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3章 3.31

第193章 3.31

黄泉谓地府、冥府,有忘川水、三生石、奈何桥、孟婆汤,十殿阎罗九泉狱主,这是人们借助宗教对于人死后的世界的认识。这些机构确实也存在,但是其中唯有忘川水、三生石并非后人所建,而是一开始便存在。没有人,哪怕是如今的冥府主事也无法说出这两者的真正来历。

忘川之上的故事传唱了千年,摆渡人将无数亡魂由现世渡往来世,却无人知晓万仞忘川水底真正的秘密,直到七百一十一,不,现在该说是七百一十二年前,妖族的玄武大妖神深入万仞忘川水的底层,毁坏了三生石,导致忘川水倒灌,生灵涂炭。一晃又是几百年,如今正有人循着当年玄武的脚步,向着那充满未知的世界进发。

安静。

廖天骄紧紧跟随着佘七幺,耳中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冥府已经十分安静,但是忘川水中的安静又是另一种感觉,不只是没有嘈杂的喧嚣,便是连活人的心跳似乎也在这里安静了下来,使他们每个人都陷入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之中。廖天骄觉得自己此时不像是在水里,不像是在陆地,也不像是在空中,如果要比喻的话,或许有点像进入因果空间的感觉,但是比起因果空间的五彩斑斓,这里仅仅只有绚烂的一片金黄色,像是连日光都融化进了水里。

佘七幺拉了拉廖天骄的手,廖天骄抬头看,他做了个手势,似乎问他有无感到异样,廖天骄摇摇头,佘七幺便又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打起精神来。廖天骄侧头看去,他们两人带着袁悬正游在队伍的正前方,左后方苍龙,右后方莫刘昆,最后是莫刘昆带着的手下按照倒锥形排列断后,整个队伍摆出的是梭形阵,队形紧凑,首尾呼应,只不过这时候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有些掩盖不住的倦怠。

其实他们才下水没有多久,至今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大家的表情都那么惫懒呢?廖天骄这么一想,便琢磨出不对来了,玄武说忘川水中有九重十三关却并没有告诉他们都遇到了些什么,他们便都以为这十三关关关凶险,需要花大力气戒备和闯过,现在想来,如果每一关都打得惊天动地,玄武或许早就被人发现了,也就是说,未必每一关都是来势汹汹的,比如现在。袁悬打了个哈欠,整个人特别的没精打采,小手小脚划了两下,突然就停止了运动,向着忘川水的深处缓缓飘了下去,廖天骄一惊,赶紧伸手拽住他的背包将他拖了回来。

“困。”袁悬做了个嘴型,两个大眼睛里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一片血丝。廖天骄吃惊地看向佘七幺,佘七幺也发现了,冲他点了点头,这或许就是他们遇到的第一关,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杀人关!

思及此,廖天骄立刻停下了继续往下探索的脚步,他示意佘七幺靠近点,对他比划了什么,佘七幺点点头,他便将袁悬交到佘七幺背上,从自己的宝葫芦里掏出了些东西,往水中一撒,过了一会,便有一股奇怪的香味飘散了出来。

“什么味道?”有个修行者吸了吸鼻子问道,莫刘昆和苍龙闻到那气味都不由得微微一震,脸上露出了个茫然的神情。下一瞬,忘川水突然搅动起来,从队伍的后方传来了一股寒凉之气,原本慢吞吞游着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往后看去。只见远处正有一团黑影劈开水流,猛然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别慌,应该是尸鳖。”莫刘昆举起枪,眯起眼睛瞄准,然而待到他看清楚那一大团黑影的数量时,一向沉稳不动的他的脸色也变了,这数量、这数量也太多了……

尸鳖本来是说靠腐尸为生的一种水生虫子,在忘川水中存在的则是一种特殊的尸鳖。人人都知道忘川水是天下至阴的水,因为亡魂在前往冥府的过程中会将自己身处凡尘的所有一切都丢弃在此,爱、恨、情、愁、不舍、痛苦、悔恨等等,这又是亡魂脱离阳世的最后一段路,便如同洗去一切阳间气息的一场洗礼,可想而知,在这种水中孕育出来的尸鳖是多么的特殊,又是多么的厉害!眼瞅着那一大群乌泱泱、一看就营养很好所以养得特别大的尸鳖军团前仆后继地冲着他们汹涌而来,莫刘昆和苍龙的脸色都变了。

蚂蚁还能咬死大象呢!他们俩对看了一眼,同时狂做手势:“快跑、快跑,打不了!”然后“嗖”地跟火箭炮似地就往下冲去。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廖天骄耸了耸肩,表示他也没想到佘姐姐做的招虫药这么厉害来着。佘七幺真想把这家伙抓过来打几下屁股,但是情势所迫,他只能对着廖天骄做了个恶狠狠的手势,然后回身一推,属于天蛇的银色的神力顿时炸出了一片璀璨光晕,趁着那些尸鳖被这光芒震得一愣的当儿,佘七幺拖着廖天骄背着袁悬一溜烟地就往下游去。尸鳖军团很快恢复过来,跟炸了锅似地往下冲去。

忘川水中可能千百年都没有这种奇景了,一群人,有妖神有修行界的大拿,就这么气喘吁吁地被一大堆尸鳖军团撵啊撵的,也不知道被撵了多久,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身边水流的颜色改变了,从刚刚的金黄色变作了浅浅的琥珀色,而那些尸鳖似乎也发现了这里不是它们的地盘,最后冲了一下,集体回头后撤。

众人后怕地拍着胸脯,这才知道自己刚刚是差点陷在第一关里了,试想如果他们刚刚都“睡”着了,在那种情况下再被那群尸鳖军团或是其他什么东西所包围的话……就连皮厚肉粗的苍龙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莫刘昆对廖天骄做了个“谢谢”的手势,廖天骄不由得得意起来,结果被佘七幺在脑袋上敲了一下,九重十三关,他们还有十二关要闯呢!打起精神,众人开始小心翼翼地继续闯关,这之后碰到的关卡也是各种各样,有来势汹汹的、有看似平静的、有机关、有术阵也有幻境,但是众人都有惊无险地一一闯过了。廖天骄掰着指头算,九重的区别看不分明,但是十三关的界限还是很明显的,便是以忘川水的颜色和氛围来区分,这个时候,摆在他们眼前的只剩最后三关了。

所有人都是伤痕累累,但是眼神里反而有种呼之欲出的兴奋,就连身上的气质都转变了。试想一下,万仞忘川水底的隐秘之处从古至今又有多少人曾经去过,而他们中有些人过去甚至只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如今却走到了人生的分界线上,可以说,这批人,只要能够活到最后,将来都必然前途无量。就连莫刘昆这样过去贵为莫家这样大世家的一家之主,这时候也不由得变得亢奋起来,他回身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一鼓作气,冲到水底,所有人都振臂响应,然而佘七幺和廖天骄却没有其他人这样的乐观,原因无他,袁悬的状态很不对。

自从脱离了第一关后,袁悬这个小孩真是发挥出了不少本领,机关阵是他破的,在其他一些术法阵中,他也为大家提供了一些帮助,他就像是一只天生天养的小兽,对于术法、机关、天地灵气有着十分敏锐的直觉,也因此第一关中,他是受到影响最大的一个,然而此时,当他们脱离了前十关后,袁悬整个人都变了。他不再愿意自己游泳,而是紧紧靠着廖天骄,抱着他脖子的力气大到连廖天骄都觉得疼了。袁悬在颤抖,他似乎在害怕什么,这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子的害怕,要知道在这之前,袁悬面对李岄的时候都不曾怕成过这样。

后三关必定不好闯!佘七幺和廖天骄都产生了同样的共识。前十关固然也不好闯,他们在其中也曾险些损兵折将,但那些关卡严格来说还在他们的认知范围之内,换言之,他们能识得、能分析、能破解,但是前十关既然已经将他们所知范围内的一切阵法机关布了个遍,那么后三关就绝不可能是前十关的简单重复。无论是佘七幺还是廖天骄都隐隐觉得,或许后三关才是真正拱卫三生石的关卡,也是令无数人铩羽而归乃至失去性命的险地。

佘七幺停下身形,他不得不转回身对其他人做最后的提醒,然而他很快发现,队伍里的士气已经变了,变得太亢奋和难以控制,面对他的提醒,大家的反应都是“多虑了”、“没问题”、“没事儿”,佘七幺心道不好,恐怕这次真的要危险了,但是他们的处境又容不得他们停下来多做休整,最后他只能咬咬牙,比了个“继续往前”的手势。生死如何,只能看个人造化了!于是,众人再次向着水底深处进发,不久之后,他们发现下方出现了一个岛屿。

所有人都愣了愣。此时的忘川水已经变作了浅蓝色,这使得他们觉得自己如同在空中飞翔,而下方却出现了一座岛屿,岛屿上隐约还可以看到建筑物,就如同一座真正的海上孤岛,这是怎么回事?

佘七幺谨慎地比了个手势:“绕开。”

梭形队伍跟着他谨慎地往下、往下,在到达岛屿附近的时候刻意偏了一个角度,绕开了那里。众人在经过那座岛屿的范围时都不由得吊起了精神,他们小心翼翼,连大气也不敢出。在他们的眼中,那座岛屿慢悠悠地往上升去,上面有花有草有树木,甚至隐约似乎可以看到有活物存在,虽然谁也没看清那是什么。

这可太邪门了!

即便是修行鬼道的莫刘昆都不由得头皮一麻。所幸那座孤岛并没有对他们发起攻击,当整支队伍离开那座岛挺远以后,众人不由得都松了口气。这是躲过去了吧,然而,不久之后,所有人的心情都跌了下去,因为在他们的下方再次出现了一座岛屿,有花有草有树木,还有那些建筑,看起来都是那么似曾相识。

佘七幺嘴里嘟哝了句什么,这次不用他吩咐,所有人都自觉聚拢在一起,特意绕了一个更大的圈,略过了那座岛屿,然而,不久之后,又一座一模一样的岛屿出现在了他们的下方。佘七幺他们很快发现,无论他们往哪个方向飞,只要方向仍然是往下的,他们就无法避开那座古怪的岛屿。是幻境?是幻阵?还是别的什么?

袁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再颤抖了,廖天骄一摸他的小身体,只觉得他身体冰凉,连呼吸都变得微弱起来,这小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已经昏了过去。

廖天骄看向佘七幺,佘七幺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上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