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5章 4.5

第195章 4.5

众人揣着十万分的小心,戒备地落到了那座古怪的小岛上。刚一上岛,所有人都有种微妙的违和感,随后才明白过来是为什么,因为重力回来了。

忘川虽然不是条普通的河流,忘川水也不是普通的水,比如佘七幺他们在其中不用顾虑呼吸问题,但是一些普通水所具有的特质,忘川水毕竟也还是有,比如浮力,比如在水里不能讲话等等,但是这座明明也存在在忘川之中的岛屿上却有重力,不仅如此,这里还能开口说话。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的时候,是廖天骄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咳咳,能说话?”他试探着问了一句,然后所有人都开始大声讲起话来。

“真的能说话哎!”

“怎么回事?”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觉得说话那么不容易。”

“阿弥陀佛。”

“无量寿佛。”

佘七幺作为头头不得不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发现没人理他才想起来低声吼道:“都别说话了!”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静了下来,然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羞愧的神情。他们刚刚在做什么?这岛上的危险还无人知晓,李岄又在后面追着,他们居然开起了茶话会。

廖天骄却知道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在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下他们已经闯过了十关,每个人的神经都处在一种始终紧绷的状态,一直紧绷的结果就是,这根神经会出问题,人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宣泄情绪,所以说出来反而是好的。廖天骄对佘七幺说:“给大家五分钟的放松时间吧,我们也要看看小悬的情况。”

佘七幺这才点点头说:“行,那就休息五分钟,都别走远了。”他凑过来看廖天骄怀中的袁悬,小孩子紧紧闭着眼睛,瘦削的小脸上有一种不安的表情。

廖天骄说:“他昏睡过去了,脉象很慢,但好像没有其它问题。”

佘七幺便将袁悬细细检查了一番,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好像是累过头了。”

廖天骄想了想说:“他刚刚好像觉得很害怕的样子,难道是……被说了什么?”

袁悬具有天赋而来的能力,可以听到、感知到许多常人甚至是普通修行者感觉不到的东西,这种天赋是十分强大也十分可怕的,尤其是对于一个稚子而言。这座岛上或许有什么东西对他说了一些什么,把他吓到了,也可能是嘈杂的声音太多,把他吵疲了。

佘七幺在袁悬额头一点,他的神力突入进去,袁悬的脸色才好看了点。佘七幺说:“我暂时把他的听觉封了,不过这小家伙应该有副心耳,不太好封,只能顶一时。”

廖天骄说:“一时也好,我们抓紧时间把事情解决了。”

说着这些话,休息时间也差不多了,众人便纷纷起身向小岛中心进发。

在登岛之前,他们曾经试图绕着整座岛屿转,从“空中”观察岛上有些什么,奇怪的是,这明明是座不大的岛,可是一旦他们动了这个念头,这便成了一座无穷大的岛。——无论他们怎么游都没法找到这座岛的边界线,并且就连看到的景物都是一模一样的。

整座岛实在是古怪过了头了,所以在这里遇到什么或许都是可能的。

佘七幺领着众人穿过树林,路过流泉,在见识过了春夏秋冬都有的植被和景色后,顺利得不可思议地来到了岛屿的中心,在途中,他们不仅没有遇到危险,甚至没有见到一个活物。

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便是之前他们远远见过的建筑,近了看才发现,这不是普通的建筑,而是十分庞大的一组建筑群,有许多看起来像宫观庙宇的建筑物,也有简陋的民居,最中心则是一栋比较高的宫殿,不知道是祭祀还是做什么用的。所有的建筑全都不是一种风格、一个年代的,唐、宋、元、明、清,什么都有,还涵盖了佛、道等多个宗教。

这是什么情况?廖天骄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些建筑,总觉得自己像掉入了一个奇妙的时空长廊,有个年轻的修行者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惊叫,朝着某座庙宇飞快地跑了过去。佘七幺他们来不及拉住他,只得紧追在他后面,结果追到一半,又有一个修行者突兀地停了下来。

“祖师爷……”他含混不清地说了这么一句,就这么折进了一座道观。越来越多的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就连莫刘昆也突然两眼发直,盯着某栋大宅定定看去。

佘七幺和廖天骄面面相觑,苍龙皱起眉头说:“这里,很怪。”这位妖神一向话不多,有的时候甚至有点存在感缺失,但是佘七幺知道在四方神之中,他是年资仅次于玄武的一个,也有十分雄厚的实力。

“请教苍龙君,怪在何处?”佘七幺恭敬地问。

“有很多熟悉的气息。”苍龙回答。

莫刘昆突然喃喃道:“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佘七幺不得不追问。

莫刘昆转回头来:“我看到了我莫家的大宅。”他说着,指着远处坐落着的一栋大宅子说,“那屋子跟我莫家的祖宅一模一样。”被莫刘昆这么一提醒,廖天骄和佘七幺才想起来去观察四周,果然发现每个修行者所奔向的建筑似乎都与他们的师门颇有渊源,什么太清宫、天师府、大昭寺……这是怎么回事,总不见得是大家的师门都在这里设有分部?

“要不,我们去莫家看看?”廖天骄提议。

佘七幺说:“那也得把所有人找回来才行。”这样分散无异于给人提供各个击破的便利,但是这时候人心已经不受他控制了,奔出去的众人似乎都沉浸在一个古怪的自我世界之中。

苍龙说:“我觉得他们好像看到或是听到了什么……”话说到这里却微微一顿,再开口的时候,一贯无波无澜的语气里却起了滔天大浪,“怎么可能?”

佘七幺两人顺着苍龙的眼神望去,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座供奉四方神的青龙祠,但是那栋建筑的风格并不是明清以降的,也不太像是唐宋时期的建筑,反而有种来自更古早以前朝代的质朴沉混感,像是先秦时期的。

苍龙迈出了一步,忽然意识到什么,又停了下来说:“那是建于秦时的青龙祠,我是在秦灭以后继承的苍龙君之位,所以那座青龙祠里供奉的应该是我的前代孟章神君,可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此处,他应当已经飞升了才对。”

“飞升?当神仙?”廖天骄愣了一愣。对于他这个凡人来说,他所理解的飞升就是得道成仙的意思,但是像苍龙啊,还有刚才那些人说的祖师爷什么的应该早就已经得道成仙了吧。

佘七幺轻声说:“他们所说的飞升并不是修成仙的意思,而是脱出三界之外、脱离六道轮回的另一种更圆满、更高级的生命形式。神也好、妖也好,终究还是会死的,只不过是寿命长短的问题,但是达成那种境界的‘飞升’,就完全不受此拘束了,所以历代以来,都有无数人追求这种真正意义的‘飞升’,然而穷尽数千年时光,数十万的修行者中都未必有几个能飞升的,就连我们佘家也似乎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人。”

“这样啊。”廖天骄似懂非懂,但是他忽而品出这其中的不对来了,如果说这些人的祖师爷、前代、祖上都已经飞升了,那么他们的香火祠又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呢?

“苍龙君!”莫刘昆突然喊了一声,原来在佘七幺和廖天骄分析的时候,苍龙也终于按捺不住,匆匆进入了那座青龙祠。

整片建筑之中一下子就只剩下了佘七幺、廖天骄和莫刘昆三个人,而莫刘昆的眼神也一直在往那座莫家大宅瞥。他犹豫了许久,终于往前迈了一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影子忽然动了一下,一双影手从里头伸出来,牢牢抓住了他的脚踝。

“萤?”莫刘昆低头看向自己脚下,他的鬼仆正拦在他的跟前,不许他过去。廖天骄头一次看清莫刘昆的鬼仆居然是一个女人,不知怎么的,他联想到了之前李岄曾经说过的话,他说在莫刘昆二十五岁那年的七月十四夜,如果他晚走一刻,他的恋人便不会死。

“莫家主,这里必然有古怪。”佘七幺一捅廖天骄,廖天骄猛然醒转过来,跟他一人一边拉住了莫刘昆。莫刘昆被这一拉顿时显得烦躁起来,连面部表情都变了。

“放开我!”他怒道,一股杀气不知不觉外溢了出来,看起来就要与佘七幺两人动手了,幸好他脚下的鬼仆却始终不松手,只是张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嘴里发出无声的声音。渐渐的,莫刘昆竟然平复了下来。

佘七幺松了口气,给廖天骄使了个眼色,两人逐渐放松了对莫刘昆的钳制。

“对不起,这里一定有问题。”莫刘昆平静下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下了定论,“我感到那栋老宅在呼唤我,而且我好像……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佘七幺和廖天骄对视一眼:“挨个看看。”三人小心翼翼地挨个进入了那些修行者进入的宫观庙宇,等待他们的却是十分诡异的场景。

那些建筑的内部均是窗明几净,所有东西都是簇新的,甚至还摆放着贡品,燃着香火,但是里面除了他们一行人,谁也没有。就是在这样谁也没有的环境中,那些修行者却个个像是看到了什么人那样,正在以一种既激动又恭敬的神情聆听着什么。

“祖、祖师爷,容晚辈给您引荐一下,这是九君山的山主、这位是莫家现任家主,这位是小廖先生,我们是一起来处理三生石事件的。”在被三名修行者无视之后,第四名修行者对着一个空蒲团哽咽着声音如此说道,见佘七幺他们愣在那儿,还使眼色说,“快,快过来拜见我们天师道的祖师爷张真人。”

莫刘昆刚想说什么,佘七幺拍了拍他,走上前去一揖到底:“晚辈见过张真人。”廖天骄也跟了上去行礼,最后莫刘昆也不得不走上去行礼。

那名叫作张天巧的修行者激动地对佘七幺等人道:“我们祖师爷爷飞升已经数千年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祖师爷爷还教了我好多东西。”他说得眉飞色舞,然而佘七幺等人却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他们慢慢地退出那间屋子,再看向这一整片建筑群的滋味便浑然不对了,这里依然风和日丽,看似安静祥和,但是内里恐怕波涛汹涌。

莫刘昆说:“我莫家祖上相传也曾有一位飞升的高人,如果我刚才进了莫家大宅,或许见到的就会是他。”

佘七幺点点头。

廖天骄说:“这是幻术还是什么?是要大家都陷在这样的场景里,然后再袭击我们吗?为什么我和佘七幺没有被计算在里面?”

佘七幺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把这个局面给解了。”他说着,目光不由得看向了这整片建筑群的最中心,如果真有个什么幻阵,阵眼恐怕就在那里了。

三个人小心翼翼地接近了那座建筑,发现那是一幢颇有夏商时期风格的神庙,木骨泥墙,外檐柱甚多,房顶则用茅草覆盖,简简单单,却有种奇妙的大气磅礴感。佘七幺伸手一指,一尾黑色小蛇便摇头摆尾地游到门边,探了探,闪身入内,过了会又完好无损地游了出来。

难道没有问题?佘七幺疑惑。莫刘昆说:“我让萤试试。”他的鬼仆浮现出来,悄无声息地朝着那里靠近,但是她似乎不敢进去,始终在门口徘徊。

“怎么回事?”莫刘昆疑惑道,“没有杀气,但是萤怎么会不敢进去?”

又等了一会,廖天骄说:“得了,咱们自己进去吧,该来的跑不了。”说着,他从宝葫芦里随手摸出个盾牌挡在前面,就过去推门了,佘七幺都来不及阻止他。

门开了,但是什么也没发生。廖天骄看向内室,愣了片刻道:“佘七幺,是、是小翠!”

佘七幺也看到了,这毫无疑问是一座神庙了,神庙的神坛上供奉着的却是一尊蛇尾人身的女神像,令人惊讶的是,女神的样子与他们曾经见过的三生石守护灵小翠一模一样。

这难道是一座三生石神庙?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和礼物,真的好高兴!谢谢碎星辰、球球、清风梅影、g、小琉璃、雪魄花魂、树懒姐姐、老歌、青猫、猫猫姐的投喂!没啥特殊技能,本来想翻唱个歌送给大家吧,结果唱完了5sing一直不给我审核过,只好等他们审核过了再发了。他们终于把我放出来了,我是好小孩!我家狐狸子写的《牵丝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