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213

蛇亲 213|番外四·廖天骄的烦恼(完)

廖天骄莫名其妙地看着佘七幺,搞不懂他怎么会突然笑起来,不过既然佘七幺笑了,他莫名也觉得挺开心的,于是也跟着笑了起了。

佘七幺被廖天骄彻底逗乐了,一边笑一边无奈地伸手摸了摸廖天骄的脸说:“你啊,是不是想了什么不该想的东西了?”

廖天骄:“=口=。没、没想什么!”

佘七幺:“没想什么一大早穿成那样?没想什么刚刚跑去买那种泳衣,现在还来这种旅馆?”

廖天骄:“……”

廖天骄自己往回想想,也觉得自己挺傻的,这次是真的笑出了声。算了算了,他有没有性丨吸引力,佘七幺有没有身体问题其实都不是那么重要,关键是他们真的彼此喜欢,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廖天骄说:“嗯嗯,我确实是有点想多了。”

“我昨天在看的是教学视频。”佘七幺忽然说,“也不是就昨天看了,回来以后我就一直在偷偷看。”

廖天骄露出了吃惊的神色:“为什么?”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的脸孔,在他不知道的岁月里,这张脸已经跟小时候有了不少区别,也跟三生石事件之前有了区别,廖天骄变得更成熟也更有男人味了,三十而立,他终于也是快到这个年纪了,变得那么的……闪闪发亮!

廖天骄见佘七幺不回答,立刻识相地转移话题说:“啊,不想说就别说了,男人看看这个也是很正常的,你看我以前……”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一想到自己那时候收藏的a丨v都被佘七幺删了还被他教训老看没营养的东西那段,廖天骄还真是有点点委屈。

“唔?”唇上被轻轻地啄了一下,廖天骄有些惊讶地看着佘七幺。

“别乱想了,其实就是为了学习。”佘七幺显然怪不好意思的,没说几句脸就红了起来,“我……那个,我其实以前没做过……”

廖天骄顿时眼睛一亮:“卧槽!真的?我也是哎,我们好有共同语言哦!”

佘七幺:“……”要不要这么喜上眉梢?!

佘七幺说:“我听说做下面那个会很辛苦,弄得不好会流血还会感染和生病,所以想先学习一下,准备充分了再……那个,我想让你有个尽量美好的初体验。”

廖天骄愣住了,他没想到佘七幺会给他这么个答案。其实他早该想到的,佘七幺一直就是这个性格,做妖神如是,山主也如是,他默默地锻炼自己的妖神之力,从零到有,你觉着他轻轻松松做完的事情,其实是他花了很多的心力一点、一点做足了准备才能完成的。

佘七幺很认真地说:“而且啊,我还没正式拜见过你父母,也没下聘礼、大摆筵席把你接进门介绍给大家,当然我知道你是男人可能没那么多讲究,现在你们人类好多情侣也都不那么讲究了,但是依照我们妖神族的传统,还是应当让你父母正式承认我们,下了聘、摆了宴、再昭告了天地山川神明和亲朋好友以后才会走下一步,我们认为只有这样双方的感情才会得到天地日月长久的庇佑和祝福,这样也比较尊重你和你的父母。”

佘七幺说:“廖天骄,我是想和你长长久久的。”他低下头来,眼睛里温柔得简直可以漾出水来,“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所以我真的一丁点的风险也不想冒啊!”他说着无奈地笑了笑说,“我大概是有点患得患失了吧,廖……”

廖天骄:“qaq。”

佘七幺:“你怎么哭了?

廖天骄:“你怎么不早说,我特么的还以为你阳x肾丨亏性丨冷淡,还想带你去阿波罗男子医院呢!”

佘七幺:“……”

佘七幺:“妈的,好容易有点罗曼蒂克的气氛,你不搞破坏是会死啊咝咝咝咝咝!!!!”

佘七幺抱住廖天骄,深深地吻了下去。虽然别的事情并没有做过,但是接吻对他们来说已经是那么驾轻就熟的事,彼此唇齿的感觉,接吻的角度和配合度都已经默契得不能再默契!

廖天骄被佘七幺托着后颈,惬意地微微扬起头,接受佘七幺的入侵,彼此的舌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一个退了,另一个就缠上去,一个进了,另一个就微微退后一些,引诱彼此更深的交汇。

佘七幺一面亲着廖天骄,一面分出手去拉出廖天骄的衬衫下摆,把手伸进去。

“唔……”廖天骄微微曲起膝盖,下意识地贴紧佘七幺跪着的双腿微微地磨蹭。

“咦,怎么里面穿背心了?”将含着廖天骄的唇稍稍退开些,佘七幺不满意地问,明明早上还是光的,嗯,不过这样也好,不会被外面的人看了去。

廖天骄也挺不满意的,他不满意佘七幺的离开,忍不住追着探出了舌尖,佘七幺无奈地笑了笑,也伸出舌尖去,与廖天骄在空中纠缠。两人亲吻着发出“啧啧”的声音,舌尖与舌尖像在共舞,两者之间牵着细细的、闪亮的线,就如同牵在他们小指上那根细而柔韧的姻缘线。

佘七幺将手伸进去,隔着背心去摸廖天骄胸口的小豆豆,没想到廖天骄反应超大,只碰了一下立刻就发出了“啊”的叹声,两个人都愣了愣,看了看彼此的脸孔,随即“扑哧”一声一同笑了起来。

“艾玛,你是不是想到山鬼洞房那时候了?”廖天骄笑得直打滚。

佘七幺只好将双手撑在廖天骄身体两侧防止他滚下去说:“你倒是还记得啊!”

那时候廖天骄穿了个紧身衣,胸口破了两个洞洞,露着两点还差点被女鬼李青鱼强丨暴,最后对来救他的佘七幺哭着大喊,被她强丨暴还不如被你强丨暴啊啊啊。佘七幺当时说,佘爷还没完成你这个心愿呢,怎么可能让你死!往事并不如同过眼云烟,过去的每一点每一滴都牢牢地镌刻在他们心头,化为最深、最美好的记忆,就连那些刀光剑影而今也成了鉴证他们感情之路的最好证明。

佘七幺蹭着廖天骄的鼻尖说:“现在可不是强的,是和的!”

“什么河的海的,那叫两情相悦!”廖天骄笑着勾住佘七幺的脖子又亲了上去,亲亲佘七幺的额头,亲亲他的眼睛,亲亲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以前相亲老失败的时候,廖天骄总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倒霉的一个,谁知道原来上天早已经给他安排了对他来说最合适、也是最好的那个人,他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够牢牢抓住了这个人!

佘七幺说:“媳妇儿,别开小差了,我现在可以开吃了吗?”

廖天骄说:“吃啊,不过不是麻辣味的哈!”说完自己脸都红了。

佘七幺笑着把廖天骄的衣服翻起来,低下头去吻他的锁骨、胸口,慢慢地移到胸口那儿含住了小小的一点,吮吸起来:“嗯,挺甜的。”

“有……有巧克力威化甜吗?”廖天骄喘着气问,“艾玛!”

佘七幺坏坏地松开咬着的牙齿,又舔了一口:“有,还甜点。”

廖天骄“噗”地笑出来,伸手摸着佘七幺因为情绪亢奋而显现出来的顺滑长发说:“哎,你这个吃货啊!”

佘七幺又咬了另一个小点一口,在廖天骄的惊喘声中边磨边吮吸边道:“你不是吃货?”

“是是是!我是!”廖天骄急死了,佘七幺不是说他以前没做过吗,怎么*的手段一套一套的啊!这可不合常理啊!

佘七幺却仿佛是终于被身下的爱人和水到渠成的环境唤醒了本能,低下头,一面在廖天骄的胸口吮吻,一面将手悄悄地伸进了他的裤子里,隔着内裤描摹那东西的形状。廖天骄哪里经过这些事,只觉得浑身都舒服得不得了,很快就洇湿了内裤,他忍不住主动地拱起身来要佘七幺给他更多、更深、更美好的感受。

亲吻如同细雨落在胸口,带着微微的厮磨,有点痒,有点疼,湿湿的,麻麻的。廖天骄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就像有一条淘气的小黑蛇吐着信子团成了团在滚,滚到东,滚到西,滚得到处都痒痒的,可是又抓不住。

“嗯……”他喘着气,手指不自觉地抓紧了床单,结果碰到了什么东西的遥控器,伴随着“嘀”的一声,整个房间突然暗了下来。

“咦?”廖天骄睁开眼睛看了看,突然惊呼,“九君山!”

佘七幺正在他下面忙活,闻言忍不住轻轻咬了那东西一口:“又开小差!”

廖天骄急得一面喘一面道:“真的真的,你看呀!”

房间四面的墙上和顶上居然都被投影上了山野的景致,无边的绿色森林,高高的山道,红红的灯笼,弯弯的银月,还有许许多多一闪一闪的萤火虫。

“嗯?”佘七幺有点意外说,“确实有点像九君山。”他刚要埋头继续,一回头却看到廖天骄拿了个手机,闪光灯还是亮的。

佘七幺:“……”他喵的拍做丨爱照片不应该是攻做的事吗,廖天骄怎么抢着做了!还有,谁家的小受会做丨爱做到一半把攻扔在一旁忙着自拍啊!!!这还有天理吗!!!

闪光灯一闪,廖天骄眉头紧皱地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最后严肃地看向佘七幺说:“这你搞的?”屏幕上正是廖天骄此时身上的样子,小麦色的肌肤上种着一个一个的小草莓。

佘七幺自己做的事自己看着照片却超不好意思的,他羞涩地点点头说:“嗯。”

廖天骄深吸了口气,说:“老实讲,我上次睡金玉兰酒店里那些红包是不是也是你搞的?”

佘七幺:“……”佘七幺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翻出这笔账啊!!!

廖天骄“哗”地爬起来,愤愤地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特么还以为自己是被蚊子咬了呢!不是,我还以为你那天晚上是跟戚佳妍一起过了呢,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伤心嘛!”

佘七幺装傻说:“什、什么戚佳妍啊,怎么这个时候会出现戚佳妍啊!”

廖天骄:“……”廖天骄光着身子跳到佘七幺身上,力气大得一把就把佘七幺压在了下面,他悲愤地道:“你还装!还装!你那天从戚佳妍房里出来,我还以为你们……你们……还有,你害得我还以为自己变态了呢,原来都是你搞的!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佘七幺小攻的尊严在这一刻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加上又被廖天骄戳穿了过去做的事,不由得又慌又怒说:“你别胡说,什么故意不故意的,你是我媳妇,我跟你爱爱是天经地义的事,我、我就亲了亲、摸了摸……呃,舔了舔,没做到最后啊!”

廖天骄:“……”狗屁的遵守礼节,得到天地日月的祝福,他还真的信了喂!明明那么久之前就被揩油了,原来那个仓鼠的梦,被从头舔到脚什么的也是佘七幺做的!

廖天骄:“你,你这个骗子!”眼睛都红了。

佘七幺:“你你你……别以为你被三生石魄洗过点,佘爷就没奈何你啊,佘爷可是天蛇!天蛇!别打脸!好好好,打就打!”佘七幺一个翻身又把廖天骄压在下面。

廖天骄一面乱踢乱蹬,一面胡乱抓着什么,伴随着第二声“滴”,然后是“嘎吱嘎吱”的声音,再然后是“嗡嗡嗡”的声音,两个人同时震荡了起来。

廖天骄:“艾玛,这什什什什么!”床颠簸得太厉害,连讲话声音都是抖的。

佘七幺:“特特特特特喵的,这这这床带带带情情情丨趣功功功能!”

廖天骄:“能能能能不能下下下下下去……啊!”

床抬升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斜坡,两个人抱着一块滚了下去。

佘七幺:“抱抱抱抱住佘爷爷爷,佘爷爷爷带你飞下去。”

(远在河世界的佘爷爷:“谁叫我?”)

佘七幺:“他他他他妈的,这这这床周围下了法术,下下下下不去了!”

廖天骄:“我艹艸芔茻,这里怎怎怎怎么会有……啊!”床又开始换着法儿波动了,一阵一阵跟海浪滚滚似地,两个人滚过来滚过去,甭提多刺激了!

廖天骄:“他妈!的!这里!怎么!有!法阵!”讲话只能两个音节一蹦。

这个时候,正对床的墙壁上突然映出了一个企鹅群组,廖天骄在百忙中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这、这是他那个群?佘七幺也愣住了,因为那个群里正拉出一个一个视频窗口,里面都是他认识的人。

霸道总裁腹黑攻·佘老大:“弟媳妇,我是他大哥。满意我们的安排吧,这房间我付过钱包了七十七天七十七夜,别太感谢我啊,你们慢慢玩吧。”

是太瘦不是太受·佘老六:“甜椒,我是你六哥,初次见面么么哒。七弟,让恋人担忧的可不是好男人哦,加油!”

汉堡包就酒吃·玄武:“都当妖协阁老的人了,这点小事还搞不定,蠢死了。”(打哈欠)

本店急招调酒师的温柔好男儿·阿旭:“甜椒、七少,祝你们百年好合,性丨福美满哈哈,改天来我店里,给你们免费消费!”

飞天入地超强攻·凤皮皮:“廖天骄反攻反攻!”(被一只手关掉了视频窗口)

为人民服务:“廖天骄、佘七幺,你们要是发现这个旅馆有黄赌嫖行为,要记得报警。”

无敌女王攻·方晴晚(捂着眼睛):“我什么都没看到!那个……我不凑热闹了哈,你们继续、继续。”

挖坟很光荣·戚十千:“10086。”

春田花花幼稚园1号保姆、春田花花幼稚园2号管理员、春田花花幼稚园3号阿姨:“加油加油!”

廖天骄:“最后三个谁啊啊啊?”

佘七幺:“我怎么!怎么知道!大哥,大哥你别走,你给我把床停下来啊啊啊啊啊!”

夜未至,日还长,惟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日0:28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