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206

蛇亲 206| 番外一·好玩不好玩(完)

佘小六交女朋友这事也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等到佘老大佘总裁知道的时候,已经成了全九君山人尽皆知的“秘密”。

佘老大如遭雷击,浑身冰凉,老六他交女朋友了,老六交女朋友了,女朋友,女朋,女……佘老大一阵风似地冲到佘小六的院子里里:“小阆……”

佘麓阆穿一身西式常服正坐在藤花架下看书,眸如点漆,唇红齿白,抬起头来“嗯?”了一声,说:“大哥,你怎么来了?”

佘老大一堆话卡在嗓子眼里,两个眼睛盯着佘小六忘扣扣子的衬衫领口下的锁骨、挽起了袖子露出来的雪白的胳膊看个不停。

佘小六:“大哥?”他放下书,立起身来,衬衫的下摆没有塞在裤子里,随着动作露出了一截雪白柔韧的腰身,佘老大看着看着,脑子就有点短路了。

“我……我听说你交女朋友了。”佘老大脱口而出,连懊悔都来不及。这下坏了,他家六弟虽然身体不好,却是个有头脑、有主意的人,被兄长这么问上门来,怕是要起逆反作用。

正在佘老大懊恼不已的时候,佘小六却轻轻笑了声:“大哥,你这么急匆匆地跑来就是要问我这句话吗?”

什么意思?佘老大看着自己的六弟,有些摸不着头脑。佘小六又安适地坐下了,还是跟往常一样温文尔雅的动作,先把西裤的褶子撸平,然后,慢慢地坐下去,动作堪称优雅。佘小六说:“大哥,我要是真的交了女朋友,你会怎么样?”

真的交了?佘老大开始有点回过味来了:“你……你没有交女朋友?”

佘小六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坐在一片紫藤丛中安安静静地看着佘老大。被他这么看着,佘老大不知不觉地就有点脸上发烧,呼吸急促。

“小阆……”他紧走了几步到佘小六跟前,然后弯下腰去,看向那双眼睛。

佘小六已经长大了,原本圆溜溜、水汪汪的眼睛也变成了现在这样眼尾弯弯的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颇是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惹得人心荡神驰。

“小阆,我……”佘老大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他只是像控制不住自己那般,对着那张脸越凑越近、越凑越近,最后,终于吻上了那两片红唇。佘老大以为他家老六会惊讶、会抗拒,但是都没有,佘小六只是伸出手勾住了他这个大哥的脖子,并且微微仰起头,张开了嘴,像是在邀请他去采撷。

夏日的午后安安静静,空气里氤氲着叫人情动的扑鼻花香,佘老大恋恋不舍地与佘小六分开唇瓣的时候,佘小六的嘴唇都有点肿了。

“你……”

佘小六笑了笑说:“我没有交女朋友。”然后乖巧地窝进佘老大的怀里,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脊背。佘老大恍恍惚惚红红火火,这算是成了?

真的是成了。

佘小六对佘老大完全地不设防,给亲给抱,然后不知哪一天两人就滚上了床。佘老大进入佘小六身体的时候,还有些愧疚,总觉得自己有点诱拐未成年少年的感觉,尽管这“未成年少年”早已是二十出头的青年模样,心智还绝不止二十出头。佘小六却像是情动地厉害,扭摆着腰身,逼得佘老大想停也停不下来。

都是妖神后裔,有的是力气和精神劲儿,要不是佘小六先天体质弱,都不知道这么着得做几百个回合,总之停下来的时候,两人身子下面的床单都湿透了。佘小六的窗户开着,外头送进来夏夜的凉风,萤火虫一点一点地飞来飞去,好像也被这屋子里的一对情人感染得特别高兴的样子。佘小六侧身躺在佘老大的怀里,长长的发丝铺了一床,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点点爱痕,着实惹人怜惜。

佘老大喊:“小阆。”

佘小六懒懒地应了一声,佘老大就从后面抱着他家六弟,分开他的腿,就着侧背位,又将那东西插丨到里面去。佘小六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像是要抗拒,嘴里还嘟哝了一句什么,佘老大难得对他家六弟强硬,说了句:“睡吧。”就这么抱着佘小六睡了过去。

半夜醒来的时候,佘老大觉得身边有点冷,睁眼一看佘小六竟然不见了。他皱了皱眉,披衣起床,沿着山路一路走了出去,到了后山的观景台。夜深人静的山崖上,佘小六穿一身雪青色薄衣,立在围栏边。山风吹得他的发丝和衣袂猎猎飞扬,像一只欲要翩然起飞的蝴蝶。

佘老大看了他一阵,忽而见他扯下衣服里的什么东西,往山下面扔了下去。随后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拍拍手,转过身来。

“大……大哥……”难得的,佘小六的表情竟然充满了慌张。

佘老大笑了笑,伸手道:“过来吧。”拥住了佘小六身躯的时候。感到怀里人的颤抖,佘老大问,“很冷吗,那再靠过来点。”说着,紧紧地拥住佘小六,把他带回了院子。

这一晚发生的这件事,除了佘老大和佘小六,没有其他人知道,从那以后佘老大也没有再提过这件事。佘老大和佘小六迅速坐实了恋人关系,从此以后总是同进共出,佘老大给佘小六治病,一起上班,一起出游,两人的关系很温馨、很甜蜜,也再没有起过什么波折。哦,除了九君山守山阵开的那一次,当时两人差点一起挂了,幸好,只是差点。

除了两人是亲兄弟,这段恋情好像也就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东西了,不像他们家七弟和廖天骄两个人,吵闹过、分开过、差点挂掉过,最后还一路招兵买马,打败了boss,拯救了世界,甜甜蜜蜜地大团圆。跟佘小七高丨潮迭起的故事比起来,佘老大和佘小六的故事好像实在是不够精彩,除了有一回,佘小六似乎欲言又止,他说:“大哥,其实我不是……”

佘老大却打断了他:“你是佘家人,是我六弟,也是我的恋人,这一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改变。”

佘小六当时的脸色变了数变,最后低下头去,肩膀微颤。

佘老大其实知道,被天蛇吸收了养分的蛇卵根本不可能活下来,被天蛇占去了生机的蛇卵也根本不可能产出拥有神力的妖神来,除非从一开始,寄宿在那副躯壳中的魂魄就带有强大的力量。

佘老大把玩着手里那一枚小小的玉佩,那是一枚造型独特的玉佩,看起来已经颇有年月,虽然摔碎过又修补过,仍然带有几分洁净的灵气。佘老大也知道,只要他有心去查,一定能够查出玉佩的原主人是谁,曾经有过怎样的人生。可是那又怎样呢?

佘老大将那枚玉佩装进匣子里,以神力封好,收进自己的保险箱里,然后立起身来。

“该去接小阆吃饭了。”他想着,反正已经是一家人了,他相信,总有一天,他家小阆会告诉他,告诉他那些曾经的故事。岁月那么长,他们有的是时间共同去体验那些数之不尽的好玩的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