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01章 4.10

第201章 4.10

作者有话要说:听着音乐写文、看书。作者先去吃个饭,我们九点半二更。

灵血髓澎湃的海面上,看起来形成了两方对峙,一方是李岄和无数的灵血髓,另一方则是佘七幺和南昀。当然,对于佘七幺来说,这是个不妙的二打一的阵势,一就是他自己。他紧张地望了望空中,看了看漂浮着的三生石魄,最后目光扫过李岄和南昀,停留在了后者身上。这时候就连李岄仿佛都不是那么可怕了。

李岄确实没那么可怕,佘七幺知道李岄的来历,多少也能猜出李岄的意图,但是南昀,说真的,他一点都不了解。他不知道这个已经在人间界呆了那么久,甚至混到了妖协阁老位子的人到底想做什么。退一万步来讲,假设同样是想要得到三生石或者说摧毁三生石,李岄的目的是挑战或者说报复那个所谓的规则制定者,夺生李岄的那个夺生者的目的是为了让可能出现的和可能有的族人过上好日子,而南昀呢?这些年来,他可不见有什么动作,他自任他的族人继续在河世界短暂地生、快快地死,他却在这里安享妖怪们长长的寿命,欣然接受妖协阁老才有的种种特权,更对李岄那个夺生者的出现冷眼旁观……

不、不对,佘七幺忽然一顿,南昀其实是没有冷眼旁观的。当李岄的夺生者派出阴黎引诱玄武去找三生石的时候,他就曾经出面与玄武抢夺三生石;玄武上报有人抢夺三生石消息的时候,他拦截了消息;玄武逃亡的时候,他派了许多被夺生的妖怪前去追拿(如果不是有这一出,或许还没人发现原来这些年来妖协里已经有那么多被渗透了的夺生妖怪);待到佘玄麟追查三生石事件的时候,佘七幺虽然没看到,但是想必他也设置了不少的陷阱;甚至是……佘七幺想,作为修盟绝密档案的李岄的资料,朱海晏又是怎么查到的?会不会就是有人知道他们与朱海晏认识,并且推测到朱海晏会帮助他们,所以才故意安排透漏这个消息呢,会不会朱海晏接下李青鱼的案子,被卷入到山鬼事件中也是有人故意引导呢?还有,又是谁帮着莫刘昆委托的莫林意的鬼仆留着最后一口气,跑来告诉他们修盟里的那位党世长老与李岄有关,使得他们拼上了两百年前事件的最后一块拼图呢?

是的,两百年前的拼图已经基本完整,但是七百年前的拼图,再往前的拼图却还缺着很大一块。当年是不是也曾有人在钟表镇封印来自河世界的夺生者,当年的那个夺生者是不是逃去了肖家村借壳化骨,当年的那个夺生者如今一路留下线索,暗中相助的目的又是什么?佘七幺想,他们顺着他的意图终于来到了重组三生石、归还三生石的最后一步,接下来他又想要做什么?

南昀依然是那副看起来脾气急躁、毫无城府的样子,他对佘七幺说:“蛇君,我来帮你!”又对李岄高喊道,“李岄,放弃吧,你的如意算盘已经碎了!你想必不知道吧,周忠信是白印真人派在你那里的卧底,妖协、修盟联合攻打九君山只不过是为了转移你的视线,你一走,他们就停战齐齐攻打你的老巢去了,还有……”他忽而笑了笑,得意地道,“你那个儿子……叫朱海晏吧,也已经被我们杀死啦!”

什么?朱海晏是李岄的儿子?别说是底下的佘七幺,就连空中的廖天骄也一下子被打懵了。李岄他,竟然是查理朱的父亲?不是,查理朱竟然已经这么大岁数了?

李岄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南昀的话显然大大激怒了他。他的喉间发出一声叫人心惊的野兽咆哮之声,随之整片天空都变了,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一瞬间,如同无数个炸弹齐齐爆炸,冰屑飞溅,灵血髓的海浪彻底粉碎了佘七幺神力所封上的冰面,突围而出。它们就如同活的一样,**推高,**叠加,直将李岄拱上了半天。

李岄的脸也变了。廖天骄惊讶地发现,李岄脸孔上的五官开始游移,原本好端端的一张俊脸,竟然开始扭曲变形,他的脸上甚至爆出了许多看起来如同血管却角质化的东西,就像是往正常的脸上又戴了一层硬邦邦的树脂面具。

廖天骄回头看看佘玄麟,佘爷爷正脸色严肃地看着底下的情景,似乎也在考虑对策。

李岄嘴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那声音不像语言也不像哼唱,古怪无比,并且听了让人浑身不舒服,活像是有把钩子在你的七窍百骸里抓挠。伴随着他的声音,整片灵血髓大海忽然整个开始上升,如同什么知名魔术师的表演一样,巨大的水体凭空升了起来,在空中扭动、变形、重组,“哗”的一声散开去,在所有人眼前顿时出现了一片浓浓的血雾。

“蛇君请多加小心,趁我引开他的时候,你想办法将三生石归位吧。”南昀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突然隐去了身形。

佘七幺睁大了眼睛看向四周,刚刚还是霹雳道道,狂风大作,如今却只剩下了一片安静。李岄隐匿了行迹,灵血髓化作了雾气,只有三生石魄还停留在空中打着旋。李岄或许是知道三生石魄已经无法为他所用,所以也不再去打石魄的主意,等等!不再打主意?佘七幺骤然一惊,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却见血雾骤然拨开,里面冲出了一头张着血盆大口的猛兽,猛然扑向了近在咫尺的三生石魄。

是的,佘七幺的力量是天蛇之力,来自三生石魄和整个天地,如果摧毁了三生石魄,或许佘七幺的力量也会消失!是的,李岄本来的目的是借用三生石的力量来挑战他以为存在的天地规则制定者,但是李岄身体里那个夺生者的目的却从来都是毁坏三生石,完全打开两界的通道。过去的李岄或许凭借着他的恨、他的疯压制住了那个夺生者,但是现在完全失去了理智的他还能吗?

灵血髓的猛兽顶着与李岄如出一辙的脸孔,它张开大口,一口就将泛着荧蓝色光芒的三生石魄吞了进去。廖天骄不由急得抓着佘玄麟说:“爷、爷爷,吞下去了!怎么办、怎么办!”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三生石魄会被消化掉吗?廖天骄清楚地看到那团小小的、蓝色的光芒从李岄的口腔进入,通过它的食道进入它的体内,他看到无数的灵血髓伸出蛛丝一般的触手,一路拦截,最终将三生石魄网在了其中,三生石魄震荡着、撞击着,但却逃不开被越缠越紧的命运。

李岄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个名为“胜利者”的笑容,他将手掌一摊,另外的五片三生石碎片也同时飞上空中,如同飞蛾扑火一样,一个追着一个,紧赶着挨个钻进了猛兽的腹中,重复了三生石魄的历程,被那些蛛丝或拖、或拽地拉到了三生石魄所在的地方。现在那里看起来几乎就像是一个茧子了,灵血髓的茧壳正在压迫内部的三生石,试图将之消化,将所有的力量污染、摧毁、收归己有。

李岄也好,佘七幺也好,在这一刻都不再动作,他们只是紧紧盯视着那只正在吞吃三生石的魂兽!七百十二年了,三生石魄和三生石碎片终于重新团聚,却是在这种地方、这种时机!天地间响起了李岄响亮的笑声,那声音之中却掺杂着几许疯狂、几许悲怆!

天蛇巨大的躯体猛然间拔飞了起来,穿破血雾,直直向着那头猛兽冲去。李岄高声吟唱,风卷起他的长发,廖天骄看到他的身体居然开始融化,如同被高温灼烧的蜡人,他就这样生生向下矮了一截,他的长发、他的双腿化为了堆积的灵血髓,灵血髓中又生出触手,如同无数道荆棘长鞭抽向佘七幺。

天蛇的身影在空中翻覆,穿破了那些密布的荆棘织网,直直撞来。猛兽的腹中,荧蓝色的光芒骤然一暗,颜色开始转变,猛兽掉头对向佘七幺,张开嘴巴,黑色的狂风瞬间卷向了他,带着浓浓的血腥气,风刀割过天蛇的躯体,在空中洒下淋漓的**。佘七幺祭起神力,荧蓝色的光芒骤然一亮,天空中卷起另一股清净的狂风迎向李岄的腥风,两股力量的交锋碰撞出巨大的声响,宛如两个风之力士在空中相遇,手顶着手,膝盖顶着膝盖,碰撞、击打、撕咬,欲要致对方于死地!灵血髓的水流铺天盖地地喷射,在空中形成了巨大的血龙,佘七幺鼓动忘川水,金色巨龙乘光而至,两条巨龙在空中相遇,咆哮着、翻滚着厮杀搏斗!灵血髓的焦黑山岩从地表突起,犹如猛兽的獠牙从下方突击扎向上方的佘七幺,地表裂开,巨大的山岩隆隆耸起,一座一座挡在那些獠牙的前方。一头一头浑身黑色的石兽从地缝里爬出,浑身斑驳的战士石人像便从山岩中走出,手持盾牌利剑,列成阵型,一声令下,两方同时冲向对方,宛如两支大军角力。属于地狱的烈焰烧了起来,石人像被摧毁,火色的凤凰就从天中高鸣而至,巨爪将黑色的石兽击打粉碎!

战场之上,处处厮杀之声,佘七幺只紧紧锁着李岄。圣女像手中的琉璃灯放出朦胧的光晕,为他照亮前路,那是他的恋人的魂魄所化的光芒。李岄,李岄,只有李岄!佘七幺穿越重重阻碍,头冠上安静地躺着他已然没了体温的恋人的身体,无论遇到什么,无论世道多么艰难,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下去,不幸的人有千千万,谁又给了你拖所有人下水的权力!

李岄的身体整个变了,他的魂兽吞吃的三生石的力量使得他的躯体完全变形,现在的他就宛如一株血树,树根盘绞地下,身躯化为树干,手臂变为树枝,只有脸孔还维持着那戴着面具的样子,镶嵌在树冠之中冷冷注视着佘七幺。天蛇冲了过去,李岄迎上,两方均拼出了最后一击,魂兽体内的三生石发出剧烈震荡,一会闪过清澈的蓝光一会又闪过暗红的光芒,显示着两股力量的争夺,明灭不定。

“轰!”

“砰!”

“乓!”

神力的交锋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宛如天地间所有的力量都在一刹时被倾空,风的力士被撕碎,水龙化作雨丝,岩兽粉碎为尘泥,火焰化为点点萤火,整个天地仿佛都随着佘七幺与李岄的对阵停留在了这一刻。

廖天骄屏住了呼吸,虽然他明明已经不用呼吸,佘玄麟也注视着下方。

时间仿佛静止了,要不是那些光点还在移动,或许廖天骄真要以为两个空间的时间都停住了。伴随着轻轻的“嘶”的一声,就像是皮球被扎漏了气,跟随而来的是毫无停顿的一连串的爆破之声,雷电光芒猛烈闪耀,光芒中,佘七幺整个倒飞了出去。

“佘七幺!”廖天骄扑过去,灰白色的雾气却像是有弹性的帷幕一般柔和却也固执地将他挡在了另一个世界。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廖天骄急得不停挣扎。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跟什么较劲,他抓不到那个屏障、那股阻挡的力量,哪怕他拼了命地撞击,对方却也总是用四两拨千斤的柔和将他给拦阻下来。这样的阻挡令他绝望而无力!

“佘七幺……佘七幺……”廖天骄拼命挪动到离佘七幺更近的地方,想要把自己的声音传递过去,“佘……”

天蛇重重落入了忘川之中,激起了一片水花,大片大片触目惊心的血迹瞬间涌了出来,染透了这一片水域。

“佘……七幺……”廖天骄哆嗦着,想要伸手触摸他,他们,还是输了吗?

“没有。”疲惫的声音传来,廖天骄一愣,才意识到那是佘七幺在说话。巨大的天蛇已经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有蛇信子慢慢悠悠地探出来,“没输!我们没输!”蛇信子缓缓地伸过来,穿过了廖天骄的脸颊,那仿佛本该是个舔的动作,廖天骄愣住了。

“我们,赢了!”仿佛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佘七幺发出了一声怒喝。随之,远处传来了一片摧枯拉朽之声,李岄变身的血树从底部开始,节节脆裂,木屑崩裂,枝干断落,灵血髓被瞬间蒸发化为乌有,他的魂兽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鸣。猛兽的腹中突然绽出了光华。佘七幺的力量终于压倒了李岄的力量,三生石重组完成,一团如同太阳一般璀璨又如同月亮一般冷冽的光芒挣出了灵血髓的茧壳,骤然冲破了灵血髓猛兽的腹部,升了起来。它停在空中,就如同花蕾绽放一般,层层开放,花蕊的正中正是一颗净蓝色的光球,旋转着、旋转着,美丽圣洁。

“糟了!”佘玄麟突然一声大喝,只见空中一道身影骤然出现,一把将三生石牢牢握在手中,正是南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