佘七幺的用意,点点头说:“那行,去小吃店,那些地方一般有电视。”

两人就近找了一阵子,发现好多小吃店都关张了,往日热闹的街道上如今冷冷清清,就连小吃街上都比比皆是卷帘门落下的小店。最后,他们好不容易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家尚开张的小吃店,佘七幺和廖天骄小心翼翼地踏进店内。

这是一家专做粥的小店,开了应该很有一段时间了,店堂很小,桌椅都似用了很久,看起来脏兮兮的。一个看起来像店主的人正坐在账台后面,仰着头,神情麻木地看着电视机。屏幕上在演一部美国灾难片,哥斯拉一样的怪兽正在撕咬人的身体,残肢断臂飞了一地,血流成河。廖天骄他们进到店里的时候,那个店主慢吞吞地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这一眼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店主那张浮肿的脸上神情呆滞,独有一双眼睛看起来尚有两点星火,他的唇上沾满了鲜血,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掉落,廖天骄一开始都要以为他在吃人了,后来才发现他只是生了热疮,咬破后血渗了出来。

发现店主又转回头去,佘七幺走到他面前敲了敲账台问:“做生意吗?”

店主又转回头来,看了佘七幺一阵:“……做。”

听到这人还能正常交流,廖天骄终于是松了口气,他现在虽然也有了一定的能耐,可是如果要他就这么杀人,就还是会有心理障碍,哪怕对方是被灵血髓同化了,已经不太像个人。佘七幺拿起帐台上那张塑封的菜单看着说:“我们要……”

“只有盐巴白粥。”店主慢吞吞地说着,直起身来,走到一旁的一口锅里舀了两碗粥端到廖天骄跟前重重一放,然后又走到一闪门帘后面,过了会端出来一个小碗,又往廖天骄跟前重重一放,碗里是腌渍的酱菜。

佘七幺与廖天骄对看了一眼,佘七幺放下了一张五十元问:“我们可以看别的台吗?”

那个店主看了佘七幺一眼,从下方的抽屉里摸出一个遥控器,拍在桌上。佘七幺道了声谢,接过那个遥控器,坐回位子上。

“这个人好像是正常的。”廖天骄说,“粥也没有问题,很新鲜,虽然有点咸。”

“盐能驱鬼辟邪。”佘七幺低声说,“大概这就是这个人还能有点清醒意识的原因。”

廖天骄说:“真的?那可以用盐克制灵血髓吗?”

“不,我胡扯的。”佘七幺笑着伸手摸了廖天骄的脸一把,“放轻松点,有我呢。”

廖天骄无语了,但心里却多少感到了一些放松。佘七幺说得对,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该是触底反弹的时候了。想着,他定了定神,把佘七幺那碗粥端给他,又给他搛了几筷子酱菜,佘七幺则拿着遥控器调起台来。

不知道是因为这家店的电视不好还是怎么,好几个台都只剩下了雪花,只有新闻台还活着。那个节目主持人的脸色比廖天骄前天看到的更差了,双颊凹陷,黑眼圈重得像描上去似的,就连之前还算清晰的播报声音现在听起来也像是隔了水传过来:“插播一条最新消息,前日于大兴安岭失联的43人及蓝天、雄鹰、公狮三支救援队全体人员已被找到,除有三人受轻伤外,均安然无恙。”镜头里随之出现了那些走出大兴安岭的人,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步履缓慢,但是当他们抬起头的时候,廖天骄看到了一双双仿佛充满了阴翳的熟悉的眼睛。

“啪。”佘七幺和廖天骄同时抬头,店主把一把找零连同账单拍到了他们的桌上,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快吃,吃完了就滚。”伸手拿走了遥控器。

佘七幺眉头一皱,伸手将那一把零钱和账单统统揣到兜里,和廖天骄两人飞快地吃完了,离开了这家店。临走的时候,他们看到那个店主又坐回账台后看起了那部灾难片,卷帘门滚落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宣告着这条小吃街最后一家店的关张。

“那个人他?”

“对我们没恶意。”佘七幺说,他匆匆带着廖天骄转了几个弯,忽而道,“到我背上来。”廖天骄敏捷地往上一跳,佘七幺背着他就开始在各种小巷里穿梭。

“怎么回事?”

“我们被跟踪了!”佘七幺脚下如风,趁着转弯回身结了个奇怪的手印,廖天骄就听得“哗啦”一声,路旁一个消防栓猛然被掀翻,水柱如同枪弹冲向他们的身后,远远地他似乎听到了几声闷哼。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进到这个市里。”佘七幺说,“刚刚那个店主是修盟的人,但是他是查理朱的朋友,他的账单上写了这些事。”

“咦?”廖天骄一愣,查理朱已经跟着佘真人走了,他的朋友怎么会……

“查理朱是卧底?”反应过来后,廖天骄惊讶道。

“大概吧。”说大概是因为就算查理朱本人的意愿是卧底,现在有没有被识破或是被控制已经无法判断了。

佘七幺脚步不停,几番上落下降,飞到空中的时候突地弹指一挥,数道劲风又向后袭去,这次廖天骄清晰地听到了闷哼声,他从他的宝贝葫芦里拿出两片千里眼树叶用口水沾湿了“啪啪”往两个眼睛上一贴,立刻看到了远处的情景。有几个人掉在地上的污水里,佘七幺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那些污水跟胶水一样粘着他们不让他们起来。

“哇,前面!”廖天骄一回头就叫道,“下下下!”佘七幺的身形从笔直往前飞变为猛然刹车,一个千斤坠往下掉去,刚好让过了两个从空中夹击而来的妖怪,两只妖怪气势汹汹地撞到一起,发出痛苦的怒吼后掉了下去,简直是最惨的车祸现场。

廖天骄抹了一把汗说:“接下去怎么办,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没等佘七幺讲话,他自己已经有了主意,“不,躲起来只会给他们时间准备,万一佘真人来了就麻烦了,速战速决,我们去升龙湖!”

“正有此意,坐稳了!”佘七幺大吼一声,瞬间在空中变出了天蛇的形态,黑底白花的大蛇载着廖天骄腾云驾雾飞快地掠向升龙湖。

“咦,佘七幺,你的花样好像变了嘛!”落地以后,廖天骄忍不住拍了拍大蛇道。

“什么变了?”佘七幺莫名其妙地变回人形穿着衣服道。

廖天骄看了看他好看的胸肌,又看了看他好看腹肌,还有柔韧的腰身,有些脸红道:“以前像满天星的,现在白点好像变少了,看起来像个什么字。”

“字?”佘七幺眉头一皱,“回头再研究。”

两人此时就在印山国家公园的升龙湖景区附近,往日这片地区空气清新而充满灵气,现在这里的空气却是粘滞的、死的,一进入这里就像是一头扎入了一片沼泽地之中。廖天骄打量着四周,原本郁郁葱葱的花草已经完全枯萎,那些挺拔的参天古木虽然还屹立着,但是从树身上却透出了浓浓的死气。廖天骄走过去,佘七幺马上说:“小心。”

廖天骄冲他摆摆手,示意不要紧,随后从他的葫芦里拿出一副古怪的手套,往手上一戴。那副手套像是用最细的蚕丝织成,还带着微微的光晕,带到廖天骄手上后就失去了踪影。佘七幺在心里默默地想,这不是她二姐最喜欢的那副用千年天蚕的灵丝织成的手套吗,听说带了可以刀兵水火不入,能防毒防咒防蛊,不过手套在三百年前就已经丢了,廖天骄这到底都是从哪里挖出来的?

廖天骄先是观察了那棵树一阵,这是这一带最大的一棵古树,旁边立了国家保护文物的石碑,写明这颗树已有将近八百年的树龄。廖天骄凑近树身用鼻子闻了闻,随后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往树身上一戳,随着“扑”的一声,那棵树上竟是被他戳出了一个小窟窿来。

佘七幺说:“你别用那么大力。”

廖天骄摇摇手:“不是我用了力,是这棵树已经从里面烂掉了。”他又连着试了几棵树,都是一样的情形。佘七幺也过来试了试,果然,所有的树都似乎已经从芯子里烂掉了,手指戳上去的感觉就跟戳进了腐木一样,过了一会,有股**从那些小洞里慢慢地渗了出来。

是灵血髓。

廖天骄看向地下。两人早已心有灵犀,下一瞬,佘七幺的天蛇之力发动,地上的泥土无声无息地向四周推挤开去,露出中间的孔洞,地面向下陷落、陷落、十五米后,他们看到了从地下缓缓流过的地下水一般的灵血髓。

整个印山市都已经被污染了!

佘七幺拉着廖天骄,两人小心地穿梭在树丛中,很快来到了升龙湖边,也看到了令他们惊讶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