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4章 3.21

第184章 3.21

屋子里再度安静了下来,只有不远处“隆隆”的冥水瀑布奔涌之声传来。无论是廖天骄还是佘七幺,在这个时候都闭上了嘴,只是静静地看着那本合上的册子,让那份难以排遣的难受慢慢地被习惯、被稀释、被沉淀。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也没资格说什么,七百年前的事,注定了佘玄麟、玄武、阴黎三人的分道扬镳,时至今日回头看去,那种仿佛用闷锤狠击心脏的痛感竟连他们这些旁观者都感同身受。

过了片刻,佘七幺长长地吐出口气来说:“算了,别想了,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嗯。”廖天骄知道佘七幺说得对,但是一时半会却还不能将那种难受的情绪压抑下去,他想着,如果有一天他们再遇到玄武,是不是应该将这件事说给他听?也许让玄武抱着已经习惯了七百年的“真相”会对他更好,可是这样一来,却也等于骗了他。阴黎与玄武的相遇固然是经过了计算,抱有不纯的目的,但是阴黎本人对玄武的感情却并没有掺杂一丁点的假……廖天骄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佘七幺将那本册子塞入怀中说:“保险起见,再搜搜屋里吧,万一还有别的线索呢?”

廖天骄应了一声,把纠结放到一边,开始仔细搜索。无奈这间屋子实在是太过狭小,家具也只得那么几样,他很快就查找完毕,除了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工艺品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工艺品是廖天骄在阴黎的床边找到的,说起来风格和他这间屋子的倒的确有些不统一。阴黎整间房内的家具都是二百年前的东西,所以难免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只有这件工艺品看起来颇有点现代风格。那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球体,在密封的状态下,里面却布置了草坡、瀑布、小屋的景观,看起来就像是这个幻境的一个微缩盆景。

廖天骄拿给佘七幺看:“你看这个。”

佘七幺接过来研究了一阵,也有点意外,说:“看起来像是掏宝上卖的那些微景观。”

所谓微景观是近段时候开始在网上流行的一种桌面微缩盆景,通常的做法是取一个半封闭的容器,往里面装入苔藓、蕨类都植物,再加上一些玩偶啊、小房子、小兔子、小狗之类的仿真模型,从而构成一个桌面“小世界”,美观可爱,养起来比较容易,算是给忙碌不堪的办公族或是想要追求浪漫的学生提供了一个舒缓心情的窗口。但是如果这样的东西似乎不该出现在阴黎的生活中。

“阴黎在两百年前就被关进来了,一直到去年陈斌复活他的时候才从这里出去,这个东西总不见得是他网购的吧。”廖天骄疑惑地说,“难道这是他托陈斌带给他的?可是他要这东西干什么?不对啊,虽然陈斌能和他对话,但是也没到可以送东西进来的地步啊。”

佘七幺将那个小玻璃球举起来,对着日光看了看,又看了看底部说:“未必是现代款,这种玻璃球在清朝时候就已经能够做出来了。”

廖天骄说:“那这算是清朝时候的古董?”

佘七幺把玻璃球递给廖天骄说:“先收着吧。”话才说到一半,似乎突然手上一滑,玻璃球朝着地面就直直砸了下去。

“哎!”廖天骄叫了一声,幸好他眼疾手快,在玻璃球从佘七幺手上掉落的一瞬间就伸了手出去,接住了那个脆弱的小球,“你干什么……”廖天骄的话只说了一半,他马上反应过来,佘七幺会脱手不是因为他没拿好,而是因为这个幻境突然开始产生变化了。

冥水瀑布的“隆隆”之声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大地波动、挤压产生的“嘎吱嘎吱”的声音,阴黎的小木屋疯狂地抖动起来,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整座房子都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所取走,廖天骄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墙壁、屋顶被从地基上拔起,飞上了空中。刚刚宁静漂亮的晚霞天如今破了一角,露出了幻境外面明亮的天色,在那个方向,他们看到了一双熟悉的、漂亮却无情的眼睛。

“是佘玄麟!”

“谁!”佘七幺一把将廖天骄拉到身后,转过身去,“玄……玄武前辈?”

身着铠甲的玄武就立在距离两人不远的地方,或许刚才他就一直站在那里,默不作声地听着佘七幺一字一句地读出阴黎留给世间的最后言语。

佘七幺和廖天骄这两个晚辈一下子都愣住了,两人的心里同时涌起了一股想要逃跑的冲动,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被大人发现了一样。这个时候,近在身边的佘真人都不能让他们感到那么紧张,他们更紧张的是不知道怎么面对玄武……而且,玄武的状况似乎更糟了。

“玄武前辈,你的……脸……”廖天骄没有把话说下去,三生石魄给予他的力量让他现在清楚地看到了玄武身上的因果链。不知道是因为经过了特训的缘故,还是因为玄武现在的情况确实是不好了,以前很少能看到妖神身上因果链的廖天骄此时清晰地看到了玄武身上一段一段,锈满了铜绿,仿佛下一刻就要断裂的因果链。玄武的整个人几乎已完全被铜绿所覆盖,只有那张脸,依旧还有一小半保留着那张美丽脸孔的本来模样。然而,也只有左半边脸的眼睛部位而已,玄武已经只剩下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因为被铜锈所覆盖所以无法睁开,但是他仅剩的这一只眼中却闪烁着廖天骄从未见过的清澈而坚定的光芒。

“玄武前辈恐怕快走到人生的尽头了……”廖天骄难受地想。

“还在开什么小差!”玄武却突然朗声呵斥道,手中的寒冰斧随之一振,廖天骄立时感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霜花从玄武的脚下扩张蔓延,直接将周围一带统统覆盖,廖天骄和佘七幺不由得齐齐打了个哆嗦。

玄武倒竖了眉毛,怒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佘七幺说:“前辈,我现在……”他想要说自己有了天蛇之力,然而话还没说完,一股凶悍的神力便从玄武身上释放而出。冰冷的神力在刹那化为无数冰锥猛然射向了佘七幺,佘七幺下意识地想要调动天蛇之力拦阻,然而由水结成的冰锥根本不认他,刚刚还很听话的风也无论如何都组织不到一起,他想要筑起土壁,但是土层柔弱而无力,起到他的小腿位置就停了下来。

“佘……”在廖天骄的惊叫声中,那些冰锥停在距离佘七幺的鼻尖只有一公分的距离,然后化为一蓬冷水,狠狠地打在了佘七幺的脸上。

佘七幺被这一盆冰水浇了个透心凉,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还以为掌握了天蛇之力他就无所不能了,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够不骄傲自满了,因为得到了天蛇之力的他在想要对付佘真人的时候,仍然还想着要摸清底细再说,并没有直接找上门去大打出手,他还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成熟了,可以独当一面了,但是此刻他才知道他与这些真正的大妖神们还有多少的差距。单宁的结界虽然被佘真人打破了一角,但仍然限制了他大部分的神力,但是玄武却能在同等环境下将神力发挥到这个地步!

“晚辈受教!”佘七幺郑重地说。

廖天骄还想说什么,佘七幺却一把将他甩到背上说:“走!不要辜负玄武前辈的好意!”

“可是……”廖天骄咬着牙,最终点了点头,他先从他的宝葫芦里摸出了一把法宝洒在玄武周围说,“前辈,这些留给你!”然后又摸了两手法术暗器出来,对佘七幺说:“你管前面,我管后面和空中,走!”话音方落,佘七幺已如离弦之箭,往远处跃去。

空中传来了清爽的笑声,如果不是知道佘真人的本性,或许真有人会以为那是友善的笑。佘真人好听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玄武,你全盛之时尚且只能与我打个平手,如今凭我当初让你留下的这三分神力,还有你那濒死之躯,你以为能支撑多久?”

廖天骄已经被佘七幺带着跑出了一段距离,但是听到了佘真人的话,忍不住拎了个扩音喇叭出来喊:“玄武前辈,别听他的,他不是佘爷爷,他是个冒牌货货货!”喇叭太响,地区空旷,还带上了回音。

玄武身躯一震,再看向空中的时候,那只独眼中的神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原来如此,看来你就是当年在万仞忘川水底与我争夺三生石的那个神秘人,也就是制造出阴黎的人。”

佘真人朗声笑道:“你说是便是吧。”

玄武咬牙道:“那倒是来得正好,我隐忍这么多年不过是为了报当年的一箭之仇,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今天便连阴黎和玄麟的仇一块报了!”说着,但听一声清脆的龙吟响起,整个幻境世界层层崩塌,原本虚幻不定的冥界之水骤然化为实形,从下到上,凝结为一条喷霜吐雪的冰甲龙,从那深深的壑底拔地而起,驮起玄武,将他带上了半空。

“你到底是谁,夺我三生石有何目的?”玄武厉声质问,冰龙发出咆哮,吐出一口寒气,整个空间都开始飘起雪来。

佘真人道:“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还有余暇管三生石?”

玄武正色道:“三生石被毁之事因我而起,何况我是这片天地间正命正格的妖神,执掌幽冥生死,前世今生,这事我怎么管不得?我不仅要管,今日我还要将你就地正法!”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冰龙张牙舞爪,冲着佘真人那双眼睛就抓了过去。与此同时,廖天骄留给玄武的那堆法宝也开始各司其职,一只上古穷奇的幻形飞上天空,冲着那双眼睛咬去,一只金翅大鹏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配合穷奇,同样冲向佘真人,而洒在草地上许许多多的结界针在这一刻同时放出光芒,于空中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佘真人牢牢锁定。

“呵!”佘真人冷笑一声,“你们真以为我不敢撕破单宁的结界?”他不再以天眼的形式装神弄鬼,伴随着一阵清脆的笛音,本就已经崩塌了大半的幻境空间完全瓦解纷落,现出了佘真人的身形。此时他正高高坐在一头怪鸟背上,手执墨玉笛,冷眼看着底下几人。

“宫调·破音阵。”伴随着一串短促而怪异的笛声,大地剧烈震动,带着粘稠感的“咕嘟咕嘟”之声从地底由远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