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3章 3.21

第183章 3.21

廖天骄往那“隆隆”的瀑布下方望了一眼,奔涌的湍流在他眼前大气磅礴地从高处落下,然而深壑的底部却看不到一滴水,可见这瀑布也只是幻觉,而深壑之中曾经流过的很可能就是灵血髓。网值得您收藏?。。

佘七幺已经进到此地唯一一座小院内,廖天骄也跟了进去。院子里还晾晒着被子和衣服,这里的日头似乎永远西垂却也永远不会落下,就像一段迷离而充满了哀伤的梦境,明明应该绝望,却仍不切实际地抱有幻想。

廖天骄进到屋内,屋子没有分里间、外间,狭小的屋内统共只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口柜子,单调得可以,唯有桌上却留着一本厚厚的册子。佘七幺拿起来翻看。

“应该是阴黎留下的。”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廖天骄竟然对知晓那本册子里的内容感到害怕起来,然而佘七幺已经自顾自地念了起来。

“某日,于肖家村发现灵井、窗及生命河,河水已腐,然,或可活命。”

“某日,伤略平复,往窗探视,无意见吾族人骨骸一副。”

“某日……”

廖天骄听着佘七幺断断续续地念着阴黎独自一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记录。他刚来的时候,身上带着严重的伤,被描述为“骨折血尽魂趋散,几不可救”,但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他还不能死,结果他误打误撞地来到了老肖家村,并被他发现了他所称之为“窗”的地穴,以及可以用以养伤的某个已死族人留下的灵血髓,册子里,他将之称呼为“生命河”。

“灵血髓到底是什么,他没说。”佘七幺说。

“嗯。”廖天骄轻轻应了一声,思考着“生命河”这个特殊的称呼所包含的意义。汉语名词命名的规则多半是对事物性质的定义或是大体印象,然而对于见识过钟表镇事件的廖天骄来说,灵血髓绝不可能是生命河,他看到灵血髓只会想到噬人、危险这些,但是对于阴黎一族来说,它却被描述为生命之河,可见,灵血髓对他们显然有着与廖天骄不一样的意义。

“是因为灵血髓提供他们养料,帮助他们夺生吗,仅是这样,是否就能称之为生命河呢?这种种族在夺生之前又到底是以什么形态存活的呢?”廖天骄想着。

佘七幺继续念了下去。阴黎的伤是自己人打的,但是他却没有说出对方是谁。他在这口灵骨井底养伤,一开始的时候似乎只是本能地想要活下去,但是当身体渐渐地好了一些,孤身一人的他便开始生出了许多情绪来。他开始怀念自己和玄武在一起的日子,不断追忆他们过去在一起的时光。佘七幺读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顿了一顿,随后微微叹了口气。

阴黎非常详细、非常认真地描述了自己和玄武的初见,虽然他是抱着目的接近玄武,是的,他的目的就是三生石,但是在见到玄武的那一刻,他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他描述玄武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是威风凛凛的,如同战神,但是熟了以后却发现在朋友面前的他不过是一个爱笑的、有点喜欢恶作剧的调皮少年。廖天骄听着阴黎的描述几乎要脸红,那种满怀感情的笔触,清晰地勾勒出阴黎对于玄武的爱恋和怀念。

伴随着日复一日的接触和恰到好处的一些有意施与的帮助,阴黎终于成功取得了玄武与佘玄麟的好感,并进而攻陷了玄武的心。——或许应该说坠入爱河更合适一些,因为他的心也在同时被玄武拿走,但是阴黎必须执行他的任务,那个任务就是让玄武帮助他和他的族人找到三生石。

“我本来只是一个用生命河的河水与河泥所造出来的傀儡,但是我仍然有了属于自己的真正的感情,我开始担忧我的任务会不会给玄武带来麻烦,开始徘徊不前,于是他安慰我并且下达了命令。”

“他?”廖天骄问,“谁是他?”

佘七幺想了想说:“也许就是那个夺生我祖父的人,也就是打伤阴黎的人。”

廖天骄“嗯”了一声。

阴黎的某个族人在他困惑和迷惘的时候“安慰”他、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完全公平的事,他们的一切努力都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让更多可能有的族人和将来可能出现的族人过上好日子,所以即使面临再大的困难也必须克服。

“什么叫可能有的和将来可能出现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啊。”

佘七幺摇摇头,表示没法回答廖天骄这个问题。

阴黎被说服了,因为对方不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还告诉他,实在不行的话,这件事他会亲自出面搞定。阴黎十分害怕这个人,怕他会伤到玄武,他想他们本来就只是想要通过玄武找到三生石而已,这之后的事情就与玄武无关了,就算妖协要给玄武定罪,充其量也就只是个玩忽职守的罪名,应该没有人会怪罪他——毁损三生石!

“什么?!”读到这里,佘七幺和廖天骄不由得同时叫出声来。

廖天骄说:“佘七幺,你看清楚没有啊,怎么会是毁损三生石?”

佘七幺读了数遍,最后干脆把册子丢给廖天骄说:“你看看是不是这么写的?”

册子上清清楚楚写着:“罪可获刑,却不及死,盖损毁三生石非玄武所愿。”

廖天骄迅速看了几遍,随后迷惑地看向佘七幺说:“我不懂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阴黎他们本来的目的不是想要得到三生石,而是想要……想要毁了三生石?”

佘七幺飞快地回忆道:“七百年前,有个不知身份的神秘人物曾和玄武前辈打了一架,在这个过程中三生石确实是被毁掉了一半,另一半则被玄武前辈保了下来,后来他想要联系妖协,却不知道是谁从中作梗说他背叛妖协,导致妖协派出很多人追杀玄武前辈,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确实可以说阴黎他们的本来目的是要毁掉三生石。”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毁掉三生石?三生石不是拥有极其强大的力量么,佘真人如果就是阴黎的族人也就是七百年前的那个人,那他现在不就在收集三生石碎片吗,他不是还想得到石魄吗,怎么会在七百年前反而想要毁了三生石?”

佘七幺想了想,不太确定地道:“会不会是他们只想要得到三生石里面的石魄,所以对外头的石壳不怎么在意啊?”

廖天骄果断否决:“不能这么解释,阴黎册子里提到的三生石显然指的是三生石的全部,包括石壳和石魄,他从没有分开讲过。”

那是为什么呢?佘七幺翻看着阴黎那本册子,七百年前的事情似乎就记到这里为止了,这之后是阴黎在这两百年时间里的点点滴滴,除了后悔、思念,他也写到了佘玄麟和单宁。

当看到佘玄麟这位昔日友人的时候,阴黎觉得十分惭愧,他向佘玄麟追问玄武的消息,然而佘玄麟只是告诉他,他永远不可能再见到玄武了,而他必须为自己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于是阴黎、窗以及生命河都被佘玄麟和单宁用一块三生石碎片、一株单宁本体的古藤封印了,这个幻象空间则是佘玄麟做给阴黎的。

“难怪这个幻象空间至今还存在着,因为那并不属于阴黎。”佘七幺想,可是他祖父已然被夺生,属于他的结界还会存在吗,还是说他祖父的魂魄并没有完全被吞噬,就像,廖天骄过去经历过的一样?一想到这里,佘七幺的精神不由得振奋起来,飞快地继续看了下去。

出人意料的是,佘玄麟与单宁封印了阴黎,却没有让他陷入沉睡,或许就像佘玄麟说过的那样,他要阴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清醒地接受惩罚。

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阴黎一直都没有越雷池半步,他生活在这个只有自己的世界里,永远停留在同样的时间,因为这是他生命之中曾经最最美好的时刻。

在通往冥府的途中,于忘川之畔有这样的一道高坡,不着色相、不染尘俗的无根冥水从天而降,汇入忘川之中,人们在此驻足停留,最后一次回望贪恋的红尘,从此了断这一世的恩怨情仇、爱恨纠葛,踏上新的旅途,这就是望归坡。望归二字,既可以解释为亡魂想要归去人间的奢望,又对应着亡魂留在人间的亲人们盼望他们归来的渴望,但真正的解释,却是幽冥的执掌者们对这些亡魂寄予的期望,期望你们能够好好地归去该归去的位置,尘归尘,土归土。

七百年前,执掌幽冥的玄武曾经不止一次地带阴黎来到此地,他们坐在高坡上,望着亡魂们排成一列一列,顺着冥水瀑布跳下,登上摆渡人的船,接过孟婆的汤,跨过轮回之桥,去往另一段人世,那种既凄怆又决绝、既苍凉又不乏释然的氛围,着实令人难忘。佘玄麟在的时候,他会吹起送行亡者的笛声,阴黎则弹着古琴应和,他们一起听玄武唱出古老的歌谣,听这幽冥的执掌者用歌声来送行那些来自各界的亡魂。

阴黎以为自己此后会一直在这个幻境之中生活,直到他油尽灯枯,真正的死亡,——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活下来,也不知道失去了生命河河水灌溉的傀儡何时会死亡,他在这种清醒的孤独中一遍遍地反省自己、追悔莫及,欣然承受着自虐一般的痛楚,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中听到了有人告诉他的话。那或许是来自他的另一个族人,又或者就是过去那个族人,他一个人呆得太久,已经记不清楚了,那个人告诉他,玄武被妖协用天雷轰顶,毁去了肉身,然后关入了夜牢,不久,他就要死了。

“死,真正的死。”那个人说。

阴黎马上想起了过去的一切,他太熟悉那种“真正的死”,因为他的族人们便是这样一个接一个地死去,那代表着他再也见不到玄武了!他原以为佘玄麟会替他保护好玄武,结果……他开始回想佘玄麟一百八十前来的时候说过的一切,他开始怀疑佘玄麟的动机,怀疑他是不是被三生石的力量迷惑,失去了自己的本性。于是他决定要逃出这个囚牢,亲眼去看一看玄武。

一开始的时候,阴黎对这个由三生石碎片构成的强大的封印结界毫无办法,无论他如何想尽办法,这里就像是一个被远远流放的孤岛,既没有人能看到他,也没有人能听到他。他知道佘玄麟留下了单宁来看守他,单宁是一个心肠很软的妖神,他试图说服单宁,让他出去看一眼。然而单宁始终对他不理不睬,于是他转而动了脑筋,他开始不停地在这个世界里对着草木天空重复三生石的妙用,他说三生石可以改变过去和未来,可以将一个人从自己的躯壳中取出,放入另一个人的躯壳中,他知道单宁听得到。

“可是使用三生石的力量不是会有副作用吗?”当单宁回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阴黎知道自己的话起到效果了,单宁开始对三生石的力量产生兴趣,于是他更是花尽一切力量来勾勒、渲染三生石的一切,他告诉单宁,三生石主要起作用的还是石魄,使用得当就不会发生问题,而他知道怎么使用三生石。

“如果已经产生了不好的副作用了呢?”单宁认真地问,阴黎知道那是因为单宁挂心佘玄麟。佘玄麟果然在收集三生石碎片,他不仅是为了封印他阴黎,还抱着其他目的在收集那东西,并且由于使用三生石碎片,他的身上恐怕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

佘七幺的声音忽然一顿,廖天骄等了会,见他还没有念下去,忍不住问:“怎么了?”

佘七幺将那本册子摊开给他看,纸张竟然变成了空白。

这是牵涉到三生石的秘密了,两个人迅速得出了结论。再次出现阴黎的字迹的时候,已经是陈斌出现的场合了,借助老肖家村人的骚扰,单宁□□乏术,封印开始有了一点松动,就在这个时候,陈斌来到了他的面前,而他成功地通过分魂的方式,将自己的一部分放入了陈斌的体内,从此主导了陈斌的抉择。

阴黎利用陈斌想要改变过去,救活他母亲的心,让他搜集三生石碎片,于是有了灰夜公馆的事情,然而在那里,就在他要见到玄武的时候,他却被陈斌的力量压了过去。没办法,他已经离开真正的生命河太久、太久了,三生石碎片的结界也使得他无法远距离、长时间地操控陈斌,于是他只来得及看了玄武一眼,便“睡”了过去,再后来就是陈斌主导一切,直到他终于醒过来,但那些东西就没有被记在这本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