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98章 4.5

第198章 4.5

“廖天骄、廖天骄!”

一阵冷风吹来,廖天骄猛地睁开眼睛,“哇”地叫了一声,这里是哪里?

全然失去了颜色的、灰白色的世界,雾气在四周涌动,但是离奇地并没有阻挡住他的视线。他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仍然还身处在那间三生石神庙之中,甚至依然漂浮在昏过去前漂浮着的地方,但是,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只是颜色的问题。廖天骄努力辨别了许久,一拍脑袋,是静止!

不知是怎么回事,他所看到的底下的世界竟然完全静止了,此时他能够清晰地看到各种各样的光带环绕着佘七幺变为了天蛇的躯体,李岄手下们的脸上写满恐惧,李岄则是气急败坏的同时做了个抵挡的动作,三生石魄漂浮在空中,这东西倒是还保持着原本的色彩,是一抹淡淡的荧蓝。廖天骄甚至还看清了佘七幺脊背上变了样子的花纹,原先满天星一般点缀着的银色鳞片此时都聚集到了一起,清晰地呈现出了一个字符一样的图腾,廖天骄辨认了半天……呃,不认识。

“廖天骄。”有人轻轻拍了拍廖天骄的肩膀。

廖天骄转过头去,忍不住“哇”地又叫了一声。他不是这么容易受到惊吓,只是眼前这张脸实在是给了他太刻骨铭心的记忆了,而且还都是不好的记忆。

黑袍黑发的男人对着他笑了笑说:“别怕,是我。”

廖天骄认真地打量了这人半晌,狐疑地喊了句:“佘爷爷?”

佘玄麟点点头:“对,是我。”

廖天骄简直要喊出第三声“哇”,他又紧张又兴奋,忍不住盯着佘玄麟看个不停。果然是佘爷爷哎,虽然跟底下那个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气质完全不同,看起来好亲切、好儒雅、好温柔、好强大、好……嗯,好腹黑!

佘玄麟大大方方地任廖天骄打量自己,他甚至还在空中轻松地转了个圈,360度地展示让廖天骄看仔细了、看周全了。

“怎么样?”他问。

“很帅。”廖天骄傻乎乎地说。

佘玄麟“呵”地轻笑了一声,伸出手摸了摸廖天骄的头发。廖天骄这才发现佘玄麟的手仿佛是空气一般,是透明的,但是摸在他的头上,他却能清楚地感觉到那手的温度,还有那种长辈宠溺晚辈的温情。廖天骄忍不住闭上眼睛,像小时候接受自家爷爷的抚摸那样,坦然享受佘玄麟的爱护。

佘玄麟拍拍他:“你怎么这么乖啊,不问我问题吗?”

廖天骄睁开眼睛说:“啊,问什么问题?”

佘玄麟说:“这里是哪?为什么会遇到我?我们是什么?下面怎么了?接着要干什么?”

廖天骄想了想说:“这里还是三生石神庙,只不过我们身处在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估计就是您曾经借来隔绝更漏镇与外部世界的结界空间,同时恐怕也是只有接触了三生石并……嗯,不在了的人才能看到的空间。”

佘玄麟愣了一下,随即脸上便露出了欣赏的神情,他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廖天骄。

廖天骄继续道:“我会遇见您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那个世界的我已经不在了,您也同样,而您可能一直都在这个世界观察着我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现在,都是残影。”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我估计我们和王鹏飞的残影又不同,他的残影只是一种自然残留,而我们还拥有自主意识,这大概是只有与三生石关系密切甚至连魂魄都打上了三生石烙印的人才会有的特权吧,也许和单宁差不多?”

佘玄麟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明显。

廖天骄受了鼓励,流畅地说道:“至于下面怎么了,我猜多半是因为两个空间的时间速率不同,所以我们看他们那儿的时间就是静止的。接下去要干什么……嗯,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要听佘爷爷您吩咐。”廖天骄说完,静静地看着佘玄麟,脸上的表情已经从紧张兴奋恢复到了平静。

佘玄麟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廖天骄,你真的太超出我的预期了。”

廖天骄笑了笑说:“佘爷爷,我能当您这是在夸奖我吗?”

“当然。”佘玄麟说,“当初把你选为三生石魂器的时候,我其实是没得选择,但是你真的交出了一张很完美的答卷。”

原来是这样。廖天骄心想,原来他和佘七幺之间的牵绊也并不是天生、天命、天注定的,而是有人为操作的因素在里面,可是那又怎样呢?再大的安排也不过是个遇见,路仍然还是他们俩走下来的。是他和佘七幺凭着自主意识走过了这样一段吵吵闹闹、凶险万分却又很开心的路,他还用他微薄的力量帮到了佘七幺,所以现在哪怕他死了,他也算是无愧于心了。或许这样对不起家里的父母,但这确实已经是他能做到最好的结果了,相信留在人世的佘七幺一定会帮他处理后续的。

廖天骄回过头来,就发现佘玄麟正静静地看着他。

“呃,我脸上有什么吗?”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廖天骄忍不住想要伸手摸摸脸,抬起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也成了透明状,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亡魂状态吧。

佘玄麟说:“廖天骄,你知道吗,这已经是我利用三生石尝试改变事态的第七次了,前六次都以失败告终,我还以为整件事情都已经无可挽回,没想到在我第七次尝试的时候,出现了你这个小小的变数,而你这个小小的变数竟然又带出了无数的其他变数,终于使得事态转向了我过去从未料到的路上,说真的,我应该好好地谢谢你!”佘玄麟说着,竟然敛了袍袖,对着廖天骄行了个大礼。

“佘、佘爷爷!”廖天骄吓了一大跳,伸手想要去扶,手却从佘玄麟的手臂中穿了过去,“咦?”廖天骄疑惑地看向自己的透明手。

“你现在还未完全转变为河世界的人,所以暂时还有些状态不稳定。”佘玄麟说着伸手拍了拍廖天骄的手背,廖天骄发现当佘玄麟的手掌放下来的时候,他的透明手不可思议地变得清晰和扎实了。

“什么是河世界?七次尝试又是什么?”廖天骄定下了心问。底下的世界里,佘七幺的动作依旧没有一点肉眼可见的变化,廖天骄估计他和佘爷爷聊天的这点时间应该不会出什么状况,便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顺便也确认一下他的猜测。

佘玄麟的脸上带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他就像是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问廖天骄:“首先,你得告诉我,你发现我留给你的信物了吗?如果你没发现,那么我就不准备告诉你了。”

廖天骄心想佘爷爷怎么那么傲娇啊,原来佘七幺的脾气是像他哦,然后飞快地道:“是那个微景观吧,那是佘爷爷你留下的?”

佘玄麟点头。

难怪在清朝就被封印了的阴黎居所里会出现这样一个东西,原来真正留下线索的人是佘玄麟。等等,难道就算在另一个世界,佘爷爷也能通过一定的办法传达出一些东西?

像是看出了廖天骄在想什么,佘玄麟摇了摇头:“东西不是我亲自放的,是单宁帮我留下的。”

廖天骄“哦”了一声,情绪难免低落了下来,虽然他死了,他还是很想、很想再跟佘七幺接触一次的,毕竟他们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能说上。

“我才不是骗子呢,”廖天骄望着底下的佘七幺心想,“我只是答应帮你解决问题,我也不想死的啊。”

佘玄麟说:“告诉我,你看到那个微景观想到了什么?”

廖天骄赶紧收回了思绪,飞快地答道:“两个世界,我们原先所处的是微景观里的世界,而阴黎他们所在的可能是玻璃球以外的某个世界,至于三生石,代表着那层玻璃屏障。”他说,“佘爷爷,阴黎他们的世界就是河世界吗?我记得他的日记里写到他是出生于灵血髓形成的生命之河中,那么河世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在哪里?那里的人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入侵我们的世界,是因为小悬说的世界不好也就是资源匮乏吗,难道他们是外星人?”

刚刚是不问问题,这会廖天骄干脆一连问了数个问题,佘玄麟耐心地听完了才道:“你说得很对,河世界的确是一个景观外的世界,但是河世界并不远在地球以外,那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外星人,除了一部分由生命之河自然孕育出来的阴黎那样的土著族民,那里的人都是从我们这里过去的。”

廖天骄愣了愣,随后迟疑地道:“从我们这里过去?您是指……”

“飞升。”

“飞升?!”廖天骄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经过了考验,他当然知道飞升和三生石有密切联系,这不就连见到三生石的最后一道关卡都叫“飞升关”吗,可是飞升……飞升了的人怎么会突变成“外星人”呢?

佘玄麟感叹道:“怎么,一时间没法接受是不是,一开始我也是这样的,直到我在河世界中看到了许多先辈们留下的印记,他们都曾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修行者、大巫、大妖神、甚至是那些传说中的远古神明。”

廖天骄震惊得都结巴了,说:“那……那他们现在……”

佘玄麟顿了顿:“他们现在都已经不在了,已经化作了生命之河,也化作了河世界有形却无形的一切。”

“佘爷爷,我不明白。”廖天骄说,“我们这里的人拼命追求飞升,飞升了的人会变成那个世界的‘外星人’,然后‘外星人’又想要重新回来入侵我们的世界?”

佘玄麟说:“廖天骄,”他改了口,“骄骄,你听说过我们的世界是如何诞生的吗?”

廖天骄的脸有点发烫,他这个小名成年以后就没用过了,结果现在被佘爷爷喊了回来。他努力镇定心神,点点头说:“听说过很多种,宗教传说各种各样,比如我们中华民族的远古传说讲盘古开天辟地而有世界;道教讲世界从无开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佛教讲一切法皆是无常,皆是随缘而有生灭,缘,即是因果;《圣经》里讲神创造天地;其他还听说过世界是一条巨蛇的梦啦、世界从原初之水里浮现出来等等,科学家则说地球形成于宇宙大爆炸。”廖天骄很聪明地没有问世界起源的问题与他们所聊的河世界、飞升有什么关系,既然佘玄麟会这么问,那一定就是有着直接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呢?

佘玄麟听得连连点头,接着又问:“那你听说过世界毁灭多次,又重塑了多次的传说吗?”

“听过。”

“你信有外星人吗?”

“这个……”廖天骄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这个我真不知道。”

佘玄麟说:“嗯,其实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外星人,至少至今为止我还没见过。惭愧地讲,其实我连宇宙是什么现在也仍然看不清,但是从那些前辈留下的刻印里,我却读到他们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已经努力了很久、很久。”

“守护这个世界?”

佘玄麟说:“我没能找到河世界确切出现的年代和创造者,但是毫无疑问,这个世界是为了我们微景观中的那个世界而存在的,或许这就是佛教所讲一个大千世界历‘四劫’崩毁之时守护住整个世界的风轮,又或许就是道教中所讲的‘道’的一部分、天命的具象化,如果我们把三生石比喻做保证这个世界有序的一层保护壳,那么河世界就是完完全全为了守护这个世界而存在的盔甲,有了它,才有了我们现在这个多姿多彩、太平安乐的生存空间,也才有了这个多次被毁又重塑的这个世界。”

“河世界是……神的产物?”

“应该说,那是所有过去已消逝的伟大的灵魂的产物。”佘玄麟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分外庄严肃穆,“骄骄,或许从来就没有一个超越一切的万物之手来保护我们,所有如今人们供奉的、不断企求的那些人,他们都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真实存在,后来他们在这里失去了踪影,于是有些人把他们贡上神坛,认为他们到了一个一切都好的世界,万求万应万灵,有些人则觉得他们已经不在存在,但,是的,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他们还存在,因为他们经过了‘飞升’的考验,到达了河世界。你问我河世界是怎样的世界?我问你,宗教始终劝人向善,修行讲究戒绝欲求,而世人的读本中总是说信仰宗教、加强修行后就可以呼风唤雨,轻松拥有金银财宝等一切世俗之物,这两者的本质岂不是矛盾的吗?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呢?”

“因为,那些说法都是错误的?”廖天骄试探着问。

“因为,那些读本中的说法也都是考验。”佘玄麟斩钉截铁道,“宇宙何其大,有光便有暗,有善便有恶,谁也不知道过去我们的世界毁灭是经历了什么,但是河世界的生活条件十分苛刻或者能够说明一二,只有经过慎重选拔,心智坚定,符合条件的人才会经由‘飞升’到达那个世界,从此成为守护这个世界的看不见的守护神。你不是也曾怀疑过为什么那些极其厉害的人从来不在传说中出现拯救世界吗?”

“其实还是有的,女娲补天、造人正是这其中唯一流传下来的一则传说。有些时候他们并不是不想出手,只是因为到了那里,便再也无法进入这个世界,所以只能默默地想念、默默地隔着‘玻璃罩’观看,默默地听着和承受着这个世界万千生灵的愿和怨,然后战斗在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直至完成使命,重归天地,而这才是‘飞升’的本来面目和目的!”

廖天骄完全被佘玄麟的这番话震住了,过了很久才问:“那、那阴黎他们?”

这次,佘玄麟叹了口气说:“他们是生命之河中偶然孕育出的族民,其实十分难得才会出现。”

廖天骄想起了阴黎的笔记,在他最迷惘和困惑的时候,他的某个族人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完全公平的事,他们的一切努力都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让更多可能有的族人和将来可能出现的族人过上好日子,怪不得他要说可能有、可能出现。

“他们也很强大吗?”

“不,他们十分弱小,他们生于生命河并往往早早就归于生命河,成为孕育下一个可能出现的生命的养料。他们中的有些人坦然接受这个现实,在河世界与那些‘飞升’的大成者一同生活、分担责任,也有人妒忌这个世界生灵的安逸的生活,因此便有了阴黎这样的侵入者,侵入者想要通过生命河孕育族人的特质,达成夺生的目的,而这些都是不被三生石这个系统所认可和允许的。”

廖天骄说:“三生石自己不能阻止他们吗?”

佘玄麟说:“三生石本身其实并没有能量。”

“咦?”廖天骄的惊讶来源有二,一是佘玄麟否认了三生石的力量,二是他们居然可以不被消音来讨论三生石了。

佘玄麟说:“我们现在已经脱离了那个世界,自然可以谈论三生石,事实上,你觉得我们在说话,只是因为我具现化了一种你比较能够接受的方式,这里根本没有空气,声波也无法传送,我们的交流依靠的其实是……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廖天骄说:“三生石怎么会没有力量呢?佘爷爷你刚刚不是才说过利用三生石尝试改变了事态七次吗,这不就是用的三生石改变过去、操控未来的力量?还有,妖协发现了可以用三生石转移妖神、次妖神属性那个,我们在钟表镇也看到有人和妖怪吞吃了三生石碎片就变强大,这些怎么解释呢?”

佘玄麟说:“是因果系统。归根结底,三生石只有一个作用,它忠实地记录、反映以及执行这个大千世界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刹、每一个生灵做出的抉择所产生的交互效应,所以当你改变一个条件,才会有无数的变数产生,所以河世界的阴黎们才会被这个系统所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