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9章 3.26

第189章 3.26

强忍着不去听身后的金戈碰撞之声,也不去看人们跌倒在地上的样子,佘七幺和廖天骄乘坐着机关船顺暗河而下,经过无数曲折盘旋的的溶洞,终于冲出山体,重见天日。当再次看到阳光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有了一种无言的震动,他们从来没有一刻觉得阳光和生命的色彩是如此美丽和鲜艳!

莫刘昆在一旁擦拭着枪支道:“别哭,以后有得你们哭的。”

这并不是在嘲笑他们,反而是在提醒他们。那么多人为了给他们铺平道路甘愿牺牲生命,无论是放弃了本体复活机会的单宁、被夺生后又烧成了灰的老何、为了阻挡佘真人而魂消神散的小翠、在九君山苦苦支撑的佘元初、在幻境中直面佘真人的玄武、正在与佘真人生死较量的袁家人,亦或是这艘船上其他的、未来可能随时上战场赌命的人,他们的遭遇或许令人唏嘘,但他们的境遇并不会是最残酷的!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他们这些人或许是不幸倒在了路上,但是将来面对**oss,面临更大危险的只会是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人,要接受更严酷的命运的也只会是他们两个,所以,他们必须有足够强大的心理准备来迎接那些到时候必须面对也必然更残酷、更严苛的挑战!

两个不过二十八岁的青年人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板,他们彼此对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用并不响亮却无比坚定的声音道:“明白!”

这时,朱雀从另一艘船上发问:“我们接着去哪里?”她一说完这句话,所有人便都望着佘七幺与廖天骄,无论是修盟的修道者们,妖协的妖怪们,还是妖神们,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将佘七幺与廖天骄视为了团队的中心,他们所做出的决定就将是这个团队的最高指示,不多不少,不大不小,二十个人的团队。

佘七幺闭了闭眼睛,随后抬起头来:“去s市!”

s市,对廖天骄他们来说,是一切事情开始的地方。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一群形象各异的人落到了某条僻静的马路上。此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就算是被称作不夜城的s市里大部分的地方也都已经陷入了沉睡,这条马路无疑也是其中之一。

这真是一条晦气的马路!本来就狭窄、偏僻,偏偏去年年头的时候轧死了人,年尾的时候又有个古董店老板娘被大火活活烧死,谁还乐意半夜上这儿来?就连附近的住户,只要有能力的都在纷纷挂牌卖房,想要搬到其他地方去住。

没错,这里正是王鹏飞被轧死的马路,也正是过去陈梅音古董店所在的地方。在灰夜公馆事件中,廖天骄和佘七幺由于信息不足,曾经推测王鹏飞对着空气吵架那一段诡异的视频是为了提醒这个市里别的有巫族又或是修行者注意有人在打三生石的主意,但是现在,从王鹏飞手持的其实并不是三生石而是佘玄麟的命鳞来看(姑且不去想佘玄麟的命鳞为什么可以克制三生石碎片这件事),再结合至今也没有出现的第二个有巫族人及修盟、妖协的情况,或许这段视频更大的可能是给“某些人”看的,而这个“某些人”在经历了与王鹏飞的本意擦肩而过的过去后,现在终于回到了正确的道路上。

王鹏飞的视频,居然是留给廖天骄与佘七幺的!

怀着无法言说的心情,廖天骄用手机调出了王鹏飞出事时候的视频原件给佘七幺看:“发生事故的地点应该是在这里,拍摄视频的地方则可能在那。”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有一个小妖怪、一个年轻的修行者主动站了过去,充当标记。佘七幺两边看了看,然后走到了王鹏飞出事的地方。

“王鹏飞就是在这里,突然跟空气吵起架来,还挥拳打人,结果没站稳,一个踉跄摔了下去,然后就被车撞了。”昏暗的、寂静的马路上,一群形容各异的人甚至还有个踮着脚的小孩子,围着块小屏幕就着亮光看恐怖视频。

王鹏飞从右下角出现,穿越马路,停在路当中,突然转过身去,和谁对话。

“停!”佘七幺说,他让那个站桩的小妖怪让开,自己站到了王鹏飞的位置,随后微微侧过身去,捕捉当时他的视角。

“再转一点,对,再矮一点。”廖天骄指挥佘七幺,王鹏飞人比较矮,佘七幺的身高无法完全还原王鹏飞的视野,他就干脆自己站到了那个位置,半蹲了下去“差不多是这样。”

佘七幺站到他旁边问:“你看到了什么?”

廖天骄研究了半天:“树、马路、房子、杂货店招牌、一个垃圾桶。”随着他的话音,几名修行者和小妖怪立刻过去细细查找起线索来。唐律还怕他们不够细心,自己亲自去翻那个垃圾桶,过了一会,几人陆续回来。

“有什么发现吗?”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没有留下特殊的记号、没有法术的气味、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可能用于布阵的东西。难道他们的推测错了?王鹏飞的动作并无其他的含义?

袁家的小孩子突然开口道:“线索,是看不见的。”这个孩子比任何同龄孩子都瘦弱,之前廖天骄看他走路跌跌撞撞,觉得他被托付过来纯粹是因为袁家不想最后一丝血脉断绝,现在看来或许并不是这样。孩子一路上都没说话,哪怕族人浴血奋战,他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只是专心把玩着手里的小小机关人,然而此刻他一开口,却颇有点一针见血的意味。

佘七幺和廖天骄对望一眼,这孩子说不定真的是个厉害的修行者。

廖天骄本来就蹲着,刚好与那孩子眼对眼问:“看不见的线索是指什么?”

那孩子轻声说:“小悬不知道,只有那个叔叔知道。”

廖天骄直起身来,看向佘七幺。佘七幺想了会,眼睛一亮道:“你们谁能想办法处理视频吗,看看王鹏飞当时吵架时到底说了什么?”

有个修行者立刻拍胸脯说:“我大学学视频处理的,这个我去搞定。”

接着几人又离开了这条马路,去了peter原来的房子。那间屋子已经租给别人,几人顶着一屋子刚毕业男大学生的鼾声找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回去的时候,廖天骄提议去银涧嘉园看看。

“那里应该没什么线索吧。”在佘七幺看来,amy和peter的事件只不过是佘真人引他们出来的一个引子,对于三生石事件本身或许毫无意义,不过廖天骄坚持要去,佘七幺便也答应了,没想到这一去却给他们查出点问题来。

银涧嘉园是一块有问题的土地,建国初期,那里是坟场,再往前据说还曾经做过乱葬岗和刑场,这导致这块地一直被“晦气”、“怪异事件”等几个词语所笼罩,听说早期曾经有人在这里盖工厂,结果厂子盖起来没多久就出了重大事故,死了几个工人,厂长不信邪,又开了一阵子,没想到他家里开始出事,生意场上被骗赔光了本钱,就连他自己也得了绝症,没多久就死了。这块地于是荒废了好一阵,直到廖天骄遇到“三合一情人”事件时,那个好心出租车司机说到的被忽悠了的冤大头地产商盘下了这块地,盖起了楼盘。

这件事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廖天骄和佘七幺两人的注意,现在回过头去想,两人却都似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要知道,能够盘下这么大一块地盖楼盘的绝对不会是个初入房地产市场的菜鸟商人,而房地产商人往往又是最信风水的,也就是说,基本上不太可能存在这样一个既有钱、又不懂风水、还傻大胆敢盘下有问题地皮盖楼盘的地产商人,毕竟这块地的“声名在外”已经到了出租车司机听到名字就拒载的地步。这样一来,便有了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地产商人竟然会想到盘下这样一块地呢?只有一个可能,这个人曾经请人对这块地做过了处理,并且他认为,这个负责处理的人绝对有能耐搞定这件事!

廖天骄和佘七幺不由同声道:“修盟!”或许往更深层次想,这个人还是修盟中一个地位不低的人。

莫刘昆说:“这件事我去查。”他的本职就是警局顾问,莫家又是四大世家之一,人脉、手段都足够应付这件事。当然,目前无论是廖天骄还是佘七幺都还不知道从这件事里他们能够查到什么,他们只是觉得这件事似乎可以注意一下,因为他们现在极度缺乏线索。

先出来调查结果的是那段视频,那名修行者只花了一晚上加一个上午,就大致将王鹏飞当时在视频说的话解析出来了。

“我学过一点唇语,大致可以看出来。”年轻的修行者说这话的时候,这群人正躲在这座城市的一座破庙的储藏室里。总算是因为s市是个大城市,所以佘真人的爪牙还没能完全渗透进来。任何一个国家对于重点城市的布防都是十分重的,这种重不仅反映在警力、军力,还包括隐藏在阴影中的修行者们。所以,s市暂时还是修盟和妖协半分的天下,不过对廖天骄他们来说,仍然需要注意不暴露行踪就是了。

“王鹏飞说了什么。”

“看这里。”年轻的修行者指着自己解析出来的视频,一帧一帧地给他们看,“这个口型的韵母是ao或者un,但是他发了这个音后有个中断并且情绪十分愤怒,随后一句短句子的第一个字也是这个音,加上发一开始口型的变化,所以我猜测这个字是‘滚’,再看后面……”

佘七幺拍拍年轻人的肩膀:“没关系,你直接说结果就好,我们都信任你的能力。”

年轻人显然有点受宠若惊,忙道:“哦,那、那我说了。”

佘七幺点了点头鼓励他。

年轻人说:“他说的是,滚,滚回你们的世界去!”

滚回你们的世界去?

佘七幺和廖天骄对视了一眼,佘七幺问:“你确定吗?”

“确定!”年轻人坚定道,“我已经排除了几个选项,这是我觉得最贴合原话的选项。”

莫刘昆说:“看不见的敌人?”

佘七幺直起身来问朱雀:“朱雀大人,以你们朱雀一族洞穿法术的‘洞察之眼’能否看到王鹏飞视频中有人使用隐身法术的痕迹?”

朱雀闻言上来又将那段视频看了一阵子,随后道:“看不出。”她回身问,“苍龙你看呢?”

苍龙摇摇头。

佘七幺又问:“修盟、妖协现在有新开发出来的什么技术能够彻底隐匿人的身形吗,尤其是使用三生石碎片开发的那种。”他这话是对着莫刘昆和唐律说的。

莫刘昆和唐律都摇头,莫刘昆直接说没有,唐律则要谨慎一些,说:“三生石碎片的事情我没有权限知道,三生石碎片以外我没听说过。”

廖天骄托着下巴问:“在我们这个世界以外还有另一个世界吗?这不稀奇,佘七幺你记得吗,阴黎将地穴称之为‘窗’,这听起来很像是科幻小说里经常提到的灰洞、径窗、传送门之类的东西,如果阴黎他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他们在三生石上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被他们夺生的妖怪和人类也没有了过去、未来。”

“外星人?”佘七幺皱起眉头。对于普通人来说,魑魅魍魉,妖鬼仙神已经够玄幻了,但是对于佘七幺这群人来说,那都不过都是地球上生活的不同种族、不同的生命形态而已,但要是提到外星人的话,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不是吧,难道真的是外星人?”连小妖怪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起来,有个小妖怪忍不住提问,“蛇君大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外星人吗?”

佘七幺噎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妖怪。外星人这种东西,连他大爷都没见过好嘛!如果真的是外星人的话,那要怎么对付,难道去找国防部?

袁家的小孩忽然又开口道:“小悬听说过。”

所有人都看向他,廖天骄弯下腰问:“小悬,你听说过什么?”

小正太轻声说:“有两个世界。”

“两个世界?”廖天骄问他,“小悬能说清楚点吗?两个世界是指什么?”表世界、里世界?双星系统?还是别的什么。

袁悬说:“小悬不知道。不过小悬卜筮的时候,有的时候会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什么是不一样的声音?”

“不一样的、不是这里的声音。”袁悬面无表情地说着,但是手上把玩机关人的动作却快速起来,显得有些焦躁,“他们想过来,但是过不来,他们的世界不好,所以他们羡慕我们,还恨我们。”

廖天骄直起腰来,神情有点茫然,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飞快地翻起他的宝葫芦来,很快他从葫芦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球体,那正是在阴黎屋子里发现的与周围一切都格格不入的微景观。

“这是什么?”莫刘昆问。

“微景观,从阴黎被封印的幻境里找到的。”廖天骄说,“咦,怎么有颗新苗。”他将那只玻璃球拿起来看,原本完整无比的幻境复制品种不知何时钻出了一根陌生的芽苗,破坏了景观的完整性,像一道疤痕。

“是丑果的苗。”袁悬说,“我们在洞里都……吃这个。这个,不好吃,但是悔爷爷说这个容易活,长得快,果子……多,所以要大家都吃这个。”

廖天骄恍然大悟,这种作物大概仰仗风来播种,而他和佘七幺从度假屋撤走的时候,由于走得比较急,所以他是直到临走才发现微景观落在了地上,顺手捡起来揣到了兜里,等他们进到袁家山洞里的时候,可能在无意中让一颗种子落了进去,生了根发了芽。

所有人看着那个球体,突然都静了下来。

“如果我们的世界是这个球体里的世界。”佘七幺指点着那个微景观说。

“那么三生石……嗯……就……那个就是外面这层玻璃屏障。”廖天骄一会有声一会没声地表达完了自己的意见,还好佘七幺他们现在都能懂。

“而上层的空洞就是阴黎他们进入我们的世界的‘窗’?”唐律问。

莫刘昆说:“在我们世界以外,却和我们相辅相生的世界,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突然一股阴风吹来,所有人都不由得微微一震,戒备地看向门口。

“是自己人。”莫刘昆说,随着他的话音,从地上的阴影里突然拔地而起一道黑影,那是独属莫家的鬼仆,黑影似乎受了很重的伤,绕着莫刘昆转了一圈,便越变越浅,继而消失不见了,看来黑影的主人也是凶多极少。

莫刘昆转回头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平静,他说:“银涧嘉园的事情查出来了。”说完这句,他顿了一顿,然后看向佘七幺和廖天骄,“银涧嘉园的开发商是天工地产,老板姓郑,本来是行内知名的大鳄,擅长盘下一些价值很低的、有问题的地盘盖楼。”

“凶地”两个字顿时浮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

“经过他手的楼盘后来都十分兴旺,所以卖得很好,银涧嘉园是他唯一一个失手的楼盘,而且,这个人很巧的在去年银涧嘉园的大火中一起被烧死了。”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相信这是个偶然。

“他一定有个常年的合作伙伴,帮他看楼盘的人是修盟的谁?”佘七幺问。

莫刘昆微微皱起眉头:“修盟阁老丨党世,从一些迹象来看,他很可能是李岄的后人。”

作者有话要说:来唠嗑一些比较重要的事:

1、党世就是本卷开头我说修盟五大阁老我取了六个名字的那位,第一章他叫党世,第二章他叫李密(看完这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了),后来我发现时吓了一跳,以为大家都看出问题了,还好大家似乎都没发现(到底该不该高兴呢?);

2、感谢大家对于番外的建议,目前收集到的反馈有:骄骄咝咝的结婚和婚后生活(这个肯定有)、骄骄和咝咝的童年(这个可以有)、玄武和阴黎、小僵尸和皮皮、小方和戚大神、佘老大和佘老六、阿旭、小翠、佘爷爷和李天师(树懒姐姐你看完这章还想看李天师吗?)我发现……你们等于把所有人都点了一遍啊喂!完结以后,我会斟酌着尽量满足大家的,只不过l**和谐厉害,肉就没法放了。在正式完结之前,如果你们还有想看的,不论是另外的选择或是在以上选择项里的,都麻烦告诉我一声,这样比较便于我圈定优先要写的;

3、关于个志:《蛇亲》是我2013年6月开始写的文,本来是为了庆祝2014年尘夜写作十周年,所以我最早期的读者都知道我本来是打算2014年写完这篇文后出十周年纪念志的,然后……嗯,2015年了,我才快要写完。原本我打算是写40万字就收尾,这个字数对于一个从没出过个志的小透明来说会比较保险,结果……

众所周知,印刷就是这样的事,【字数越多越贵,买的人越少印刷费越贵】,所以虽然2014年我已经乐观过头地把海报钱给付掉了,并且拿到了成品(海报画手是跟我有多次出版合作的《梁祝系列》封面画手九月紫,她是非常成熟的商业插画家,海报十分美),但是蛇亲目前的字数以我的号召力来出书可能会比较困难。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有注意了一下其他作者的数据,60w字普遍售价在160-200出头间浮动,蛇亲完结则要在88w-90w字,字数十分可怕,成本估计也十分可怕。如果为了压价,在成本这块死抠导致装帧不过关,纸张质量差,我自己觉得我不会买这种书,反之,如果因为买的人少,成本太高,良好的装帧下导致售价太高,这也是个很差的结果。

所以,《蛇亲》完全完结以后,我会出一个印调,大家如果对小七和骄骄有兴趣到时候还请参加一下,这段时间就当留给大家考虑。在这里,我也放一下我的读者群号:160123730(亚特兰蒂斯第九联邦),敲门砖是任一我笔下人物,大家也可以点击我的专栏fo我wb,或者直接搜索id“卯月之泉哦”fo我,这样可以直接得到信息,或者有什么也可以问我本人。

虽然我的专栏建得挺早,但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ww发展,今年一月底才签约l**,在这里的人气度很低是我完全可以想见并且觉得十分正常的。所以,如果到时候印调出来的数据不理想、不到可以开机印刷的数据,我会选择不做这本个志(海报的钱就当买个开心吧)。就是去年过生日时,在我微博抽奖中抽中的两位读者,本来允诺你们的奖品是我已经出版的书,或者将出的个志有一定优惠,结果你们都选了后者,这个我可能就没法实现了,以后我会想办法再补偿你们,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那么久还可能食言。

4、最后,这本书大概还有六万字左右完结,完结后我会发新书文案,不过不会马上开写,而是要存一阵子稿,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到时候文案出来后,大家可以先收藏起来(拜托拜托啦~)。以及,苦苦等待梁祝第八本出版的同学,《蛇亲》结束后,我应该会开始写那个了,跟l**的新书同步进行(上班族时间不够用好讨厌,抓狂)。第七本中,大家应该都发现了战国时期的梁杉柏就是从现代跟随祝映台穿越过去的阿柏,上官烈和小朱、施久和马文才的过去也在上一本中有了描写,第八本《燃阴劫》则会详细揭开祝映台前世与他的恋人、与梁杉柏之间的恩怨纠葛,还有,小僵尸梁杉柏终于要彻底“复活”啦!!!

总之,虽然我是个废柴作者,但在大家的支持下我也终于昂然踏进了写作的第十一个年头,写**的第八个年头!从坎坷重重的梁杉柏与祝映台《梁祝七部曲》,到萌萌哒小山鸡和酷酷的道长《山鸡精要做大妖怪》,到温柔可靠的老周和爱撒娇的大柳《奸角》,到傲娇别扭的咝咝与二二的骄骄《蛇亲》,不管你们是陪伴了我十年的读者,还是新认识的朋友,我都非常感谢你们,同时,我会继续努力写下去的!

山高水远,何妨高歌前行,天大地大,但求随心任性!希望我和你们能在一起走很远,希望你们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