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2章 3.31

第192章 3.31

暗沉的天空中传来“隆隆”的雷声,伴随着一道霹雳,狂风猛地撞了进来,将窗户吹得狠狠砸在墙上,“乓乓”作响。负责照看的小妖怪不由得一惊,从半梦半醒中猛地醒转过来,冷雨飘了进来,他赶紧起身去关窗。

“怎么搞的?”他探头看向外间。原本人来人往的妖协本部如今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人手在底下巡逻,天空中乌云滚滚,雷暴一声猛似一声。

“邦”的一声突起炸响,吓得小妖怪腿一哆嗦,差点就要坐到地上。妖族修炼必然要经过天雷劫,所以没有哪个妖是不怕打雷的,更何况此时这雷暴简直像是九天劫雷,声声振聋发聩,加上霹雳一道紧似一道,仿佛就连天都要捅出窟窿来。不吉利!太不吉利了!

小妖怪飞快地关上窗户,启动了妖协特制的护符。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护符锁定窗棂后,自动释放出了一层淡淡的光华,将整间屋子笼罩其中,隔绝了狂风也隔绝了外界的声响。小妖怪这才放下心来,拍了拍胸脯转过身,下一瞬,他却“啊”地惊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了半是惊讶半是害怕的神情。

“南……南昀阁老……”

自从钟表镇一役后便受伤昏迷不醒的南昀静静躺在**,那双始终闭合着的双目却不知何时睁了开来。那是一双冷酷至极的眼眸,此时却像是蒙上了一层阴翳那样变作了古怪的灰色,南昀看着那小妖怪,缓缓地坐起身来。

小妖怪一直立在原地没动。他知道自己本应该去通知医生,通知其他人,南昀长老终于醒过来了,对于损兵折将的妖协来说,这可是个大大的好消息,可是事实却是他连一步路都走不动,一句话都说不出,一种无形的恐惧笼罩了他,使得他牙关“格格”打架,两条腿软得如同面条。

南昀坐在床沿,赤丨**的上身上满是伤痕。他在钟表镇的地下室被周忠信所伤,许多伤口极其难以处理,加上本身的年纪也已经很大了,就连妖族的医生都表示这些伤或许养不好,就算能养好,也需要很久才能养好。然而此刻,在这个小妖怪的眼前,那些伤口分明正在飞速地愈合,新生的肌肉组织紧实而鲜艳,疤痕很快脱落,只留下一道道不深不浅的痕。

南昀似乎在确认整具身体的状况,当他能活动手臂后,便冲着小妖怪招了招手:“过来。”

“不、不能过去!”小妖怪在心里对着自己大吼,他不是什么妖力高强的大妖怪,但是身为一只弱小的妖怪,他也有这种弱小妖族独有的种族特长——保命的直觉。此刻,他身体中所有的警铃都在“嗡嗡”大作,提醒他赶紧扭头逃跑,然而他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自己走起来!”他的脚步一步步坚定地往南昀的所在走去,但是他的脸孔上却是惶恐至极、几近崩溃的神情,这样古怪的反差使得这小妖怪整只妖都显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诡异来。

南昀只是静静地坐着,紧紧地盯着那只小妖怪,等那小妖怪近了便吩咐道:“低头。”小妖怪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牵引着低下头去,然后有一只冰凉的手按在了小妖怪的额头上,也遮住了他的视线。什么声音也没发出,小妖怪的身体甚至只有微微抽搐的反应,片刻后,南昀松开他,后者便如同失去了骨骼支撑一般,整只妖如一滩烂泥般软了下去,反之,南昀的精神却好了许多。他已经能站起身来,为自己套上衣服。

“黄芪!”外面有人喊,有只妖怪敲了敲门后推门进来,“换岗……南昀阁老!”来者发出惊喜的喊声,“南昀阁老您醒了!”

南昀在那只妖怪充满惊喜的一连串话语中慢条斯理地为自己套上了一层层的衣服,最后束好了一头乌发。他转过身,对那只妖怪直接吩咐道:“通知此处所有妖族,与我一同前往冥府。”

“冥府?”那只妖怪疑惑道,为什么要去冥府?他们妖协不是正在攻打九君山吗?他们走了,本部谁来守呢?突然,他的眼神被什么东西吸引了。那是什么?就在南昀阁老脚边的那一堆是……血泥?等等……妖怪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衣服。

那是黄芪?!妖怪大骇,顿时往后倒退了半步,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南昀冷冷一笑,一弹手,一道光芒飞也似地射入了那只妖怪的眉心之中,随之一股黑气从这妖怪的体内腾起。他甚至来不及惊慌,眼神中的光芒便迅速黯淡下来,变为完完全全的毫无生气。

“通知此处所有妖族,与我一同前往冥府。”南昀再次吩咐。

“是。”这次再没有迷惑,也没有思考,妖怪得令后便迈着机械的步伐匆匆离去。

南昀看向窗外,天空中,浓云翻搅旋转,像是平白无故地在空中生出了一只邪眼。他的时机终于要到了,他想着,神情自若地向着门外慢慢走去。

白印在第一道霹雳落下的时候,刚刚写完了一封信。他在忽明忽暗的天光中将那封信又仔细端详了一遍,像是学生在检查错别字似的,随后他便将信纸工工整整地折叠起来,塞入信封,封了封口,又用一方精致的小印盖了戳,压在桌上的茶壶底下。

如果事情顺利,他或许还有机会取回这封信销毁,如若不然,就当是他留下来的最后的嘱托。一道惊雷响起,鸟笼里那只画眉鸟像是受了惊吓般扑棱着翅膀,发出“喳喳”啼鸣,叫了一阵后却又忽然变了声音:“老大人、老大人!”竟是一把老年男子的声音。

白印走到鸟笼边,打开笼门,让那只画眉鸟跳出来,停在他的手上。

“周忠信。”

“是我,大人。”画眉鸟竟然与白印对起话来。

“出了什么事?”

“佘七幺和廖天骄已经查出了佘真人的真身是李岄。”

白印的脸色微微一变:“果然是他,怪不得我找了他那么多年始终未找到他的下落。”

“李岄原本想要招安他们,但是被他们俩拒绝了,朱雀和唐律倒是答应了加入,但他们的目的是杀死李岄。”

“哦?那他们得手了没有?”

“李岄受了伤,不重不轻,但情绪十分不稳定,朱雀和唐律那一伙人都死了。莫刘昆、苍龙护送佘七幺与廖天骄出去,打伤了我周家不少人,我派了周理跟踪他们,但是被他们甩了,周理也受了重伤。”周忠信的声音一直机械而平稳,直到这个时候才流露出一点私人感情,却并不是惋惜自己孙子的生死,反而是一种未能完成任务的羞愧。

“不必介怀,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白印说,“我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去哪里。”

“哪里?”

“冥府万仞忘川水最深处。”

周忠信恍然大悟:“三生石所在之处,那我们要不要跟过去?”

“不用,这不是我们需要管的事。”

画眉鸟歪了歪脑袋,似乎不明白白印真人这句话的意思。他被派出去做卧底,早就做好了赌上包括自己在内的全家老小性命的准备,是以连说起自己的孙子周理重伤都未有任何情感波澜,但是这时候他却再一次发现他看不懂这位修盟资历最深的长老的心。

“周忠信,现在是对我修盟最重要的时刻,你听好,从现在开始我将不再与你联络,我要对你下的最后一道指令是……”

不久,房中画眉鸟的声息弱了下去,白印将那只好似睡着了鸟儿放进鸟笼却没有关门。如果当你醒来,愿意走,你便远走高飞吧,但是这世上总要有些人需要留下来,来挑起一些担子,哪怕不择手段!

白印走出虚宅,饱满的湿气瞬间便包围了他,使得他雪白的须发上很快覆上了一层浅浅的水汽,他的身影在那些雾气中几乎像是融化了一般。

“谁?!”一个修行者喝道,随后一愣,匆匆跑过来行礼,“白印长老,您有何吩咐?”

白印看向不远处,那里正是灯火通明的九君山,山顶之上,一黑一雪青两条巨蛇正在云层之中翻覆,电闪雷鸣,不断加固着笼罩整座山头的结界。白印收回目光,淡然道:“我要出门一趟。”

“啊?”修行者一下子愣住了。他们在此攻打九君山以来一直都是白印长老坐镇指挥,此时他要离开,那他们该怎么办。

“那、那我们怎么办啊?”修行者不自觉地就问出了口。

白印看了这修行者一眼,后者顿时便打了个哆嗦,这一眼实在太冷、太严厉了。

“没有谁能永远依靠另一个人,”白印说。他想他是错了,他已经当修盟的那根支柱太久,久到让这些年轻一辈居然都活成了巨婴。

“打还是不打,你们自己做决定吧!”他说完便拂袖而去。大雨终于落了下来,将那呆若木鸡的修行者打了个湿透。

忘川畔,黄泉岸,佘七幺带着众人落了下来。他一化为人形便将廖天骄迅速拉到手边:“不要离开我半步!”

廖天骄点点头,知道这不是什么情话,而是出于对他体内三生石魄的保护考虑。于是他也迅速打量起四周。

一段河道横亘眼前,两道崖壁高耸入云,从空中尚有一道巨大的瀑布打将下来,却并没有水滴溅到他们身上。廖天骄去过阴黎的幻境,所以对这里的场景倒也不算太陌生,只不过那时候他们跟着阴黎的视角一同在崖上,在亡魂停留人间的最后一站,此时却已经来到了黄泉河畔。

廖天骄有种十分微妙的感受,换做半年前的他绝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找到一个真心喜欢的妖神同性恋人,卷入一场场惊天动地的风波,更想不到自己会在活着的时候便来到这个传说中只有人死后才能来到的世界。他想,要是自己这次运气不好挂了,这一世倒也算是活得值了,随后他又拼命地摇头:“啊呸呸,少想不吉利的!”

佘七幺轻轻咳嗽一声,廖天骄看向他,他便冲他骄傲地一挑眉毛说:“别瞎操心,佘爷保护你!”

廖天骄心里“噗”的一声,嘴上却还是认真声明:“我现在也已经很厉害了,别说保护了,改成并肩战斗吧!”

“好,并肩战斗。”佘七幺扬起唇角,唇边的笑容却一闪即逝,很快又换上了严肃的神色,他对着众人道,“根据玄武前辈过去所言,三生石在万仞忘川水最深处的某个地方,这一路上有九重十三关要闯,我们谁也没有去过那里,也不知道一路上将遇到什么,眼下,在我们的后方还有李岄在追赶,留给我们的时间很少,我们的处境再严苛不过。”说到这里,他环视了众人一圈,满意于大家的镇定,遂又道,“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只需要能够沉下心来勇往直前的人,前进过程中,一旦有人掉队,我们谁也没能力、没时间去救人,如果现在有对自己的能力没自信或者怕死的人,可以直接站出来!”佘七幺挨个看了所有人一眼,每一个被他看到的人都挺起了胸膛,以示无畏无惧,最后,他把目光落到了袁悬的身上,这孩子实在太小了,带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佘七幺正要开口,袁悬却自己开口了:“小悬要下去。”他把一直摆弄的机关人收起来,挺起小胸脯说,“小悬也要下去!”

佘七幺和廖天骄对望了一眼,廖天骄说:“小悬,下面很危险,你确定你要下去?”

袁悬说:“小悬能听到不同的声音。”

所有人都静了一静,佘七幺问:“什么声音。”黄泉河畔除了瀑布声并没有其他的声音,不知是什么缘故,明明上头死了那么多人,此时的黄泉河畔却连一个亡魂都见不着,或许这正证明这个世界的秩序已经乱了。

袁悬说:“很多声音,乱七八糟的,水里也有。”

廖天骄飞快地想了一下,对佘七幺说:“他或许能帮助我们更快找到三生石的所在。”

佘七幺说:“行,那么我们俩一起保护他,走吧。”这次他并没有化为蛇形,而是以人形的状态小心地跃入水中,其余人也逐一跟上,当最后一朵水花消失不多久后,李岄也带着人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忘川河畔。

他受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但是他却再也不像佘玄麟。明明是相同的五官,此时区别却变得犹如鸿沟一般明显。他气急败坏地看着忘川水,想要纵身跃入,却突然硬生生地又停了下来。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水面,一动不动,他的手下们也只好停了下来。

平静的忘川水中清晰地倒映出了他的面容,不,那并不是他的面容!眉眼如画,气定神闲,水中的佘玄麟对着他微微露出笑容:“李岄,你终于来了,我早说过你做错了,哪怕我不在了,时间和我的子孙也会证明给你看,你一定会输。”

“佘玄麟、佘玄麟、佘玄麟啊啊啊啊啊!”他突然疯狂地大喊起来,神力在黄泉之中炸开,原本平静的河水顿时变得如煮般沸腾。李岄恶狠狠地在岸边来回踱了几圈,最后还是一咬牙,跳入水中。他的手下们便也如同下饺子般,跟着他一个一个跳了下去。

佘七幺他们还能猜到李岄追在他们身后,李岄却不知道,在他和他的手下下去后,南昀带着他的手下也跟着他们潜入了水中,他更不知道南昀的手下与他的手下竟然有着一模一样的特征,眼神涣散,神情狠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