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0章 3.31

第190章 3.31

李岄这个名字竟然会在这里,以这种形式出现令所有人都有些诧异。虽然每个人也都早就有了一种隐隐的感觉,李岄,这个在一百八十年前封印了佘玄麟的人、佘玄麟的朋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隐没在历史阴影中的天师,他不应当消失得无声无息,也不可能消失得无声无息!

“李岄怎么……”唐律只说了四个字便被廖天骄打断了。廖天骄并不是不懂礼貌的人,只是现场只有他看出来,李岄这个名字的出现触动了佘七幺的某些思绪,他正在凝神思考,脸色阴晴不定。

廖天骄做了个“嘘”的手势,破庙的地下室一下子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看着佘七幺,等着他得出结论,而佘七幺也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尤其是廖天骄的。

“廖天骄,”佘七幺首先便喊了廖天骄说,“你还记得佘真人在钟表镇复活的时候曾经对我们说过的话吗?”

“说过的话,哪一句?”廖天骄飞快地往回想,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道,“是关于三生石和三生石制造者的?”

当佘真人复活的时候,当那时误以为佘真人是自己祖父的佘七幺质问他是不是在利用他们的时候,佘真人曾冷笑着回答:“利用?或许吧。只是当你发现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你的苦、你的痛、你的哀伤、你的喜悦,你的家人、你的情人、你的那些无可挽回的生离死别都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所摆布的时候,你会怎么想?怎么办?”他还说,比起他来,三生石的制造者才更为可怕。

佘七幺冲廖天骄点点头:“佘真人对三生石的制造者深恶痛绝,因为他认为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他的痛、哀伤、喜悦,拥有的家人、情人,所有的生离死别都不过是被人摆布,如同一个操线木偶。”

廖天骄马上想到了另一件事:“断头村的石像!”

“对。”佘七幺说,“现在如果我们把这两件事情对照起来看的话……你觉得呢?”

廖天骄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这、这怎么可能!”他忍不住道,“难道李岄他……”

“李岄他没死,如果我没猜错,现在这个佘真人的真身恐怕就是他。”

莫刘昆等人听佘七幺与廖天骄打了半天机锋,却因为没去过断头村听不懂他们的意思,此时听了这结果都不由得大愕。

“什么?李岄是佘真人?”莫刘昆惊讶道,“你们不是说佘真人是被跟阴黎一样的怪物夺生了吗,怎么又变成了李岄?”

“我祖父是被夺生了,但是夺生他的人或许不是阴黎那样的怪物而是李岄,又或者,”佘七幺想了想,“嗯,我想应该是一个李岄与怪物的集合体。”

唐律道:“慢着,我完全糊涂了,你们能从头说清楚吗?”

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示意他回答,廖天骄只好充当发言人,代替这位爷给其他人解释:“钟表镇之战发生前,我和佘七幺曾经去过李岄的家乡寻找线索,李岄的家乡在岚州葬月山断头村。”

“等等,你们是怎么知道李岄家乡在哪的?”莫刘昆问,“李岄的资料就算在修盟也是绝密资料,等闲人无法见到。”他说到这里不由得神情一暗,想必是想起了刚刚那个为了替他传达消息而遭遇不幸的鬼仆的主人。

“是查理朱告诉我们的。”

“查理朱?”

“朱海晏。”

“他怎么会知道?”

廖天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佘七幺忽而插嘴说:“朱海晏是个半妖,他的母亲是妖,父亲则是人,据我所知,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孤儿。听说他的母亲因为被他父亲抛弃而疯癫,在人界造成了一定的危害,后来被你们人类的修行者所杀死,他也因此陷入了奇怪的偏执之中。简单而言,他认为一切的错误都是他的父亲所造成,他和他母亲的不幸也都是他父亲的错甚至是妖怪一族的错,所以从那以后,他变得十分憎恨妖,甚至不承认自己的半妖血统,但是同时,对于人类修行者的圈子,他又始终有种格格不入之感,所以很多年来他一直一个人在外闯荡,直到被法海一脉收为徒弟。我们最早遇到他是在戚佳妍的山鬼事件中,他当时也在寻找三生石,目的不明,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也注意到了李岄并通过某种途径查到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

“但是朱海晏已经背叛了大家。”有个小妖怪嚷嚷道,身为妖族的自尊心让他对这个素未谋面却不愿承认自己妖族血统的家伙十分反感。

“他未必是真的背叛,我和廖天骄这次去印山市调查的时候,他的朋友还帮过我们。”佘七幺说,闻言,在场的几人都不由得若有所思。

廖天骄清了清嗓子:“那我继续说下去?”见大家都点了头,他才接着道,“李岄的家乡是断头村,刚刚已经说过了。这是一个不大的村落,村人原本应该十分信奉道教,所以村中处处都有信奉道教的痕迹,奇怪的是,等到我们去的时候,那里的人却已经完全背弃了道教。他们尊敬李岄,奉他为神明,但同时又丢弃了八卦镜、撕下了符箓,甚至人为砍掉了老君像的脑袋,就连断头村这个名字想必也是因此而改。”

“这不合逻辑。”唐律说。

“是的,这件事曾经让我和佘七幺都十分困惑,直到现在我们发现李岄的后人是党世。党世参与了银涧嘉园楼盘的风水改动,可能间接造成了楼盘大火及‘三合一情人’事件中三生石赝品的传播,也就是说,很可能就是李岄的后人为这些围绕我和佘七幺的事开了个头,然后现在,我们又想起了在钟表镇上佘真人说过的话。”

“我懂了。”一直沉默不言的苍龙下了结论,“李岄迷失了。”

一个心怀天下、斩妖除魔的修道之人,一个对自己有足够自信的、以为自己在帮助佘玄麟拯救苍生的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命运、家庭、情感、坎坷都受人摆布,他对自己的所学、所思、所得都产生了可怕的、毁灭性的困惑,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怀疑自己的人生,怀疑自己得到和失去的一切的一切,于是他终于走上了一条歪路,他终于也被三生石“污染”了,这种“污染”却不是生命的、身体的“污染”,而是更可怕的“心灵”的污染!以李岄的道行,他很有可能成为了一个不同于完全夺生态的新的怪物。——他是怪物,他也是李岄,他是一个拥有怪物和李岄两者能力,并拥有李岄头脑与意识的全新的李岄!

“也就是说李岄在被夺生的过程中压制住了那种怪物,反而成为了身体的主宰。”唐律说,“奇怪,可是李岄现在使用的是佘玄麟的身体,他不是默默无闻地封印了佘玄麟后就回了故乡又老死在故乡吗,他怎么会变成被封印了的佘真人,这好像还是有点说不通吧。”

“不,说得通,”廖天骄说,“因为他设了一个局,骗了所有人,不论是钟表镇的镇民还是修盟。”

朱雀纳闷道:“李岄怎么又和修盟有关了?

莫刘昆却道:“廖天骄说得没错。”他说,“首先,以我四大世家家主的身份,我保证,李岄这个人,我过去闻所未闻,如果他真是曾经过封印佘玄麟的人,这显然是十分不正常的。其次,我的一位内侄莫林意,也就是刚才传递党世信息的人……”说到这里,莫刘昆的声音又略略低了下去,不过随即他便又压抑下了情绪道,“林意他的鬼仆刚刚告诉我,李岄的资料在修盟绝密资料库中极其深的地方存在,还不少,这足以证明修盟一直以来都是知道李岄的存在的,所以李岄的默默无闻与失踪都是完全不正常、不合情理的!”

“你的意思是……我懂了,也许可以再做更进一步的推测,”唐律说,“或许李岄接近佘玄麟最初的目的就是三生石,他也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来自小山村的天师,他本来就是修盟派出去的人!”

正如同妖协的冯衢被委派接近玄武套取三生石的线索那样,李岄也很可能是修盟的秘密成员,并且地位还不低。由于他肩负任务需要接近佘玄麟,所以他过去的一切与修盟相关的履历才会被清空、被锁起,所以这样一个明明十分强大的天师才会成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神秘人物,因为有人需要他的过去一片空白、简简单单。

“不,还是不对。”朱雀说,“如果说我们妖协不知道佘玄麟被封印在钟表镇是因为缺乏信息渠道,那么派出了李岄的修盟怎么会不知道佘玄麟被封印在哪呢?李岄杀佘真人并封印他的故事在钟表镇一带流传了几百年,但是修盟似乎从来不知道佘玄麟和某一片三生石碎片真的就封在钟表镇下面,他们甚至不知道佘玄麟的手下老何还在钟表镇生活,在这次老何谜题中被耍的可不止我们妖协。”

“修盟不是不知道,”廖天骄说,“只是他们知道的东西有点问题。”

李岄心生迷惑,终于走上了一条与初衷相悖的道路,他不仅骗了佘玄麟,也骗了修盟和所有世人。现在往回倒推至一百八十年前,或许可以得出这样一幅图景。

从小就有预知能力(在李岄的碑铭中详细提到过)并在成长中愈发表现出色的李岄在年纪很轻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名十分出色的天师,他的这种才干理所当然地引起了修盟对他的注意,他们意欲招徕李岄,而李岄或许是出自年轻人的傲气,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虽然与修盟有了联系,但在明面上却并未加入修盟。

不久,如同妖协一样,但是显然没有妖协对七百年前的事情更了解的修盟无意中得到了关于佘玄麟动向的消息,这很可能跟二十年前佘玄麟在印山市肖家村帮单宁封印阴黎时暴露了行踪有关,于是李岄接受了任务要接近佘玄麟并获取三生石碎片的下落。

其实修盟之所以会选择李岄,比较可能是无奈之下的选择,因为他们认为佘玄麟掌握着复数片的三生石碎片,而三生石碎片据说具有改变过去、操控未来的能力,他们认为佘玄麟或许可以从三生石上看出他们的动向和安排,但又理性地认为这种“预知”不会毫无限制,这个时候,同样具有“预知”能力的李岄就成为了他们对付佘玄麟的最好选择,而李岄不知道是继续出于他年轻人遇到强敌时的傲气、心怀天下的热血又或是对于三生石的好奇心,终于踏上了接近佘玄麟的道路。

这是两个顶级大拿的对决,也是两个“预知者”之间的较量!

现在再回过头去看,很显然,佘玄麟对于李岄出现后的发展应该是有过精准的推测并做好了应急预案的,这从他对单宁、老何、袁天悔等人的叮嘱和许多分散的留给佘七幺、廖天骄两人的信息中都可以读出这层意味,换句话讲,佘玄麟才应该是那个胜者,但是他仍然被封印了,而从佘玄麟的命鳞被李岄完整地带走来看,他被封印的时候,确实是出于自愿的。

可能是出于个人感情又或者是出于一种乐观的心态,一百八十年前的佘玄麟接受了李岄这个朋友,两人还曾经结伴降妖除魔,这都是李岄碑铭里实实在在写到的事情,甚至他在碑铭里提到自己的朋友被怪物所吞吃,怪物变成了他朋友的脸这句话如果是有几分影射现实的,那大概就是说的佘玄麟终于不幸地也被污染了这件事。

廖天骄还是相信李岄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是把佘玄麟当成朋友的,所以他才会留下了在朋友亡魂的指点下,取得神器“三生石碎片”终于封印了“佘真人”的说法,所以他才会特意重修了钟表镇将佘玄麟封印在一座层层结界守卫的地下虚宅之中,并留下了“挚友佘玄麟之神主位”的牌位,并且令老何日日看守、时时供奉。但是,他在与佘玄麟接触的过程中,仍然免不了接触到三生石碎片,而他也终于为三生石碎片所吸引,动了占为己有之心。

廖天骄说:“我们原先以为活跃在世间的三生石碎片一共有五片,第一片用于封印肖家村的阴黎,后来到了失去次妖神之身的冯衢手里;第二片用于封印升龙湖的‘窗’,由于被‘污染’,后来被冯衢所毁;第三片在妖协手里,是冯衢从玄武某个手下那里抢来的;第四片在修盟手里,来历不明;第五片则在钟表镇,封印了佘真人和钟表镇下方的灵骨井‘窗’,但其实,真正活跃在世间的三生石碎片是六片!”

“没错。”佘七幺接着廖天骄说道,“属于这个年代的五片三生石碎片,加上属于另一个我们所不知年代的一片三生石碎片!”

唐律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佘七幺说:“升龙湖的地穴曾经奔涌过,但是靠着单宁本体的力量、我与廖天骄的力量,以及我祖父传授的封界术就能成功封印,而那个地穴里流出的灵血髓是一种黑色的、石油状的东西,与钟表镇的酒红色**不同……”他讲到这里的时候,看了眼朱雀,朱雀脸上顿时露出了有点后怕又有点尴尬的神色。她是最清楚那种东西的,因为她曾经差一点点就饮用了那样东西搀兑的茶水,被夺生成功。

廖天骄说:“我和佘七幺怀疑这两种灵血髓的性质、状态不同是因为他们的源头不同,后来看了阴黎留下的笔记,原来他和他的族人管‘灵血髓’叫生命之河,他清楚地提到升龙湖的生命之河河水已腐坏,也就是说,这种东西已经失去了活性,虽然不知道成因为何,但是可能已经无法起到‘生命之河’的作用,也因此肖家村人没有被夺生,而是变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至于那口地穴想必也已经失去了本质的‘窗’的作用,即……”

“无需三生石碎片就可封印。”莫刘昆说。

朱雀用猩红的蔻丹抚摸着嘴唇说:“你们的意思是,升龙湖底原来并没有三生石碎片?”

“对。现在我们再来看看钟表镇的情况。从阴黎所说有‘生命之河’的地方是有前人尸体和“窗”的地方来看,钟表镇周围的那些骨坑、钟表镇下方密密麻麻的灵血髓或许都佐证着钟表镇下方是一扇极大的、完全活化的‘窗’,然而在很久以前,我个人怀疑那个年代要比我们目前存在的大部分妖怪都早得多,否则不至于没有什么具体讯息流传下来。总之,在那个年代,也曾经发生过类似今天的事情,而当年也很可能曾有人用三生石碎片封印了这一口比肖家村远大得多的地穴,也就是说,其实这个世界一共存在着六片三生石碎片!”廖天骄在纸上写写画画,对应着刚才的分析,“当时分别是,肖家村1片、升龙湖0片、修盟0片、妖协1片,钟表镇1片,以及佘玄麟手中的3片。”

跟着,廖天骄在钟表镇1片下方画了一个箭头直接拖到了升龙湖0片那里说:“然而,李岄从钟表镇下方拿走了那片封印已久其实已失效(因年代久远被污染)的三生石碎片放到了升龙湖,又用1片封印了佘爷爷,并将从佘爷爷手中拿到的另2片中的1片上交给了修盟,而他,私自扣下了多出来的另一片,于是就构成了现在的情况,肖家村1片(佘玄麟封印阴黎)、升龙湖1片(钟表镇地底取出的旧碎片)、修盟1片(李岄上交)、钟表镇1片(封印佘爷爷与地穴)、妖协1片,造成了世间5片三生石碎片皆在的假象,而他手中偷偷握有着另外一片。”

莫刘昆震惊道:“也就是说,修盟其实知道除了妖协手中、李岄手中两片之外的其他四片碎片的地点,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修盟为什么从来没有让人动手取过那些碎片?”

廖天骄说:“这就是我一开始说的,钟表镇地底那片具体在哪也许修盟并不知道,否则也不会有今天‘老何谜题’事件中的措手不及了,毕竟当初是李岄大包大揽了封印一事,而对‘三生石’未知能力的忌惮以及害怕‘地穴’、不想引起妖协注意的心理,都可能让他们短时间内潜伏起来不动。至于后来李岄怎么会变成了佘爷爷,我想我不用说你们也都知道了。”

对于李岄这样得到了一块三生石碎片又迷失了的修道者来说,他强烈的自尊心和掌控意识必然使得他想要通过三生石来追求一种极致的、超越了命运的力量,然而同时,有一种东西却是他所无法避免的,那就是,自然死亡。当这个失去了道心的修行者垂垂老矣,当他掌控了三生石的部分力量,于是他便想要得到一个可以长长久久的躯体,于是他想到了多年之前曾经被他封印的那个无所不能、妖族之中堪称最强的大妖神!

他已经不再记得那是他的朋友了!

他只是想要那副躯壳!

他也终于得到了!

只是,他却不知道,当年在他设下封印的同时,另一个“预知者”也已经留下了给多年后的他的封印,于是,他被困住了。

佘七幺说:“地穴事件中出现的大众旅社桑梅堂一族,他们虽然原属于方家人却一直生活在肖家村附近,时间久远到连方家人都不记得他们是方家人的地步。我和廖天骄调查地穴事件时曾推测他们潜伏在那里是为了执行一个秘密任务,现在,这个任务已经十分明显。”

监视单宁、监视地穴、监视两片三生石碎片!

莫刘昆重重一拳捶在桌上,他当时会出现在廖天骄等人面前正是因为发现自己地盘上发生了意外事件,又得到了修盟语焉不详的指令,现在回过头去看,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怎么会让人好受!他很快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总是看起来慈眉善目、亲切和蔼的人——修盟阁老的当家人白印。说起来,他好像真的不记得白印多大年纪了,是一百岁、两百岁,还是更老?或许他就曾经见过李岄,也或许他甚至曾经亲自给李岄下过命令!

可能吗?

不可能吗?

可能!

莫刘昆猛然想起了他在背出修盟前,白印曾经说过的话,为什么要攻打九君山?因为要逼佘七幺和廖天骄与佘玄麟对决啊!

莫刘昆“霍”地站了起来:“我们都被白印那只老狐狸利用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多更点,明天可能有事,不一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