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7章 3.26

第187章 3.26

廖天骄是被噩梦吓醒的。

他梦到自己独自一个站在繁华的都市中央,面目模糊的人群在他身边走来走去,但他找不到佘七幺。他喊他的名字,拨开人群、拦住一个个人寻找他的踪影,但是没有一个人是他。

“佘七幺!”他大声喊,“佘七幺、佘七幺、佘七幺!”

人群扰攘,如同一大群的苍蝇在他耳边嗡嗡嘤嘤,但他就是听不到佘七幺的应答。在他几乎要绝望的时候,他终于在人群里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所有人都是灰色的、面目模糊的,只有那个身影却是清晰的、鲜艳的,他穿着华丽而繁复的古服,慢慢地行走在人群之中。

“佘七幺!”廖天骄大喊着冲上去,想要拉住他,然而他怎么追都追不上他。佘七幺走得十分缓慢,但是却始终离他很远,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拼命,无论他怎么追赶,那个身影却还是渐渐地消失在人海之中。

“佘七幺……”廖天骄“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然失去了他的踪影。佘七幺不要他了!

廖天骄睁开眼睛,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过了好久,他才明白过来,刚刚的竟然只是一个梦。他难为情地用手抹了把脸,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泪流满面了。真是讨厌!廖天骄转头看向身边:“佘……”下一瞬,他立刻惊跳了起来。

佘七幺不见了!

顾不得穿衣服,廖天骄只穿了一条内裤,光着脚就往外跑。整间屋子里都看不到佘七幺的身影,难道他被抓了吗?廖天骄焦虑万分,但他还有那么一丝理智在,还知道越是急越是适得其反,于是他努力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仔细看周围,并没有入侵的痕迹,佘七幺应该不是被抓走了,不然他不会还好好地留在这间屋子里,毕竟他才是目标所在。会不会是有什么事出门了?廖天骄这样想着,回屋去迅速套上了衣服,然后打开门冲出去。

一开门,一股雨后独有的清新气息便迎面扑来。其实廖天骄并没有睡多久,此时也不过是早晨六点左右,由于昨晚的雨,此时有一股淡淡的水雾漂浮在空气中,周围的一切——湖光山色、草木花朵、鸟飞云舒,都像是被柔化了一样,有一种水墨画洇染出的柔软意境。可惜廖天骄并没空去注意这些,他只是飞快地看向自己昨日在屋子四周布置的陷阱,确定那些东西都没有被破坏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应该是没出事!廖天骄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就这么一会他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可是佘七幺到底去了哪里呢?虽然确认了不是敌袭,但是他很快又想到了刚刚那个梦,廖天骄马上又着急起来。佘七幺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他会不会是伤势变差了,不想连累他,所以独自走了呢?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廖天骄立刻“霍”地一声站起身来。

“佘七幺!”他叫了一声,随后意识到这样很可能会招惹敌人,立刻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周围的山体挡住了音波,送来了一声声的回音,“佘七幺、佘七幺、佘七幺……”一只水鸟被声音惊扰到,振翅飞过湖面,像是国画巧手一道写意的飞笔。

廖天骄忽然听到了水流波动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水底游过。他回过头去,但见那深深的湖泊之上,浮现出了一道不自然的曲线波纹,显示底下有什么正从湖中心靠近岸边。

廖天骄小心翼翼地接近湖边,摆出戒备的姿势。随着那东西越游越近也越接近水面,廖天骄清楚地看到了水底下的一团黑影。是什么?

“哗啦”一声,伴随着水声,一颗巨大的蛇头猛然探出了湖面,睁着两只清澈却犀利的红宝石眼睛紧紧地盯着廖天骄。廖天骄一下子愣住了,他终于又想到了自己之前的担忧,佘七幺被灵血髓污染了,那么他,会被夺生吗,眼前的这一个还是他所认识、熟悉、喜欢的佘七幺吗?

“佘……”

巨大的蛇头突然昂起,跟着大嘴一张,“噗”地就喷了廖天骄一身水,外加一大堆的……鱼!

廖天骄:“……”

佘七幺昂着他的大脑袋,两个红宝石眼睛眨了眨,大大的蛇头摇啊摇,嘴里发出爽朗促狭的笑声:“蠢媳妇,被鱼埋,蠢死了咝咝咝!”说着,化为人身,矫健地跃上岸来。

廖天骄无语极了,他急得要死、担心得要死,结果却被浇了一身水,砸了一头鱼,还被嘲笑,这种感觉真是……他有点恼怒地抓下了一条在自己脑袋上蹦跶的小鱼,扔回了湖里说:“你到底在干嘛!”

“弄早饭啊。佘爷翻过你葫芦了,你可真蠢,带了那么多法宝就是不带吃的,多亏佘爷聪明,想到这种度假区的湖里肯定有养殖鱼,就来抓咯。”佘七幺边说边擦干自己,往身上套衣服,结果套到一半就被廖天骄拉住了。

“咝?”佘七幺疑惑地看着廖天骄。

廖天骄一把抓了他的肩膀,用力把佘七幺转过去,那力气大得佘七幺都反抗不了。

“喂,你……”

廖天骄看向佘七幺的后背。昨晚那个狰狞恐怖的创口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暗红色的新生皮肉和肌肤,廖天骄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轻轻触碰。

“咝!”佘七幺打了个哆嗦。

廖天骄立刻紧张地收回手问:“怎么了,弄疼你了吗,对不起!”

佘七幺却“嘿嘿”一笑说:“不是,有点冷,有点痒。”新生组织在更新换代的过程中,由于结痂,难免会有这种痒感,所以佘七幺是真的好了吗?

廖天骄有点不相信,明明是那么重的伤!他不是不希望佘七幺伤好,只是佘七幺的伤好得那么快却让廖天骄有种莫名的不安。他该不是骗他吧?廖天骄一咬牙,伸手重重在佘七幺的伤口按了下去,佘七幺顿时“嗷”了一声说:“你干嘛啊!”他抽着冷气,“我伤还没全好呢,你是想弄死我啊!”

廖天骄飞快地将佘七幺转过来,看他的脸。因为刚刚那一下,佘七幺皱起了眉头,但是他的脸色却并不是受了重创的灰败,而是带着生气的红润。廖天骄摸了摸佘七幺的心脏,那里很稳定匀速地跳着,又探了探他的额头,很凉,佘七幺退烧了。

佘七幺把廖天骄的手抓下来,攥在手里,用另一个手迅速穿戴完了说:“真是的,不是认识你久了真不知道你竟然是这么大胆的人,小时候那么小一只就知道用烤串引诱佘爷跟你结婚,长大了还会主动钻到佘爷被窝里来……”

廖天骄被他这么一说,顿时想起昨晚两人赤身裸丨体地搂抱在一张**,佘七幺的蛇尾还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自己,脸刹那就红了。不过红着脸,他还要装作很淡定说:“那有什么,咱们俩定过亲了,做什么都是正常的!”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下子脸又更红了。廖天骄偷偷抬起头看向佘七幺,只见他在晨光里露出了一个满足的、幸福的笑容,那笑容看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好了好了,不说废话了,咱们得先把正事办了。”佘七幺说。

廖天骄赶紧道:“谁废话了!”话没说完,就被佘七幺在唇上亲了一口,“喂……”

“谢谢你昨晚喂我药,不过你的嗯……那技术还需要多多改进。”佘七幺说着,拉着廖天骄去捡拾那些他捕到的倒霉的鱼。廖天骄只好心里碎碎念着算你技术好,等小爷以后练好了本领,一定让你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哼!

这缱绻的情绪并没有令两人丧失警惕,他们飞快地收拾好了一切,重新退回到房内,料理早餐。屋子里没有厨房,他们也不敢生活,佘七幺便用自己掌控的天蛇之力,“蛇工”烤鱼煮水。廖天骄收拾完行囊,然后将他们昨晚呆过的痕迹一一消除,尽管这里现在看来还是安全的,但是他们决不能多做停留,耽于安逸只会让自己死得很快。

做完这一切,廖天骄便坐到佘七幺身边等饭吃。趁着佘七幺做饭的时候,他问他:“佘七幺,你的力量是怎么回来的,你在藏里打坐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佘七幺烤鱼的手停了一下,随后又动起来。他原以为廖天骄在出九君山的时候给他吃固本培元的药是因为看了他笔记本上的东西,已经知道他使用了禁术,现在看来那只是廖天骄看多了、玩多了游戏搞得下意识的脑补,不过不得不说,他脑补的方向是基本正确的。

佘七幺昨晚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是今早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基本恢复,虽然觉得不可能是廖天骄用药高超,但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翻了廖天骄的宝葫芦。佘七幺仔细对照着自己身上贴的药膏寻找廖天骄使用的药,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显而易见,廖天骄给他使用的固然是佘家姐姐们精心调制的伤药,但是对于灵血髓的伤口并不会起到奇效,甚至有几味药,廖天骄是给错了的,但是他仍然好了。佘七幺对着屋子里的镜子照了照,他后背的创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他开始恢复力量,但他知道,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是禁术的作用!

廖天骄“啊”地叫了一声,一把将佘七幺手上用来烤鱼的那个法宝“头盔”抢下来说:“你别开小差啊,鱼都烤焦了!”廖天骄抱怨着,却将烤焦了的鱼拿到自己这边,另外给佘七幺换了一条新鲜的鱼上去说,“我饿坏了,先吃了哈,你自己烤自己的,唔唔,真香!”

看着廖天骄狼吞虎咽的样子,佘七幺忍不住想着,希望是他想错了,希望禁术不会对他的身体起到致命的摧毁作用,他好不容易才跟廖天骄重逢和心意相通,两人一路出生入死地闯到了今天还没过过几个好日子,他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久点、再久点。

廖天骄不知道佘七幺在想什么,只是说“喂,刚刚问你的话怎么不回答呀?”

佘七幺愣了楞,回过神来。他将手上烤着的鱼换了个面说:“我在藏里进到了我祖父为我留下的幻境空间,遇到了两个指点我力量的人。”

“谁?”廖天骄好奇地问,佘七幺的厨艺真的很好,在这种没有调味料的情况下还能用树叶和泥巴把鱼烤得香香嫩嫩的,虽然有点淡吧,却也有股奇特的清香,十分好吃。

佘七幺顿了一顿说:“白素贞和许仙。”

“噗……”廖天骄吃惊极了,差点连鱼肉都喷出来。他脑补过佘七幺进入幻境找到了一本秘笈或是看到了他祖父留在空间里的修习法术的图画,就像那些武打里常写的那样,但他万万没想到佘玄麟给他的孙子留下了两个活的师父,而这两个活的师父还会是这样两个连他都耳熟能详的人。

“白素贞?许仙?”廖天骄目瞪口呆,“他们不是、不是不知所踪了吗?”廖天骄也记得查理朱当年和佘七幺在火锅城里的那番对话,他当时为了白素贞和许仙到底是不是天定的一对还十分纠结,因为按照查理朱的话来看,白素贞能和许仙在一起其实是使用了不正当的手段,而这也相应关系到了使用三生石会付出代价的公式。——总有一天,他也会使用三生石魄的力量来帮助佘七幺,他得事先知道怎样操作才更合适。

佘七幺见廖天骄的注意力转移了,趁机浑水摸鱼道:“对啊,他们是这么说的,还用了那新白娘子传奇里面那两个明星的脸,不过他们后来又突然变成了梁山伯和祝英台,还让我从两者的联系去想三生石的事情。”

“哈?”廖天骄越听越糊涂,“你的意思是他们既是白素贞和许仙又是梁山伯和祝英台?”

“嗯。”佘七幺点万头,忽而一愕说,“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廖天骄纳闷,“他们既是白素贞许仙,又是梁山伯和祝英台?”

佘七幺飞快地回想着在空间里那两个人的话,他们让他想白素贞和许仙、梁山伯和祝英台之间的联系,然后他的回答是因果、规律、三生石,然后他们就说自己通过了考验,还说这是他们在归去前,佘玄麟拜托他们的最后一件事,这就是他们给予佘七幺的关于三生石的终极提示。所以,这个提示到底说了什么呢?

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传闻始于西晋,白素贞和许仙的故事则传闻发生在南宋年间,两者并非一个年代的事,却都描绘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他们的共通点都是历经坎坷,最后收获了一个看似圆满却虚幻的结局。梁祝中梁山伯死后,祝英台出嫁途径梁山伯的坟冢,哭坟、投塚、化蝶,两人成为了一双彩蝶,后来不知所踪;白蛇传中白素贞被压雷锋塔底,许仙不知所踪,后人传言他在金山寺出家,再后来许仕林高中状元,孝心感动上天一家团圆,当然也有说许仙不知所踪,白素贞并未生下许仕林,后来雷峰塔倒,白素贞才得以脱出的比较残酷的结局,至于她之后有没有与许仙团圆,大家也就不知道了,因为再也没有了这两人的消息。无论怎样,他们都有一个波澜曲折的过程,一个柳暗花明的结局,还有一段模糊不清的佚失的将来……

佘七幺从未想过,如果白素贞和许仙就是梁山伯和祝英台这么一回事,就像他从未想过白素贞和许仙两人为什么会使用电视剧里明星的脸一样,没有想过为什么到最后他们两人的声音会汇合成为同一个声音,就像玄武曾经所使用过的两个声线那样。

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是两对情侣、四个人,而是两个人,甚至是一个人呢,如果这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固定的面目呢?

廖天骄虽然没有经历过佘七幺经历过的事,却自己也做出了一些大胆的推测:“历史是一个轮回,很多年前我就听到过这种说法,诸如世界被毁灭了七次又重建了七次在很多宗教典籍里都有说到。同时,在流传世界各地的不同年代的神话传说中也常有相似的内容,比如大洪水、比如伏羲女娲是人身蛇尾,古埃及、印度、玛雅文明都有蛇崇拜等等。也许世界很小,并且一直在遵循一套准则、一定的规律推进,但是你知道的,人类总是那么健忘,好了伤疤忘了痛,所以他们总是不断地在重复错误,这个时候,他们或许就需要一些提示、一些警醒。”

佘七幺猛然抬起头来,对了,这才是幻境中的“a”想要告诉他的!不要拘泥于时代(故事的年代)、不要拘泥于表象(长相、人、妖、神)、不要拘泥于具体的表现形式(爱情故事),只有最原初的本质才是他们想要了解三生石的人需要把握的。

祝英台违背了规律,和梁山伯在一起,最后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祝英台梁山伯,他们成为了另一种生物,所谓的蝴蝶;白素贞违背了规律,和许仙在一起,她接受了惩罚,最后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白素贞和许仙,他们不知所踪。这就像那些被三生石“污染”里的妖怪一样,从现在看来,毫无疑问,那些妖怪都被夺生了,正是因为被夺生了,所以他们没有了过去,也没有了未来,成为了完全不容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的一群!

也许所谓的被污染、所谓的被抹去,都应该换一个角度去看待。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廖天骄也看着他,彼此的眼中都有一种发现了什么的兴奋与跃跃欲试,这背后还有一种笃定。

“让我们来试试看。”佘七幺说。

“好。”廖天骄回答。

两个人同时开口:“三生石是……”后面的字音蓦然消失不见了。用以防止秘密泄露的无法违抗的准则却成了他们测试自己的推测正确与否的最好试金石。

三生石是……规律、是准绳、是警铃、防火墙、杀毒软件,是维持这个世界正常运作、不被病毒侵犯的最根本的因果体系核心,它以最强大的守护力量,守护着这个世界不被病毒所侵害,提醒着人们病菌的入侵,这才是阴黎那群人为什么想要毁坏三生石的根本原因!

突然廖天骄的耳朵竖了起来:“有人!”他说,佘七幺也跟着站起身来,一把拉着他,两人迅速闪到窗边。屋外不知何时已经围了一圈人,为首的正是他们曾经见过,后来又失踪了的袁家老头。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千年深雪和树懒姐姐的霸王票,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