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204

蛇亲 204|番外 一·好玩不好玩(1)

“老六一点儿都不好玩。

s.?”

作为佘家七个子女的老大,佘元初对自家六弟佘麓阆最初的印象就是这三个字。这三个字其实就等同于“糟糕”,当然这个“糟糕”不是说佘麓阆有什么不好,只不过以佘元初那种莫名其妙就长歪了的“变态”三观来看,他区分妖或者人“好”与“不好”的依据,一般是后面比别人多加一个“玩”字。

“像七弟就看起来很好玩。”

这是佘元初对佘七幺的最初印象。

其实佘麓阆和佘七幺出生的日期应当是十分接近的,当然,如果按照正常的出生流程走,佘七幺早七百年前就该从壳里蹦出来当老大这个按下不表。总之,当佘家两夫妇发现自家后山专门用来孵蛋的小池塘,哦不,应该叫做天荫池的上空有动静跑过来查看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对三、四岁的小娃娃。

妖怪们和人类是不同的,妖神当然又要比妖怪高级得多,他们出生的时候并不是婴儿的样子,一般都是三、四岁小娃娃的状态。这刚出生的一对小娃娃,就这么泡在一池的莲花和氤氲的温泉蒸汽当中,区别鲜明。

比如,一个粉雕玉琢的像块美玉,一个眼歪嘴斜的像只猴子;

比如,一个文文静静的像个小少爷,一个上蹿下跳还游来游去的像条大蝌蚪,因为特么只有上半身变成了人,下半身还拖着条尾巴;

再比如,一个看到自己父母来已经会乖巧地微笑,另一个看了自己父母一眼就把脸一扭又自顾自摸鱼去了;

再再比如,一个身子骨娇娇嫩嫩的,稍微吹了点风就开始咳嗽,还有一个简直可以果跑200公里把整座山头都徒手犁一遍;

综上所述,佘元初对自己两个弟弟的初级评论就下来了六弟,不好玩;七弟,好玩;!

当时佘元初早就已经成年,并且做了九君山代山主多年。他们九君山的上任山主虽然是佘元初的祖父佘玄麟,但是佘玄麟在六百年前失踪的时候并没有传位给自己的儿子佘清岩,反而指定了当时还是个蛋的佘七幺来接他这个山主的位子,结果佘七幺这个山主当了七百年蛋,山里的事务又不能没人管,所以佘元初就挑起了这个担子。

全文阅读.

倒不能说佘元初想当代山主,也不能说他不想当,佘元初做事的原则其实跟他看妖的原则一样,好玩、不好玩。好玩那就多玩玩,不好玩那就推推掉。也幸亏,九君山代山主的位子还有那么一点好玩。

两个新弟弟的出生着实给九君山佘家甚至是整个妖界都带来了一点喜气,妖族繁衍后代向来不易,更何况是妖神一族出了新的传人,那其中之一还是早七百年前就被定下来的下任山主。

当佘七幺在众妖面前第一次亮相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妖都把同情的眼神投向了佘元初,各种闲言碎语简直如滔滔江水不绝。什么“卧槽,小山主怎么长这样,会不会抱错了”,什么“代山主太可怜了,如此一表人才,能力出众,结果却要把山主位子让给这么个丑娃娃”,还有什么什么什么,佘元初都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在那个时候,自己无意间扫到了端坐在一旁本应也是庆典主角却被遗忘了的佘麓阆,相比被万妖簇拥,脸上显出不耐烦神色的熊孩子佘七幺,佘麓阆实在是太乖巧、太乖巧了。他那天穿一个雪青色的夹袄,外头套个毛皮大氅,小脸儿缩在一团毛里都看不清了,只有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泉水里的星星一样耀眼。

佘元初本来也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没想到他六弟马上注意到了,抬起脸来回了他一个微笑。那并不是小孩子那种甜甜的、毫无遮掩的天真的笑,反而是带了几分成年人意味的,矜持而有分寸的笑。佘元初也由此更加深化了他的那个判断六弟,不好玩2,七弟,好玩的平方!!!

所以可想而知,佘元初在佘七幺的成长过程中到底给他留下了多少心理阴影。其实他也就是喜欢这个丑娃娃,想尽办法跟他一起玩而已,但是佘元初跟小孩子玩的方法总是不怎么对,比如给佘七幺穿女孩子的衣服,害他被人笑话,给他吃奇奇怪怪的东西,害他狂拉肚子;带他去抓很凶的大妖怪,害他差点挂掉等等……佘元初觉得自己在跟七弟分享自己觉得好玩的东西,但是对于很多年后成年了的佘七幺来说,对于佘元初印象的已经根深蒂固,叫——“变态”;!

当小佘七幺抱着他那个圆嘟嘟的小媳妇廖天骄急得大喊“你别过来,你这个变态”的时候,佘元初的心都碎了!!!

佘元初真的很忧伤、很忧伤,一来忧伤七弟不喜欢跟他玩,二来忧伤无人理解自己的审美品位。他一个大男……不,大公蛇,堂堂一个代山主,妖界出了名的武力值爆表大帅哥,就这么躲在后山的竹林里“嘤嘤嘤嘤”……这样很凄惨的好不好!结果佘元初忧伤得起劲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手里是一条干干净净的帕子。

佘元初一转头,就看到他家老六乖乖巧巧地立在旁边,一只手里捧着个手炉,另一只手里攥着那条帕子。

“谢谢。”

被这么说了,佘麓阆就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天气已经转热,他却还是穿得很多,甚至需要靠手炉暖着,那是因为他天生体质不好。这种先天不足,据说跟佘七幺同期孵蛋有关。

天荫池是有多个小池的连池,佘七幺因为一直孵不出来,加上被佘玄麟指派为下任山主,身份非凡,所以一开始占着天荫池最上头的一个好池子,后来不知道怎么却滚到了跟佘麓阆一个池子里,结果抢了佘麓阆的养分,导致了这种结果。与之相反的是,佘麓阆有一身的神力,佘七幺却没有。

佘麓阆是个十分典型的佘家人,佘元初一直都知道,他聪明、乖巧、识趣,能够很清楚地判断出这个大哥对自己的感情并不深,所以以往总是彬彬有礼、恰到好处地相处,今天却不知怎么,给了帕子后也一直没走开。

林风吹着竹海,发出“刷刷刷”的声音,正午的阳光筛落下来,洒在佘麓阆好看的脸上,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的。佘元初一边抹眼泪一边看了这个总是被自己忽视的六弟好几眼后,终于是觉得过去的自己有点太过分了,开了口讪讪道“六弟也在这里……玩啊?”

佘麓阆像是愣了一愣,随后脸上便又浮起了一个微笑,他点点头,轻轻拍了拍石板台阶上的灰,然后把手炉放下,规规矩矩地坐下来,又把手炉捧起来,动作优雅,衣服上连个褶皱都留不下。

两人沉默了片刻,佘元初没话找话问“冷?”

佘麓阆就小声回答“回大哥的话,麓阆比较怕冷。”

佘元初伸出手去摸了摸六弟那两只小手,的确是冷得有点吓人;他的内疚加重了,瞧瞧,身为九君山的代山主和佘麓阆的大哥,他对这个弟弟的关心委实太少了。佘元初想着抬起头来,却发现自家老六苍白的脸上居然飞上了两团红晕,这是什么意思?发烧了?于是佘元初又伸手探了探佘麓阆的额头,觉得手摸不仔细,还用自己的额头去碰了一下。嗯,确实是有点烫啊,再一看,自己这六弟好像连呼吸都有点急了。

“你到底怎么了,要不大哥送你回房吧。”佘元初说着要站起身来,却被他六弟拖住了袖子。纤细的手伸出来,像是下意识地拉了他的袖子一把,发现他诧异的眼神,立刻就像被烫到了一样松开。

“对、对不起。”佘麓阆嗫嚅着,把头低了下去。

佘元初有点不好受了,都是亲弟弟,老七昨儿个还在他精心酿制的酒里撒了泡尿呢,老六却连拉拉他的袖子都不敢……

佘元初蹲下身来说“把头抬起来……小阆。”佘元初这还是第一次叫这个名字,过去他连跟老六说话都没说过几句,这么一念,却觉得这俩字还挺顺口的。

佘麓阆瘦弱的身子微微一颤,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佘麓阆的眼瞳带有一点微微的蓝色,配上他雪白的肌肤和秀丽的五官,看起来很是楚楚动人,佘元初冷不丁被他这么一瞅,第一次觉得,艾玛,自己这六弟长得真是好看啊,一颗“变态”的心都“扑通”了那么几下。

好看的东西不一定好玩,但是好看,总是个好的技能点。于是佘元初做出了个决定,他主动弯下腰说“来,到大哥背上来,大哥送你回房。”

佘元初弯下腰来很久以后,才感到自己的六弟像个小动物一样慢慢地靠近,先是试探着碰了碰他的胳膊,然后是背脊,再然后才敢把胳膊搭上来,慢慢地,爬上来,松松地圈住他的脖子。

“好轻啊!”佘元初把佘麓阆背起来了以后想,看来以后得给他六弟专门安排膳食才行,瞧这小身子骨弱的。

很多年以后,佘元初才知道他六弟当时趴在他背上的时候在想什么,不是很温暖,不是很可靠、很安全、很舒服,而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跟这个大哥走这么近,一定要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