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8章 3.26

第188章 3.26

廖天骄向佘七幺交换了个询问的眼神,他怎么会在这里?他现在属于哪一派,是修盟还是佘真人?他来这里是来抓他们的吗?他们有脱身的机会吗?

袁老头带着一批人站在屋外,但是从窗口看出去,他带着的人并不多,统共只有十来个,但是并不排除其他人躲了起来的可能性。廖天骄问佘七幺:“硬闯?”佘七幺点点头,两人都做好了准备,正在这时,另外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蛇君。”是朱雀的声音。

佘七幺浑身一震,如果朱雀也已经归降了佘真人,这一仗怕就不太好打了,何况朱雀的身边通常都还会跟着苍龙。果然,朱雀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之中,苍龙跟随在她的身后。短短半个来月不见,两人看起来都憔悴了不少,佘七幺听闻两人也受了伤,但是没想到伤得那么重,那样,他带着廖天骄,两人合力一搏的话,应该有闯出去的可能。

“蛇君,我们没有恶意。”或许是知道佘七幺在想什么,朱雀率先开口道。她往前跨了一步,特地绕过了廖天骄布下的陷阱,但是却没有更进一步。

“被她发现了。”廖天骄暗恼自己的无用。

“蛇君,我们没有恶意。”朱雀再次重申,“此处是大苍山袁家的属地,我们昨夜便发现你们来了,为了不惊扰你们休息,所以并没有冒昧拜访,那些跟着你们的人已经被我们打发走了,所幸佘玄麟这次并没有亲自跟来。”这就是说,他们不是佘玄麟的人。

佘七幺皱了皱眉,在廖天骄阻止前,将窗开了一道缝隙问:“你们是哪边的,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是佘玄麟这一边的。”袁家的猴老头突然开口道,佘七幺和廖天骄都是一惊,就连朱雀都不由得愣了一愣,但他随后又慢慢补充道,“是佘玄麟,不是佘真人,是你的祖父九君山前任山主佘玄麟!”

佘七幺猛然将门打开:“你说什么?”

袁老头走上前来,挺直了腰板看着佘七幺,自豪地说:“佘玄麟是我的朋友,在几百年前,他便托付了我们袁家几件事。”

佘七幺和廖天骄跟随着这批人进入了大苍山腹地,他们这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到了q省境内,四处皆是巍峨景象,山脉高耸,河流交错,草原连绵起伏,配着那天高云淡,牛羊成群,顿时令人心生旷达之感。袁家是修盟四大世家之一,同时也是除了方家之外,历史渊源最久长的一家,四大世家财力雄厚,无论是佘七幺和廖天骄都以为自己会被引到什么豪宅大宅里头,却没想到袁家的基地竟然在大苍山腹地的……山洞内。

袁老头没有藏人,他居然真的只带了十三个族人,其中两个是老人,壮年人七个,剩下三个全是少年,最小的不过五、六岁,被一个女孩牵在手里,跌跌撞撞地走着,十分奇怪。

“这是我袁家如今全部的嫡系子弟,叫你们见笑了。”

“什么?!”佘七幺和廖天骄同时叫起来,他们还以为袁老头是为了放松他们的警惕心才故意少带人,这一批个个都应该是精锐,谁想到四大世家的袁家居然枝叶凋零到如此地步?

“这事回头再说。”袁老头吩咐了一声,一个看起来最魁梧的壮年男子在一堵山壁前摸索了一下,山壁便没有声息地洞开,露出了里头一条山道,“请。”

“别放松警惕。”佘七幺低声对廖天骄说,廖天骄点点头。等到几人进入后,那山壁又合了起来,但是先前那个开山壁的壮汉留在了洞外,大概是担任守卫。

廖天骄和佘七幺缓步前行,山壁上没有布灯,好在两人现在的眼力都不错,所以光靠前面照明的一个青年后生的火把,也能将周围看得清清楚楚。

修盟四大世家,袁家擅算,讲的就是他们精通卜筮、布阵之道,而卜筮、布阵之学又往往通机关学,所以廖天骄和佘七幺都以为这山洞外表看着不起眼,其实里面应该别有洞天,谁能想到,在洞里走了快半小时,看到的除了山壁,仍然是山壁。莫说是什么辉煌的洞内建筑,就是连扇像样的门都没看到,两人都有点糊涂了,不明白袁家这样一个世家大家族怎么会混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怪不得就连修盟都不怎么看重他们了,连攻打九君山都没叫上人。

又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终于前方出现了一点亮光。

“快到了。”带路的年轻后生回头道,加快了步伐。几人纷纷加快速度,跟了上去,未几,果然看到了一个圆形的洞口,廖天骄和佘七幺加紧几步,走出去一看,好生失望!只见里头是一个比较大的洞窟,洞壁上方沿着轮廓线点缀了一圈火把,照着中间十来顶游牧民族常用的毡包,一旁有一片看起来像是农作物的地,也不知道是怎么开垦出来的,不远处则传来了河水流淌的声音,应该是一条地下暗河。见到袁老头回来,人们纷纷从毡包里钻出来,对着他尊敬的行礼:“先家主!”

佘七幺和廖天骄都为袁家这样恶劣的生活环境所震惊了,就算是普通人家,时至今日也没有住在山洞里跟耗子一样生活的,袁家这是怎么回事?看出了两人的疑问,袁老头悠悠地道:“袁家原本早就灭族了,是托了尊祖父的福才能活到今天,只是必须仰仗这地脉才能活下去,所以无法出外居住。”

正在两人为了袁老头的话惊讶不已的时候,有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佘七幺、廖天骄。”两人循声望去,只见莫刘昆从一顶毡包里钻了出来。

“莫家主?”两人面面相觑,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见过二位。”莫刘昆拱了拱手,及时道,“好叫两位知道,我莫家已从修盟脱离,现在是站在这一边的。”

“这是怎么回事?”佘七幺和廖天骄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袁老头说:“这边请,我们到里头慢慢说。”随后带着几人步入了最中心的毡包之中,在那里,佘七幺和廖天骄了解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

一方面,佘真人正在外界招兵买马,以灵血髓地穴污染民众,扩大队伍,另一方面,妖协和修盟却在不务正业。妖协北冥好战,修盟白印心机深沉,两人一拍即合想要先侵吞九君山再作打算,却被佘元初所阻,久攻不下,损兵折将也未能讨得好,廖天骄和佘七幺听到这里都松了口气。而莫刘昆觉得如此下去不是回事,在数次劝阻无效的情况下,终于带着一些人毅然离开了修盟,谁想到中途竟被修盟的人追杀,险些丧命,可巧遇到了同样出逃的唐律,被救了下来,然后两批人又遇到了朱雀、苍龙,几人辗转各处想要找到佘七幺和廖天骄,在无意中帮两人挡下了不少佘真人的追兵,这也是佘七幺和廖天骄在逃亡途中没有遇到大规模狙击的原因,再接着,他们就被袁家的人找到,带到了此地。

“袁家主说你们今日会出现在此地,初始我们还不信,现在看来袁家之算果然独步天下。”原属妖协的唐律朗声说道,他是一个很懂分寸、识进退的妖,所以才能够在钟表镇战役中存活下来,但是能够在被推上阁老之位后又毅然放下,辗转来到此处就不得不说他胸中确有丘壑了。

“泄露天机者常不得好死,这才是我袁家凋敝至今日这般田地,还要我这老东西出山的原因。”袁老头却不悠不急道,唐律楞了一下,一时间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但是袁老头却摆摆手道,“不过,袁家今日能够接到两位,全赖尊祖父当年留下的托付。”

原来,两百多年前,袁家因泄露天机遭受天谴,几乎阖族全灭,袁天悔也就是袁老头在那个危急时刻,自长眠之中悠悠苏醒。他本是袁家七世少家主,一手卜筮异能惊天地、泣鬼神,在无意中,他算到了袁家数百年后的灭族劫难,动了想要力挽狂澜的心,结果却因泄露天机被夺去天命,不足二十便阖然长逝。但是袁老头早已料到自己有这一日,因此提前做好了打点,他令家人在他死后,封了他亡魂入袁家祖传长生灯之中,借地脉之气,沉睡直至那日到来。到了两百年前,袁老头应劫自灯中苏醒,借了自己三世重孙的身体重返人间,带领袁家残部退至此处,也就是在那时,他遇见了佘玄麟。

“尊祖父胸襟广阔,心怀天下,绝非汲汲营营之人。”袁老头道,话里似乎对佘七幺没能一下子看穿复活的佘玄麟不是佘玄麟本人颇有点不满。廖天骄心里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自豪,感情这了不得的袁老头还是他们家祖父的脑残粉呢!

“就是在那时,我知道了尊祖父正在为三生石忙碌奔波,并且已经有了些头绪的事情,只可惜碍于天机,他并未告诉我他的发现。”

佘七幺和廖天骄同时感到了失望,他们虽然约略掌握了三生石到底是什么,却至今仍不知道阴黎那批人是哪里来的,又该怎样使用石魄的力量对付他们,但是随后他们又觉得释然起来,反正三生石的信息也是无法说出的,佘玄麟留下的线索越多,对这些知道线索的人来说也就越危险,他一定也是考虑到了这点才将所有的信息都分散了开来。单宁、老何、白素贞&许仙、袁天悔,肯定还有别的什么人,不得不说,佘祖父做事心思之缜密、考虑之周到是他们俩完全比不上的。

“那请问袁家主,我祖父他当时到底给您留下了些什么嘱托呢?”佘七幺恭敬地问,神态中有点好奇。从年龄上,袁老头确实是他们的长辈没错,但是从实际年龄来说,袁老头死的时候不过二十岁不到,其实还是个少年,怪不得他好多动作都很调皮,大约是因为他的心还未老。当然,心不老不代表他不聪明不识大体,拥有大智慧的人很少有不识大体的,即便从外表上看不出。

“如果晚辈没猜错的话,除了今天接到我们,另一件事是否是阻止佘真人复活?”

“没错,不过我当时并不知道尊祖父留下的嘱托是这么个意思,我只知道他让我在今年的二月期间去钟表镇,阻止某个人毁坏他的封印,没想到就遇上了你们俩。”

佘七幺和廖天骄同时在心里一叹,佘爷爷果然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如果三生石的力量如此强大,能够使他在几百年前就洞悉一切,为什么他没能在几百年前就把事情解决呢?

袁老头仿佛猜到了他们在想什么,悠悠道:“我们袁家虽然最善于卜筮,其实,却也是最不信卜筮的。”

佘七幺和廖天骄面面相觑,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疑惑。不明白袁老头怎么忽然扯起卜筮这个问题来了。

袁老头说:“你们相信天音吗?”

天音?佘七幺试探着问:“您是指上天传达的关于人间兴衰的旨意吗?”

“对。”

佘七幺迅速地摇了摇头:“我不信。”至少在他二十八年的蛇生中,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

人类遇到不幸和挫折常常寄托于宗教,求助神仙、佛祖和菩萨,殊不知神仙也并非万能,就像佘七幺他自己就是个妖神,妖族有问题求助于他,无非是因为他能耐大点,能办的事情多点,可是轮到他自己的问题却无人能够帮忙。至于佛祖和菩萨,佘七幺还没有遇见过,但依照他的经验来推断,他们也并不是什么都能帮忙,事实上,能力越大,知道的越多,遇到的限制其实也越多,所以天音这种东西,与其说他是在质疑存不存在,不如说他是不信有一个可以不负责任传达天音的人。

袁老头说:“那就好。只要你们不相信绝对意志这种东西,那我就可以给你们解释袁家的算。其实,你们可以把卜筮看作为一个计算系统,袁家的算就是其中一个比较优秀的作品,因为我们有经验、有过去历代收集的数据、有不断改进的计算方法、还有那么点天赋,所以在通常条件下,我们是可以算到一些东西。那么,这些算到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呢?”

“根据规律?”廖天骄说。

袁老头点点头:“对,规律。”

佘七幺和廖天骄对视一眼,似乎有点明白佘玄麟为什么会特地在两百年前过来帮忙袁家并留下嘱托了。袁家果然也是他信息传递中的重要一环,哪怕他们自己并不知情。

袁老头说:“这个世界是遵循着一定规律在运作的,日升月落,花开花败,春夏秋冬,每一个事物都有它的起点和终点,中间这段过程,固然是变化多端的,但我们却可以根据一些条件项来予以归纳和预测,我想这就是你祖父能够算到你们会在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当然,他的算法高出了我们袁家许多,如果有一天还能再遇见他,我很想当面向他讨教。”袁老头露出了向往的神情,又接着说道,“好,现在你们理解了公式、计算、统计、归纳这些说法,那么你们也应当知道,世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总会有这一点、那一点的微小的差池,好比说你一向每顿吃三碗饭,但是今天少吃了小半碗,那么你也许会肚子饿,半夜想吃夜宵,由于要买夜宵,你就必须得出门去,遇到其他事、其他人……总之,因为这些差池,就会导致许多横生的变量,从而使得事情的发展复杂化。”

袁老头说着,往他桌上的茶缸里丢进了一颗棋子:“这样是一种变化。”随后他又放入了一颗种子,“这样,则是更大的变化。棋子丢进去也就是这样,种子丢进去,也许会发芽,也许会腐烂、也可能会被鸟叼走,总之会导致许多变化。这颗种子,就可以看做是一个特殊的变量,那就是‘预知’。因为可预知,所以可以提前提防,这样势必防止了一些事情的发生,但糟糕的是,‘预知’本身往往又会引起其他的变化,无论是好是坏,它导致一些事情脱轨,所以世人所说算前不算后,算好不算坏,就是这么个道理。”

两个晚辈终于都听明白了老头的意思,不论是卜筮还是三生石,其实都不是万能的。佘玄麟固然可以通过三生石和自己的算法,来了解到未来几百年里发生的一些事情,但是他却不能利用这种“预知”来做一些事情。因为做了,就会产生别的、新的、无法用公式推导出来的变化,而这,大概就是所谓三生石因果力的债!所以,他只能在不同的时间段埋下不同的“种子”,甚至平静地接受自己被夺生这件事,来期待这些早已埋下的“种子”逐渐发芽,直到有一天,所有合适的条件碰到了一起,依照规律的运作,推导出一个他想要的结局!可是见鬼的,三生石那套规律又是谁来定的呢?

佘七幺正在胡思乱想,突然间觉得眼前一亮,这才发现袁老头的毡包地上竟是画了一个图腾,此时正放出耀眼的光芒。

“袁家主,这是?”

袁老头不紧不慢地端起那口还丢了一颗种子、一颗棋子的茶缸喝了一口说:“既然佘玄麟已经被那个怪物所取代,他的一些布置也必然被那个怪物所洞悉,所以,他们会来是早晚的事,只不过为了将我们一网打尽,那家伙必然会等我们全部人都到齐了才进行动作,这就给了我们交换信息的机会。”佘七幺看向袁老头,袁老头大手一挥说,“走吧,两百年前,尊祖父交代给我的最后一件事便是保你们安全,为你们铺路。我袁家人向来知恩图报,两百年时光,袁家人苟延残喘,不见天日,今日一役,便要重现我袁家天算机关师的雄风!”

他将茶缸重重一放,走出毡房。袁家余部总计四十七人,有老有小,竟已全数披甲带枪,傲立场中。虽然常年幽居洞穴、生活艰辛,虽然历经磨难,人丁凋零,他们仍是骄傲的灵魂,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铁骨铮铮的战士,绝不惧怕牺牲!

地下河中飘来了机关皮筏,船头立着机关人,袁老头只将那个五、六岁的小孩儿唤过来对廖天骄和佘七幺说:“这是我的十九世孙,带着他一定会帮到你们。”他将那小孩重重一推,小孩便跌入了廖天骄的怀里。随后,他对莫刘昆等人重重一揖:“后会无期!”

图腾闪耀,汇成光海,机关闻声而动,见证袁家人最后的战争!天算袁家,从此世上仅余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哎哟喂,忘了说了,文章快要结束啦,快告诉我你们想看什么番外?么么树懒姐姐,每天都看到你丢雷真是太幸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