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02章 4.10

第202章 4.10

作者有话要说:听听音乐,看看文。只剩下最后的尾声了,我会继续写,保险起见,建议大家明天来看。

“新三生石终于出世,辛苦你们了!”南昀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在空中,他的身影陡然变化,现出了一副奇怪的似兽又似人的身体。

“是血桀!”佘玄麟惊道,“他竟然是血桀!”

“血桀?”

佘玄麟说:“血桀是河世界里最危险的一只怪物,是所有飞升者和阴黎们的敌人,我只在前辈们的刻印中看到过那种东西,他们曾经为了对付它折损了许多人,但是那只血桀已经销声匿迹很久了,难道它……它一直躲在人间界?”

“那他现在想干什么?”

“血桀只有一个本性,毁灭。”佘玄麟说,“他们出现的地方,所有的生物都将成为他的食粮,所有的世界都将被摧毁。”

“那他拿三生石想要做什么?”

佘玄麟紧张地看着血桀的动作,他也不知道这只血桀想要做什么。突然,那只血桀的眼光投射了过来,得意的眼神牢牢盯在了佘玄麟的脸上。

“他、他看得到我们?”廖天骄都吓结巴了,佘玄麟的脸色也变了。

“或许吧。”佘玄麟低声说。

血桀,本就是出自河世界的怪物,既然能够逃脱那些前辈飞升者们的围捕,逃到这个世界,这只血桀的力量自然不可低估。

果然,血桀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是一把宛如耄耋老者的沙哑男声,他说:“佘玄麟,你真的以为你们胜了吗?”随着他的声音,佘玄麟浑身一震,就连躺着的佘七幺也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廖天骄……”他说,“躲到我身后。”

廖天骄惊呆了:“你……你看得到我……”

佘七幺说:“躲好!”巨蛇重又支撑着爬了起来,高高昂起头颅,“祖父。”他喊道。

佘玄麟点点头说:“原来你的力量已经与三生石完全融汇,可以看到别的世界的景象了。”

佘七幺说:“也就是刚刚才能看到的,一只眼睛,不太清楚。”他说,“现在怎么办?”

佘玄麟说:“静观其变。”

血桀笑道:“你们真以为这是属于你们的新的三生石?也罢,看在你们这么辛苦的份上,就给你们看看吧。”他摊开掌心,将那颗新三生石显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却是廖天骄第一个发现,新的三生石固然通体荧蓝,但却在最中心的位置留有一个不起眼的阴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胚胎!

佘玄麟也发现了,厉声道:“难道李岄不是自己想疯的,是你对他动了手脚!”

血桀哈哈大笑:“不错不错。许多年前,更漏镇还是个两界交界处,那时候我被你们那些飞升者围杀,从河世界赶出,来到此界,又险些被封印在更漏镇,幸亏我聪明,果断舍弃了躯壳,吞吃了一个夺生者的力量,夺生了一个小妖怪,潜伏起来。后来大概是九百年前吧,肖家村附近发生地震,出现了一个两界裂缝,我便趁机摸到了肖家村附近,想借助灵血髓养伤。也是该那个南昀倒霉,他听闻肖家村有异,孤身来调查,结果当然是被我夺了生。”

“在许多年前的那次战役中,我元气大损,那只小妖怪又没什么能耐,被我夺生后寿数因此大大缩短,还好是有了这个南昀,他虽然脑子不行,妖力和身体都是不错。我便以他的身份,在你们这个世界生活了下来。你们这个世界可比河世界要舒服多了,猎物弱小,也没有警惕心,还没有那么多飞升者,我在这里舒舒服服养得不错,虽然无聊了点,勉强也算能过,直到那个阴黎的出现。我一看就知道那是个河世界来的家伙,他的出现让我明白,河世界的那些小家伙们又在蠢蠢欲动了,所以,我何不将计就计呢?”

“玄武被阴黎引诱,寻找三生石,我知道他们是想要撤除三生石那层保护壳,打通河世界与这个世界的壁垒,让那些夺生者可以到这个世界自由生活,所以我便偷偷跟着玄武找到了三生石所在,那东西虽然不至于封印住我,却能曝露我的身份,将我赶回河世界去,我当然恨得不得了。起初,我也是想要毁掉这东西的,不过玄武那家伙的力量居然高于南昀,我伤势未完全复原,落了下风,只毁掉了一半三生石,却也是在这个时候我脑子里不由生出了一个主意,我为什么要毁掉三生石呢,毁掉了三生石,那些讨厌的‘飞升者’不也就会跟来了么?倒不如培养一块属于我自己的三生石呢?”

“你……你要三生石做什么?”廖天骄忍不住在佘七幺身后探出个脑袋问。

“当然是为了建造一个属于我的全能世界啊!”血桀笑道,“想想,三生石这层保护壳可以隔绝两个世界,保护其他可能有的血桀不至于找到这里,你们人类也好妖也好又都是有灵性的,这些灵性和你们的行动世世代代作用于三生石,供给它工作的力量,只要三生石的力量可以归为我所有,我就可以重塑肉身,拿回本属于我的力量,所以我在李岄的那个夺生者躯体内植入了我的分丨身,这部分分丨身又被李岄的魂兽带入了三生石的重塑过程中稳固下来,成为了三生石的一部分。现在一旦三生石归位,我就可以迅速换掉目前这个不完全的身体,恢复原本的力量。到时候,河世界被完全隔绝,我的力量又回来了,你们就都成了我圈里养着的猪,我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等到我吃腻了,就可以毁掉这个世界去一个新的世界,啊哈哈哈哈!”

廖天骄听得一脑门黑线,心想:“妈呀,当吃货当到这个境界,也算是世界……不,全宇宙第一了吧!”

佘玄麟说:“所以在我被李岄封印以后,你便诱惑他、引导他,让他走上偏激的道路?你是不是还对他做了什么?”

血桀道:“哦,他妻子的死,那可不完全算我的事。那只九尾狐是修盟派来探听消息的,你也知道你和李岄过从甚密嘛,修盟一直怀疑他向着你,背叛了修盟,隐瞒了其他三生石碎片的下落,所以他们动用了那个叫……湖姬的女人来试探李岄,他们觉得李岄对修行者已经有了戒备心,但是对妖怪或许还好。那只九尾狐妖本来还是修盟的白印真人养着使唤的呢,他可真舍得!谁想到李岄在不久后发现了不对劲,在某日不告而别,当时那只狐妖却已经……嗯,怎么说来着?爱,嗯,爱上了他甚至怀了他的孩子,被这么一甩,顿时就变得疯疯癫癫起来。当然,这里面多少也有些我的功劳,我告诉她,你怀了李岄孩子的事他已经知道了,这样他都不回来,一定是已经不要你们啦,血脉算什么,三生石才更重要啊,再说了,人和妖怎么会有好结果呢,绝情绝性本来就是人类的特色啊,搞不好他跟你在一起也是为了探听修盟拥有的三生石的下落吧!她受了刺激,便对人类大开杀戒,后来就被白印镇杀了,她的孩子也下落不明。再后来,李岄得到了消息,更加怀疑修盟的人为了三生石居心不良,所以便在葬月山躲了起来,开始研究三生石。他重走了你曾经走过的道路,并在我的帮助下,一点点掌握了三生石的‘秘密’,比如冯衢那样的‘夺生’、比如所谓的改变过去未来的力量,并逐渐对道门、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你懂的,你们这个世界里面聪明的人总是容易自尊心过高,想得太多,犯忌这个、犯忌那个,讨厌被人掌控什么。不过,他一开始其实还是想着有一天要把你救出来的,但是他老了,有一天一不小心被围攻,差点就死了,当时是我救了他,当然我也趁机对他做了个小手术。之后他便彻底背弃了道门,他在断头村做完了布置,然后去更漏镇亲自开封你们当年一起设下的封印,夺生了你的躯壳,结果没想到你也留了后招,他虽然夺生成功,却被你的阵所禁锢,但是没关系,还有我在外头给他留了后路呢,我给他动的小手术也足以帮助他压制那个被你封印的夺生者本体。”

“你!”佘玄麟终于怒道,“你居然在李岄的魂魄里下了寄生胚胎,控制他!”

血桀说:“啧啧,你也别瞪我,其实我们俩的目的是一样的啊,你看,你也是想要让你的孙子和那个小子用天地灵气重新打磨一块三生石,放归原位,我也是啊,说起来,我们明明是一路的。”他说着,轻巧地拍了拍手掌说,“好了,要不是看在你们都玩不出什么花样来的份上,我也不会跟你们说那么多,现在,我要将三生石归位了。”

他说着,大喇喇地飞到了三生石女神像的身边。

佘七幺说:“我去会会他。”佘七幺飞向空中,然而他还未有所动作,周围的空气却在一瞬间凝滞,佘七幺心道“不好”,待要退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一只巨大的枯骨嶙峋的血红色手掌猛然从虚空之中伸出,一把将他牢牢攥在手里。

“佘七幺!”廖天骄急得飞上空中,他此时毫无能力,但是他想要帮佘七幺。他冲上去想要掰开那只手,碰是能碰到了,可是他的那点微薄的力气对上这只手掌根本连蚍蜉撼大树都不如。看着佘七幺痛苦的脸色,廖天骄急得快疯了,他真的好恨啊,恨自己没能耐!

血桀道:“小东西,我还想留着你们一会慢慢吃,别急着找死。”

“慢着!”佘玄麟拦在了血桀的身前。

血桀道:“佘玄麟,以你现在的能力,和这半真半幻的残影之身,难道还妄想拦住我吗?”

佘玄麟道:“除了你之外,至今还没有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碰触过三生石系统运作的核心,你就不怕那里另有机关?”他一边说一边注意着将血桀的视线从佘七幺他们那边移开。

“佘七……幺……”廖天骄紧紧抱住佘七幺的身体,想要护住他又无从着手。佘七幺的鳞片已经在战斗中损伤了一大片,现在他的身上坑坑洼洼的,摸着就让人心疼。

巨大的手掌慢慢收缩着,始终让佘七幺处在一个不会死却也绝不会舒服的程度,佘七幺刚刚那一下本就是强弩之末后的逞强,此时似乎终于是耗尽了力气,毫无声息地被那只手掌攥着。廖天骄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为什么他一点能力都没有啊!为什么他不能像佘七幺保护他一样也保护佘七幺啊!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再长进一点、再出息一点,他也是个男人啊,他也想要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啊,他不想佘七幺死啊!

“别哭。”佘七幺虚弱的声音响起,廖天骄抬起头,巨蛇微微睁开了一线眼睛,低垂着头颅看着他,忽而呵呵一笑道,“廖天骄,我喜欢你。”

廖天骄浑身一震,佘七幺说什么?

“我喜欢你。”巨蛇用低沉的嗓音说道,“真后悔没有早点告诉你。”

廖天骄急了:“你别说啊,别说啊!”佘七幺从来不肯说这个的,他总是傲娇地不肯承认,只是一次次用行动证明对他的感情。廖天骄慌了,佘七幺会这么说,是要不行了吗?

巨蛇用头颅蹭了蹭廖天骄的残影:“我喜欢你,从你小的时候就喜欢啦,那时候你跟你爷爷离开,我就特别讨厌你爷爷,我觉得他怎么可以把我的媳妇抢走呢,后来还偷偷去你爷爷家闹过呵呵!”

廖天骄忽然想起小时候有一阵子他爷爷来电话说,家里好像总是不太对,烧好的菜不翼而飞,**被人丢了垃圾,家里还会有蛇爬来爬去什么的,想不到都是小佘七幺的恶作剧。

佘七幺轻轻笑道:“那时候真是不懂事啊。还有,你那时候……把我忘了,给我气得……我去你们学校偷偷看过,你还追那个什么女神呢,后来再见面的时候,我就想着我也不能掉了份,丢了面子啊,所以就故意也装作不认识你,还欺负你,真是……对不起啊。”

廖天骄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佘七幺……你别说了……”

佘七幺轻轻说:“对不起啊,没能保护你。不知道被血桀吃了以后会怎么样,要是我也可以变成残影就好了,你可不要再把我忘了!”

“我不会、绝对不会让你死的!”廖天骄猛然抬起头来,一团金色的火焰赫然燃烧在他的眼睛里。

“廖天……骄……”佘七幺愣住了,“你、你怎么了?”

廖天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只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保护佘七幺、保护佘七幺、保护佘七幺!

“轰”的一声,一团金色的光芒从廖天骄的身体里面腾起,将他整个包围起来。血桀终于被惊动了,他看着廖天骄,脸上阴晴不定,他一挥手,抓住佘七幺的那只巨手便放开佘七幺,抓向廖天骄。

“廖天骄!”佘七幺大喊。

巨大的血手掌所在的地方,已经没了廖天骄的身影。廖天骄只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无比轻盈,不是那种残影没有分量的轻盈,他只是觉得似乎一瞬间自己的身体里注入了无数力量,血桀的那只手掌的动作在他眼里看来是那么慢、那么慢,他只觉得自己此刻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是……三生石的力量吗?

眼前骤然一亮,廖天骄猛然转过头去,发现刚刚被自己的魂魄所点燃的三生石圣女像手中的琉璃灯在同时迸发出了一道绚丽的光彩,与此同时,塑像的动作也开始改变。女神收回手掌,一只手高高托起琉璃灯,另一只手则在空中画出了半道弧线。随着她的动作,整个忘川界都开始变化。忘川水的水位迅速下降,露出了底下的样子来。

太令人震惊了!这忘川三生石神庙竟是坐落在一座孤峰之上,上顶着天,底下却是一片无边无际、无限深的荒原。

这是一片古怪的荒原,寸草不生,其上却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纹路。廖天骄却从空中看得清楚,那哪里是一片荒原,反而更像是一株无数亿年前所生的古木,那些纹路就是树干被横切开来时所能见到的铭刻着无数岁月和生灵足迹的年轮。

某某年,盘古开天辟地,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后有三皇。

某某年,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大战,撞断不周山。

某某年,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苍天补,四极正,□□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某某年,妲己乱商,武王伐纣,姜尚封神。

某某年,异界入侵之祸,为万千生灵所阻,为休养生息,世界重归混沌。

某某年又缘化因果,分六道三界,万物从新。

某某年,兵燹野火,六道大乱,此世再入混沌。

某某年又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某某年、某某年、某某年、某某年……

无数世、无数年代、无数朝代、无数人、妖、神祇的足迹在这片巨大的年轮上留下一个一个刻印,漫漫汇聚而成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三生石圣女像于空中投下剪影,宛如日晷上那一根示日指影的灵针,指针投影的尖端处,正指在年轮的中心,那里空出了一大块。

像是一个巨**阵的阵眼,镇阵的宝物却不见了踪影。

三生石!

廖天骄在空中打了个弯,在女神像的肩膀上一蹬,取下那盏琉璃灯,飞向血桀。巨大的琉璃灯在他的两手中变小,但是光芒却愈发耀眼。

“廖天骄,加油!”廖天骄的耳边响起了小翠的声音。

“嗯!”他点头。

血桀冲了过来,他的双手变化,手臂上露出无数尖牙利齿,一张张嘴巴宛如活物,随着延伸了的长长手臂咬向廖天骄,廖天骄却灵巧地在那双妖异臂膀之中穿梭,他举起手中的琉璃灯盏,金色的魂火燃烧起来,喷吐出火龙,那些嘴巴统统发出令人牙酸的尖利□□,萎缩了下去。血桀的手臂上迅速出现了大片的烫伤,他的手臂被腐蚀,肉一块块烂掉。

“混蛋!混蛋!”功亏一篑,血桀如何肯,他忽而眼珠一转,伸手一指,从他的身体中化出许许多多妖怪人类的身影,齐齐冲向廖天骄。它们都是被血桀吞吃了的曾经的生灵,死后却仍不得解脱,不得不为他所用。它们苦着脸孔,嚎叫着、呻丨吟着将廖天骄团团围住。

“廖天骄!”佘七幺挣扎着冲过去,想要帮助廖天骄,但听“轰隆”一声,一团火光猛然炸开。

“凤凰天火……”佘七幺愣住了。

“廖天骄,别给我丢脸!”凤皮皮的声音响起在廖天骄耳边。

“当然!”廖天骄说。

血桀又改了战术,一群修行者持法宝,现出被污染了的法身,攻向廖天骄。

“左一退,右三进,转身,上勾拳!”廖天骄的身影中出现了姜世翀的影子,“漂亮!”

“谢谢你,jsking!”

一团黑雾弥漫了整片天际,就连廖天骄的魂灯也不能照亮更远的路。

“这里这里,我们来给你指路。”袁天悔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化为一道流光。

“这里这里!”无数亡灵的声音响起,廖天骄在他们的帮助下,不断前进、前进。

“小心!”廖天骄回身,两根藤索骤然离手,将两只血桀的使役撕了个粉碎。

“不错。”单宁笑了笑,身影消失在他的眼前。

血桀已经近在眼前,他的瞳孔中出现了恐慌。

“不可能,怎么可能!”他惊叫,他在慌乱之中将三生石猛然丢入那图腾的中心,一团金色的火焰瞬间腾起,随之整个图腾都亮了起来,北斗天罡,人灵妖魂仙元,夏商西周春秋战国……唐宋元明清……无数的亮点腾起,彼此之间伸出连接的线条,突然一阵颤动,血桀的真身从那图腾中咆哮着钻了出来。

“去死吧!”血桀道,他扑向自己的真身,甩去南昀的不合用的身体,化作一团猩红色的光芒钻入其中。

“吼吼!”似人似兽的巨大怪兽顿时完全复活,它扑扇着翅膀,用铁蹄蹬刨着地面,嘴里喷吐出酸腐的气息,直向廖天骄撞来。

“寒冰斧!”廖天骄手中魂灯乍然化为一对巨大光斧,玄武的身影出现在廖天骄的身后,“落魂斩!”巨斧落下,将血桀的一只翅膀劈了下来。

“嚎嚎!!!!!”血桀发出吃痛的惨嚎,他的血液竟然如同□□,一旦落下,就在地面腐蚀出坑洞。

“骄骄,别动!”佘玄麟化为虚影,重叠于廖天骄身后,手中墨玉笛轻摆于唇边,“算我一份!”玄武冲着他笑了笑,身影消失于空中。

韵律传出,带起浩然正气,一阵清风刮过,驱散了黑雾,重现了这万古不变的天空。却见满天星斗,无数虚影灼灼闪耀,正是那些牺牲了的、故去了的、飞升了的、无数年代的无数人们,他们从未离开,他们守卫着这片大地,守卫着这个世界,守卫着无数的后人们在这片大地上生活,他们都在看着廖天骄、看着佘七幺。

佘七幺发出一声狂吼,身周腾起光芒。这一刻他背上的花纹显得那么的扎眼,顺着那道花纹,他所剩不多的鳞片忽然完全地变薄、变脆,然后分解、散去,这个改变从他的背部开始,一路向两侧蔓延到头部和尾部,在短时间内就全部完成。

廖天骄愣住了:“这是……蜕皮?”

佘玄麟显然也没料到:“他……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蛇蜕,也许……”

佘七幺在光芒中完成了蜕皮,他的躯体又开始微微动了起来,慢慢地昂起了他的头颅,他微微一抖身体,所有的老旧鳞片都化作尘灰飞散,他的身躯比以前更为巨大,鳞片密合且布满光泽,眼睛明亮无比,犹如整个宇宙的星子都倒映其上。廖天骄终于看清了他背上的花纹,那很可能是一个远古的文字,观其形或可猜其意,廖天骄觉得那个字的意思很可能是:“始!”

“廖天骄!”他在空中大喝,“上来!”

天蛇冲下,廖天骄猛然翻身跃起,躲过血桀的攻击,稳稳落在了佘七幺的头上。

“天地万物,生灵之息;日月星辰,亘古之魂;六道三界,造化之基;三生石启,悉从此序,返元归初,尽诛不净、不洁、不生、不死、乱世、乱象、乱序、乱规之物!”

“起!”伴随着佘七幺和廖天骄的齐喝,整个图腾刹那汇成了一片光海,血桀发出嘶吼,他的身体在光芒之中被镇压,如同有千斤山石压落其上,他颤抖着双腿跪了下去,越压越小,越压越小,只听得“砰砰砰砰砰”数声,浑身骨骼尽碎,肉丨体瓦解,血液也被抽干。这个世界是仁慈的,允许许许多多的生灵生活其上,但是这个世界也是严苛的,对于侵犯这个世界的外敌,从来不留情面!

光芒散去,血桀已然没了踪影,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焦黑的刻印,他终于也在这个世界的年轮上留下了一笔。

漫天的星辰宛如大剧院落幕后逐渐关闭的灯光,一盏、一盏、一盏地灭了,那些先人们默默地转身离去,但是廖天骄知道,当这个世界有需要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再度站出来。

都结束了。

“不,”佘七幺化为人形,站在廖天骄身前,“还没结束……”

“你……”还未来得及对佘七幺现在这张陌生却英俊的脸孔表示感慨,廖天骄的眼睛上却是一暖,一双手盖住了他的眼,带着他熟悉的佘七幺身上的山林草木香气。

“干嘛啦,干嘛要把我眼睛遮住。”廖天骄挣扎着。

“嘘。”佘七幺轻声说,接着廖天骄便感到了唇上一热。

“唔……”廖天骄的脸都烧了起来,佘佘、佘七幺怎么在这个时候吻他啊啊啊啊,佘爷爷还在看着呢!廖天骄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却被佘七幺箍住,他温暖的怀抱令廖天骄感到无比舒适,甚至有点困了起来。

咦,佘七幺怎么能碰到我了啊?哦,因为三生石。

那,怎么会困了啊?

廖天骄的身体不知不觉地软了下去,他的心里骤然有了种很不好的预感,为什么会困,醒醒,快醒醒!好听的声音响起在耳际:“廖天骄,事情还没完,三生石被带走的这七百多年,不,或许应该说从血桀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这里的秩序就已经乱了,许多人的命数都受了影响,可以说现在的这个世界是个有问题的世界,现在虽然一切都回归平静,却需要有人去将这错乱了的秩序修补回来。”

“谁……谁去……我去……”廖天骄拼命地捏自己的大腿,想让自己醒过来,却被一只手包裹其中。

“我。现在三生石与我的力量融为一体,天地之力为我所用,所以我必须得去做这件事。”

“哦……”廖天骄说,“反正我是残影了……我们……不分开……”

“不行,你也是违反了秩序的其中一环,你的死必须修正过来,所以你不能去。”

“不……”廖天骄急了,怎么不醒啊,醒醒啊!

“嘘,我会和我祖父一起去做这件事,所以要离开一段时间,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虽然不知道需要多久,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千年……但是,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我……不要……”廖天骄挣扎着,可是身体的倦怠感却越来越重。怎么会这样!明明他刚刚还充满力量!

佘七幺又在他的唇上留恋地亲了亲:“为了防止你干傻事,现在我数一二三,数到三,你就会把我们在一起的事情暂时性忘掉,直到我再来找你。”

“不要……不要……我不要忘……”

“一……”

“不要……”

“二……”

“佘七……幺……我……恨……你……”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