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03章 尾声

第203章 尾声

“铃铃铃……铃铃铃……”闹钟发出持续不断的吵闹,五分钟后,它的主人才从被窝里伸出手来,一把按掉了闹铃。

“呼……”廖天骄长出了口气,从被窝里钻出来。已经是初夏时节了,天亮得早,外头的蝉鸣也嘈吵得很。他愣了一会,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又没有……又没有梦见佘七幺。

“早啊。”楼下的大爷看到廖天骄打招呼。

廖天骄也点头:“王大爷早。”

王大爷说:“小廖啊,那个,我听说你老家的爷爷是不是会治蛇啊?”

廖天骄本已经抬起的脚立刻放了下来,转身两眼放光说:“是啊是啊,王大爷怎么了?”

王大爷说:“哎哟,就是我们家吧,最近不知道怎么好像进了一条蛇,神出鬼没的,把我老伴吓得够呛!”

“真的!”廖天骄大吼一声,随后意识到自己失态,立刻收敛了情绪说,“咳咳,那个,蛇啊,其实也是有益动物的一种,我们还是要对它们保持友善的,现在还有人养蛇做宠物呢。”

王大爷眨巴眨巴眼睛,呆呆地看着廖天骄。廖天骄说:“这样吧,我现在就上你们家去看看?”

王大爷说:“啊,你不是要去上班吗?”

“没事,不就上个班么,我们做业务的时间很自由的。”廖天骄说着,伸手就把正要出门买菜的王大爷捏着肩膀往后一转,“来来来,大爷,我们这就上你屋看看去!”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廖天骄垂头丧气地迈入电梯中。果然不可能是佘七幺啊,王大爷家那条小菜花蛇,细得跟鞋带似的,看到他简直吓得胆儿都破了,轻轻松松就被他拎了出去。走的时候还委委屈屈的,大概是舍不得王大爷家伙食好。

“麻烦等一下!”一个柔柔的女声传来,廖天骄伸手按住电梯,一抬头,就见戚佳妍脚踩着高跟鞋款款走来。

“谢谢。”

“不客气。”廖天骄低低回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佘七幺的催眠并没有生效,这一年多来廖天骄并没有忘记佘七幺,但是也只有他而已。

“咦,你就在我们楼下工作吗?”戚佳妍柔声细气地问,摆出了那个招牌式的笑容,廖天骄早就查过网路了,在现在这个世界中,戚佳妍的确也曾出门采风遇到过车祸,但是并不严重,她采风回来制作的那部剧也不叫《山鬼》,而是叫做《山中情缘》,讲一个小山村里发生的好玩的事情,是出喜剧。

廖天骄点点头:“嗯。”他对戚佳妍还是有意见,虽然在现在这个世界,戚佳妍和他可说没有任何过往恩怨。他反应冷淡,戚佳妍就有点挂不住面子,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到了楼层,廖天骄道了声“再见”便了走出去,隐隐听得戚佳妍在后头骂了句“拽什么”。廖天骄心想,特喵的小爷我还真有资格拽,你这条命都是我和佘七幺救回来的呢,算起来,我可是救世主。

廖天骄这个救世主没能当多久,一进公司门就被助理伍小勇拦住了。去年刚刚结了婚,加上跟着廖天骄转行干业务,伍小勇现在也算是成熟了不少,可是这会儿又露出了那种小孩子闹肚子的焦虑样来。

“天骄哥天骄哥,layg突然出差回来了!”

廖天骄心里“艾玛”一声,这不就难得翘个班嘛,怎么那么巧!廖天骄一面往里走一面还要故作镇定,低声说:“有没有说我去晨光了?”

“说了,然后……layg打电话去问了。”伍小勇可怜兮兮地说。

廖天骄深深吸了口气,完了!认命地挨完了灭绝师太一顿骂出来,就看到pr在一边贱兮兮地打电话,看到廖天骄还挑了挑眉毛。廖天骄听他讲:“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见个面吧,我可想死你了,这不,特意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听听你说话嘛……”

挂断电话,pr过来一勾廖天骄说:“天骄,你看,做业务呢就要这么做,甭管多大年纪,女人们可都是感情动物,你要把她们哄开心了才能拿到单子……”

廖天骄笑了笑,眼神越过pr的肩膀:“嫂子。”

pr顿时僵住了,一转眼就看到冷冷站在一旁的ay,也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了。

“老……老婆……你听我说啊……”pr大呼小叫地追ay去了,还不忘给了廖天骄一个混蛋的手势,意思是他不够义气不早提醒。

廖天骄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这样不挺好吗?

下班前,克里斯蒂娜阿姨又磨磨蹭蹭地过来要给廖天骄介绍女朋友:“人可好了,内向、文静、工作稳定,长得也还行,你看你今年也岁了,虽然是男人,可也经不起这么耽搁啊,你爸妈在老家不得急死啊!”

廖天骄面无表情地听着,心想他老爸老妈还真的急死了,也不知道佘七幺和佘爷爷是怎么改的世界,搞得他爹妈天天一个二个电话的催婚,什么人都给他介绍,软硬兼施,死缠烂打,就差拿张他相片去公园相亲角摆摊了。

“小廖?”

“不好意思啊,阿姨,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廖天骄说。

克里斯蒂娜阿姨叹了口气:“阿姨知道,可是你那个女朋友不是一直在国外不回来吗,这样耽搁下去怎么得了哟!”

廖天骄只是笑笑:“抱歉。”

下了班,去市中心的火锅店吃饭,廖天骄一进门,就听到有个豪爽的声音喊:“小甜椒,这里这里!”方晴晚穿个机车皮夹克加窄腿牛仔裤,剪个短发,看起来精神得不行,在她旁边,戚十千一声不吭地坐着,一脸憨厚朴实劳动人民状。这俩能凑一对,当时可是吓跌了一堆人的眼镜。

“来来,”方晴晚一派大姐头样说,“今儿我们大千好容易出差回来,他请客,随便点啊!”

在这一个世界,廖天骄仍然与方晴晚通过相亲认识,可是方晴晚却已经不再是什么除魔世家的传人,而只是出身很普通的教师世家,就连戚十千也不再是什么妖神,他成了一个普通的考古队员,在业内还小有名气。

“小甜椒,你最近都在忙活什么呀,总不见人。”

“瞎忙呗。”廖天骄看着菜单,随便点了点东西,放下菜单却是一愣,“这是……”

方晴晚说:“帅不帅。”她的皮包里赫然露出了一柄古朴的短刀的刀柄的一截,那正是戚十千的拔骨。

廖天骄紧张地看着方晴晚,方晴晚笑笑说:“别怕,是我们大千这次发掘古迹的时候找到的,不过这个是复制品啦,真的已经送上去检测了,听说是多少多少年以前的什么大将军的随身佩刀呢,可惜就是断了。”

廖天骄心想,那不是断了,那是要靠妖神的神力才能补全的神刃,想着想着,心情却低落了下去。吃完火锅,和两人告别,廖天骄一个人走在路上。

这个城市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个城市却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样子。人们匆匆从他身边走过,讨论着最近的生活和听到的趣闻。

“听说了吗,美国aa据说发现了外星人的踪迹呢!”

“真的真的?”

“啊,好想去外太空看看,见见外星人呢!”

“那个……我……我其实是比较喜欢妖怪神仙什么的传说啦……”

“妖怪?咳,我说你啊,这世界上哪里有那种东西啊!”

这就是这个城市、这个世界奇怪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几乎所有人都不再相信有妖怪、有神明,就连寺庙道观都冷清了不少,即便是像戚十千这样在以前的那个世界没有死的妖神,在这个世界也丧失了他妖神的身份。

所有的妖怪、修行者,那些躲藏在城市阴影中的人仿佛都在瞬间消失了。廖天骄曾经因为不死心,特地去市的妖协和修盟看过,原本灯火通明的楼房如今一片死寂,成了两栋烂尾楼,他好容易绕过门卫,找了进去,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现。

灰夜公馆还在,但是阿旭也成了个普通的小老板,静静地守着那间主题馆,迎来送往无数客人。所有人都还在,除了佘七幺,所有人也都变了……廖天骄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经过路边的小店时,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给我称三十块钱麻辣鸭脖子。”

廖天骄走到公司附近的情人步道,一个人坐在曾经和佘七幺来过的那个栏杆上,一个一个,慢慢地将那些鸭脖子全都吃了下去。已经一年多了啊,嗯,其实也才一年多而已,修补数百年甚至千年的世界这任务多难啊,也许十年、几十年都回不来呢!

廖天骄吃着、想着,想着、吃着,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一对情侣经过,看到他这样子,忍不住投来了同情的眼神。

“没事,就是这鸭脖子太辣了,哈哈。”他解释着,眼泪却流个不停。

没想到被留下会那么痛苦,可是他不想忘记。不想忘记佘七幺,不想忘记他们过去一起走过的日子,经历的一切,他要清醒地记得所有,春夏秋冬,寒暑转移,日升月落,花开花败,都要清醒地过,和漫漫岁月一同,等待佘七幺的回来。

如果忘了,大概就真的不会回来了!所以一定要记得!

廖天骄跳下栏杆,回头看了一眼底下观景植物带中的灯光,真的很像九君山啊。

走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老住宅区里住的多是有家有室或是上了年纪的人,此时大多数都已经睡了。廖天骄立在自家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了点声音。

什么声音?廖天骄一愣,侧耳细听,果然有“窸窣”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廖天骄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难道是……他激动地在门口连吸了好几口气,然后才将钥匙小心翼翼地□□门锁,旋开。开了铁门,然后是木门,廖天骄猛然一推房门,拿着手机一照:“谁!”

屋子里顿时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廖天骄才开了灯,眼底顿时闪过一抹人影,一闪身就进了他的卧室。廖天骄心头一喜,赶紧跟了上去。

“佘七幺!”

廖天骄卧室的窗不知被谁打开了,此刻风微微吹起窗帘,露出了窗帘后一双人的脚,那是一双穿着黑色运动鞋的脚。

黑色运动鞋?

廖天骄皱起眉头,试探着喊:“佘七……”

从墨绿色丝绒窗帘后面哆哆嗦嗦地露出了一只手指粗短,皮肤粗糙的手,廖天骄盯着那只手看了半晌,最后走过去,一撩窗帘。

“啊哒!”一个身材矮小的毛贼一刀刺来,被廖天骄轻松旋身让过,跟着一掌切在手腕上,顿时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呜呜呜,大侠,我错了我错了!”

“好了,没事了。”姜世翀做完笔录,对廖天骄说,“不过最近有个专门入室偷盗的团伙在这附近活动,你最好是换个门锁,还有,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还是先打我电话或是报警比较妥当,虽然你练过功夫,这样也太危险了。”

廖天骄笑笑:“谢谢你,jkig。”

姜世翀拍拍他肩膀:“回头一起吃个饭,我们都好久没见了,皮皮嘴上不说,其实也挺想你的。”

廖天骄点点头:“嗯嗯,等我忙完手头这个单子,我请你们。”

“拜拜。”

“拜拜。”

门关上了,留下了一室的孤寂。廖天骄在这被翻乱了的屋子里呆呆地站了一会,然后开始一样一样地收拾。把东西放归原位,把弄坏了的抽屉修好,搓了拖把拖地,他一点一点地做,并不感到累,他需要一点时间来让自己恢复心情。

大扫除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廖天骄点了一支烟,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清透的夜空。今天天气不错,夜间还能够看到几点星星。廖天骄看着那单薄的几颗星星闪呀闪的,想着,不知道在玻璃罩之外的河世界中,佘七幺在干什么呢?他有没有看到自己如今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佘七幺,你这个大混蛋!”廖天骄对着天空骂了一句,然后把没抽几口的烟掐熄,回去洗漱睡觉。

当廖天骄家最后一盏灯熄灭的时候,一阵夜风忽然吹开了他家的窗户,穿堂过户,送来了新世界的气息。在廖天骄看不到的地方,在市、在全国、全球,属于妖协和修盟的灯正一盏、一盏、一盏地次第亮起来。原本寂静无声的世界里,开始有了新的声音,像是春天头一场雨后勇敢钻出土壤的芽苗,又像是北国第一阵暖风送来后那一块融化掉落的冰凌,属于那个世界的“人们”伴随着这风、这声音正一个一个地醒过来。

方晴晚睁开眼睛,床头的招魂铃“铃铃”作响,她就像是从迷蒙的世界中突然醒来一般,揉了揉眼睛。

“妖气!”一个翻身爬起来,她跑到客厅,戚十千正端端正正地盘腿坐在沙发上,手中的“拔骨”发出绚丽的光芒。

“回来了。”

“嗯。”

两人相视而笑。

凤皮皮在睡梦中抱住姜世翀,主动往他怀里蹭了蹭。嗯,凉凉的,好舒服啊!姜世翀则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呼吸,没有了;夜视能力,恢复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牙齿,尖锐的獠牙突出了嘴唇。轻轻一笑,他回过身,搂住了凤皮皮热乎乎的身子,还是这样好啊。

阿旭推开窗户,忽然在楼下的阴影中看到了那个人,手中拿着的酒杯“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楼下的那人微微弯起了唇角:“真是个……傻孩子。”

“铃铃铃……铃铃铃……”闹钟发出持续不断的吵闹,五分钟后,廖天骄终于忍无可忍,伸出手去想要按掉闹铃。昨晚睡得太晚,真是作死,现在好困哦!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然后,愣了一愣。

身旁睡着一个人,并不是很熟悉的英俊脸孔,眉眼间却写着他很熟悉的“你谁啊,不服来战本大爷啊”的神情。廖天骄在这一刹那,呼吸都乱了。

闹钟还在忠诚地工作着,铃铃铃,铃铃铃,铃……

一只长手突然从被窝里伸出去,“啪”地按掉了闹铃,那个人微微睁开眼睛,看了廖天骄一眼:“好累,好困咝~”他伸手将廖天骄很自然地笼到怀里,还蹭了蹭他的脸颊,“让佘爷再睡会啊咝……”

廖天骄的手在空中颤抖了很久、很久,然后才慢慢地、慢慢地放下来,小心翼翼地环住了那人的背脊。

“嗯,再睡一会。”

三分钟后……

“佘七幺你这个混蛋,谁给你这个脸一声不响地跑了一年多,回来就睡小爷**的!啊哒哒哒哒哒!”

“砰!”

“乓!”

“轰!”

王大爷看着楼上缩了缩脖子,六楼的小廖家果然是养了个什么怪物吧,这动静大的呀!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必须十斤大礼炮放上,砰砰砰!

从年月日写到年4月日,整整快两年,写了字,我自己也是佩服自己。我辛苦了,各位跟连载的读者大大更辛苦,所以么么么!(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最初的读者,我记得aly、夭口问是区跟过来的吧,其他的原谅我一时半会记不清了,总之,谢谢大家。)

长话短说,下面的安排:

、蛇亲字数实在太长,成本太高,所以十周年纪念个志到底要不要出,还看大家的反馈,印调点这里,不用注册

、新文存稿,是个镖局少当家开保全公司风口浪尖做生活的故事,请大家多多收藏,这样我有动力写,努力写得精彩,大家到时候也能早点看到

、最近会陆续更些番外,不过可能不是日更,大家看到更新再进来吧。肉的话,ljj不能放,如果能出个志,当然放在里面,如果不能出,欢迎加群:,开门砖任一角色名。也欢迎大家多来我的专栏唠嗑留评;

4、我会努力写梁祝的,请梁祝的读者也放心。时间紧张,我要燃烧小宇宙嗷嗷!

蛇亲的故事虽然结束了,但是骄骄和小七,那些妖啊、修行者们的世界却还在继续,有时候我常想,我想象中的世界或许真的存在,我所写的每一个故事都是他们告诉我的,让我记录下来的,这也是我拿起笔写故事的最初、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缘分

今年月底,我第一次签约ljj,然后第一次入v,感觉还在适应过程中。有很多不懂的,也有很多不习惯的,不过这都不影响我写文的风格,我也只能写好我喜欢写的,我就是这么个任性的作者。所以,真心感谢所有一直包容我、鼓励我、支持我的老读者们,也很感谢那些通过蛇亲与我初次认识的新读者们,谢谢你们的每一下点击、每一个回帖、每一次购买、每一次推荐、每一份霸王票、每一瓶营养液。

所以,最后的最后,仍然是真心谢谢大家的陪伴,你们看得开心,就是对我最好的评价了!

夏天快到了,天气快暖和呀,大家都要心情舒畅,事事顺利!尘夜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