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212

蛇亲 212|番外四·廖天骄的烦恼(2)

佘七幺醒来,习惯性地伸手想要把廖天骄揽过来蹭蹭,结果伸出手去却摸了一个空,下一秒,他迅速睁开了眼睛,红宝石般的眼瞳中放出了犀利的光芒,飞快地扫向屋内。

“廖……”佘七幺愣住了,廖天骄没走远,他还在这个房里,只不过正在对着镜子整理身上的衣物,但是,这个、这个、这个穿衣风格不大对啊!!!

佘七幺傻兮兮地看着廖天骄,今天是周末,是不用上班的(这也是佘七幺醒得晚的原因,还没到点呢),可是廖天骄却特地早起了。此时他的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里面……佘七幺咽了口口水,里面好像什么都没穿?下面……很好,只有一条小裤衩,虽然是四角裤衩,还是超市里买的那种十块钱三条装的,但是架不住他他他……他只有裤衩啊!!!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对着镜子翻过来覆过去地捣腾,一会解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一会又扣上,不时摸摸锁骨,过一会,又弯下腰去,像做广播体操一样双手触地,露出了衬衫下摆下的四角裤衩以及两条大光腿……佘七幺整条蛇都懵了,蛇信子都不自觉地吐了出来,耷拉着一颤一颤的,这、这是什么情况?

佘七幺摸不清状况,廖天骄这边已经快累死了。他昨晚听群里那些人说了半天,你一言我一语的,什么建议都有,最后连春丨药都说出来了,小强还信誓旦旦地拍胸脯打包票一定有用什么,不过最后他还是采纳了太瘦和温柔的建议,决定先从正当手段先试探看看,如果佘七幺还是对他没有那个意思,那……那就一定是出问题了,不是身体上的,就是感情上的。

不过廖天骄对他和佘七幺之间的感情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两人从小就订了娃娃亲,长大重逢后又一起并肩跨过了无数艰难险阻,甚至为了对方连命都可以不要,这样的感情还能有什么可怀疑的?又不是小姑娘家家,非要成天甜言蜜语腻在一块儿才算回事儿对吧,可是……廖天骄偷偷看着镜子里映出来的佘七幺呆呆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愁云惨雾,想想他大清早特地爬起来忍着羞耻感和违和感这么辛苦地拗造型,佘七幺最后就是这么个反应?他到底是多么没有吸引力啊!!!

廖天骄心里泪流满面,表面上还是定了定神,转过身去,一手撑着镜子,装作不经意地把领口扯开了一点,另一个手学着杂志里那些性丨感男模那样把衬衫下摆撩起来一点露出小腹和一点腹股沟说:“你醒啦,佘七……”话还没说完,身上已经多了一条从头罩到脚的毯子。

佘七幺严肃地清了清嗓子说:“把衣服穿好,别着凉了,你会得病的咝。”

廖天骄:“……qaq”

廖天骄不死心,决定进入下一个试探步骤。

吃完早饭,廖天骄打破了屋里诡异的气氛道:“佘七幺,那啥,我们出去走走吧。”

佘七幺似乎也意识到了从早上那条毯子开始家里的气氛就不太对,赶紧道:“好啊,这次就去爬三丈山吧,我们很久没去过了咝。”

廖天骄说:“呃,不爬山行吗?我想去街上走走。”

“街上?”佘七幺愣了愣,他们俩都是男的,除了买必须的生活用品,都不太有逛街的习惯,廖天骄更是宅男宅惯了,双休日都是死宅死宅的,他怎么会突然提出来去逛街呢,是不是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啊?佘七幺想着说道:“行啊,你说去哪就去哪。”

于是周末的上午,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个人一起出现在了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上。一路上廖天骄随意地进了几个店,随意地路过了几个柜台,最后直奔运动用品商店!

佘七幺:“你买运动服?”

廖天骄:“想买泳装。”

佘七幺:“买泳装?”

廖天骄:“嗯,天气热了,我想去海边玩玩什么的。”

佘七幺:“你不打副本啦?”

廖天骄:“打……呃,游戏不是业余生活的全部嘛,老是坐着对身体不好的,你也应该多做做运动嘛。”廖天骄是无心一语,佘七幺的脸色却微微地变了变。

店里的营业员看到两个帅哥来挑泳装,眼睛都亮了,忙不迭地跑过来说:“两位喜欢什么样的我可以给你们介绍啊。”

廖天骄一面听着介绍一面浏览着货架,心里不停吐槽。我去,这男士泳裤怎么是三角的还低腰,这也太骚包了吧!啊啊,这么薄还紧身,那不是什么都看得到了?!天呐,居然还有遇了水会部分变透明的面料!

心里虽然这么想,廖天骄还是咬了咬牙,拎起那几件最羞耻的说:“佘七幺,你陪我去试衣间看看合不合适。”

营业员愣了一下说:“啊,先生,泳装因为是贴身衣物,所以不能试穿的。”

廖天骄心想不好,把这茬给忘了。

佘七幺却从兜里利索地掏出张白金卡说:“没密码,拿去刷,让他试。”

营业员的眼睛“唰”地就亮了,不顾廖天骄“等等”的喊声,迅速地跑到收银机旁操作起来,一边还要喊:“先生,你们再挑挑、挑挑,那边有新上市的情侣套的哦!”

廖天骄:“……”他真的不想买这些羞耻的东东啊!

佘七幺:“还试不试?”

廖天骄一咬牙:“试!”干嘛不试,都买下来了!

过了一会,试衣间里就穿出了廖天骄的喘息声:“佘、佘七幺,你、你快帮我拉拉,妈的这裤子怎么那么紧。”

佘七幺:“就这么小这么薄一块面料印个花的三角裤衩,居然要卖888?”

廖天骄:“什么!!888?我靠,我都没看标签。艾玛还有这个上衣,这是两条布吧,怎么穿啊?”

佘七幺:“我帮你弄?”

廖天骄:“我去,勒……勒到脖子了!快拿开!”

佘七幺:“低头……不,抬头,啊不对,哎你别乱动,越缠越紧了咝咝!”

试衣间外头的帘子乱飞,显示出里面的“激烈”程度,售货员小姐赶紧拿着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然后发到朋友圈:“今天店里来了一对高品质男男,颜值超高还带霸道总裁属性呢!看他们在里面一起试泳装多激烈啊。”下面一堆口水表情点赞回复。

廖天骄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干什么来了,他本来是想试探佘七幺对他有没有性丨趣的,结果到最后怎么就弄成了一条毯子加出门买了一大堆他和佘七幺都嫌弃的泳装呢?廖天骄好沮丧、好沮丧,连走路都有气没力了,因此也没注意到佘七幺比他慢了两步。

佘七幺特地落后了廖天骄两步,从后面观察着廖天骄的样子,心里有点纠结。他早就感觉到廖天骄今天不太对劲了,但是他一直没有确认引起廖天骄的反常是因为什么,直到他想起昨天的事。廖天骄是看到了昨天他看的那些教学视频?

佘七幺的脸色变了,他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这个可能性来。

“嗷!”佘七幺突然叫了一声,揉着鼻子看向突然站停的廖天骄。

廖天骄也在揉,不过是揉背:“你怎么了啊,喊你都不听,就这么撞上来。”

佘七幺摸了摸鼻子,小声说:“没什么。”

廖天骄清了清嗓子说:“那个,我有点累了。”

佘七幺:“哦,那我们回家吧。”

廖天骄:“那个,我看这里新开了一家旅馆,好像挺经济实惠的,我们就随便进去休息一下,等下晚饭也在外面吃好了。”

佘七幺:“哦。”等等,踏进去以后佘七幺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一间……情丨趣旅馆?

廖天骄也有点晕,这间旅馆是群里的霸道总裁介绍给他的,说是经济实惠,装修也很走心,在情侣中人气很旺,许多情侣在这里巩固了感情,有一些以前只是暧昧的到了这里后也凑成了一对,但是,他真的没说,这是一间情、趣、旅、馆……

廖天骄尴尬地翻看着前台点给他看得各种房型,比如有四面都装满镜子的房型,布置得像监狱一样还有皮手铐刑具的房型,有看起来像医院的房型,看起来像地铁内部的房型等等。廖天骄整个脸都在抽搐,这特么叫走心?你是玩我呢还是玩我呢还是玩我呢?他只好不停地偷看佘七幺的反应,可惜佘七幺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丝毫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廖天骄当然不知道佘七幺那是在神游天外,只当他是真对自己没兴趣,心情无疑又沉重了几分。这个时候丢脸什么的已经不在他考虑范围里了,他对着那个册子不停唉声叹气,差点把前台接待都给惹毛了。

“先生,请问你们到底比较中意哪间呢?”前台忍不住问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我们这里的房型都是每种只有一间,所以选择时间上还是比较……嗯……”意思是你懂的。

廖天骄也没什么心情了,一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道具就头疼,他心里只想着找个地方静静,所以就随便翻了翻,最后点了看起来最正常的一间,然后拉着佘七幺就去了。

打开门,两个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这真的是太正常的一间屋子了,没有乱七八糟的情丨趣道具也没有不伦不类的场景布置,这就是一间很温馨的卧室,除了中间那张king-size的水床和一些珠帘、开放式的浴缸之外,基本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廖天骄强撑笑脸说:“哈哈,我、我就是走得比较累,所以想休息一下。没想到现在的旅馆都那么时尚哈哈,还好是跟你来,要是跟其他人来说不定还会引发不必要的误会呢!”

佘七幺:“……”这特么是暗示?!!

佘七幺:“你还想跟谁来?”

廖天骄说:“……”完了,说错话了。

廖天骄:“要不,咱们看看电视?”

一路上思想剧烈斗争的佘七幺一咬牙,伸手就去抱廖天骄,廖天骄正好弯腰拿遥控器躲过了,佘七幺再抱,廖天骄东西掉了去捡,佘七幺再再抱,廖天骄起身去开机顶盒了。

廖天骄一回头就看到佘七幺难看的脸色,有点莫名其妙说:“嗯,你怎么了?”

佘七幺深深吸了口气,走到廖天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廖天骄。”

廖天骄:“???”

佘七幺伸出手想要捏住廖天骄的下巴,然后……他捏了个空,电光火石间被一个完美的过肩摔摔到了**。

佘七幺:“……”

廖天骄:“……”

廖天骄:“不不不好意思,我最近这个阶段刚好在武馆里练习近身反控,我不是故意……啊!”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拽过去,扔到了**,佘七幺一个翻身压在了他身上。

廖天骄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啊?”

佘七幺:“啊什么啊!”

廖天骄:“我说了道歉了啊,你还想揍我?”

佘七幺真的无力了,随后又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