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1章 3.21

第181章 3.21

这景象令两个人都有点转不过弯来。

他们以为,既然灵血髓已经将整个印山市污染,甚至连地下水脉都已被侵占,那么曾经他们所下的建筑在单宁本体上的封印应该已经被去除,眼下就算整个升龙湖都变成了灵血髓湖都不足为奇,毕竟灵血髓是那么重要。

是的,如果说在肖家村事件中,两人对于灵血髓的认识还不够清楚,那么在钟表镇一战中,灵血髓的作用就体现得十分明显了。那些奔涌在钟表镇大街小巷中的灵血髓直接在两人的眼前帮助佘真人达成了两个十分重要的目的:一是吞吃了足够多的人、修道者、妖怪后,用掠夺来的力量打开了某种术法的图腾,帮助佘真人脱离了当年李岄与佘玄麟的封印;二是通过稀释后供给修道者、妖怪饮用,达成了夺生的目的,为佘真人建立起了一支队伍。所以,从任何角度来看,尽可能快地使更多的灵血髓地穴出现,应该是佘真人布局中极其重要的步骤。再者,这段时间佘真人虽然没来找他们的麻烦,可是从那些地震、火山喷发之类的新闻来看,他应该正在想办法多掘几口可以喷出灵血髓的地穴,用来给自己壮大队伍,怎么这里却是一反常态呢?

在两人的眼前非但没有什么灵血髓大湖,本是宽广无际的湖水的地方如今竟然只剩下了一个深深的大坑,坑里单宁本体所化的古藤仍然存在着,死死地镇守着那口地穴,不让灵血髓喷涌出来。贴了千里眼的廖天骄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当初他和佘七幺两人齐心协力落下的封界金锁仍然还在原位。湖的周围也的确有一些守卫,但是并不多,看起来还都不像是很强的对手。

“佘真人是疯了吗,还是他另有陷阱?”廖天骄问。

佘七幺想了想说:“也许都不是。”

“嗯?”廖天骄看向佘七幺。

“刚刚我们看到的植物中的灵血髓是什么颜色?”佘七幺不答反问。

“淡淡的酒红色啊。”廖天骄说。

“升龙湖里的灵血髓呢?”

“黑色。”廖天骄干脆地回答。

“对,所以是两种灵血髓不同。”

廖天骄有点惊讶,随后想了想又觉得有道理:“你说得对,而且这里的灵血髓是像石油一样粘稠的东西,钟表镇的灵血髓却明显是**,这的确可以推出它们不同的结论。但这种区别代表了什么,区别它们的因素又是什么?年代、种类?”

佘七幺说:“第一个问题我没法回答,第二个问题我猜,应该是源头。你还记得陈斌对我们说过的话吗,他说阴黎在七百年前受了重伤,不得不躲藏在此处的地穴中养伤,阴黎还告诉他,在他来这里之前,曾经有过一头跟它一样但是比他更厉害的的怪物在此地,但是那头怪物已经死了,正是那头怪物养出了那些灵血髓。”

廖天骄也逐渐回想起了陈斌的话:“对,这里有两块三生石碎片,我们一直以为那是因为阴黎苏醒了两次,也被封印了两次的缘故。现在想来,会不会第一块三生石碎片,也就是那块已经被污染,后来又被冯衢毁坏的碎片,原本要封印的并不是阴黎,而是更早之前的那头怪物?”

两人同时陷入了沉思,照这么分析下来,就可以得出一个明确的时间顺序。先是一头不知名的怪物在800年前的南宋年间伴随一场地震来到此地,正是这场地震引发了升龙湖的形成与湖底地穴的出现,那头怪物当时受了很重的伤,因此通过与地穴相连的老肖家村灵骨井,通过那些灵血髓从村民体内获得能量。但是,不知是谁使用三生石碎片将之封印,怪物很快死去了。接着,时间来到711年前,阴黎因为某种原因受了重伤躲到了肖家村灵骨井的下方,也通过灵血髓来汲取养分,老肖家村的村民因为饮用了灵骨井里的水,逐渐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的怪物,丧失了人性,这件事最终引起了佘玄麟和单宁的注意,于是两百年前,两人来到此地,赶走了提供养料的肖家村的村民,用第二片三生石碎片封印了阴黎。然后,兴许是封印并不完全,加上肖家村村民出于想要长寿的意愿故意找单宁的麻烦,两百年后,封印松动了,阴黎苏醒了一部分,他借用蛊惑控制了陈斌,使他成为了代自己行使力量、在世间寻找三生石碎片的手。最后,就是廖天骄他们来到此地封印阴黎、陈斌,大战冯衢的事了。

“但是这里面还存在问题。”廖天骄说,“冯衢曾经说过,不论是阴黎还是那只怪物都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们只是用灵血髓造出来的傀儡,怪物我们是不知道了,但是阴黎明明是有自己的意识的,那是冯衢弄错了吗?而且,奇怪的是,在肖家村的时候显得知道很多的冯衢,在钟表镇里却没跟我提起过这件事,只说三生石具有强大的力量,他是忘了,还是故意误导我?又假设,阴黎和不知名怪物真的是傀儡,那么造出他们的人是谁,当年封印第一只怪物的又是谁呢?”然而冯衢已经没法回答他们任何问题了,随着佘真人取走了三生石碎片,他的**崩毁,他的魂魄也已经不存在了。

佘七幺想了想说:“也许有一个地方,能帮我们找到点线索。”

廖天骄说:“哪里?”跟着脑子也转过来了,“灵骨井!”

老肖家村的灵骨井与单宁如今镇守的地穴完全相通,当初他们虽然也下过那口井却并未抵达核心深处,只是通过单宁的结界来到了他的宅子里,如果阴黎真的曾经在那口井里养伤长达两百年,或许他会留下什么线索给他们,甚至也许单宁也会给他们留下一点什么线索。

“但是我们也要考虑那场地动,加上后来修盟接管了此处的因素,也有可能一切的线索都已经被破坏了。”佘七幺慢慢道,毕竟他们封印地穴之时,修盟全体出动,妖协此后也多半得到了消息,所以单宁的宅子和那口井如今是不是还能进去,进去后线索还有多少,谁也不知道。

“总要去看一看才能确认嘛!”廖天骄不等佘七幺喊他,很自觉地往佘七幺背上一跳说,“行了,我们走吧!”姿态熟练得就差说个“得儿驾”了!

本来趴着的佘七幺被他这一下差点连腰都给坐折了,结果还是只能认命地爬起来,在心里碎碎念着,背了廖天骄往老肖家村的方向飞去。两人离开后,有一个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铜锈再一次占据了他的半张脸,玄武看了看湖中的古藤,又看了看佘七幺和廖天骄离开的方向,最终追在他们后面而去。

肖家村。

两人飞快地放倒了几个看守者,来到灵骨井边。井口被木板钉上了,画着符咒,佘七幺正想着如何破开符咒而不至于引起**,廖天骄却拦住他说:“我来我来。”他伸手在他的宝葫芦里摸了一阵,很快掏出了一张布和一把锤子。

佘七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只见廖天骄把那张看起来脏兮兮的厚毡布往井上一铺,随后举起锤子,喝一声:“嗷!”一锤子直接把木板捶烂了。

佘七幺:“……”真是简单粗暴啊!!!

廖天骄说:“放心放心,这个是我跟着你给的教科书改良过的瞒天过海混元布,它可以把术法产生的声音、光线、爆破气流等等都笼在里面,不会泄露出去,等会我们下去以后,这个也要盖在上面,这样就没人发现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些守卫左手提两个,右手提两个,咯吱窝下还夹了一个说,“走,咱们把他们也带下去捆好,然后你再做个结界,就万无一失了。”说着,很熟练地用脚将混元布踢开一角,“刺溜”一声跟只猴子似地溜了下去。

佘七幺看着井底,觉得自己的心情真是好复杂、好复杂,毫无疑问,他已经把自己媳妇给培养歪了。

“唉……”叹了口气,他警惕地环视了四周一圈后,做了个结界,隐去了这里的样子便钻入井中。在佘七幺将魂元布放下来前,一团萤火跟在他的身后,同样钻入了井内。

佘七幺下到井底的时候,廖天骄已经轻松地完成了捆绑、喂药、盖上另一块小混元布的步骤,拍着手对佘七幺说:“再给他们也做个结界就好了。”

佘七幺无奈地听从了廖天骄的吩咐,搞定这一切后,两人沿着通道往里走。

修盟为这里装上了术法灯,所以能够让他们清楚地看到周围的景象。上次两人来的时候留下的痕迹基本还在,但是这里的面貌跟那时候确实是不同了。原先看着很好看的萤火森林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了满地佘七幺抽飞的碎石头,正是在这里,单宁的藤蔓曾经带着他们一路穿墙破壁,抵达了一个小洞穴,随后,廖天骄的魂魄就被挤了出去,然后,戚十千来了。

廖天骄因为后来不在现场,没见证佘七幺对付夺生者的那一幕遂问道:“当初试图夺生我的也是佘真人的手下吗?”

佘七幺摇了摇头:“不,他当时说他是肖家村的人。”

“肖家村?”廖天骄想了会说,“哎,佘七幺,你猜会不会有一个怪物种族,那里的怪物都是阴黎这样的,他们依靠灵血髓来夺生,然后在这里发展成员和地盘,佘真人也是那个族的,但是他跟升龙湖那个怪物不是一伙,所以他发展自己的势力却不允许另一支势力进入,也因此就没有解开我们下的封印。”

佘七幺有些惊讶地看向廖天骄,跟着飞快地低头思考了一番,最后点点头。廖天骄的分析听起来很有道理,这个推测匹配了他们目前所能获得的一切信息,包括阴黎在临死前说的“我牺牲了那么多,为你们铺平了道路”这句话。如果真是廖天骄说得这样,那么接下去的问题就在于弄清这个种族到底是个什么种族,来自何方,现在有多少在这个世界上,怎样才能除掉他们。

走了一阵后,他们便看到了一堵山壁。廖天骄就是在这里被夺生的,而佘七幺当时的探路也仅仅到此为止,可以说,前面那一段路只是联通外界和单宁大宅的通道,这山壁往后恐怕才是灵骨井与地穴真正相通的部分。廖天骄已经在这里看到了一些“石油”的遗迹,此时它们大多数都被术法清除了,只有部分顽固的被封印后留下了“危险”的标记。

廖天骄说:“接下去的路怎么走?”

眼前只有山壁,看不到前进的道路。佘七幺打量了四周一番,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山壁前那汪浅浅的水中。他再次走到那个水洼边。此时的水洼里已经没有那些代表噬魂蛊的黑线,清浅的水在灯光下微微荡漾,显得十分闲适。佘七幺伸手摸了摸那汪水,凉凉的。

廖天骄打量着山壁说:“没有强行突入的痕迹,我猜修盟也没找到路。”他转回头看到佘七幺的动作不由得道,“哎,这些水还在啊,真是奇怪,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明明是死水,却那么清澈,简直跟假的一样。”

假的?佘七幺脑海中的迷雾被刹那拨开,是的,那不是水,那就是门!须弥都可纳于芥子,何况这潭水可要比芥子大得多了!

“走!”佘七幺拉上廖天骄的手,在他的惊呼声中,一头扎入了那洼又浅又窄的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