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1章 3.31

第191章 3.31

一声轻微的笑声突然响起在这间地下室里,所有人顿时警戒心大起。

“是谁!”朱雀手中跳出一团红色的火焰之花,抬手便是一朵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射去。火焰花静静掉落在地上,并没有打到什么东西,慢慢熄灭。

下一瞬,空中突然出现了如同水波一般的波动,佘七幺飞快地将廖天骄护到身后,单手一挥,在众人面前立起了一道坚固的屏障,其他人也立刻行动,呈半弧形将两人包围在了当中。

“是李岄。”廖天骄说。空中的水波纹一圈圈荡漾开去,如同被惊扰的湖面,不久在重新安定下来的水纹中央现出了佘真人的样貌,李岄居然使了个隔空通讯的法术。

“呵,”不知在何处的李岄发出了颇有兴味的叹声,“你们两个小家伙倒是聪明,这么快就找出我的真身来了。”这句话便是将之前佘七幺和廖天骄的推测完全坐实了。

佘七幺狠狠捏了捏拳头,颇有种想要冲上去揍对方一顿的冲动,但是他心里也明白,此时的自己还不是李岄的对手,就连现在,要不是因为李岄没有亲临,只是采用了远距离通讯的方式,他和廖天骄或许又要赔上许多人的性命才能踏上逃亡之路。

被压着打到这种地步,佘七幺一向高傲的自尊心几乎是被踩到了泥土里,他反感、厌恶、不甘心甚至痛苦却还不至于到失去理智的地步,或者该说,他是不敢失去理智。他知道自己和廖天骄这两条命如今都已经不是属于他们本人的了,不管自尊被践踏多少次,在有把握打败李岄之前,这口气他都必须忍下去!所以,他只是静静看着李岄问:“李天师有何指教?”

李岄今日像是心情甚好,只是笑道:“何必如此见外,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我与你祖父是旧识好友,怎么着你也该唤我一声前辈吧。”

佘七幺身形一动,身旁的廖天骄赶紧拉住他,他看了廖天骄一眼,随后深深吸了口气,勉强将情绪压了下来。

“李岄,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何必兜圈子?”莫刘昆紧紧握着枪道。

刚刚还笑容满面的李岄却冷冷看了他一眼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对话!”

莫刘昆并不被这羞辱性的言语所激,而是谨慎地守着自己的位置,防止任何可能出现的袭击。李岄狡猾多端,就算他真的没有亲临此处,谁知道他的喽啰们现在在干什么,更何况这些所谓的喽啰里还有不少与莫刘昆实力平分秋色甚至高于他的人,例如周忠信。

李岄倒是因为莫刘昆这样的表现多看了他一眼道:“看来莫家主也是个可用之才,李某刚才倒是小瞧你了。”他自称李某而不是贫道,显然已经完全与过去那个天师李岄划清界限。

朱雀毕竟是司火的神禽,性格急躁,此时已经十分不耐烦说:“啰啰嗦嗦地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苍龙也跟着踏前一步,手中亮出了朴实无华的一双勾链重锤。

李岄说:“何必如此急躁,我看你们这些日子东躲**也是挺累,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大家一起坐下来叙叙旧不好吗?”

廖天骄低声说:“我们走吧,他也许是想拖延时间做什么布置。”

李岄扬起唇角道:“这你可就小看李某了,以我现在的能力,对付你们何须用得着什么布置。难道你们除了现在在场的二十个人,还能有别的后着不成?”显然对几人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

众人虽然暗暗心惊,面上却都未表现出来。佘七幺说:“你又怎知道我们没有后着?”

李岄笑了起来。佘玄麟那张脸实在是生得太好,他这样笑起来的时候,眉眼温润,就仿佛三春里一阵阵的和煦微风,吹得人忍不住想要放松下警惕,但是看在佘七幺眼里,却只剩下了痛恨!这个人封印了他的祖父不算,居然还占了他祖父的躯壳,不可饶恕!

李岄大约是看出了佘七幺眼里的恨意,终于收敛了一点说:“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脾气急,原本还想跟你们叙叙旧,既是如此,便开门见山罢。”他说,“我问你们,你们可愿意加入我麾下?”

什么?所有人都为这句话愣了一愣。

李岄说:“当然,没用的我可不需要,佘七幺、廖天骄、朱雀、苍龙、莫刘昆,还有你……叫唐律对吧,还有袁家那个小孩儿……”被点到名的人都有些愕然,袁悬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立刻抓着机关人躲到了廖天骄身后,只露出一只眼睛怯怯地看着空中李岄的脸孔。

“就这几个吧,我现在邀请你们加入我的团队之中。”李岄怡然自得也是自说自话地说着,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公司高层在挖另一个公司的墙角。

廖天骄忍不住说:“你开玩笑?”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那种无聊的事上。”李岄说。

廖天骄再次确认了一遍说:“你一直在追杀我们,在我们死了那么多同伴,付出了那么大代价之后,你现在却想要招安我们?”他已经不是昔日什么也不懂,过着太平日子的小白领了,经过多次出生入死,又在佘玄麟制造的幻境中历练了一身本领,如今廖天骄说话的时候隐隐也有了几分无惧生死的开阔之意,遣词用句的气场也从过去的温和柔软无形中变得强硬起来。

“李天师,你是觉得我们太天真吗?”他竟然质问着李岄。

“恰恰相反,”李岄却不以为忤,反而回答道,“正是因为知道你们并不天真,也有足够的实力和智慧,我才改了主意。只要你们肯归顺于我,我不介意花点力气帮你把三生石魄分离出来,这之后,就算你没用了,我也仍旧允许你留在我手下继续做事。这是相当好的待遇了,你要知道,我手下一向不收留没用的人。”

佘七幺把拳头捏得“嘎吱”作响,廖天骄只好安抚性地伸手握住他的手,让他放松,一面又对莫刘昆使了个眼色,莫刘昆心领神会,在他的影子里,有一团深黑的东西忽然游动起来,不为人查地离开了这间屋子,这是莫刘昆的鬼仆去外面探路了。

廖天骄说:“好吧,咱们先pass这个问题,我请问你,假使我们这些人跟你走了,你想要我们为你办什么事,或者说,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和安排?”

李岄有一点意外,他原以为廖天骄会问跟着你走有什么好处,没想到他却提了这么个问题。李岄停了一会,再开口的时候语气里便少了几分轻视与玩世不恭,反而不自觉地认真起来:“我要你们跟我一起,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

这次换廖天骄大吃一惊了,他与李岄对话只是因为还不知道李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们也没想好对策,所以需要点时间思考和布置,他没想到李岄会回答他这个问题,更没想到李岄的答案会是这样的,他还以为反派boss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称霸世界!虽然这个目标老土得够可以,事实也证明,这么大的世界,光靠一个boss来管理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佘七幺沉声问:“什么规则?三生石?”

李岄看向佘七幺道:“你也感觉到了不是吗,你们也已经多少知道三生石是个什么东西了。就这样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却影响了整个世界,三界六道,每个生灵的出生、发展、衰落、死亡、复生……你们难道不觉得不甘心吗,明明每个人都有自主意识,却要被迫在各种各样别人设定好的道路上前行,你喜欢的人离开你,你想得到的永远得不到,不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只是因为你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拿捏住了,你们难道不生气?不愤怒?比如你……”水波纹剧烈动荡起来,李岄的怒气隔着空间都仿佛都能够传递过来。他指着莫刘昆说:“如果你在二十五岁那年的七月十五晚上晚走一刻钟,你的恋人就不会死,这些年来,你的痛悔就不会存在,也许你们已经结为夫妇,有了可爱的孩子。”

莫刘昆的脸色随着他的话顿时变得一片惨白。

李岄又指着朱雀道,“还有你,虽然贵为妖神同时深受妖族与人类的崇拜,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你天赋的神力正在衰弱,不管你怎么努力维持。”

朱雀顿时脸色一变道:“你怎么知……”话说到一半,立刻闭上了嘴巴,脸上也露出了懊悔的神色。

李岄“嘿嘿”笑起来:“我有什么不知道,朱雀君,你可别忘了,我有三生石。如果你肯加入我的麾下,或许我可以帮你想办法延年益寿,不然你的神力只会日渐衰弱,伴随着你身体的腐坏,最终归于永恒的寂灭,从此之后,世上或许不再有朱雀君,又或许会有另一个朱雀君,唯一相同的是,不再会有人记得你,不会!这些年来,你费尽心力帮了那么多人,不就是为了将来你寂灭之后,这世上能够有多些人记得你存在过的事实吗?可惜啊,你要知道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族,可都是很健忘的。”

朱雀身形微微一晃,几乎要摔倒,她神情惶恐地看向身边的人,苍龙正望着她,脸上露出了怜悯的神色。她不要看到那种神色,她不需要别人的可怜!几乎是在一瞬间,朱雀就作出了决定:“你真的能帮我?”

李岄点点头:“过来。”

朱雀再不犹豫,她毅然离开了这个二十人的小团队,向着李岄脸孔浮现的地方走去。

“朱雀大人。”佘七幺喊住她。

朱雀高挑的身影在这一刻微微一僵,随后她转过脸来,自嘲地笑了笑:“劳烦蛇君把结界打开,让我出去。”

“你确定?”

“我确定。”

佘七幺叹了口气,结界松动了一个口,朱雀猫腰钻了出去。随即一阵光芒突然亮起,包围了她,朱雀的身影瞬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所有人都不由得大惊,缩地成寸不稀奇,远距离传送其实也不算太难,但是人未亲至却能在这个布下重重结界的破庙里将朱雀说带走就带走,还没有惊动当地的修盟和妖协,这就不是谁都能够办到的了,不,应该说,除了李岄以外,目前在场的人谁也办不到!

李岄得意道:“怎么样,李某人早说过了,只要我愿意,现在就算把你们所有人都解决掉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们如今可有感觉到了?”

唐律忽然开口道:“如果我到你那里能得到什么,我想成为真正的妖神。”

李岄点点头:“你来吧,这只是个小要求罢了。”

唐律说:“我可以带上我的手下吗,他们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跟随我出生入死多年,我保证他们个个忠心耿耿,绝不畏死!”

李岄没什么兴趣道:“如果你坚持,好吧。”

得到保证,唐律回头挨个看了众人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自己带来的五个小妖怪身上说:“你们是跟我一起还是留下来,你们自己做决定。”

那五个小妖怪面面相觑,最后却都往前踏了一步,齐齐道:“谨遵唐律大人之令。”

再一次光华闪过,原本围成半弧形的坚盾,在李岄的三言两语间便去掉了一翼,现在只剩下了佘七幺、廖天骄、苍龙、袁悬、莫刘昆及他手下的八个修行者。

年轻的修行者们彼此对视,眼中都出现了不安:“家主……”

莫刘昆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修盟中人授命于天,本就要历经艰险方成大道,怎可背弃道义,与妖邪为伍!”说完,一拉手中枪栓,“你们谁要是敢背叛于佘七幺和廖天骄,我手中的追魂枪便第一个不饶他!”

几名修行者都被这情绪所感染,纷纷高声道:“以吾祖之名立誓,绝不背叛!”

李岄对这几人不屑一顾,只是看向廖天骄和佘七幺道:“你们两位考虑得怎么样了?”

佘七幺闷声道:“你杀了我祖父!”

李岄道:“原来你还在介意这个,那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封印玄麟是不得已为之,当时他被‘污染’严重,已经无法长时间保持神志清醒,所以我才不得已在他的授意下用三生石碎片将他封印了起来,我还可以告诉你,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你爷爷当初就计划好要做的。这副躯壳是仰仗灵血髓吞噬的生命力、僵尸王的心、凤凰的心、属于你的天蛇命鳞还有我的力量才复苏过来的,你可别忘了,推迟你出生时间的并不是我,僵尸王与凤凰童年时遇见的也不可能是我,我那时还没出生,那都是玄麟本人做的事!”

“你胡说!”佘七幺怒道,“我祖父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吞噬无辜的生命来复苏自己,杀害无辜的人来壮大自己的实力,连自己曾经的友人都不放过,这不是他们佘家最伟大的山主会做的事。

李岄却笑着摇了摇头,那神情就像是在看待一个调皮的小孩子一般,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佘七幺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那神情、那样子都太像、太像他想象中的祖父了。在佘七幺一路跌跌碰碰成长的过程中,曾经无数次想象过有一天他的祖父会这样出现,对着他的淘气无奈地摇头,或是宠溺地伸出手来将跌倒的他扶起、保护他,但是眼前的人可是李岄啊!

“小七,”李岄忽然改了口吻,神情也随之变得慈祥起来,“小七,你还记得我在笔记里给你留下的指点吗,民俗学是一门有趣的学问,我们妖神虽然寿命长,但是相比妖族的社会,人类的社会却因为人类寿命的短暂要远远有趣得多,你很像我,所以我想你一定也会对民俗学感兴趣的。还有我在藏书阁里留给你的那些东西,白素贞和许仙,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你有心去做。”

“祖父……”佘七幺忍不住轻唤道,他似乎真的有点不确定了,现在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到底是李岄还是他祖父。

“小七,这世间的确需要有序才能发展,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秩序和规律都是对的,爷爷过去错了,现在却已经看清楚,我们的命运只能由我们自己来把握不是吗?所以爷爷现在想请你和爷爷一起去改变这个世界,或许这件事不简单,但是爷爷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所以,交出石魄,到爷爷这儿来……”

“我……能做到……”忽然,佘七幺感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砸在了他的脸上,他的眼前甚至出现了金星。过了好久,他才醒过来,一模,左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廖天骄气愤地拦在他身前,对着李岄大骂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总是用那一套!”对付玄武的时候是那一套,对付佘七幺又是那一套,细看的话,便会发现包括莫刘昆、苍龙在内,此刻这屋里的每一个人,除了廖天骄都陷入了一种不太清醒的状态。人心总有弱点,李岄太会利用这一点了。

李岄冷冷一笑:“果然是被三生石魄重塑过的特殊存在,居然没有入幻。”

佘七幺吸着凉气对廖天骄无奈道:“下次别打脸行不行啊?”随后他看向李岄,手中光芒一绽,化出了乌银变成的长剑,“行了,李岄,我不管你是要称霸世界还是要挑战什么规则,我们都不可能与你为伍,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

“错?错在何处!”李岄沉下脸色,显然对两人的不买账十分不悦,更何况,伴随着一声枪响,莫刘昆率先从幻境中醒了过来,随后余下众人竟然也各自挣扎脱困,即便泪流满面,或是追悔莫及,到最后却都化为了对前路无比坚定的神色,李岄的脸色也因此越来越难看。

“你说有看不见的手摆布我们每个人的命运,我没见过那只手,我不知道它有多坏,但是你做得有多糟糕我却看得一清二楚。你痛恨别人摆布你的命运,自己却肆意摆布他人的命运,决定他人的生死,剥夺他们的喜怒哀乐,你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却怯于自己去面对一切,反而还要找借口借别人的躯壳,借别人的力量为你去卖命、去对抗那只看不见的手,你这种家伙,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佘七幺眯起眼睛,一字一顿道,“懦、夫!你是个懦夫!”

空中顿时响起一阵极其难听的声音,李岄的脸孔扭曲,再也不复佘玄麟的温润如玉,他张着嘴,发出尖利的啸声:“你凭什么说我,你凭什么,佘玄麟那个不识相的畜生这么说我,你这个小畜生居然也敢这么说我!”

佘七幺脸色一沉,手中的乌银剑顿时迸出一道五彩虹芒,猛然劈向空中的水镜:“去死吧!”与此同时,一团巨大的火焰挟裹着一片毒雾悄无声息地从李岄背后袭来。

李岄情绪失控之下顿时着了夹击的道儿,他的一只眼被佘七幺的剑所贯穿,发出难听至极的尖叫,与此同时,朱雀的真火烫伤了他的脸孔,唐律的毒雾则使得他的脸皮起泡、破裂。李岄脸孔变形,眼中淌下血泪:“你们竟然……竟然算计我!”另一头传来了金戈相交之声,唐律带去的五个小妖怪已经与一大群被夺生的妖怪和修行者战到了一起,李岄恶狠狠地瞪了佘七幺一眼,猛然一挥手,水波收敛,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佘七幺收回剑身,苍龙道:“朱雀他们?”

佘七幺摇摇头,朱雀即将归于寂灭这件事他早已知晓,正因此才会让他和廖天骄在不平山侥幸设下傀儡,脱出阵去,这次朱雀来帮他们时也曾说过,是希望能够借着自己最后的力量来做一些事,所以绝不存在“背叛”一说,唐律也是如此。

被命运摆布?佘七幺冷冷笑了笑,活成李岄那样才是被命运摆布,生老病死、爱恨情仇,人人都有勇气面对、有勇气选择并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玄武不畏死,敢下黄泉取三生石扭转命运,敢与李岄单打独斗;佘玄麟不畏死,敢为一个承诺奔波数百年,在最后关头主动封印自己;单宁不畏死,他舍弃生的希望,毅然用本体封印地穴;姜世翀不畏死、凤皮皮不畏死、方晴晚不畏死、小翠不畏死、戚十千不畏死、佘家人不畏死、袁家人不畏死、朱雀不畏死、唐律不畏死……甚至是那些唐律带着的小妖怪们,莫刘昆带着的年轻修行者们,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战,他一个怕死的懦夫有什么脸面扯大旗去挑战所谓的规则?

这世上真有命运吗?有规律吗?有看不见的手吗?佘七幺看不到,佘七幺只知道他一出生就被宣告毫无神力,他靠自己一步一步突破瓶颈修炼神力,他只知道廖天骄一个普通人也能为了帮他的忙,豁出去拼命,是了,三生石守护灵小翠留给他们的最后的话是“一切没有注定,三生石不能,他们能”!

莫刘昆忽而道:“鬼仆来报,外头有埋伏,是周家的人。现在该如何做?”

佘七幺长剑在手,并指一挥,数道光芒射出,将地面割裂:“杀!”

杀出去!

李岄原来并不知道三生石的真正意义,他甚至不知道白素贞和许仙存在的真正意义。他以为那只是一套因果系统,一套规律准则,一根操偶绳,一只决定自己命运的无形的手,却不知道人生一世,千万条路何尝不是自己在走?他更不知道三生石这套规律准则还起着别样的更重要的作用,那是隔绝两个世界的屏障,是保护这个世界秩序的玻璃保护罩。是了,李岄自以为自己战胜了夺生的怪物,现在看来,恰恰是那只夺生的怪物牢牢占了上风,在他们的世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李岄只不过是一个自以为胜利了的傀儡罢了!但是,他却无意中泄露了一项重要信息,三生石魄的确是可以分离出来的,这不可能是李岄知道的内情,而应当是那个怪物所知道的。

既然如此,不妨去万仞黄泉深处走上一遭,令所有东西物归原位。还规则以原位,还轮回以原位,扫清一切不合常理的东西!

“苍龙听令!”

“得令!”苍龙化作龙形,声震如雷。

“莫刘昆部听令!”

“得令!”莫刘昆双□□声鸣响,阴风之中,鬼影憧憧,年轻的修行者们跟随左右,各出兵刃。

“袁悬听令。”佘七幺看向那个紧抓着小机关人十分紧张的小孩子,“乖乖到哥哥背上来。”话音方落,一尾光华熠熠的天蛇划出原形,黑底银脊鳞,体态轻盈而遒劲,廖天骄将小孩抱到佘七幺背上坐好,自己也爬了上去。

“我命你们所有人,好好珍惜朱雀与唐律为我们争取的时间,与我和廖天骄一同杀出去,前往冥府万仞黄泉地!”

众人齐声高唱:“是!”

廖天骄俯下身,低低对佘七幺说了句什么,佘七幺点点头:“起!”

风声大作,天光变色,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