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兵王

第6章 保安公司

第六章 保安公司

“说你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吧,你还不乐意。”林涵溪继续说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有些人站在法律背后,你怎么平等?”

法律背后??

雷同一愣,回味了半天后却突然竖起大拇指道:“你牛!”

“不过你该和我说说158中队哪点特殊的了吧,我看它有没有资格站在法律背后。”

“好吧,不过你先扶着点墙或者买点镇定药。”林涵溪好心提醒道。

“干什么?”雷同反问道。

“我怕你太激动,心脏受不了呀。”林涵溪笑道。

雷同撇了撇嘴,道:“姑奶奶快说吧,你就别吊我胃口了。”很显然雷同已经迫不及待了。

“也好,那你待会受不了的时候可以先扶着我。”林涵溪朝他身边靠近了些。

“158中队是一支特殊的部队,158只是一个代号,其实它是一支神秘的特种押运部队,也可以说它是‘皇家押运部队’。”

“158中队有着光荣的历史,从建国时就有它,风风雨雨历经了六十余载,不曾有过改编。”

“这支部队曾经出过三个上将,十三个中将,二十八个少将,至于什么上校,中校的我就不多说了。”

“158中队分三个小队,中队长上校军衔,三个小队长都是中校军衔。在这里服役的士兵军衔最低都是中尉,比你以前的上尉也差不了哪去。”

“而这里的士兵绝大部分是特种精英,记住不是特种兵而是特种兵中的王者,精锐中的精锐。158中队核心建制始终保持158人,附属建制1949人,包括我们特警支队在内的陆军航空兵中队、海军防空兵中队、空军特别中队、反电子干扰中队,情报支援中队……”

“这些附属中队虽然不直接参与押运,但是却起到辅助、协同、配合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纽扣。”

“当然作为特种押运部队,他们在拥有强大特权的同时也肩负着重要使命,每年牺牲在押运任务中的人员接近他们本身人数的三成,死亡率极高。所以我们这些附属部队又起到补充后备兵源的作用。”

然而雷同听完后,不但没有露出钦佩之色,反而嘲讽的说道:“虽然你把它说的很牛,但我并不感觉158中队有多厉害。”

雷同接着说道:“一个真正的特种部队绝不会把自己的面目暴露在世人的面前,更不会有荣誉。他们永远是一群不为人知的士兵,即便立了再大的功也是如此。甚至到死都不会有人能记住他们的名字。”

“我知道,可是他们并不是特种部队。”林涵溪气呼呼的说道:“而且你认为158中队很出名吗?有很多人知道?”

“至少给我的印象是这样。”雷同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

“那是你先入为主的观念。”林涵溪反驳道:“如果不是我和你说158中队,你知道有这样的部队存在吗?你曾经是特种大队的队长,又知道有这样的部队存在吗?如果我们特警支队不是158中队的附属部队又怎么可能知道有这样的部队?”

“这些你都想过没有?”林涵溪说的群情激奋。

雷同愕然,他没想到林涵溪会反问自己这么多问题,可事实上林涵溪的每一个问题的切中要害,他之前的确不知道有什么158中队。

“难道真是我错了?”雷同暗想,不过为了避免尴尬他岔开话题道:“聊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林涵溪。”

“林涵溪?很好听的名字。”雷同怅然若失,悠悠的念道:“曾经有一个女孩的名字也是这么好听。”

“是方雅萱吗?”林涵溪小心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雷同猛地抬头,眼中寒光闪烁:“你究竟还知道我多少东西?”

“你不用担心,这些都是总部首长给的关于你的资料,我认真看过一遍,所以都了解。”林涵溪解释着。

“是吗?”雷同脸上尽是嘲讽:“那些人只是根据我三言两语的叙述把当年的情景再现一次,他们又怎会知道当时的凶险?”

“牺牲的那些人都是我相处了多年的兄弟,一个个倒在我的面前,而作为队长我却无能为力,那种锥心的痛,谁理解?”

“不,没有人理解,他们只看到了任务失败,所以……”雷同越说越激动:“没错,我承认是我泄露了行动的计划,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我能怎么做?你知道吗?为了完成大大小小的任务我已经半年没陪过她了。”

“半年啊,有几个女孩子能耐得住,可是当她怀着希望问我能不能出去陪她的时候,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内疚吗,知道吗?可就算在那种情况下她都没有怨言,只是问我去哪,让我小心,谁能想到她是……”

雷同哽咽着,一年来压抑的情感已下子倾吐出来,他一个男子汉竟没能忍住,眼眶湿润了。

雷同别过头去,拭掉眼角点点的泪水:“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再说也没什么意思了。”

“那你是不愿意再回到部队了?”林涵溪顿了顿:“不,你是不敢回到部队了。”

“我为什么不敢?”雷同似是被戳中了软肋大叫道。

“因为你怕,你怕面对现实,你心里是想回去的,你喜欢部队。但是还有一种力量在抗拒着这一切,你一直都很在意自己深爱的女孩背叛了你,害死了你的战友……”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雷同伸手打断了她:“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再回去了。”

“你……简直是个懦夫,这么点挫折就把你打击得站不起来了?”林涵溪指着雷同气急败坏道:“难道你就这样行尸走肉的度过余下的时光?”

雷同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离去,孤傲的背影在斜光的映照下拉得老长。

……

北京,第一枪保安公司总部!

“第一枪保安公司”经理的办公桌,一个档案袋赫然摆在上面,四个显眼的大字呈现出来:雷同档案!

第一枪保安公司是中国知名度最高,信誉最好的保安公司,其名下的子公司遍布全国,影响力不凡。公司人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或者是退伍的军人。主要从事于押运、护送等业务,当然它最大的客户就是银行。

据说第一枪保安公司的老板是一名退伍的特种兵,且人脉极广,黑道、白道、军队、警察,都吃得开,但此人性格怪癖不喜欢露面,所以一直以来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孔。

此时,这个肤色黝黑,威武庄严的总经理正看着眼前的档案资料,从那一刻起,他就认定这个雷同是个人才,一定要把他挖到公司来。

一个人,赤手空拳勇斗数名劫匪,在情况极为不利的情况下击毙歹徒四名,几乎枪枪爆头,弹无虚发。事后毫发不损,低调消失,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他觉得这是一个退伍军人应该具有的精神、品质、身手,当兵的人是不喜欢这些浮夸的采访报道的。

“来人。”他对着门外叫了一声。

吱!

门被推开,一个面容死板严谨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老板,什么事?”

“立刻派人去把这个人请来,态度要好。”他指着档案说道。

“明白。”年轻人应了一句转头离开。