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6章 4.5

第196章 4.5

整座神庙就只有一间大厅,大厅的中央也只有一尊塑像,其余什么也没有,只有四面墙上彩绘着许多高人得道飞升的景象,既有道教的羽化飞仙,也有佛教的身登极乐,一个一个人像俱是表情生动、动作自然,每一个人的五官都相互区别,看起来绝不像是毫无根源的纯艺术创作,再联想到外面的那些香火祠……

佘七幺三人默默打量了周围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正中心的塑像上。与小翠长得一模一样的神女面容圣洁,双手于胸前虚悬,掌心相对,中间笼着一盏球形琉璃灯,那盏灯此时并没有点上,只有外壳折射着五彩光辉,看起来像是件宝贝。

廖天骄往前走了一步,佘七幺不由得喊:“廖天骄!”他却摆了摆手。

廖天骄觉得这尊塑像十分亲切,不是由于这尊塑像雕刻的人与小翠长得像,其实她们的气质区别很大,塑像上的女神太过神圣大气,而小翠却带有一点不在尘世的小女孩的天真烂漫,廖天骄本心里觉得小翠与这尊塑像确有渊源,但是她们未必是一个人。那么是什么令他感到亲切呢?廖天骄分辨了很久,觉得是那盏灯。

廖天骄凑到塑像跟前,从下往上望去。这座建筑至少得有十来米高,这尊塑像也足有七、八米高,人在其面前显得太矮小了,是以廖天骄把脖子仰直了,也不能将那盏琉璃灯看得太清楚。廖天骄说:“佘七幺,你带我上去看看。”

佘七幺才要答应,莫刘昆忽然喊了一声:“塑像动了!”

那尊不知是何材质制作的塑像突然间就动了起来,佘七幺一惊,飞也似地冲上前将廖天骄兜到怀里,远远带离了那尊塑像。等落脚后再看去,那尊塑像又恢复了静止状态,只不过她的动作已经变了,从刚刚的双手抱灯变为了一手下垂,一手执礼的模样,那盏琉璃灯笼便位于她下垂的手掌上,非常不合物理原则地漂浮着,将掉未掉。

这是什么意思?

“点灯?”佘七幺看了半晌疑惑道,“她想你点灯?”

“拿什么点?”廖天骄莫名其妙,随后一愣道,“三生石魄?”

这下子谁都不响了。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塑像、什么灯,总不能冒冒失失地跑去点灯吧,何况也不知道怎么点,廖天骄至今都没能掌握催动三生石魄力量的方式。

佘七幺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上去看看。”他拔高身形,小心翼翼地在半空中接近那盏琉璃灯。廖天骄和莫刘昆都紧张地盯着那尊塑像,以防它发起突然袭击,结果什么也没发生。佘七幺看了一阵子后,落下来,脸上写着疑惑。

“灯上写着字。”佘七幺说。

“字?”廖天骄和莫刘昆都有些意外,“什么字。”

“飞升。”

三个人顿时都看向了那满墙的祥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是他们一再提醒自己,真要忘了此行是要去将三生石魄物归原位而误以为自己进入了一个修行者的国度。

难道只有飞升了才能接近三生石本该在的地方?难道三生石是只有飞升了的人才能看得到的?难道点了这盏灯就能飞升,就算是闯过这一关了?那么当初的玄武是怎么回事?三个人这下都没了头绪。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声轻唤,三人看去,发现正是之前给他们介绍祖师爷的张天巧。他站在大殿外头,像是不敢进入的样子,只冲着几人招手。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说:“你在这等着,我过去。”他飞快地走过去,张天巧跟他说了些什么,佘七幺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然后前者行了个礼,就走开了。

“怎么了?”廖天骄问。

佘七幺正要回来,结果又传来了脚步声,另一个年轻的僧侣走过来,对佘七幺说了什么,最后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转身走开。佘七幺又要走回来,第三个人来了,如是八个修行者居然像商量好了似地一个一个过来跟佘七幺讲话,然后对廖天骄他们行礼后离开。廖天骄心里浮上了极其不祥的念头,直到苍龙也出现在了大殿之外。

“十分抱歉,但是我恐怕没法跟你们再走接下去的路了。”苍龙声音不高,却让廖天骄他们也听得很清楚,想必刚才所有来过的修行者的说辞都与他一样。

廖天骄也顾不上佘七幺刚刚的警告了,快步走到门边说:“怎么回事,苍龙君?到底发生了什么?”

苍龙的眼神越过廖天骄的肩膀投向了屋中心,廖天骄回过头去,发现他正在看的就是那尊塑像,而苍龙脸上的神情是敬畏的,敬畏中又带着一份不甘和更多的无奈。

苍龙说:“我遇见了前代苍龙君,他告诉了我一些事。”

佘七幺眉头一皱说:“苍龙君,老实说,我怀疑此处是一个幻阵,你们恐是都着了道了。”

苍龙平心静气地听佘七幺说完,既没有强烈反对也没有全盘接受,他的神态太平静了,平静到廖天骄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苍龙说:“此地留下的并不是幻阵,你们之所以见不到我们见到的人,是因为你们和他们之间没有渊源,亦没有因果。”

佘七幺一愣,说:“苍龙君的意思是?”

苍龙道:“我们所见到的其实是残影,接触过三生石的人留下的残影。”

佘七幺三人俱是一惊,廖天骄说:“残影?这么多?”

苍龙没有回答他,只是自顾自感叹道:“吾辈千年来兢兢业业,所追求的无非是有一日能够得证大道,白日飞升,但是却从未想过飞升以后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世界,或许李岄也正是发现了某些事才会迷失自我吧。”

佘七幺说:“苍龙君,能否请您说清楚一点?”

苍龙面容沉肃,沉默了片刻方道:“如果你们继续前进,应该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此时此刻,请恕我不能再陪你们走下去了,我还有许多事情未能想清楚,请你们见谅。”说完,他郑重地行了一礼,转身走远了。

佘七幺三人沉默了,他们都被这莫名其妙的局势打懵了。经历了前十关有形有质的阻挠,他们还以为剩下的三关会更加凶险,也都做好了伤筋动骨的准备,却从未想过,这样风和日丽、兵不刃血的的短短十多分钟里,他们的队伍就减员至只剩三个人一个小孩的地步。现在想来,如果不是鬼仆萤阻止了莫刘昆,或许此时已经只剩下他和佘七幺两个人了也说不定。三人忍不住都看向了那盏折射出光芒的未点上的琉璃灯。

佘七幺像是做了决定,唤了一声:“廖天骄?”

廖天骄点点头:“我明白,我去把灯点上。”

佘七幺沉默了片刻,将他一把拦腰抄起,带到了那盏琉璃灯旁。就在这时,一股浓烈的杀气蓦然从外界侵袭而来,莫刘昆将袁悬飞快地推向塑像那头,回手就是数十枪射出。追魂枪在空中鸣响,打破了整座岛屿的宁静,随之,一股若有似无的冷笑便传了过来。

“总算追上你们了!”李岄仍然使用的是佘玄麟的嗓音,但是此时却像是被后期处理失真了一般,带着一种浓重的违和感。

“快!”佘七幺催促廖天骄。廖天骄也急了,他们此时人手严重不足,如果被李岄追上,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点燃那盏灯。

莫刘昆突然闷哼一声,重重往后摔出。他原先所在地方的地面之下居然冒出了一丛密密麻麻的灵血髓尖刺,鬼仆萤为了救他,代替他的本体被整个钉在了原地,黑影一般的身体被硬生生戳成了筛网,她痛苦地挣扎着,嘴里发出无声的尖啸。

“萤!”莫刘昆痛呼一声,不知从何处摸出了另一支枪来。这支枪比他一直使用的那支要大上一些,通体乌黑,只在枪管上覆有一层殷红透骨的血纹,那是莫刘昆用心血炼制而成的符器,恐怕也是他最后的杀招。

莫刘昆咬破指尖,手指在枪身抹过,那血纹便立刻亮了起来,一股阴冷的灵场以他为中心荡漾开来。莫刘昆挟着这股灵场,对住空中某处“砰砰砰”连开了七枪,直到第七枪才逼得李岄现出形来。李岄轻巧地落在地上,摊开手掌,在他的手掌中心有一个小小的打着旋的光团,他将那东西轻轻一捏,莫刘昆便身形一僵,“哗”地呕出一口血来。

“真元弹,你倒是舍得。”李岄说,在他的身后密密麻麻地聚集了一群手下。

佘七幺对廖天骄急道:“你一个人行不行?”

廖天骄咬牙:“行。”

佘七幺便扔下他,往莫刘昆那边飞去,人在空中,乌银已如猛龙过江,冲向下方。李岄自然没有漏过佘七幺两人,伸手一指点出,刚好与乌银鞭尖相撞,两股神力凑在一处,顿时发出响亮的“轰隆”一声,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廖天骄也被震得心神不宁,但是他知道此时自己没有时间去调整。他需要快点找出点燃灯笼的方法!

到底怎么点?廖天骄扒着那盏灯笼,恨不得把整个人都钻进去看。咒语?口诀?意念?魂力?还是别的什么?快快快快快!

佘七幺的身形在空中往后倒退三尺,稳固住身形,双手在空中如拨弄琴弦般拂过,空气顺着他的手势所向快速游动形成了大风,又在他双手指中被压缩、凝结成两团风涡。李岄那些手下的脸上不约而同都现出了害怕的神色,李岄却面不改色:“天蛇之力,不过如此。”说罢,他竟然做出了与佘七幺同样的动作,另一组一模一样的风涡在他的手中凝结。

见佘七幺露出了惊异的神色,他笑道:“没什么可惊讶的,你掌握的这点皮毛也不过是佘玄麟留给你的,佘玄麟的力量如今都在我手上,我还能怕你这点力量不成?”他说着,双手一拢、一推,两团浮在空中的风涡便猛然朝佘七幺撞去。初始小小的风涡在旋转行进的过程中竟然越变越大,到得佘七幺面前的时候已经如同龙卷风一般。

整座神庙都在“哐哐”作响,像是要被连根拔起,莫刘昆爬过去,抱着袁悬趴伏在地上,两手紧紧抱着一根柱子的石础。廖天骄也被吹得东倒西歪,几乎要飞出去,只能死命地抱住塑像托灯的那只手。

但听得“啪啪啪啪啪”数声巨震,就像是两只惊天之手于空中对撞交锋数十下,随之又是“轰隆”一声巨响,整座神庙的上半截都被摧毁,顿时露出了外界的“天空”,忘川水在众人头顶不安分地波动,仿佛下一瞬就要倾倒而下。风声停后,露出了佘七幺的身形,他背靠着女神像,像是受了重伤,面色苍白,唇边都渗出了血迹。

“佘七幺!”廖天骄喊,“想要去帮他。”

佘七幺对他做了个“止”的手势,抹去唇边的血迹,双手借力在女神像上一拍,整个人再度凌空跃了起来,在空中停得一停,伴随着一个类似云手的动作,天空中的忘川水都朝着他汇聚起来,一时间,整片天空风云变色,奇光灿灿,蔚为奇观。

“哦?居然能够调动忘川水的力量了,”李岄抬头看了一眼天,轻慢道,“不错,总算还值得我认真一点。”

蔚蓝色的忘川水在佘七幺手上化为了一条水龙,张牙舞爪,冲着李岄冲了过去。李岄却后退两步,弯腰伸手朝前一抓、一掀,宛如将整片地面掀毯子一般整个掀了起来,直直朝着佘七幺的水龙挡了过去。佘七幺的水龙却很是狡猾,引得那“毯子”过来后在中间一停,忽而拔高身形又瞬间解体,化作万千牛毛一般细密的针尖向着李岄等人洒去。李岄轻哼一声,飞快地变换手型,那些被掀起的泥土顿时又倒翻过来,盖在了他那一批人的头顶,同时一层冰凌紧跟着覆盖其上,使得这层土屋顶变成了滑不溜丢的冰屋顶,佘七幺的针尖打在上面发出“叮叮叮叮”的清脆声响,光听声音倒是十分动听。

被连破了两招,佘七幺并不气馁,他的尖针遇上了冰盖以后再度化为了柔弱的水流,顺着冰盖的形状汇集到一起,如同游蛇一般四面八方地流淌,向着下方悄无声息地钻去。

“啊啊!”李岄的一些手下发出惨叫,那些忘川水本就蕴含无数怨念痛悔,至阴无比,此时又化作了细密的针丝,侵入了他们的体内,直往周身大穴而去。他们本是夺生得的躯体,这些针丝无巧不成书地在那些元窍大穴上形成了一层隔离膜,阻止了他们对身体的控制权,一时间,这些人都像是机器人短路一样,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

李岄终于眉头一皱,跃起在空中,骤然化作一条黑玉一般的巨蛇,张开大嘴,咆哮着撞向佘七幺。佘七幺也跟着化作一尾银脊黑蛇,与之针锋相对。

莫刘昆在下面阻止着潮涌一般想要进入殿堂的其他手下,鲜血完全浸湿了他的命枪,他大吼着:“点灯!点灯!快!”

廖天骄也知道要快,但是他已经用尽了办法,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点灯!

空中传来振聋发聩的声响,这一带的忘川界被两条灵蛇搅得天摇地动,原本风和日丽的岛景全然变了模样,只有各处宫观庙宇之中此时竟有灯火映了出来,飘飘摇摇,沉浮不定。

有人在诵经。有人在敲木鱼。有人只是对灯枯坐。

廖天骄在这一刻整颗心忽然就凉了,他好像一下子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活什么了。他们正在与李岄殊死搏斗,阻止一个“大魔王”危害世界,这固然是因为“大魔王”抢了他们九君山上任山主的躯壳,固然是为了自保,但也是为了世界和平,为了世上万万千千的生灵免遭另一个世界的生物的毒手,他是没有那么大脸让别人为了他们而牺牲,但是就在这个他们生死存亡的关头,其他人却各忙各地冷眼旁观,让他一时之间真的很茫然。

廖天骄在此似乎不合时宜地想到了一个问题,飞升究竟是什么?

他听说飞升之后的人脱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听说他们镇日听经论道,冷眼旁观尘世起起落落。他也读过不少传说志异,在那些故事中总有些与普通人站在一起对抗恶势力的人,但他们往往并不是一些顶尖厉害的人,他们有些还只是小有所成的修行者,有些是没什么大能耐的散仙,还有些一心向善的妖怪,却鲜少有真正翻手为云覆手雨的人出手救助世间于水火。佘七幺对此解释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很多时候,这个阶级的人总是不便于出手、不能够出手,生怕一出手就会搅乱了世间的纪律次序,可是那么多修道者,忙碌了千年,辛辛苦苦地行善积德,难道最后就为了如此这般的“不能出手”的境界么?

莫非这所谓的飞升,便是要去这样一个冷冰冰的、脱去了一切情绪的世界?是了,佛家说要登上极乐世界就需要四大皆空、六根清净,道家说要羽化登仙,就要物我两忘、顺应天命,可是李岄的所作所为难道也是天命?他的出现难道也是上天自然的结果?那他们到底是应该争,还是不争?

廖天骄迟疑了,或许苍龙要告诉他们的就是这个。其实他也不是圣母啊,半年之前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白领,半年之后他也只是个力气大点的失业小白领,这么重的担子他怎么背得起?如果当初他把身体里的石魄早早交给李岄,说服佘七幺放下一切,他们也许还不至于牺牲了这么多人,也许李岄当了世界**oss,这个世界的日子也还是这么过,日升月落,花开花败……

“咚”的一声,佘七幺重重坠落在地,过了好久,他才勉强从地上爬起身来,身上已经满是伤痕。李岄却落在地上,一脚踹过去,将佘七幺狠狠踹倒在地。

“咳!!”佘七幺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鲜血堵住了他的喉口,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这种差距真的让人太绝望。

李岄看向半空的廖天骄:“怎么样?”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廖天骄点点头:“你放过他们,我把石魄交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