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5章 span style=

第185章 span style=

“糟了,灵血髓!”处在虚实交界的佘七幺瞬间化作天蛇之躯,他干脆不再寻路,对廖天骄吼道,“抓好!”直起身子,直接对着顶上撞了过去。m.?乐文移动网现实的土层被他一层层撞破,很快,在廖天骄的眼前出现了亮光。佘七幺冲出地表,飞上空中。

“往哪跑!”佘真人的声音冷冷响起,随之大地宛如被一劈两半般开裂,灵血髓如潮水涨起,很快与裂缝平齐,接着化作炮弹打向空中的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人。

“砰!砰砰砰!”就像是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底下有一个炮兵团那样。

这次不用佘七幺吩咐,廖天骄赶紧伸手抱住佘七幺看起来应该是脖子的部位,伏低身子,夹紧双腿。伴随着“炮声”,佘七幺在空中开始不断变幻飞行轨迹,直行急停、俯冲急停反v上扬,波浪式跃进,就像是一个高超的飞行员驾驶着战斗机,在天罗地网之中穿梭。廖天骄也没闲着,在保证自己不掉下去的前提下,一看角度顺手就撒一把可以飞的暗器出去,虽然威力不大,但是能够给佘真人找点小麻烦。

“往哪……跑……”

突如其来的佘真人的声音让廖天骄和佘七幺差点同时炸毛,尤其是廖天骄。他们明明离佘真人已经颇有一段距离,但是刚刚那一句仿佛就响起在他身旁,贴着他的耳边说出。

明知道这不现实,因为他们都可以听到玄武和佘真人正在背后打斗的交锋之声,但是廖天骄却还是觉得不对。他背脊发凉,整个人都在哆嗦。

僵硬着身体,他慢慢地、慢慢地转过头去,当看到身后情景的那一刻,廖天骄差点喊出声来,一只似乎是灵血髓化成的佘真人就坐在他的身后,正试图将爪子搭到他的肩上,如果不是那张脸有一半是石油黑乎乎的样子,他会真的以为坐在自己身后的就是佘真人。

“啊……”廖天骄拍了拍佘七幺的头。

佘七幺还没反应过来,说:“什么?”

廖天骄一把将他的脑袋掰了过来,巨大的蛇头顿时对上了那只石油佘真人,两个红宝石眼睛都瞪大了。

“我去!”佘七幺怒吼道,“这玩意什么时候爬上来的!”说着,一个倒栽葱就往地上俯冲而下,并且360度不停旋转,“啊啊啊,那玩意把我的背烧出窟窿了,快给我弄掉他啊啊啊咝!”

“啊啊啊!”廖天骄也在叫,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头下脚上。他正在他的宝贝葫芦里掏法宝呢,被佘七幺来了这么一下,差点整个人都横飞出去,赶紧用双腿更加紧地夹住了佘七幺圆滚滚的身体,忙碌地在宝葫芦里寻找。

寻人虫,不对!毒蒺藜,不对!应声蛊,不对!

佘七幺叫:“好了没有!”

廖天骄被催急了说:“好了好了!”随便抓了一把什么东西就往后一撒,但听身后立刻传来了“咕嘟咕嘟”的声音,廖天骄回头一看,那个石油佘真人被一团白丨粉扑了满脸、满身,它的身体竟从那些落了粉的地方开始,迅速凝结起来,然后僵化,再然后是脆裂,就如同一块被晒得龟裂了的土地。佘七幺刚好在顺风飞,那些碎裂的粉末被风一吹,顿时土崩瓦解,差点就洒了廖天骄一脸。

“哈秋!哈秋哈秋哈秋!”巨大的蛇连连打出喷嚏,佘七幺的大蛇头里发出了带着浓浓鼻音的不满的声音,“你在搞什么啊,到底干掉没有?”

“干、干掉了!”廖天骄呆呆地看着原先还坐着石油怪的地方,纳闷地问,“佘七幺,你家的洗衣粉怎么、怎么是这样的?要是我真用这个洗了衣服,多少件衣服都毁了啊,这不得心疼死啊?”

佘七幺说:“什么洗衣粉啊,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说的洗衣粉是从哪里找出来的。”

廖天骄伸手到宝葫芦里又去拿了一把出来,递到蛇眼那说:“就这个。”

佘七幺两个大蛇眼都斜过去,边飞边看了好一阵子,还差点撞电线杆上,过了很久,他才倒吸了口凉气,斟酌着道:“你……那个,以后要是我们家有人问起来这种粉,你千万别说见过啊。”

“啊?”

“我母亲那边是碧云山出了名的药蛇世家,最擅长制作各种灵药,这是我外婆花了三千年,我妈花了两千年,然后我大姐又花了一千年,三代人一起努力才做出来的降妖伏魔霹雳无敌驱邪保平安灵灵粉,整个九君山就只有这么一小包。”

廖天骄:“……”哆嗦着刚想把那把宝贝粉再塞回宝葫芦里,却见前方乌泱泱地飞过来一大团什么东西,定睛一看,顿时倒抽一口冷气,上百个“石油佘真人”正张开黑色的羽翅,冲着他们压过来。

廖天骄:“佘七幺……”

佘七幺:“……”

佘七幺一咬牙:“妈的!洒吧,兑上水,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

廖天骄摸了根绳子出来在自己腰上绕了几圈,又绑到佘七幺脖子上道:“那你飞好了!”

佘七幺说:“废话!”停了一停,等廖天骄准备完毕,猛然拔高了十多米,钻入云层之中。那些“佘真人”一见目标失踪,顿时陷入了短暂的迷惘状态,节奏也慢了下来。

就是这个时候!佘七幺从云中骤然探出脑袋,廖天骄跟个空中飞人似地轻巧地顺着绳子荡下来,一只手抓绳子调节上下左右,另一只手提一只大喷壶,“pipi”地朝外喷白丨粉水。那些灵灵水一经喷出,第一批“佘真人”立刻就像之前那个一样土崩瓦解了,其他“佘真人”愣了一愣,跟着就炸开了锅,纷纷推搡着要逃跑。

“左面、右面,哎哎,上去点,别转别转,悠着点,后退!”廖天骄一边指挥佘七幺一边豪洒灵灵粉水,自我感觉像是个假冒阿拉伯王子坐着高大上的私家飞机洒高级农药,心里别提多肉疼了。但是总算托了蛇外婆、蛇婆婆、蛇大姐的福,他们终于脱离了升龙湖肖家村的区域,向着印山市飞去。

逃出去了!正当两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却冷不丁听得当空“咔嚓”一声炸雷,廖天骄吓得差点连喷壶都飞了。他们此时已经飞到了印山市上空,眼见得天空中一道道霹雳划过,那些霹雳就近在廖天骄身边,亮得他睁不开眼。再跟着又是一迭声的滚雷声响,这次不仅是他们,印山市混乱不堪的街头上,打架的、乱飙车的、抢劫的、偷盗的、行骗的人都同时愣了一下,他们回过头去,看向了某个方向,廖天骄和佘七幺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

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天空上,赫然出现了两只巨大的怪物,一者是一团黑压压的粘稠的石油云,油滴翻滚,组成了一张人脸,另有一只则是缠绕着巨龟的灵蛇。

“玄武前辈……”廖天骄愣愣地看着那里,看着玄武化出了最后的真身与那张脸对峙。那竟然是……阴黎的脸孔,太卑鄙了!

巨大的龟蛇在这时同时发出了一粗一细、一刚一柔两道震慑人心的咆哮,在这一瞬,整个市里所有被迷惑的人都有了片刻的清醒,可惜只是一瞬而已,随后,但见龟蛇化为了一团流光,如同彗星一般携带雷霆之势撞向了那张巨脸。

会怎样?!廖天骄与佘七幺都紧张地看着那一幕,他们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什么也不顾地走,但是他们仍然那忍不住想要多停留一会,只要一会,看这最后一眼,也许,他们能等到他们期待的结局。

“彗星”撞入了石油云之中,顿时,天地之间都炸开无比刺眼的光芒,九十九道寒流向着四面八方扩展开来,伴随着“噼里啪啦”冰雹纷纷砸落的声音、“嘎吱嘎吱”地面一路被冻裂的声音、“轰隆隆隆”树木倾倒的声音,“哔哔哔哔”车子被倒下的树木压到而发出的刺耳报警声……人们都惊呆了,可是,下一瞬,不知从哪里又涌过来了更多的石油云,它们一团一团,一团一团,源源不绝地贴上来,将那团光芒牢牢困住。起初那团光芒还在拼命挣扎,廖天骄他们还看到了从石油云中勉强探出的巨龟的四足,看到了拼命试图昂起头来的灵蛇的头颅,然而那些石油云实在太多、太多了,很快,他们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像是交响乐到了高丨潮却戛然而止,天地间突然就什么声音都没了,只余下,静。

石油云吃饱了,慢慢地落了下去,消失不见,剩下了一城目瞪口呆的人。廖天骄可能是最早一个清醒过来的,他飞快地擦干了眼泪说:“走!”

“嗯!”佘七幺以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快的速度,拼了命地逃离了这个陷落的都市。现在的他们没有时间哀伤,也没有资格去打肿脸充胖子替玄武报仇,他们在敌人面前仍然太过弱小,就算是经过了特训,他们仍然,毫无胜算!

玄武感到十分的难受,他正在一团密不透风的黑暗之中翻滚,周围憋闷、压抑、阴郁、沉重,几乎让人发狂。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已经死了吗?”玄武想着,他不知道廖天骄他们逃出去了没有,但现在唯一能够寄予希望的也只有他们了。他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那两个晚辈,也对不起玄麟,但是他实在太累了,七百年那么长,他累到……已经不想再苟延残喘地活下去了,所以他宁愿选择用这样一种看似十分光彩的方式来结束自己太过漫长也太过悲伤的人生。

“玄麟,对不起,我实在担负不起那些重担了,我一定让你失望了吧。”他想着,当年因为他的临刑前一言,他这个好友便毅然替他承担起了本该属于他的重担,被牵扯进这件事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今自己就要死了,却恐怕是没脸去见他了。只不过,大概也见不到了,他就要寂灭了,完完全全的。

这样也好,他想着。然后,他的眼前忽然就出现了许多年前的许多事,出生时、习艺时、承袭妖神之位时、接受万众敬仰时,那些过去的画面就如同琉璃一般缤纷多彩,但是其中最鲜亮的仍然是那些乐音唱和,还有在望归坡上平静甜蜜的每一天,其实他的一生中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开心的时候不是吗?他这么想着,忽然发现自己的前方有一点光亮了起来,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而那光点却变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它从一点光变成了一团光,然后……他吃惊地看着从光芒中摇出了一艘船来,水波轻轻荡漾,这里是……忘川?

玄武傻傻地看着船头立着的人,那是阴黎,他还是七百年前的老样子,他的手上提着一盏风灯,脸上挂着始终如一的浅浅的笑。

“来。”他没有发出声音,但是玄武觉得自己听到了。以一种近乡情怯般的感情,他犹豫地看了眼对方伸出的手,最后下了决定,坚定却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放入了那只手掌中,两只冰冷的手掌在这一刻终于合到了一起。

“我们走吧。”

“嗯。”

伴随着轻微的“嘭”的一声,玄武完全铜锈化了的身躯陡然炸开,那些绿色的晶莹粉末被风一卷,便飘向天南海北,四处为家去了。

佘真人皱了皱眉,坐上怪鸟,他飞到了那个微微打开的地穴上空,这次却没有使用玉笛,而是结了一个手印,随着他的动作,一道纯粹的灵力灌注而下,将里面蠢蠢欲动才露出了一点的东西重重压了回去,打上了封印。做完这一切,他似是不经意地往某处看了一眼,然后拔高身形,乘着那只怪鸟离去了。

查理朱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脸色十分古怪。佘真人应该是发现他了,却没有杀他,这是为什么?然而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为什么佘真人刚刚使用的并非妖神之力,而是道家灵力呢?他不明白。

太阳十分的耀眼,今天天气很好,所以家家户户都晾晒了被褥。阿旭将两床饱经日光浴的被褥收下来,抱在手上,拿进屋去。隔壁院子的大妈买完菜回来看到他,忍不住惊喜道:“哟,小伙子,你回来啦!”

阿旭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脸上露出了一个客气的微笑:“嗯,就今早回来的。”

“哎呀,你这脸色怎么了,蜡黄蜡黄的,是生病了吗?”大妈吓了一跳,急忙道,“回头我让你大爷给你抓副药吧,他在药房工作,方便得很,只收你点药材费。”

“谢谢大妈,不过不用了,我只是有点累而已。”阿旭礼貌地说道,又要往屋里走。

“哎,那你弟弟呢,他身体好些了没?”大妈却还不放过他。

阿旭的脚步顿了一顿,这次没有转头,过了会,才传出他低低的声音:“他已经好啦,说闷在屋里太久,所以想出去散散心,见见以前的朋友。”

“哦,怪不得你们两兄弟最近都不在呢,我还以为你们搬走了。”大妈说着,“年轻人是应该多出去走走。”她又问道,“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阿旭飞快地转过头来,一字一顿地大声道:“他会回来,他一定会回来的,因为我还在这里等他!”

大妈被阿旭的态度和声音吓了一大跳,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什么,飞快地进屋去了。大门重重地关上,阿旭却木然地站在原地。太阳落下了,此时虽然已经是冬天的末尾,但是太阳落山以后却还是十分地冷,冷到彻骨。流浪的小三花发现这家的主人回来了,欢快地“喵喵”叫着跑过来,亲昵地蹭阿旭的裤脚。阿旭终于有了反应,他蹲下丨身,用力抱住了小三花柔软而温暖的身躯,仿佛想要借着那一点点温暖来给自己勇气。

“会回来的,他不会抛弃我们的,他会回来的……”

谁也听不到他的声音,谁也不会给他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