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00章 4.10

第200章 4.10

李岄显然也对这人的出现感到十分的不快,战局胶着,容不得别人打扰。他一怒之下,发出一声尖啸,无数灵血髓的手掌顿时汇作一只巨大的拳头,集中力量猛然数击,终于打破了佘七幺冻结的河面,如同炮弹打向空中。

炮弹直奔南昀而去,南昀却在间不容发的一息间,骤然一个停顿,轻巧地让开了。那样子,浑然不像一个重伤初愈的妖。

南昀主动落在了佘七幺停下的冰泉上。

廖天骄的目光紧张地停留在了南昀身上。

在出发前往冥府忘川界之前,廖天骄和佘七幺两人其实曾秘密达成过一个共识,这个共识就连莫刘昆等人也不知情,那就是他们认为被夺生且在筹谋什么的人不止李岄一个!

这并不是很难猜的事,但是却需要一点记性。由于后期的线索实在太多,所以容易让人忘记最开始的事。玄武曾经说过,七百十一年前,他在发现有人意图抢夺三生石后便已经上报妖协,结果消息送上去的途中就出了岔子。他很快被妖协扣了顶叛逃的帽子,成了个通缉犯,这才导致了他分割三生石,交由多人分散保管的开始。

如果不知道在那些追杀玄武的妖怪中有在三生石上没有过去未来的特殊妖怪,廖天骄或许也会以为这就是妖协趁机想要铲除异己而已,但是多了这一层却指向了一点:妖协之中或许早有另一名夺生者!

这个人知道玄武的一切行动,甚至可能就是在忘川与他直接交过手的人,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引导妖协往诛杀玄武的路上走,这个人在妖协必然也有一定的地位,否则他一定拦不下玄武送上去的消息,也不可能如此快地组织妖协众人攻击玄武,还将自己那些夺生妖怪的手下混入其中。阴黎的笔记中也有一段含糊指出了这个讯息,他说制造他的人安抚他、命令他,而他逃命躲在肖家村灵骨井底的时候,有一个族人来告诉他玄武出了事,如果那是同一个人,他为什么不替阴黎治伤,阴黎又为什么要写“那或许是我的另一个族人,又或者就是过去那个族人,我一个人呆得太久,已经记不清楚了”来模糊这点呢。可见,阴黎其实是意识到的,那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就连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所以,综上来看,这就是一个阴黎也不认识的、李岄也不知情的、在妖协拥有一定地位的人,那么很显然,那个人必然在妖协的掌权者之中。

这个人不知道来到这个世界有多久了,廖天骄甚至有种怀疑,他会不会就是那个在肖家村地穴中化骨的侵入者,会不会就是那个被阴黎称为前辈的人呢?阴黎一族的人,但凡使用夺生就可以寄居在他人的躯壳中,所以最早的躯壳化骨恐怕也不能证明此人已死。而这些年来,他一直隐而不发,想必也不会是因为心存善念,否则他何至于去撺掇阴黎重回世间生乱,还引诱他和佘七幺到肖家村?所以,这样一个或许比夺生李岄的夺生者更年长、更狡猾也更沉得住气的人,在他们将要将三生石魄物归原位的时候,他又怎么会不出现呢?

而现在,这个人出现了,居然,是南昀!

佘玄麟也有几分惊讶,说:“南昀,是他?”他看向廖天骄,见廖天骄点了点头,遂放下心来道,“哦,你们也发现了。”

廖天骄说:“是的。”

南昀的出现使得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看起来现下是二对一,但是廖天骄知道,佘七幺也知道,眼下这池水却是被搅得更混了。

而在廖天骄不知道的另一头,有些事已经尘埃落定。

朱海晏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双手,他的手此时已然不是人类手掌的样子,而是呈现了妖狐才有的形态,尖锐的指爪,艳红的指甲,上头染满了血。四周仿佛静寂无声,他的手就在刚才穿透了白印的胸膛,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白印没有很夸张地吐血,鲜血只是从他的唇角一股股地流淌下来,使得他的嘴巴就像是一个坏了橡皮阀的水龙头,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朱海晏是不明白的,明明白印的实力那么强,他在化为妖神与他打斗之前本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刚刚明明也还是凶险万分的,怎么只是那么一会白印就败在了他的手里呢?这不可能、这不对啊,是有更大、更深的阴谋吗?

朱海晏也活了一百多岁了,这个时候却竟然有些慌了,他的手微微颤抖起来,连带着被捅穿了胸膛,贴在他手臂上的白印也跟着微微抖动。鲜血已经将白印的白袍完全浸湿,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穿着一袭鲜红色的长袍一样。——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穿个鲜红鲜红的袍子是不会让人感到美丽的,有的只有惊惧和触目惊心。

“你……”朱海晏想要问问白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当他抬起头,定下神,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白印已经死了。

死了?

朱海晏甚至做出了个不合时宜、不合年岁的举动,他伸出手,跟孩童一般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是白印确实已经死了,他微微歪着头,眼睛闭拢,嘴里还在惯性地往外淌血,滴滴答答,滴滴答答,但是已经没了呼吸。没有愤怒的咆哮,没有阴毒的诅咒,甚至连倒气声都没有听到,白印居然不声不响地就咽下了这最后的一口气。杀害他母亲的仇人就这么,死了。

朱海晏的眼睛花了一下,或许是因为失去了最后一口气,白印的身体猛地往下一软,朱海晏来不及扶他,只听得轻微的“扑”的一声,都不像个什么重物倒在地上,再看他的手臂上,已经只剩下了满手的血,还有指甲缝里抠着的一些人体器官的残渣。

朱海晏这辈子至今杀过不少妖,但是他还从来没有杀过人。现在想起来,或许是因为他那个疯了的母亲在还没疯透的时候,曾经一遍遍地在他耳边说过:“如果不是妖就好了,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不是……”

半妖的朱海晏自己也不知道,其实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在他的心目中妖的那一半血统就被他否认掉了,只剩下了强烈的属于人类的认同感。妖都是恶的,人是有恶有善的,但是人有律法管制,妖没有,所以要除妖。然而,他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会用妖力来杀死一个人类,还是一个站在人类修行者顶端,曾经与无数妖族战斗过的人类。

到底是怎么了?在一瞬间,朱海晏竟然有种整个世界都不对了的荒谬感。

倒在地上的白印的手一松,忽然从他的掌心里飞出了数个光点,朱海晏在愣忡中猛然反应过来那是属于妖怪们的妖元啊!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一甩佛珠,飞快地在手中掐了一个佛印,伴随着一声朗朗佛号,六颗佛珠中射出六道金光,将那些妖元都保护了起来。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有杂沓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瞬息就到了眼前,朱海晏看到了一支妖怪队伍,披甲带枪,显然是从前线匆匆赶回来的。

看到这里的场景,那些妖怪都不由得愣了一愣,白印真人的样子他们当然不可能不认识。瞬间,氛围就有些诡异。

朱海晏不得不解释说:“他在杀小妖怪,我看不下去所以……对了,这个给你们。”他将那六颗佛珠解下来,交给对方,“虽然四个守卫和两个小妖怪的**毁了,但是所幸妖元还在,好好养起来,假以时日应该还是能恢复的。”

领头的那个妖怪半信半疑地接过了六颗佛珠,仔细看了一看,顿时表情变了。他对身边的妖怪快速交代了几句,那个妖怪就捧着这六颗佛珠下去了,随后这个妖怪便主动走到朱海晏身边行了一礼道:“多谢您伸出援手,否则今日我们妖族恐怕就要损失惨重了。”他顿了顿,随后打量了朱海晏一番道,“请问,您是否也有妖族血统?”

朱海晏愣了一下,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对方却已然围着他转了一圈,确认了他的身份。

“嗯,没错了。”那个妖怪豪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看起来您应该是九尾狐一族,虽然是半妖,不过也没关系,现在的妖协可不比过去了,像您这样有能力的半妖我们也是很欢迎的,不如我邀请您加入妖协可好?”这个妖怪自说自话地在朱海晏茫然无比的时候就开始介绍起来,什么妖协现在人手紧缺,年轻人有很多发展机会和上升空间,而且现在妖怪们也深谙了如何与人类相处之道,在人类社会的不少发达企业家其实都是妖怪,所以妖协资金可充沛、可充沛了,加入妖协福利多好啊,七险一金还有各种奖金和补贴,年终红包大大大,协会内部关系好好好云云。

朱海晏终于忍不住打断他说:“我是朱海晏。”

朱海晏这个名字在妖族中是有一定名气的,但不是好名气,而是臭名气,因为这些年来,他杀了不少妖,虽然那些妖都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但并不是每一个妖都罪可致死的。此时此地,他把自己的这个名字报出来,谁也不能保证他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朱海晏却在报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对,我就是朱海晏,想要找我算账的话就来吧。反正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是两边不容的怪物,他早就习惯了!

那个妖怪闻言果然愣了一愣,随后却并没有如朱海晏所料地发怒,反而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那个,其实我知道是你啊。你不是派了那个周忠信来通知我们说有人攻打妖峠吗,那个人还带来了湖姬大人的信物,所以我们才将信将疑地匆匆赶回来的,当然我们现在已经完全相信啦!”

这又关周忠信什么事?朱海晏说:“我……”才说了一个字又被打断。

“虽然你交代他不要说,但是我们都已经知道啦。”那个妖怪再次拍了拍朱海晏的肩头,很是感动地说,“当年白印害死了湖姬大人,你是为了给你母亲报仇,所以才会卧薪尝胆,争取白印的信任。虽然你也杀了一些妖,不过我们已经知道那都是白印吩咐你做的,而且那些妖怪本来操行也有点问题,这次你又救了那么多幼崽,所以就算功过相抵好了,你要是真过意不去的话,不如加入我们啊!”

朱海晏愣愣地听着那个妖怪继续絮絮叨叨,什么周忠信说白印是被夺生了,什么他们俩潜伏到假佘玄麟身边好容易调查出了那其实是李岄,终于洗刷了他们妖族大妖神佘玄麟的污名,什么攻打九君山是妖协和修盟一起中了白印的奸计,现在已经不打了,什么现在修盟也想跟他们抢夺人才,末了还叮嘱他可千万不能去修盟啊,那里给的工资可抠门了,还经常拖欠出差报销,一点也不厚道。

阳光照下来,朱海晏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迷了眼睛,他的视野里忽而就出现了一片光点,光点之中,头一次在那片未知的前方,仿佛出现了另一条不一样的道路。他被人半推半拉,簇拥着离开,如同一个英雄,途中回头忍不住看了一眼,两个妖怪正在抬起白印的尸体,那样一个耆宿,风云人物了几百年,现在被人当垃圾一样嫌弃地往收尸袋里一塞,口子一扎,不知为什么,竟是有点古怪的难受。

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天理昭彰,这大概也算是报应之一吧。

朱海晏想着,轻轻转动佛珠,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周忠信趁人不备,偷偷溜进白印真人的房间收拾东西,那个如同泰山石一般始终镇在修盟的老人已经不在了,不出意外的话,不久之后他的恶名将传遍人、妖两界。尽管他擅自给白印的行为加上了一个被夺生了的由头,但是有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扭曲了的恶语和谣言会以何种面貌出现和传播,何况白印执掌修盟数百年,年轻时又听闻雷厉风行、丝毫不讲情面的,那得罪的人可就海了去了。

周忠信扫视了屋内一圈,很快发现了桌上那封被精心封口的信,信封上写“修盟长老之首亲启”,白印自己就是本届修盟的长老之首,他当然不可能写信给自己,想来这封信原本是要写给下任的吧。可为什么白印会在最后关头给他下达收回这封信的命令呢?

周忠信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飞快地打开了那封信,信里的内容其实不多,一大块是在交代修盟目前的情况,大意离不开人丁凋零,战力下降的说法,说虽则妖协如今阁老死了一多半,但是那些小妖怪们却比咱们的年轻修行者们更吃得起苦磨练自己,如今又有九君山佘氏一门这样的名门俊杰相助,修盟恐怕很快不如妖协,所以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削弱他们年轻一辈的实力,在他们内部制造一点嫌隙。又提到这次大战之后,如果大家侥幸得存,应当找一个在妖协和修盟都有影响力的人来当长老之首,这个长老之首年纪轻一点也无所谓,只是一定要在两边都说得上话,能够带领修盟和妖协进入一个和平相处的时期,时代不一样了,妖怪们都知道变了,修行者们也该变一变了。听这口气,完全不像是过去那个嫉妖如仇的白印真人所说,而他也确实在信中写到,过去那些妖和人之间的争斗就在我这里落下一个结局吧,我会挑起全部责任,销声匿迹于江湖的。可见,白印一开始是并没有想死的,那么为什么他会死了呢?

周忠信看到信的最后才看到了潦草一句,愧对湖姬百年,此行或可偿还其子。一阵风过,周忠信手里的信纸“扑簌簌”地抖。一团明火忽地升了起来,迎着风,越窜越高、越窜越高,终于是将那封信烧成了灰烬,连点余烬也没剩。

周忠信离开房间的时候,发现有只鸟正从外头飞进来,定睛一看,可不正是白印一直养的那只画眉鸟么。白印想必是觉得自己今后将遁迹于江湖,是以开了鸟笼放了这鸟出去,谁料到它竟又飞回来了呢。

周忠信好心说:“你主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你也自去寻个出路吧。”

那只画眉鸟却只是“啾啾啾”地叫着,扑扇着翅膀,飞回笼子里,自己把个嘴喙咬了笼门一关,像是这样方才安心多了。

周忠信驻足看了那鸟片刻,终是摇了摇头,背着手,慢慢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