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1章 女友背叛

第一章 女友背叛

“小荣,不要……”

雷同突然大叫一声从**坐了起来,脸色苍白的举着手,似要抓住什么。可在他前面却只有一堆空酒瓶子,还七零八落的滚了一地。

原来只是个梦!

回过神来的雷同勾起一丝苦涩的笑容,那额头渗出的冷汗打湿了他的头发,他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很熟悉却也陌生。眼前昏黄的灯光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幽暗的光线斜射进他的瞳孔让那浑浊的眼神又露出些许的清明。

稍微理了理蓬乱的头发,雷同这才露出一张坚毅如刀削般的脸庞。他摇了摇昏沉的脑子,下床,捧了把水敷在脸上。

水很凉,让他清醒了许多!

但他害怕甚至憎恨清醒过来的自己,因为他不想再去碰触心中那点柔软的地方。

那样会很痛,那种痛让他窒息。雷同知道或许只有用酒精才能麻醉自己,得到暂时的解脱。

现在,他又醒了过来,回忆像决了堤的洪水涌了出来。

“小荣,不要……”

这个声音夜夜萦绕在他的耳边,虽然他也一直在试图逃避着,但越逃避那种负罪感越强烈。

渐渐地,他又想起了一年前的那次战斗。那次战斗简直太惨烈了,结局之悲壮,整个小队除他以外竟全军覆没,包括小荣也是其中的一个。

说起来小荣跟他是一起和稀泥长大的兄弟,入伍时就是一个班的战友。两人一起度过了最艰难、最难忘的一段时光,那个时候他们还只是个菜鸟。而以后他们又一同执行任务,曾经穿过一条裤子,盖过一床被子……

可是那次为了掩护他,小荣牺牲了。他还清楚的记得,子弹从小荣的眉心穿过,鲜血溅了一地。

哼,说是上天的眷顾也好,说是小荣的拼死掩护也罢,总之雷同侥幸捡回了一条命,这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事后,他退役了!

五年生死线上的磨练,才打拼出来的辉煌顷刻间便化作虚无,雷同的心在滴血。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雷同攥紧了拳头,骨节被他攥得发白,其指甲插进了掌心,血水滴落在地面,可他却浑然不知,只是眼中冒着无名的怒火。他不明白,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出卖自己的人竟然是和自己相爱了三年的女友,方雅萱。

他最爱的人害死了他生死与共的战友,那种锥心的痛谁能理解?谁能?

这一年来,雷同就像个双面人。白天他给自己涂上一层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保护色。把所有的苦楚和伤痛都掩藏起来,让人看到他最阳光的一面。

只有到了晚上他才会卸下伪装的面具,像一只受了伤的小鹿,窝在黑暗中舔舐自己的伤口。他一直都在想却总也想明白,方雅萱为什么会背叛自己。

为什么?

他宁愿相信这只是个梦,一个噩梦,但现实是残酷的,不会因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

“方雅萱……”

雷同咬着牙蹦出三个字,他发誓一定要找出真相,他要亲口问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退役后的雷同回到了南江市,这里是他的故乡,是他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梦终结的地方。

早上起床后,雷同简单地吃了点昨天的剩饭,就早早的出了门。现在他是一家小公司的保安,说白了就是看大门的,而就是这样一份工作也来之不易。

雷同走在大街上,今天他穿的是休闲裤,上身是件T—恤衫,看上去倒是挺洒脱。古铜色的皮肤,简单的短发,一身肌肉虽没有健美教练那么完美,却也说得过去。

看着街道两旁熙熙攘攘的行人雷同暗暗的叹了口气。话说这个破地方,就上下班的时间段人多。说繁华吧,谈不上,说荒芜吧,却总还能见到几个鬼影。

再看看一些人的表情吧,一去上班就蛮不情愿地吊着一副苦瓜相。下班呢?就更别提了,一副人之将死的颓然。

总之,在这些人眼里世界就是灰色的,对人、对事,各种不情愿。

而就在这时,一辆改装版的福特汽车从雷同的身后驶来,灰色的车身上几个大字特别显眼。

“武装押运!”

卧槽,一种吊吊的感觉。

说起来广大民众对运钞车是非常不待见的,不否认确实有些丧良心的人利用武装押运这个虚头,非法超速、占道……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但并非所有的运钞车都是这样,事实上出于安全考虑他们有时必须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来保证钱财的安全。

白天人流量很大,一些歹徒或者是不法分子混迹在人群中。就是这些心怀鬼胎的人在人流中制造混乱或者是冲突,然后趁乱抢劫,令人防不胜防。

而且,歹徒都藏在暗处可以随时向押运人员开火,冲锋枪不要命地秃噜起。但押运人员却不行,他们要小心谨慎生怕误伤了群众。

一边放心大胆、毫无顾忌,另一边束手束脚,提心吊胆,所以世界上百分之七八十的抢劫运钞车行动都能成功。即便失败了也能迅速逃离现场,寻找下一次作案的机会。

“全体警戒!”

一声浑厚的命令传到雷同的耳边。紧接着,四个荷枪实弹的人从押运车里跳了出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朝四周张望,直到确定安全后才做了个手势。

随后,又是一个手提银白色密码箱的人从车里下来,急匆匆地朝银行走去,银行内部早有人出来接应。

一切都很正常!

可就在众人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突然直奔银行闯了过来。

“我靠,不是吧,竟然有人敢抢运钞车?”雷同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

砰!啪!

几声枪响,两个武装押运人员应声倒地,头盔上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而这几声枪响显然是惊动了人群!此时,那些个半死不活的人跑得比兔子还快,就像一群无头苍蝇般胡冲乱撞。

“快,快躲起来,有人要抢押运车。”手拎着密码箱的中年人大叫道:“110中心,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战斗还在继续,就算离这最近的警察赶到也需要五分钟左右,这点时间足够他们干许多事了。

哒哒!

机枪不停地朝运钞车旁的掩体扫射。他们是一群疯子,完全不计后果。

不知是出于特种兵的本能,还是一个公民的责任。雷同竟赤手空拳地向战斗地点奔去,信念告诉他不能让这些歹徒得逞,因为车里装的是国家和人民的财产。

只见快速奔跑中的雷同随意抄起路边的易拉罐踢向歹徒。

铛铛!

易拉罐巨大的惯性击中歹徒的头部,顿时鲜血迸出。

借着这个时间差,身手敏捷的雷同来到了那个歹徒的旁边。近身格斗是他的强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雷同便制服歹徒并抢了他的枪。

“大哥,有人捣乱。”一个正在开枪的蒙面歹徒提醒道。

“干掉他。”那个被叫做大哥的人看了雷同一眼恨恨地说道。

“明白。”几个歹徒都放弃原来的目标把枪口对准了雷同。

叮叮!

雷同一个翻滚扑进一处稍微安全的地方,子弹擦着他的身子呼啸而过,击中不远处的金属物。

“好险。”雷同拍了拍胸口:“看来他们来头不小啊,枪法竟如此专业。”

啪!

雷同冒头扣动扳机,子弹从他的枪口射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这是他退役近两年后第一次开枪,虽没有击中对方的要害部位但估计不死也是重伤,丧失了战斗力。

“老三!”领头的大哥怒吼一声:“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他。”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