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4章 4.5

第194章 4.5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作者过生日,发点轻松的东西,大家一起开心开心。m.?乐文移动网晚上应该还有正文更新。

蛇亲番外·童年二三事

01、

佘七幺坐在树荫下面,头枕着手臂,有阳光从树叶缝隙筛落在他的身上,调皮的光斑一个一个地动来动去,像是外面那个撅着屁股正在刨土的傻小子。

那个傻小子叫廖天骄,是一个,愚蠢的人类。

“哼!”佘七幺一想到这里,就不由得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他爹是犯了什么毛病,出山一趟居然带回来了两个愚蠢的人类。他们佘家是什么身份?九君山的山主,妖族供奉的神明,还是了不起的大妖神后裔,哪个见了不得毕恭毕敬?他也不是看不起人类,可是把他堂堂一个下任山主跟这么个傻小子硬拢在一起订娃娃亲算怎么个意思啦!

佘七幺一想起来就生气,气得丑丑的小脸都皱了起来。他还记得前天自己在屋里背书背得好好的,那个愚蠢的人类居然就自说自话地跑进来趴在他的窗沿上“挑逗”他,完了居然还说他丑!哼哼哼!佘七幺简直气死了,他都还没嫌弃这傻小子身份低寿命短没什么能力呢,他凭什么嫌弃他丑啊,长得好看了不起啊,还有还有,连名字都没通报,就跑去“挑逗”不认识的男人(男孩子)是几个意思呀,这不是明摆着水性杨花吗,气死佘爷了哇呀呀!

傻小子廖天骄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从背后射过来的怨恨攻击,他正在认真地用小胖手抓着个小铲子在土里挖呀挖的。怎么说呢,他想要讨好佘七幺呢。

爷爷说他和佘七幺订了娃娃亲,他本来是不知道娃娃亲是什么啦,不过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那个丑丑的佘七幺说了,娃娃亲就是要做夫妻的,还要生孩子。他爸爸妈妈关系可好了,为什么佘七幺看起来那么讨厌他呢,廖天骄想了一晚上,觉得大概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佘七幺弄好吃的缘故。他爸爸可宠他妈妈了,总是给她做好吃的,所以他们俩关系才那么好,所以只要给佘七幺好吃的,他就会喜欢他了对不对?廖天骄想,佘七幺好像对他提过的烤串挺有兴趣的,不过现在她还不能回家,那就给佘七幺弄点别的吃吧,听说蛇都喜欢吃白蚂蚁,嗯,一定要挖到白蚂蚁!

廖天骄把屁股撅得高高的,“嘿咻嘿咻”地继续刨坑去了。据说,佘七幺长大以后最讨厌的昆虫就是蚂蚁。

02、

打雷了。

廖天骄和佘七幺两个人摊在湖心亭的木地板上,抬头看外面的天空。游动的乌云被镶了一道金边,看起来一点都不狰狞,反而有种活泼泼的生动感。

把冰镇汽水的空瓶放到一边,廖天骄打了个嗝,试探着说:“佘七幺,打雷了呢。”

“废话咝。”佘七幺也吃得饱饱的,小肚皮都凸了起来。不过他还要勉强维持自己大家子弟的架子,虽然也睡在了地板上,却要把衣服袖子都整理好,摆出一副标准的睡姿。突然,他的身体微微震了一震:“你你你、你干嘛咝!”声音里都带上了一层慌乱。

廖天骄不知什么时候滚了过来,抱住了他的一条胳膊。

“佘七幺,你身上凉凉的,好舒服哦!”廖天骄发出感叹,小小的、胖嘟嘟的身体紧紧地靠过来,就像是一只团起了身子的小猫。

佘七幺真想把手抽回来,再把这个愚蠢的家伙踹出去,可是他昨天才挨了自己爹一顿好揍,他爹说不许他再欺负廖天骄了。

什么嘛!他哪里有欺负人啊,他不就是把廖天骄带到山里,然后弄丢了吗?本来就是那个愚蠢的家伙自己说要带他回村吃烤串的啊,又不是他故意的……好吧,一想到那个愚蠢的家伙被找到时那满身的伤痕,还有那句“佘七幺,原来你没事啊!”的话,佘七幺的心里有微微地,动摇了那么一下。

算了,抓着就抓着吧,又不会少一斤肉。

佘七幺想着,推了推那家伙:“让开一点啦,等佘爷把衣服弄好咝!”他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来,端端正正地铺在地上,然后才“大发慈悲”地说:“喏,过来吧。”

热乎乎的身体立刻兴高采烈地贴了上来。

“好舒服哦!”廖天骄发出感叹。

这家伙还挺暖的嘛!佘七幺心想,软软的、暖暖的,配刚刚喝过的冰镇汽水刚刚好。

雨下了起来,打在外面池子里的朵朵荷花上,发出动听的声音。从这个被神力保护的湖心亭中看出去,天空中的霹雳都不过是特别演出的焰火,他们在这里是安全的,安全,并且舒适。佘七幺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小手把怀抱里的人又拢过来一点。

嗯,困了,睡个午觉吧。

03、

廖天骄巴巴地看着佘七幺,后者正在和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讲话。

“这个阵法不应该这么布,应该这样、这样咝。”

“哦,这是你特意给我找来的东海蜃贝?嗯,品相还不错,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咝。”

“你还要在这里多住几日?我们家房子大着呢,随便你咝。”

“你说谁?他啊……”

接收到佘七幺一下午唯一一次投注过来的目光,廖天骄赶紧挺起了小胸脯,脸上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微笑。那可是他的招牌笑容,大人们都说他这样笑起来特别可爱呢!结果佘七幺看到这个笑容,反而皱了皱眉头,不怎么高兴地说:“他就是个愚蠢的人类,来做客的,别理他,我们走咝。”说完,带着那个叫凤皮皮的男孩子就往外走。

廖天骄急了,赶紧追上去喊:“佘七幺!”

佘七幺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说:“干嘛咝?”他身旁那个金发的凤皮皮也看着他,脸上露出一种,怪怪的神情。廖天骄觉得凤皮皮好像很讨厌他,好奇怪哦,他们又不认识!

廖天骄也顾不上观察凤皮皮了,着急道:“你们去哪里玩呀,也带上我好不好?”

凤皮皮急道:“我们玩的东西你又不懂,佘七幺,不要带这个愚蠢的人类玩。”

佘七幺似乎陷入了犹豫,过了会,他点点头说:“这样吧,我们玩捉迷藏好了。”

“捉迷藏?”廖天骄和凤皮皮同时叫了起来,比起廖天骄单纯的兴奋,凤皮皮的眼睛却是一亮,露出了个心照不宣的神情。

“行啊,就捉迷藏吧。”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凤皮皮当鬼,廖天骄被佘七幺带着进了一个陌生的院子。佘七幺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扇房门,然后招呼廖天骄进去。

“你就躲在这里别出去,我去找别的地方躲。”

廖天骄懵懂地看着佘七幺,点点头说:“哦。”

佘七幺拍拍他的脑袋:“除非我喊,否则你千万、千万别出去哦。”

廖天骄拍胸脯:“放心,我懂的。”

“乖。”门合上了,廖天骄躲到了一个柜子的阴影里,不过躲了一会又出来了。刚刚佘七幺嘱咐他要齐心协力赢过凤皮皮,所以他一定要争气才行。于是他开始翻箱倒柜地找地方,一会蹲到柜子里,一会趴到桌子下,还钻进了缸里,可是不管他换了多少个地方,佘七幺和凤皮皮都没有出现。

“一定是因为佘七幺躲得太好了,凤皮皮找不到他了吧。嘿嘿。”廖天骄蹲在缸里,傻乐傻乐的。不过肚子好饿哦。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晚了,廖天骄揉了揉眼睛,感到还有点困,佘七幺为什么还不来呢?要不要出去找找看?

不行不行!廖天骄把个小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说好了要等佘七幺叫他才能出去呢,不过真的肚子好饿啊。一股奇异的香气忽然钻入了廖天骄的鼻子里,他看到外面有一道蓝色的光芒,廖天骄忍不住趴在缸沿,探出了一双眼睛去看。

咦,屋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超好看的叔叔?廖天骄揉了揉眼睛。

“廖天骄,你过来。”超好看的叔叔忽然对他招了招手。

廖天骄吓得赶紧钻回了缸里,怎么办,被发现了呀。咦,不对哦,叔叔又不是凤皮皮,怕什么呢?廖天骄又把小脑袋探出来。叔叔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摊开的掌心里躺着一颗蓝色的香喷喷的水果糖:“你饿了吧,这个给你吃。”

廖天骄的肚子“咕噜”响了一下,他咽了口口水,但还是摇摇头说:“不、不能吃哦,爷爷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超好看的叔叔笑了起来,他笑起来更好看啦。

“我不是外人。”大大的手掌伸过来像是摸了摸廖天骄的头,可是廖天骄却没感觉到分量,好奇怪好奇怪。

“我是佘七幺的祖父,真的不是外人。”他说,“吃了吧,时局变了,这个东西也只有保管在你那里才能安全一点,而且这对你,对小七都会有好处的。”

廖天骄听不懂这个叔叔在说什么,不过他说他是佘七幺的祖父,那应该就没问题吧。不过佘七幺的祖父为什么长得比佘叔叔还年轻呢?

廖天骄想着,稀里糊涂地把糖含进嘴里,一股奇特的香气顿时溢满口中,伴随着“咕嘟”一声,他愣了一愣,咦,糖呢?糖怎么没了?吞下去了?!

“叔叔,糖、糖被我吞下去了!”廖天骄着急地倾诉,却被一只大手盖住了眼睛。

“离开这里后就把这些都忘了,忘了,然后平安地长大,直到有一天小七来找你。”伴随着那个好听的声音,廖天骄渐渐地睡了过去,直到半夜被吓得半死的佘七幺从缸里抱出来。

后来,廖天骄拉了三天三夜,佘七幺被揍了三天三夜。

“这里就是我爷爷的家了!”廖天骄骄傲地给佘七幺展示,他们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虽然佘七幺有的时候看起来还是爱答不理的,不过廖天骄已经懂得那不是他在故意摆架子,而是不好意思。佘七幺可害羞、可害羞了!

“这里的大榕树下面经常会有人摆摊卖东西哦,小面人、麦芽糖、爆米花、牛肉干、酸梅粉、连环画,什么都有。”

佘七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村口叔叔的烤串摊要晚上才能摆出来呢,我们今天大概是来不及吃了。”

佘七幺的小细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不过没关系啦,”廖天骄拍拍佘七幺的肩膀,“我们是要结婚的啊,以后你嫁过来的话,我带你天天吃烤串!”

“不是嫁,是娶。”佘七幺认真地纠正廖天骄。在他们家养了一阵子,廖天骄看起来越发粉嫩好玩了,小脸圆圆的,像只香喷喷的苹果,让人时不时就想要啃上一口。

“哎哟。”廖天骄捂住脸蛋,“你为什么捏我啊。”

“是我娶你。”佘七幺说,“你嫁给我,我娶你,跟着佘爷说一遍咝!”

廖天骄还不太明白嫁和娶的区别,大大的眼睛转了几圈说:“好啦,嫁就嫁呗,反正都一样的,我们两个要永远在一起!哎哟,你干嘛又打我。”

“谁要跟你永远在一起,没羞没臊咝!”佘七幺飞快地边说边走,脸上却露出了个欣喜的笑容。

村中心的戏台上正在演出《白蛇传·游湖》的唱段,白娘子在台上落落大方地唱:“这君子老成令人喜,有答无问只把头低,青儿再去说仔细,请君子得暇访曹祠……”

其实烤串嫁妆,也挺好的嘛,咝……

“小七?小七,开开门,天骄他们该启程了。”

不管门外传来的母亲的声音,佘七幺把小小的廖天骄紧紧抱在怀里,像一只护食的小老虎。才不开门、才不放呢,你们要把廖天骄带走了!

廖天骄被抱得太紧,脸都有些红了,蓬乱着头发从佘七幺的怀抱里抬起头来,弱弱地问:“佘七幺,你能松……松开点吗,我快透不过气来了。”

佘七幺低头看着廖天骄,眼眶里红红的。他们要把廖天骄带走了,呜哇……小孩子的眼睛里淌下一滴泪来,正打在廖天骄的鼻梁上,廖天骄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佘七幺,你……你怎么哭了?”

“佘爷才没哭呢咝咝咝,你才哭了,你全家都哭了咝咝咝咝!”佘七幺一面气急败坏地骂着,一面眼泪却扑簌簌地留下来。好不容易找到个乖乖的蠢媳妇,为什么要把他带走啊,他们不是要结婚的吗?

房门被法术破开,大人们无奈地站在门口,啼笑皆非地看着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小孩子。

“天骄,跟爷爷回去了,乖。”廖邑仁挠了挠头发,总觉得这屋子里的氛围不太对,他们怎么那么像棒打鸳鸯的大坏蛋呢?

佘七幺一下子把廖天骄拖到身后,大被子一罩,连蛇头都变了出来。

“谁也不许碰廖天骄!”他“咝咝”地吐着信子,生气极了的样子。

佘清岩无奈道:“廖兄,这个……犬子无状,让你看笑话了。”

廖邑仁也笑道:“他们俩感情好倒是好事,只是……”他冲着佘七幺道,“佘七幺,让廖天骄出来好吗,他该回去念书了,不能老是在这儿住下去。”

“念书?念什么书!”顶着王冠的小黑蛇愤怒道,“我们家有好多好多好多书,要念书,我可以教他念啊!”

廖邑仁叹了一声:“可是廖天骄他是个人类啊,必须要去人类的学校读书才行,否则会跟社会脱节的。这样吧,我跟你打个商量,以后等他放了假,再回来看你好不好?”

“放假?”佘七幺愣了一愣,忽然想到什么,“不好不好!”人类的学校里有好多好多愚蠢的人类,廖天骄去了变得更蠢了怎么办,喜欢上别人了怎么办,不记得他了怎么办!

廖天骄弱弱地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来说:“佘七幺,我真的必须回去了。”

小黑蛇愣了一下,变回了人形的样子,眼睛里满是失望:“你也想……也想回去吗?”

“不是啊。”廖天骄钻出来,用力抓住佘七幺的手,“我也舍不得你啊,可是我也一定要回去念书才行呢!”

“为什么一定要念书啊?”佘七幺闷闷地道。几个大人们彼此对视了一眼,离开了这间屋子,给孩子们自己处理事情的空间。

“因为只有念了书才能找到工作啊,找到了工作才能有钱啊。”

“我们家有的是钱啊!”佘七幺生气地道,“你就为了赚钱要离开我吗?”

廖天骄着急起来:“不是、不是的,是只有赚了钱才能给你买烤串吃啊,我还想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呢!”

“我们家……”

“你们家的钱不是我的钱啊。”

“我们家的钱是我的,就是你的啊。”

廖天骄羞涩地笑了笑:“可是我想自己赚钱给你买好吃的啊,否则怎么能体现出心意呢?而且,学校是有寒暑假的哦,只要放了假,我就会来看你的,真的!”见佘七幺还是不开心,他主动凑上去在佘七幺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你……”佘七幺的脸一下子红了,“你怎么这么……”主动哦。

廖天骄“嘿嘿”地傻乐:“我已经亲过你啦,那我们俩的关系就定下来了哦,以后你不许把我忘了!”

佘七幺生气道:“佘爷才不会忘了你呢咝!”

廖天骄说:“我也不会啊,就算你变成一条蛇,我也会记得你的哦!”

就算变成一条蛇……

佘七幺盘在衣架上,看着面前那个吓得连眼睛都直了的家伙。

骗子,大骗子!他吐出信子,“咝”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